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七十九章 狐假虎威

    教太子打飞机……貌似有一丝猥琐。

    ——也许不止一丝。

    朱厚照长大了,足够成熟了,这是好事,秦堪愿以兄长的态度来教他一些旁人不能教也不敢教的东西,至少比刘瑾送春宫的行为……

    好吧,其实跟刘瑾送春宫的行为是同一个性质,用文官们的话来说,这叫“蛊惑媚上”,教坏小孩子不打紧,教坏太子便是大逆不道了,万一传出去,秦堪大抵会被愤怒的文官们戴上高帽子,在金殿上接受百官们的批斗,鉴于大明文官喜欢动手打架的光荣传统,恐怕秦堪会被文官们活活揍死,当然,刘瑾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朱厚照不是好厨子,学做羹汤学了一个月,做出来的东西仍旧让人闻之欲呕,但他学这些男女之事却非常有天赋,简直一点就透。秦堪用手指套住毛笔来回比划了几下,朱厚照便完全领会贯通。

    秦堪心里有些罪恶感,迟疑半晌,道:“殿下,此技终究只是小道,偶可为之,切勿频繁……”

    朱厚照笑道:“我觉得挺好玩的呀。”

    秦堪叹气,难道未来的大明皇帝竟是屌丝性格?史书记载朱厚照至死无后,莫非是他秦堪今日造的孽?

    “这个……还有更好玩的,将来等你大婚之后便明白。”

    看着朱厚照疑惑的眼神,秦堪不得不含蓄的解释道:“总之,死在女人身上比死在自己手里要好得多。”

    朱厚照盯着自己的右手,若有所思:“你说的,似乎有道理……”

    看着朱厚照脸上散发出掌握了一门人生新技能后的欣喜笑容,秦堪猛地回过神了。

    他今日进东宫的目的不是教太子打飞机,还有更迫在眉睫的事呀。

    “殿下,臣前些日子跟你说过的宋朝包拯怒斩驸马的故事,好听吗?”

    朱厚照笑道:“虽说有胡说八道之嫌,但故事还是挺不错的,你今日又想跟我讲包拯的故事?”

    “殿下,坐而闻不如起而行,你难道不想亲自当一回包拯?”

    朱厚照眼睛一亮,接着迅速黯淡:“我年岁太小,不论是顺天府,刑部还是大理寺断案,我都不能胡乱插手,否则父皇会责怪我的……”

    秦堪眨眨眼:“东厂也不行?”

    “东厂?”

    “掌管东厂的可都是太监,太监者,天家家奴也,家奴断案,莫非连主人都没资格过问?”

    朱厚照虽然年少,却也不笨,闻言狐疑地瞧着他:“你有阴谋?说吧,搞什么花样呢?”

    秦堪情知此事隐瞒不得,坑别人无妨,但若拿太子当枪使还不让他知情,以后自己的人生路将会走得很艰难。

    于是秦堪将杜宏被陷害的事原原本本说了出来,朱厚照却听得眉头直皱。

    “浙江乃我大明江南富庶之地,怎地官场如此黑暗?”

    秦堪叹道:“所谓政通人和,世道清明,永远只是一句口号,任何朝代都不可能真正做到的,臣的岳父就是被倾轧的牺牲品。”

    “你的意思是想让我给东厂下令,把你岳父放了?”

    秦堪忙道:“这个太理想了,臣不敢奢望,只是东厂刑罚太甚,臣担心番子审案时对我岳父屈打成招,那就太冤枉了。”

    朱厚照想了想,笑道:“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想让我去东厂给你岳父保平安?”

    “正是,世间天理公道不是靠拷打逼问得来的,刑具下得到的通常是虚假,臣只希望家岳能有一个公平的审案过程。”

    ***************************************************************

    锦衣卫诏狱内外布满了东厂番子,王岳下令提审杜宏,为防秦堪又纠集煽动锦衣卫大闹诏狱,东厂这回动了真格,从京师各处调集了上千番子将诏狱团团围住。

    诏狱潮湿阴暗,狭长的过道墙壁上悬挂着几支忽明忽暗闪烁不定的火把,牢房四周不时传来受过重刑的犯人的呻吟,那种想死而死不得的痛苦声音在诏狱内此起彼伏,令人毛骨悚然。

    杜宏的牢房相对比较干净,因为是重犯,而且厂卫因他而刚经历过斗殴,所以他的牢房四周把守最严,无数番子手按刀柄在牢房周围来回巡梭,锦衣卫早已被远远赶开,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

    走道尽头传来轻轻的脚步声,脚步声很有规律,每一步的间隔节奏几乎完全一样,从过道尽头缓缓走向杜宏的牢房,所经之处皆有番子恭谨问好,口称“张公公”。

    不多时,来人走到杜宏的牢房前,火把微弱的照映下,却见一张白面无须的阴柔面孔露了出来,他皱着眉头,一方洁白的手绢儿捂住鼻子,似乎受不了诏狱内恶臭的味道,踮起脚朝牢房内背门而卧的杜宏瞧了一眼,嗓音尖细地阴森笑道:“这位就是打杀绍兴织工十余人的犯官杜宏?甭装睡,你的好日子到头了,杂家张钦奉厂公之命提审,瞧你那好女婿秦堪这回可有本事再护着你。”

    “来人,提人犯,准备刑具!”

    …………

    …………

    与此同时,禁宫司礼监的暖炕上,司礼监掌印萧敬正用朱红笔批着奏本,不时停笔捂嘴咳嗽两声,炕边服侍的小宦官急忙为老祖宗轻轻揉着背,然后伶俐地递上一盏不烫不冷温度正好的茶水,萧敬啜了两口,目光瞥了一眼炕桌对面正在整理奏本的王岳。

    萧敬和王岳同属司礼监,王岳还兼领着东厂,不过若论权势排名,王岳还是比萧敬低了一头,萧敬是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内廷第一人,俗称“内相”,而王岳只是司礼监排名第三的秉笔太监,同为四朝元老,王岳对萧敬却敬畏三分。

    此刻萧敬的心思明显不在奏本上,他用茶盖儿掀着盏中的茶叶梗,仿佛漫不经心道:“老了,愈发不中用啦,等今年入了夏,杂家也该向陛下告个老,回老家过几年清闲日子了……”

    王岳整理奏本的动作微微一顿,眼中飞快闪过一抹喜色。

    对王岳来说,这是个好消息,萧敬退了,下一任的司礼监掌印舍他其谁?一代新人换旧人,虽说王岳也已七十多岁,不好意思恬着老脸假装粉嫩嫩的新人求陛下包养了,不过人老心不老,老王还有一颗火热的为大明社稷添砖加瓦无私奉献的心。

    高兴归高兴,现在还不是放鞭炮庆祝的时候,等萧敬退了再说。

    “萧公何出此言?”王岳的表情很惋惜,很沉痛:“这些年您服侍过四位帝王,当今陛下开创中兴伟业,正是需要倚赖萧公这等重臣砥柱的时候,萧公怎能轻言告老?”

    萧敬苦笑摇头:“累了,再也不想劳神费力了,王岳,你也甭说这些虚话,你的心思杂家知道得清清楚楚,安心等到入夏,我这个掌印的位置陛下必会交给你的……”

    王岳神情惶恐,连道不敢。

    萧敬盯着王岳,缓缓道:“杂家听下面的崽子们说,你最近又跟值守东宫的秦堪过不去?”

    “没有的事,萧公莫听下面的人乱嚼舌头。”王岳急忙否认。

    萧敬叹了口气,道:“你我都是历经四朝的老宫人,杂家在宫里打熬了十来年便受到代宗和宪宗以及当今陛下的器重,而你王岳也打熬了数十年,却只在当今弘治朝才慢慢红火起来,你可知原因?”

    王岳被萧敬这番不客气的话说得老脸一阵红一阵白,却忍着不敢发怒,咬着牙摇头。

    萧敬缓缓道:“咱们是阉人,不论权势如何滔天,在陛下眼里终究是天家的家奴,咱们跟朝堂上的文官大臣们不一样,无论任何事情,大臣们有底气跟陛下据理力争,可咱们不能,因为家奴顶撞主人便是大逆不道,而且主不主,仆不仆的,坏了规矩。”

    王岳听得有些迷茫:“萧公的意思是……”

    萧敬道:“杂家没什么意思,看在共事多年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如今满朝皆知那个秦堪与东宫走得近,将来必受大用,对这样的人只能结好,莫行打压,因为他是东宫近臣,上之所好,下必附焉,你铁了心跟秦堪过不去,便等于给你未来先树了一个大敌……”

    拍了拍身前的红木炕桌,萧敬笑得很有深意:“……杂家将来退了,这个位置自然由你来坐,可你这般处事做人,这个位置你坐得稳吗?能坐多久?”

    王岳静默许久,抿着唇不发一语,脸色有些阴沉。

    门外传来匆匆的脚步声,一名小宦官快步走进来禀道:“两位老祖宗,适才得报,太子殿下出东宫了……”

    王岳不满地一哼:“殿下经常出东宫,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可是……殿下出东宫后径自往锦衣卫诏狱而去了。”

    “什么?”王岳大惊,接着勃然大怒:“秦堪这竖子!居然跟杂家玩狐假虎威的把戏,欺人太甚!”

    说着王岳匆匆向萧敬行了礼,出门急奔诏狱而去。

    萧敬坐在暖炕上摇摇头,刚才这番话王岳终究没听进去。

    缓缓抚摸着被磨得光洁鉴人的红木炕桌,萧敬喃喃道:“这个位置,恐怕你王岳真坐不久呀……”

    **************************************************************

    ps:稍晚还有一更,求月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5:45:4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