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八十章 太子出马

    萧敬的话其实不难理解,可惜王岳没有听进去。

    不可否认王岳是个好人,弘治年间倾力辅佐君主,帮助皇帝处理朝政时眼光很独到,做事也很勤勉,历朝历代都有宦官乱政,幸运的是,弘治帝命好,几乎没遇到过这样的宦官,司礼监上到掌印萧敬,下到秉笔太监陈宽,王岳等人,都是难得的贤明忠心之人。

    可惜人无完人,王岳自然也不是,他不但有着生理上的缺陷,也有着性格上的缺陷,王岳为人比较刚愎,如果套句前世流行的譬如“残缺也是一种美”之类的文艺句子的话,王岳无疑是个绝世大美人,比萧敬美。

    做文官刚愎一点没什么,但做天家家奴的性格也刚愎就不大合适了,要么是在自掘坟墓,要么就是当初进宫时没阉干净。

    …………

    …………

    杜宏的双手双脚被番子们死死抓着,单薄的囚衣已被粗鲁地撕开,露出瘦骨嶙峋的胸膛,张钦嘴角噙着狞笑,举着烧红的三角形烙铁离杜宏的胸膛越来越近,杜宏甚至能感觉到胸前愈发炽热的温度。

    张钦也是太监,这个太监有点特别,他是朝鲜人,当然,也是王岳的干儿子,历朝历代的事实证明,无论哪个年代,干儿子和干女儿这两个职业都很吃香,张钦也是如此。

    “杜宏,这块烙铁只是第一道菜,后面还有夹具,指钉,拦马棍,铁刷子等着你呢,今儿时辰还早,咱们一样一样尝尝味道。”

    杜宏被四名番子死死按着,却奋力挣扎不停,嗓音嘶哑激烈:“你们这群阉狗,想对老夫屈打成招,老夫偏不如你们的意,老夫一生做人做事清白,对大明对陛下忠心耿耿,有胆剖开老夫的肚皮看看,看里面的心是不是红的!”

    “杜宏,你在这儿干嚎也没人听到,费这个劲干嘛?还指望你的好女婿来救你?死心吧,老实交代到底是不是你指使人打杀那十几个织工,咱们东厂查过了,绍兴城里有人亲眼看到那些打手是从你知府衙门出来的,而且你昔日的同僚和下属也异口同声做证,他们都说此事是你所为,人证物证俱在,老实招供画押等着秋后痛快一刀多好,何必死咬着牙现在遭这份罪?东厂的刑具你以为你挺得过去么?”

    杜宏凛然不惧:“贼子你可以来试试,看老夫这身皮肉是不是铁打铜铸的。”

    张钦叹了口气,脸上却带着狰狞的笑意:“不见棺材不落泪,说的可不就是你这种人吗?杜宏,既然你不肯招,杂家就不客气了……”

    烙铁闪烁着暗红可怖的光芒,缓缓地朝杜宏的胸膛贴去,杜宏停止了挣扎,看着那块要命的烙铁越逼越近,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脸上露出惨然的笑容,闭上眼睛准备迎接人生中最痛苦的时刻……

    “张公公,慢着!”一名东厂领班神色慌张地跑过来。

    张钦动作一顿,扭头不满地瞧着领班,最喜欢折磨犯人的他,此刻很不希望被人打扰。

    “张公公,您快出去迎驾吧,太……太子殿下来了!”

    “什么?”张钦大惊,赶紧将烙铁扔回炭盆里,撩起衣摆便匆忙朝诏狱外跑去。

    …………

    …………

    “这里便是诏狱?”朱厚照仰头四下打量着诏狱厚重的石门,和外墙上露出的无数机弩射口,神情颇为新奇。

    “是的,殿下,里面关的都是犯了重罪的犯人,当然,也有被冤枉的好人,比如臣的岳父。”秦堪在旁边躬身回道。

    这时张钦惨白着脸,领着一群东厂的贴刑,掌班,领班等人匆忙跑出来,见了朱厚照纳头便拜:“奴婢张钦,拜见太子殿下。”

    出于对秦堪的信任,朱厚照此刻也相信杜宏是被冤枉的,于是对东厂的行事有些反感起来,根本没搭理张钦。

    “那一个一个的小洞是做什么的?”朱厚照指着诏狱外墙上布满的机弩射口好奇地问道。

    秦堪回道:“那是防备敌人劫狱的机弩口,若有那些不识天高地厚的江湖好汉想劫狱中犯人,只待他们冲到门前百步之内,这些机弩射口便会射出一支支锋利的弩箭,把他们当场射杀。”

    朱厚照眼睛亮了:“这倒挺有趣儿的,瞧着好玩得紧……”

    秦堪像进谗言的奸佞似的,凑在朱厚照耳边道:“殿下要不要试一试?确实挺好玩。”

    “怎么试?”

    很**道地指了指跪在身前不敢动弹的张钦和一众东厂贴刑掌班,秦堪森然笑道:“让他们从百步外跑来,殿下用机弩射几个试试手气如何?”

    朱厚照很配合地点头:“此言大善。”

    “试……试手气?”张钦呆了一下,接着浑身剧烈一颤,带着哭腔连连磕着响头:“殿下饶命,奴婢命只有一条,只想好好留着小命将来服侍殿下,殿下饶命啊……”

    一众东厂掌班领班们也吓坏了,一个个学着张钦不停地磕着响头求饶起来。

    朱厚照装模作样想了想,道:“也罢,先办正事,试手气一事可以缓缓再说……”

    张钦等人急忙磕头道谢起身,绕到朱厚照身后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喘,只恨不得自己隐身才好,生怕让太子殿下看到他们熟悉的面孔,引发让他们当靶子试手气这种惨痛的回忆。

    “杜宏是不是关在里面?”朱厚照终于提起了正事。

    张钦恭声道:“是。”

    朱厚照点点头,大模大样地一挥手:“他是被冤枉的,把他放了,嗯,官复原职。”

    秦堪哭笑不得,这家伙没心没肺,你以为进了诏狱的人是那么容易出来的?虽是东宫太子,可你还不是皇帝,说这种大包大揽的话谁会听?……还官复原职呢。

    听到朱厚照这道命令,张钦的脸扭曲得跟苦瓜似的,正在措辞如何委婉地拒绝,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几名番子簇拥着王岳快步走来。

    “太子殿下,请恕老奴放肆,这杜宏放不得!”

    **************************************************************

    ps:稍晚了一些,没想到超过了12点,这章还是算今天的第二更。

    年过完了,大家都瞧瞧自己的账号里有没有攒下来的月票,如果有的话投给我……就当是给老贼晚来的新年红包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9:22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