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零八章 弘治大行(上)

    人在拥有时永远不知道失去后会是怎样的痛苦,因为太美好,而忘记了珍惜。

    御膳房外,禁宫武士太监们跪满一地,一眼扫去全是黑压压的人头。

    刘瑾谷大用等人呆立无言,他们的神情充满了困惑,他们不理解,为何陛下生命危在旦夕时,太子却固执地在御膳房捣鼓什么羹汤。

    他们不懂是因为多年的内宫争斗而失去了心中最后一块净土,朱厚照不一样,很幸运,这块净土在他心中还存留着,所以他常做出被世人认为任性荒唐的事情,在这人心早已冰冷的朝堂,容不下一个心还热着的少年。

    或许世上只有秦堪懂他的感受,因为秦堪心中也存着一方净土,不多,但存在。

    御膳房的门紧紧闭着,里面传来叮叮当当的声音,不时伴随着碗碟摔碎的脆响,每响一次刘瑾谷大用他们的脸颊便狠狠抽搐一下。

    不知过了多久,刘瑾忍不住了,扭头看着秦堪:“秦千户,殿下这……唉,万金之躯怎能在御膳房这种地方鼓捣?他若不开心,杂家寻几样令他开心的物事来不就可以了么?昨儿个广西布政使还派人送了两只老虎进京,殿下在笼子外瞧个小半晌就开心了。”

    秦堪摇头:“刘公公,殿下不是孩子了。”

    刘瑾一呆:“杂家看着殿下长大的,怎么不是孩子?每次殿下不开心时,杂家弄几样新奇玩意儿送到他面前,殿下就笑了……”

    秦堪笑了笑,淡淡看了刘瑾一眼,目光中的同情之色一闪而逝。

    刘瑾脸色渐渐阴沉起来,那抹闪过的目光他还是捕捉到了,心中不由有些愠怒和不解,他不明白秦堪为何用同情的目光瞧他。

    是的,刘瑾不懂。

    从弘治九年进东宫服侍太子开始,直到朱厚照登基以后,刘瑾一直拿朱厚照当孩子糊弄,这也是他将来最大的取死之因。

    一个多时辰过去,御膳房里忽然传来朱厚照欣喜的叫声。

    “秦堪,你快进来,尝尝这个味道,好像比以前强很多……”

    秦堪看了刘瑾一眼,微笑着走进御膳房。

    或许是上天垂怜,毫无下厨天赋的朱厚照不知在御膳房里怎生鼓捣,竟真被他弄出一碗尚算可口的羹汤。

    秦堪尝了一口,笑着向他竖了竖大拇指:“有进步,确实强多了。”

    朱厚照被薪火熏得黑漆漆的脸露出了笑容,兴奋道:“来人,把这碗汤端到乾清宫去。”

    刘瑾急忙进来,弓着身子小心翼翼地端起那碗凝聚了太子心血的羹汤。

    …………

    …………

    一名宦官脸色煞白地闯进了御膳房,见到朱厚照后扑通一声跪下,颤声道:“太子殿下,陛下刚才……刚才又吐了血。”

    朱厚照浑身一颤,喜悦的神色荡然无存,脸色刷地一下变得惨白,身躯摇晃着左右四顾,秦堪心中一沉,朱厚照茫然失措的无助眼神令秦堪的心腔仿佛狠狠抽搐了一下。

    “还楞什么,赶紧去乾清宫啊!”秦堪大声喝道,此刻也不管什么君臣礼仪了,他有种预感,今晚将是弘治帝的大限,错过最后一面,朱厚照将会悔恨终生。

    朱厚照如梦初醒,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扭头便跑,发疯似的冲出了御膳房,一众武士和太监急忙紧紧跟随其后。

    乾清宫内,淡淡的檀香在殿内萦绕,榻前两个紫金香炉内,袅袅的青烟扶摇升腾,静静的大殿内充斥着一股死亡来临前的味道。

    无数太监和宫女伏首跪在殿侧,神情哀恸地注视着床榻上的大明皇帝,张皇后穿着凤袍,捂着脸呜咽哭泣,却不敢大声,仿佛怕惊走丈夫那一丝脆弱的生机。

    太医院的太医们跪在殿门外,两名主治皇帝疾病的太医刘文泰和高廷和神情犹为哀苦,身如筛糠般不住磕头。

    乾清宫的床榻边,吐过血的弘治帝终于悠悠醒转,目光呆滞地盯着殿上金漆雕栋的画梁。

    刘健,谢迁,李东阳三位大学士被紧急召进宫内,此刻正跪在榻前,三位老人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司礼监萧敬,陈宽,王岳三人也忝陪在侧。

    弘治帝的脸色很白,白得吓人,几乎没有一丝血色,他的眼睛微微睁着,眼中的神采黯淡无光,像一盏没有油的灯,菊豆般的灯火在风中摇曳挣扎,仿佛下一瞬间便会彻底熄灭。

    侧过头,看着眼前六位辅佐他多年的老臣和太监,弘治帝艰难地露出一抹微笑。

    “各位先生……朕要先走啦。”

    此言一出,刘健等六人悲从中来,终于忍不住伏地嚎啕大哭起来,枯枝般的双手狠狠捶击着光滑的地板,发自内心地诅咒着上天的不公,竟残忍地带走大明历代君主中最英明的一位好帝王。

    弘治帝嘴角的笑容愈发惨然,缓缓扫视着多年相伴的老臣,眼中亦渐渐蓄满了泪水。

    “寿数天定,勉强不得,众卿皆乃我大明英才重器,何必做那儿女之态?”

    刘健磕头泣道:“陛下天年卅许载,正是英姿雄发,大展胸中抱负之时,大明在陛下的治理下欣欣向荣,江山社稷中兴在即,陛下何忍弃我等老臣耶?老臣只恨,天不公啊!”

    弘治帝叹了口气,虚弱地道:“天道是公平的,只是我们世人要求太多,贪壑难填,想当初先帝在位,万贵妃弄权欺政,朕是先帝唯一的亲骨肉,生母纪氏在冷宫中偷偷生下朕,诸多心存正义的宫女太监用米粉,稀粥把朕偷偷抚养长大,朕被万贵妃的爪牙于深宫中追杀六年,无数宫女太监为保护朕而舍生,周老太后,太监张敏,太监怀恩……这些人,对朕皆有再生之恩,一个差点被杀害的孩子,谁能想到他竟能当上皇帝,君临天下十八年呢?……够了,上天对朕是公平的,一啄一饮,善恶有报。”

    刘健泣道:“先帝怠政,后宫弄权,朝纲紊乱,天下动荡,大明何其幸哉,得英主挽大厦之将倾,拱垂天下十八载,至令百业复苏,国库充盈,此皆陛下之功也。”

    弘治帝缓缓摇头:“大明没你说的那么好,刘先生莫哄朕开心了……”

    一阵剧烈的咳嗽,弘治帝苍白的面孔浮上几许潮红,张皇后急忙轻轻为他抚背。

    弘治帝喘息许久,注视着面前的六位肱股之臣,深深地道:“……朕拱垂天下十八年,各位不离不弃,全力辅佐,这些年来朕让你们受过委屈,受过责骂,也因政见相左而伤过你们的心,各位,对不住啦,辛苦你们了,若有下一世,朕绝不再当皇帝,来生有缘相见,我等抛却世俗身份礼仪,朕只愿做一个与你们知心交命的朋友,偿还你们这一世的辛苦。”

    一番动情的诀别之言,引得殿内六位老臣再一次嚎啕大哭起来。

    弘治帝神情渐渐充满了忧虑,缓缓道:“朕有太多的未了之事,走得不甘啊!太子厚照,聪明仁孝,至性天成,是一块可雕琢的璞玉,然而朕过往忙于国事,疏忽了对太子的栽培,朕死后太子即位,恐有许多不容于朝臣之举,尔等是弘治朝的老臣,身负大明江山兴衰荣辱重任,还请各位像这些年辅佐朕一样,尽心尽力辅佐太子,让他做一个英君明主,勿使失德丧行,为万世唾骂。”

    刘健等人伏地叩头应命。

    交代完后事,弘治帝似乎很累了,疲倦地摆摆手。

    “如此,朕走得安心了,你们退下吧。”

    刘健等人磕头,大哭着起身,缓缓退到殿门边,六人站在门边依依不舍地看着弘治帝,弘治帝似有所觉,抬头朝他们艰难地一笑。

    殿门慢慢关闭,弘治帝最后一抹笑容仿佛仍残留在他们眼底。

    辅佐多年的一代英主,留给他们的只有最后这一抹诀别的笑容。

    …………

    …………

    乾清宫内又恢复了寂静,隐隐听得到周围太监宫女们低低的啜泣声。

    弘治帝怔怔看着身前哭泣不止的张皇后,伸出手似乎想抚摸一下她俏丽的面容,手伸到半途却无力地垂下。

    “皇后……朕这些年为治理天下忙得天昏地暗,不但疏于对厚照的教导,也疏于对你的宠爱,皇后,对不住啦……”弘治帝说着眼中又溢出了泪水:“天下被朕治理了十八年,说着中兴,其实仍旧千疮百孔,儿子疏于管教,妻子疏于怜爱,朕这一生思来犹觉失败,家国天下,一事无成……”

    张皇后泣道:“陛下不要这么说,你是位好皇帝,好父亲,……也是位好丈夫,历数各朝各代,只娶妻一位的皇帝,千古以来,唯陛下一人矣,臣妾能嫁你,是此生最大的幸福。”

    费力地抬起手,抚摩着张皇后仍旧光滑如绸缎般的脸庞,弘治帝流着泪叹了口气,道:“若朕还能活一日,哪怕一个时辰,朕将抛掉所有的朝事政务,剩余的时光全部陪着你,朕只想如当年一般,亲手为你画一次眉……”

    张皇后怔怔瞧着自己的丈夫,泪珠如雨般坠落,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一对天下最尊贵的夫妻,余生还剩下多少?

    我生待明日,万事成蹉跎。(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8:1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