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八十九章 金殿再争

    两名提审秦堪的南镇抚司百户被张永一通耳光扇过之后,终于幡然醒悟。看着牢内秦堪与太子殿下相谈甚欢的样子,他们这才明白,这个年轻的千户就算身陷囹圄,也不是他们南镇抚司有资格审问的。

    两名百户惶恐不安地朝朱厚照磕了无数头之后,才灰溜溜的离开了诏狱。

    朱厚照此刻也回过味儿了,幽幽道:“我又被你利用了……”

    秦堪微笑道:“助人为快乐之本,臣若被南镇抚司那帮杀才审得血肉模糊,殿下肯定也不忍心,对吧?”

    朱厚照眨眨眼:“说正事吧,你如何得罪父皇了?传单和煽动贡生闹事是怎么回事?”

    “冤枉,绝对是冤枉!”秦堪露出含冤莫白的表情,沉声道:“朝堂有心之人在算计我,殿下你是了解臣的,臣对大明律一直心存敬畏,宁死不越雷池一步,这种目无王法之事臣能干得出吗?”

    朱厚照盯着秦堪那张诚恳的脸研究半晌,终于肯定地点点头:“刚才我还有点犹疑不定,你这番屁话说出来,我可以肯定,这两件事必然是你干的,无需证据,反正就是你了。”

    秦堪大感敬佩:“殿下虽年幼,然已有明君英主气象,而且最大的优点就是讲道理,臣为大明社稷贺。”

    朱厚照哈哈大笑,也不责怪秦堪,他清楚秦堪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救岳父,朱厚照是个至情至性之人,对所谓的法理从来不屑一顾,秦堪的做法显然很对他的胃口。

    “行了,估计父皇下旨拿你也是被朝臣所逼,不得已而为之……”朱厚照说着恨恨骂道:“朝堂上从来不缺人厌鬼憎的匹夫!你且安心在牢里待着,我进宫向父皇求求情,三五日就会被放出来了。”

    “多谢殿下,但是不必了,你就算进宫求情恐怕也不会有结果的……”

    “为何?”

    秦堪张了张嘴。想想还是不必解释了,朱厚照如今才十五岁,以他的智商恐怕很难理解整件事的阴谋。

    “说了你也不懂,殿下还是继续当你无忧无虑的东宫太子吧,活得简单一点挺好的。”

    朱厚照沉默地瞪着秦堪,许久才缓缓道:“拐弯抹角说我是蠢货,秦堪,你损人的功力愈发精进了。”

    ***************************************************************

    秦堪入狱不是事件的结束。而是事件的开始。

    罢职入狱显然没达到敌人们预期的结果,他们要秦堪和杜宏的命,此二人不除,绍兴织工被害一案便遮盖不下去,秦堪的敌人们已呈狮子搏兔之势,凶狠地朝他和杜宏亮出了獠牙。

    秦堪入狱第二天早朝,不整死秦堪誓不罢休的敌人们又发起了集体参劾。

    巡按浙江监察御史邢昭开了头,再次向弘治帝请求严惩蛊惑京师人心,散布不实谣言的罪魁祸首。并请求收回重审杜宏一案的旨意,督促刑部立判立斩,迅速结案。以免大臣们对天子的不信任态度而感到寒心,言中之意,剑锋直指秦堪和杜宏。

    相比昨日的小风小浪,今日早朝之上,大臣们的态度愈发激烈,声势愈发浩大。

    太常寺卿兼翰林学士张士祯出班附和,大理寺少卿吴一贯,工部给事中曹酌安等十余名有分量在朝堂中有威信的官员皆出班附和,其中品阶最高的官员赫然竟是吏部左侍郎焦芳。

    这位年已七十岁。仕途坎坷年高德不重的老头儿在金殿内跪泣频频磕头不已,嘶哑着嗓子痛心疾首地参劾着秦堪和杜宏的罪状,所谓国有国法,有法而不依,无端多生枝节。只会令大明律法威严尽失,君王声誉尽丧,不行法治而行人治,无异放猛虎出笼,天下官府起而效之。而令天下士子百姓惶恐不安,民心不安,大乱不远……

    焦芳毕竟是焦芳,老狐狸的思路到底比普通大臣的开阔多了,一件小小的案子说起,思路一直延伸发散,按他的言中之意,陛下若不尽快处斩杜宏和秦堪,恐怕整个天下将会动荡不安,大明社稷恐有倾覆之虞了。

    弘治帝绷着脸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内阁李东阳和吏部尚书马文升站在朝班内不约而同皱了皱眉。

    一部侍郎说出这番歪理,焦芳未免有失稳重了,此人在朝中人缘奇差,七十岁本已熬到入阁的资历,可不论怎么勤恳做事努力讨好,终究卡在吏部左侍郎的位置上再无寸进,内阁三位大学士和他的顶头上司马文升犹觉厌恶,但有提拔的机会,从来都将其自动无视。

    焦芳跪在金殿内言辞恳切地胡说八道,说到动情处,大概连他自己都被感动了,一边说一边抹袖子做老泪纵横状,最后索性扔了脸面,捶地嚎啕大哭起来。

    马文升实在看不下去了,杜宏一案的是非对错他不清楚,厂卫的调查不会这么快有结果,但马文升对秦堪的印象不错,而且杜宏也是由他亲自上表彰功,破格提拔的,满朝大臣皆可曰杀,但马文升不愿这么做,一来不想打自己的脸,二来略报秦堪曾经的救命之恩,三来实在见不得焦芳这副上坟嚎丧的失仪模样。

    弘治帝当然也不愿杀秦堪,事情始末他已从朱厚照那里了解了,哪怕传单和煽动贡生闹事真是秦堪干的,也是为了营救岳父出狱,行为混帐,动机可嘉。

    十几名有分量的大臣异口同声请求诛杀杜宏和秦堪,弘治帝正是烦躁不安,进退不能之时,却见马文升白眉一掀,站出班来。

    “焦侍郎,此乃朝堂金殿,我大明天子以礼孝治天下,你这哭哭啼啼的样子不觉得有失朝仪么?还有你们……”

    马文升转身缓缓扫视跪在殿中请求诛杀杜宏秦堪的十余名大臣,目光锐利如刀。

    “陛下下旨重审杜宏一案,是为了不枉不纵,对我大明朝臣心存仁善之心,真金不怕火炼,案子有疑点自然要重审,今日你们如此这般急切欲诛杀杜宏秦堪,老夫实在不知你们所图为何,异口同声要求诛杀二人,说什么依大明律法行事,那老夫便跟你们说说大明的律法,退一万步说,就算杜宏和秦堪有罪,依大明律,由刑部定罪,大理寺核实,最后……”

    看着金殿内那十几名大臣越来越难看的脸色,马文升嘴角勾起一抹微笑:“……最后,秋后处决,听得懂吗?除了谋逆,弑亲等大罪,余者皆‘秋后处决’!如今尚是早春,就算二人有罪,他们也有大半年的活头,你们不是口口声声强调法治,这便是我大明的律法,尔等有何话说?”

    包括焦芳在内,十余名大臣脸色比抹布还难看,面面相觑一番后,皆讪然退回了朝班。

    弘治帝欣慰地瞧了马文升一眼,到底是浮沉数十年的老臣,斗争经验丰富,几句话说得满殿大臣哑口无言,无形中救了秦堪一命,也给他这个皇帝解了围。

    ——据说马文升今年便准备告老归乡,真不舍得放他走啊……

    弘治帝缓缓扫视殿内群臣,沉声道:“重审杜宏一案是朕的旨意,诚如马尚书所言,朕心存仁善之念,对每一位臣工皆不枉不纵,勿使冤屈不雪,明珠蒙尘,朕意已决,必须重审此案,众臣工还有谁反对?”

    “吾皇圣明。”殿内群臣异口同声道。

    方才请求诛杀杜宏秦堪的十几名大臣的脸色,在满殿山呼中越见苍白惶然。

    大明官场很脏,很多人和很多事查不得,经不起查,一查就出事,杜宏和秦堪不死,便该轮到他们死了。

    ***************************************************************

    事实证明广结善缘终得福报,马文升在告老之前终于还了秦堪曾经的救命之恩,银货两讫,不拖不欠。

    秦堪身在大牢,未发一言便遥胜于朝堂金殿,十余名大臣的再次攻讦出乎他的意料,马文升的忽然相助亦出乎他的意料,一啄一饮,又是一桩不拖不欠,令整个事件莫名有了一种佛家因果的禅意。

    身处诏狱的秦堪日子过得很惬意,牢房里应有尽有,除了自由,以及沉甸甸的心事。

    他在等待,等待锦衣卫的调查消息,只有锁定幕后的目标人物,他才能想出办法对付。

    消息没来,却来了一个陌生人探望他。

    早朝争辩平息后的当天下午,诏狱进来了一位华服老者,步履沉重且缓慢,走到秦堪的牢门前转身站定,面带微笑静静注视着牢内的秦堪,秦堪刚用过饭,正对着一面镜子用牙线龇牙咧嘴面目狰狞的剔牙,忽然感到气氛不对,扭头却见一位陌生老者微笑看着他。

    秦堪一楞,接着讪然放下了牙线,恢复了温文尔雅的模样,朝老者笑道:“不好意思,让您见到我不英俊的一面,实在失礼了,为了维护英俊的形象,有时候不得不稍加修饰,才能尽善尽美,引人倾慕……”

    顿了顿,秦堪朝他拱手道:“新来的牢头?”

    老者摇头笑道:“非也。”

    “刚被拿入狱的犯人?”

    “非也。”

    秦堪一脸同情道:“莫非是来探监?进了诏狱想活着出去可难了,您老还是节哀顺变,就当提前上坟了吧。”

    老者哈哈一笑:“老夫特意来看你的,秦千户何苦自贱?”(未完待续……)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6:11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