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一十一章 新皇登基(下)

    泪水自然是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朱厚照盯着胡汝砺的脸瞧了半晌,悻悻地一跺脚,余怒未熄道:“他分明是被我吓哭的!”

    既然真流了眼泪,朱厚照自然不为己甚,毕竟他认为自己还是很识大体的,刚才揍胡汝砺属于是可忍孰不可忍那一类,不但可以原谅,而且应该褒奖。

    揍过以后神清气爽的朱厚照拂袖而去,继续坐回龙椅上。

    倒霉的胡汝砺半趴在地上,眼泪越流越多,见大臣们朝他投以异样的目光,胡汝砺悲从中来,感觉又羞又愤,无地自容,无助的目光环顾四周,弱弱地低声辩解:“我的眼泪很真诚,哪里是被吓哭的?陛下冤我……”

    有了这位反面教材在前,大臣们猛地一个激灵,有些哭不出眼泪来的大臣趁人不注意,纷纷将手指伸进嘴里沾了沾口水,然后涂在眼眶下,顺着正确的流泪方向蜿蜒而下。

    和谐了,满殿大臣无论真心还是假意,至少人人脸上都有了泪痕。

    刘健与谢迁,李东阳两位大学士目光相触,发现彼此的脸色都很阴沉。

    虽然三位都是太子的老师,可是他们实在摸不准这位刚刚登基的太子的脉,好好的登基大典被搞成了四不像,将来传出去教三位大学士的脸面往哪里摆?

    朱厚照坐在龙椅上悠然顾盼,像只威风凛凛的大公鸡,三位大学士的脸色却已很难看。

    不着痕迹地向朱厚照走近两步,刘健的表情带着几分乞求。

    “陛下,安稳坐着等老臣宣完旨意,可好?不要再胡闹了。”

    朱厚照哦了一声,乖乖地坐好,刘大学士在春坊教了他九年,老师的余威还是颇为强大的。

    刘健舒了口气,今日的登基大典对他来说是个严峻的考验,此刻他最怕的就是这位新登基的皇帝陛下再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可是一千多大臣参加的大典,再闹出什么事来,身为内阁首辅兼太子老师的刘健只能以死谢天下,跟着先党陵了。

    …………

    …………

    接下来的第二道程序是大赦天下囚徒,除谋逆大罪,待处决人犯,弑亲等三罪不赦外,余者皆释放出狱,以示新皇仁德,令天下百姓增强对皇家的信心。

    刘健额角冒着汗,一边念着大赦诏书一边斜眼观察着朱厚照,久经风浪的刘大学士此刻心情紧张得如同第一夜。

    幸好朱厚照很安分,随着刘健激昂顿挫的念颂,朱厚照表情淡定地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不时轻轻点一下头,仿佛这道诏书确实出于他的意思的模样。

    直到念完,刘健擦了一把满头的冷汗,心里暗暗将漫天神佛轮着个儿的感谢了一番。

    感谢上苍保佑,没让这小魔王再出幺蛾子。

    第二道旨意念完,群臣依例又是跪拜,山呼万岁,吾皇仁德。

    大典还没完,刘健深吸一口气,请出第三道旨意。

    这道旨意是加封后宫以及封赏拥立之臣的。

    弘治帝的后宫很单薄,旨意也很简单,加封原宪宗的皇后,后来的王太后为太皇太后,加封张皇后为太后。

    至于拥立之臣,首当其冲便是三位大学士,刘健封太师,谢迁封太傅,李东阳封上柱国,“师”者,授人以学问,“傅”者,授人以德操,一师一傅虽是空衔,却是无上的荣耀。

    接下来便是冗长的封赏大臣名单,不是升官便是加衔,念到名字的大臣纷纷跪谢圣恩,朱厚照咂摸着嘴仔细听着,京师公侯勋贵和大臣加起来数千人,有些名字熟悉,有的却连听都没听说过,刚才秦堪在乾清宫里告诫他的话被朱厚照记在心里,想代父皇担起这份沉甸甸的责任,首先至少要弄清楚这些人的名字才是,所以朱厚照表现出难得一见的认真神情。

    殿外值守的秦堪也支起耳朵听着,一直听到刘健念完,发现里面没有加封寿宁伯和建昌伯的旨意,不由大感欣慰,大抵三位大学士也被那两个无法无天的货色恶心坏了,于是草拟加封名单的时候不约而同将他们略过去了。

    至于加封名单没有秦堪的名字,秦堪倒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毕竟他才二十岁,二十岁便是他的本钱,年轻意味着将来还有机会,只要跟朱厚照保持良好的关系,不担心将来升不了官,现在升官太快反而不是件好事,官场上最怕的便是聚集太多异样的目光,取祸之道。

    秦堪没有不舒服,朱厚照却不舒服了。

    在他心里,排名第一的“拥立之臣”非秦堪莫属,无论私交还是教他的为人处世的道理,朱厚照受到的启发和帮助是最深刻的,那些连名字都不认识,他们干过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大臣们一个个升了官儿,凭什么我最好的朋友却一字不提?

    这不科学!

    朱厚照眉头拧了起来。

    刘健不经意地朝他瞥去,一见朱厚照脸上不满意的表情,刘健的心徒然一沉,脑海里一道清晰的声音告诉他,这小魔王又要出幺蛾子了!

    朱厚照朝刘健挑挑眉:“完了?”

    “完了。”刘老师第一次在学生面前有一种战战兢兢的感觉,苍老的眼神乞求地盯着他,目光里的含义连瞎子都能看清楚。——陛下,别玩啦!

    朱厚照轻轻一哼:“不对呀……”

    “有何不对?”

    “秦堪呢?怎么不加封秦堪?”

    “秦堪……”刘健眼皮猛跳,看着殿下近千大臣疑惑的目光,刘健一咬牙,选择了妥协:“依陛下之意,秦堪该如何加封?”

    朱厚照满意地笑了,他就等刘健这句话呢。

    “好朋友荣辱与共,我当了皇帝,秦堪也不能委屈,马马虎虎给他封个王吧。”

    扑通!

    刘健当堂栽倒,被侍立一旁眼疾手快的小宦官扶起来时,刘健神情狼狈,头顶隐隐冒着青烟。

    封个王……还“马马虎虎”?

    如果眼前这个小混蛋不是皇帝,刘健会毫不犹豫地痛下杀手,活活掐死他。

    “陛下,靠点谱行吗?”刘健老脸发青,阴沉得吓人。

    朱厚照不解道:“不能封王?我是皇帝,为何不能封王?”

    刘健有种强烈的哭泣冲动,很好,新皇下的第一道圣旨便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子昏君的味道,大明前途堪忧啊。

    这个时候显然不是教育他的好时机,深吸一口气,刘健压低了声音悲愤道:“不避亲仇,赏罚分明方为明君之道,我大明除了开国功臣,历来鲜有封爵者,更何况位封王爵?陛下若欲无故封王,老臣这便一头撞死在你面前!”

    老师的威胁还是很有效果的,朱厚照吓了一跳,闻言急忙道:“不封王便是,改封别的还不行吗?刘先生切莫冲动。”

    “陛下到底想怎么封?”

    朱厚照眉头又拧了起来,他感到很为难,封爵看来行不通了,这无异于触犯了刘健及所有大臣们的底线,他们为国操劳大半辈子还没捞着半个爵位,凭什么一个二十岁的**小子便封了爵?

    不封爵还封什么呢?

    朱厚照思索半晌,眼睛一亮,大声道:“锦衣卫指挥使牟斌何在?”

    牟斌很低调地站在武将朝班中,一听新皇叫他,牟斌快步走出朝班,跪地恭声道:“臣在。”

    朱厚照眉开眼笑地瞧着牟斌,道:“牟斌,把你的官儿让出来,给秦堪当,他当锦衣卫指挥使……”

    此言一出,满殿大哗。

    刘健拍着额头,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另外两位大学士脸色阴沉,面若严霜。

    殿外值守的秦堪吓了一跳,无缘无故的,怎么又扯上自己了?

    满殿嗡嗡的议论声里,最难过的人莫过于牟斌了。

    没招谁没惹谁的,无端端把官儿丢了,喊冤都没处喊。

    失魂落魄地跪在殿中,牟斌讷讷道:“秦堪当指挥使,臣……臣呢?”

    朱厚照不知怎的想起了东厂厂督王岳,当初诏狱外与王岳的冲突朱厚照至今记得清楚,朱厚照虽然单纯,可心眼儿也不见得多大,于是很英明地道:“王岳当司礼监秉笔便好,东厂就由你牟斌来当厂督吧。”

    又是一句荒唐话,此言一出,殿内议论声更大了,静立于龙椅不远处的王岳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再看牟斌,他的脸色更难看。

    脸颊狠狠抽搐几下,牟斌忽然重重一个响头磕在殿中央。

    “臣……宁死不割!”牟斌悲愤万分道。

    朱厚照茫然地眨了眨眼:“割什么?”

    “陛下恕罪,总之臣绝不当东厂厂督,请陛下收回成命!”

    朱厚照不高兴了:“你这人怎么老爱挑三拣四?”

    牟斌伏首于地,两滴悲愤的清泪无声地滴落在金砖地板上。——这是挑三拣四么?这不是啊!这是男人的原则啊!

    见牟斌态度坚决,朱厚照也不想在自己的登基大典上闹出人命,于是只好悻悻一叹,道:“不当就算了,还是当你的指挥使吧,东厂厂督让秦堪当……”

    满殿众臣:“…………”

    殿外一道焦虑慌张的身影扑了进来,二话不说跪在大殿中央,众臣定睛一看,正是秦堪。

    “臣……也宁死不割!请陛下收回成命!”(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7:5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