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二十七章 罢官归藩

    w梆子敲了三响,已是午夜子时三刻,再过一个时辰百官即将上朝了。

    涂从龙被锦衣校尉从阁子里拖出来时,浑身已瘫软了,双目无神,嘴角甚至流下一道亮晶晶的口水,戴珊不知有意无意,领着一群御史们骂骂咧咧回去时竟把他忘了,涂从龙已成了都察院之耻,戴珊似乎不想再看见他。

    丁顺嫌恶地瞧了他一眼,仕途的绝望给了涂从龙不小的打击,此刻的他似乎有些魔障了,形象确实很悲哀。

    “大人,这家伙如何处置?”丁顺请示道。

    秦堪冷冷的目光扫过涂从龙,又冷冷地扫了丁顺一眼,眼中杀机一闪而逝。

    丁顺躬身抱拳道:“属下明白了。”

    转身朝校尉们一挥手,丁顺森然笑道:“把他押进诏狱,让他尝尝咱们锦衣卫给他备的席面儿,比燕来楼的好吃多了,包管菜到命除,位列仙班。”

    如狼似虎的校尉们拖着涂从龙便往外走,如同拖着一条死狗似的,涂从龙挣扎了几下,被校尉一耳光又扇懵了。

    秦堪负手而立,一直沉默未语。

    “……媚上邀宠,以猜疑诽谤戮辱臣工,欺世盗名,以贪窃逆本蛊惑新君,未可知今日之谦恭君子,非明日之篡权佞幸耶?”

    这是涂从龙在燕来楼拿给秦堪看的参劾奏书,里面字字诛心,数落的几款大罪看得秦堪冷汗潸潸,虽说涂从龙为了示好把它烧了,但始终给秦堪心里增添了一处阴霾。

    于是这道奏章亦成了涂从龙的取死之因,这种人不能再让他活着,否则必为后患。

    …………

    …………

    一台好戏落幕,看客已散,秦堪也打算离开,燕来楼的常妈妈从堂内走出来,这位只闻其声的老鸨倒是颇具几分熟女风韵,大约三十多岁。打扮不像前世影视作品里那样夸张恶心,看起来反倒有几分素雅意味。

    刚才众多官员大闹燕来楼,常妈妈躲在内院不敢吱声,燕来楼有着朝堂某位侍郎的背景,刚才那些义正严辞的官员们她大多认得,因为那些官员以往也来得不少,常常在阁子里开无遮大会,那会儿的场面比今晚只强不弱。

    “这位俊俏的……咳。这位大人,戏也散了,奴家可以关张了吧?燕来楼可是依守王法的,国丧期间没开门迎过客人,您也瞧见了,上上下下冷冷清清,姑娘们的脂粉,衣裳,饭食……诸多开销可都是奴家拿钱白养着呢。今晚是您的贵属叫奴家开的门,您可不能封奴家的店……”

    常妈妈犹自罗嗦不休,原本挺素雅的一张脸。一说起钱财便分外可憎。

    秦堪不由自主想起了大堂里为了生存苦苦哀求常妈妈的那位女子,很奇怪的感觉,一想起她的容貌,总觉得心底深处有一种隐隐的抽痛,只有这个时候秦堪才发现似乎脑子里有另一个自己,身躯里仿佛残留着另一个懦弱而深情的灵魂。

    张了张嘴,秦堪想问那位女子的情况,想想又放弃了,甚至隐隐有种可笑的感觉。

    明明只有一面之缘。为何竟为她牵肠挂肚?她是何人与自己何干?

    今晚大约是自己魔怔了吧。

    寅时一刻,宫门大开。

    文武官员列班入奉天殿,今日沉默的朝班中,隐隐带着几分肃杀之气。

    十几名御史神情忿忿,斗志高昂。

    朱厚照睡眼惺忪。打着呵欠有气没力地坐在龙椅上开始这无聊的帝王生活,十几名御史同时出班,声泪俱下参劾宁王朱宸濠和监察御史涂从龙国丧期间买醉宿妓,罪大恶极,请陛下严惩。

    半梦游状态的朱厚照终于完全醒了。呆呆睁着双眼,问出了一个让满殿大臣很无语的问题。

    “国丧……不能行房么?可是朕一个月后大婚怎么办?”

    不得不说,朱厚照这孩子的思维很跳跃,这句话严重跑题,跑到十万八千里外去了,首辅大学士刘健忽然被呛了一下,咳得撕心裂肺,金殿之上又不能耐心给这位单纯的皇帝陛下讲解何谓“宿妓”,于是瞪着赤红的眼睛瞧着满脸无辜的朱厚照,殿中一时哗然。

    幸好此时满殿大臣的注意力全在如何措辞请求严惩宁王和涂从龙,倒也没人责怪朱厚照,否则肯定会有几个满怀正义的御史站出来,一开口便是“臣尝闻圣明天子以孝治天下,无道昏君深宫当种马”……然后巴拉巴拉一大串家国天下,忠孝礼义。

    值殿太监刘瑾看着殿下哭笑不得的大臣们,只好壮起胆子凑到朱厚照耳边,悄悄解释了一番国丧与买醉宿妓的关系。

    朱厚照眼睛渐渐睁大,接着神情充满了怒气。

    “你的意思是说,宁皇叔和涂从龙国丧宿妓,便是对我父皇的虚情假义?”

    刘瑾浑身一颤,急忙躬身退了两步,惶恐道:“陛下,这可不是老奴的意思,是殿内大臣们的意思,老奴只是转述啊。”

    神情虽惶恐,可刘瑾心中却有些不舍。

    宁王爷多好的人呐,怎么就被人拿了话柄呢?不仅给杂家在京师城里置办了外宅,送了两个讨喜的侍妾,还大箱大箱的往杂家屋里送银子,今日出了这事儿,往后的好处可没影儿了。

    可惜刘瑾目前还只是个无权无势的太监,有心想帮宁王殿下说两句开脱之言,但一想到朝堂大臣们种种狰狞面目,内廷司礼监里那一双双见不得这帮东宫太监入主皇宫的阴森目光,刘瑾便不由自主打了个冷战。

    内外皆被人虎视眈眈,想象中的偌大权力并没如他所愿的到手,如今可以说是东宫八虎最难熬的日子,刘瑾只能夹紧尾巴小心做人,为宁王开脱的想法只在脑海中一闪,便再也不曾出现过。

    右都御史戴珊白眉一掀,出班奏道:“陛下,刘公公所言不差。臣等就是这个意思,口口声声为先帝守孝节义,转脸便在京师城里高歌买醉,眠花宿柳,惺惺虚伪之态令臣犹觉耻辱,此而不惩,国法奚用?”

    戴珊带了头,昨晚参与那出闹剧的十几名御史纷纷站出班来附和。

    朱厚照神情愤怒。拳头渐渐攥紧,脸色越涨越红。

    朱宸濠的皇叔形象在他心中慢慢崩塌,朱厚照可以没心没肺,可以任性胡闹,但父皇永远是他心底里神圣的丰碑,不可触犯,皇叔也不行。

    吵吵嚷嚷的大殿内,传出朱厚照清冷的声音:“涂从龙罢官免职,拿入诏狱。宁王,宁王……”

    犹豫一番,朱厚照继续道:“宁王勒令限期回封地。不得滞留京师,还有,不准他进宫拜辞,朕不想见到他!散了散了,朕心情不好,今日不想听什么国事。”

    说完朱厚照便拂袖闪身回了殿后。

    刘瑾见朱厚照说走便走,于是匆匆喊了声“百官退朝”,急忙跟着回了谨身殿为朱厚照更衣。

    满殿交头接耳的大臣楞了半晌,首辅刘健也呆住了。他没想到皇帝居然是这副风风火火,而且凡事率性而为的德行,不过转念想到当今陛下才十五岁,终究是少年人的性子,刘健只好叹了口气。

    欲把这位皇帝调教成像他父皇那样英明果敢。沉稳睿智的明君,未来的路还很长啊。

    乾清宫内。

    朱厚照嘴里塞着零嘴儿,一边嚼一边含糊不清,居然还能抽空唉声叹气几声。

    “秦堪啊,你说宁皇叔怎么能这样呢?他怎么能这样?朕自小便敬爱他。也只有他最宠朕,朕小时候干的那点事儿,自己都觉得挺胡闹,唯独宁皇叔从来不责骂我,反而支持我放开手干,除了父皇和母后,我已将他当成最亲的亲人,秦堪啊,这最亲的亲人今日伤了我的心呐……”

    秦堪拱手叹道:“陛下伤心,可食量却一点也没见少,吃得不亦乐乎,吾皇奇葩,臣素仰之。”

    朱厚照不好意思地停了嘴,目光不善地盯着他:“别以为我听不出来,‘奇葩’俩字是骂我呢吧?”

    秦堪笑道:“臣怎敢骂陛下?能吃是福呀,世上有的人就是这种性子,越是伤心难过就越想吃东西。”

    朱厚照将手中的干果脯儿随手一扔,索然无兴道:“宿妓这种事,就是春宫里画的那对没皮没脸的男女干的事儿吧?这事儿……就那么有意思么?”

    秦堪眉目不动,慢悠悠地道:“有啊……”

    朱厚照怔忪片刻,忽然道:“秦堪,下个月我就要大婚了,会娶一位妻子进宫……”

    秦堪被他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弄得有点迷惑,道:“陛下的意思是……要臣准备好红包?”

    “不是,我在想,未来的妻子是个什么样子……”朱厚照眼中渐渐浮现几许憧憬和向往:“……她是高是矮,是胖是瘦,脾气如何,哎,秦堪,你觉得我未来的皇后是胖一点好看还是瘦一点好看?”

    这话题有点不好接,当着皇帝的面议论他未来的老婆是胖是瘦,朱厚照不奇葩谁奇葩?

    秦堪思索许久,道:“臣以为,男人最好还是喜欢丰腴一点的女人比较好……”

    “为何?”

    “陛下,只有狗才喜欢骨头啊。”

    “言之有理……”朱厚照猛地一拍大腿,兴奋道:“我决定了,我要去夏儒家瞧瞧他的女儿长什么样儿!”

    “啊?陛下,三思啊。”

    “思过了,朕决定就这么办,现在就去,秦堪,你陪我一起去!”

    ps:推荐好基友上山打老虎额的一本书,《明朝好丈夫》

    与本书写的同一个时期,质量非常不错,剧情饱满,节奏紧凑,弘治正德这段历史很多人都喜欢,所以大家不妨去看看。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7:23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