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七十四章 岳母进京

    东宫银安殿。

    朱厚照一边逗弄着脚下安逸眯着眼睛睡觉的纯白波斯猫,一边听秦堪讲故事。

    波斯猫是刘瑾费了很大的力气,甚至动用了内务府的人脉,才从哈剌鲁人的商队里重金买来,朱厚照初时对它颇为欢喜,逗弄几日后却兴趣寥寥,因为这只猫太高傲了,摆出的谱儿比太子还大,太子不乐意了。

    现在吸引朱厚照的,是秦堪讲的故事。

    “……秦香莲跪于大堂泣不成声,陈世美一脸冷笑,他乃当朝驸马国戚,包拯任开封府,终究只是臣子,他已笃定了包拯奈他不得,却不料堂上包拯猛拍惊堂木,大叫一声‘杀妻灭子罪难逃,铡了这负义人再奏当朝,来人,开铡!’,左右大惊,皆不敢动,包拯大怒曰‘你们不铡,包某亲自来铡!’,于是下了堂,急步走到陈世美面前,洋洋得意的陈世美顿觉眼前一黑……”

    “慢,慢着!为何他眼前一黑?”

    秦堪正色道:“因为他看到了包拯的脸……”

    朱厚照咂摸咂摸嘴,忽然哈哈狂笑起来,笑得捂住肚子不停喊“哎哟”。

    秦堪叹气,朱厚照的反应早在他的意料之中,幸好他生在古代,若生在现代看一场《大话西游》,岂不会被活活笑死?

    不知笑了多久,朱厚照才慢慢缓了口气,笑道:“你说的故事倒是稀奇得紧,从未听闻,我曾听谢学士论古今,也没听说前宋有个叫陈世美的驸马,定是你杜撰的。”

    秦堪笑道:“真实与杜撰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道理,史上确实有陈世美这人,不过他是个清官,好官,因断案公正而被奸人嫉恨,故而编了这么一出戏,把他说成是杀妻灭子的负义之人,好好的清官却被毁了一世名声,甚至遗臭数百年,尘世修行数十年,终敌不过读书人的一张嘴皮子,名声说毁便毁了,连争辩都无济于事……”

    这番话秦堪说得有几分沉重,想想数百年后正德皇帝的名声,跟陈世美的遭遇何其相似。

    朱厚照似有所悟,又展颜笑道:“你的故事极妙,说得我都想像包龙图一般断案了,想想坐在大堂上,猛地一拍惊堂木,大叫一声开铡刀,那作奸犯科的恶徒便被我一刀铡了,无数百姓拍手称快,真真畅快之极!”

    秦堪笑道:“殿下万金之躯,将来面对的是朝臣百官,国之重器,可不是那作奸犯科的罪犯,殿下审那种人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朱厚照叹了口气道:“我倒宁愿每日审那些犯人,也不愿面对朝臣百官,对朝臣们打又不能打,骂也不能骂,还得听他们每日不断的唠叨,就像我变成了他们眼里的犯人一般,人生若此,生趣全无,没意思极了。”

    秦堪眼睛眨了眨,道:“既然殿下喜欢审案,或许……很快有机会的。”

    ***************************************************************

    机会是由人创造的,秦堪从来不信天降好运,平白的好运背后往往意味着要付出更大的代价,自己创造出来的机会才能完全掌控在手里。

    杜宏还在来京师的路上,秦堪已开始了精心的准备,事件背后不知潜伏着怎样的权势人物,不知隐藏着怎样的杀机,然而秦堪却别无选择地迎面而上,只因当初娶杜嫣时许下那句终生不负的诺言,不但不能负她,也不能负了她的家人。

    京师东城大街上,来往行人如梭,一名中年美妇螓首包着头巾,穿着普通的碎花粗布夹袄,手挽一个小小的包袱,在街边上徘徊踯躅,神情憔悴失措,茫然不知所以。

    数声净街鼓响,街上行人纷纷避让,美妇不明所以,跟着行人避让一旁,耳边隐约听得有人议论,说是太子出行的车辇,美妇两眼顿时一亮。

    待到仪仗车辇走近,美妇的目光在仪仗武士队伍中仔细巡梭,不知过了多久,仪仗已快过去,美妇不由着急起来,分开前方的行人,朝仪仗队伍走去,还未近身便被时刻警惕的武士们喝住。

    “太子仪仗在此,速速回避,不得靠近!”

    美妇似被吓住,咬了咬牙,仍旧向前边走边道:“我不找太子,我找秦堪,秦堪可在?”

    “停步!不得靠近!”武士举起了刀剑。

    美妇有些怒了,执拗道:“我找秦堪,你识便识,不识便说不识,瞎喊什么劲儿?”

    武士大怒,大踏步向她走来,伸出手欲将她拿下,美妇眼中厉色一闪,闪电般擒住了武士的手腕,脚下一勾,武士仰面便倒,其余武士见状大惊,扬起刀剑迎面而上,口中呼喝着“有人行刺”,瞬间将美妇团团围住,众人神色如临大敌,京师大街上一阵混乱。

    秦堪一直紧紧跟在朱厚照车辇的旁边,听得前方喧哗,心中一紧,车辇内的朱厚照却一把掀开珠玉帘子,探出头兴奋道:“什么情况?谁要杀我?”

    秦堪一阵无语,真是个作死的孩子……

    紧张地把朱厚照的脑袋按进了车辇内,武士们训练有素地举起了盾牌,将车辇围得密不透风,朱厚照的脑袋又不屈不挠地探了出来:“让我瞧瞧,从来没见过刺客长什么样子……咦?竟是个女的?而且身手好厉害……”

    扭头古怪地瞧了秦堪一眼,朱厚照仿佛勾起了某件伤痛的回忆,喃喃道:“这年头的女人为何一个比一个凶残?运气好的被人娶回家镇宅,这个女人莫非也有人敢娶么?”

    秦堪踮起脚看着被武士团团围住的美妇,凝神瞧了半晌,神色忽然大变,呆呆的盯着前方不发一语。

    朱厚照见秦堪毫无反应,不由奇道:“你怎么了?为何一副见到鬼的表情?”

    秦堪回过神,举手朝武士大喝道:“都住手!”

    转过身,秦堪脸颊微微抽搐,躬身向朱厚照禀道:“殿下,这个女人也有人敢娶的……”

    “谁敢娶?”

    “……臣的岳父。”

    朱厚照也呆住了,定定瞧着秦堪许久,慨然一叹:“你家真是……呵呵,满门壮士啊。”

    **************************************************************

    杜宏还在来京师的路上,秦堪没想到岳母杜王氏居然意外地赶来了京师。

    顶梁柱被锦衣卫抓了,家里没一个能拿主意的人,杜王氏不能不急,她虽是女中豪杰,有着超凡高绝的身手,但毕竟只是妇道人家,一遇到大事便慌了神,左思右想,自己只有一个已嫁出去的女儿,女儿寄回来的信里说,她的相公是个有本事的,如今已是深获太子殿下信任的东宫近臣,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杜王氏除了千里赴京找女婿拿主意,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了。

    由于不知秦堪和女儿住处,只知秦堪如今伴驾东宫,于是这才有了杜王氏在大街上冲撞太子仪仗这一幕。

    所谓行刺只是一场误会,保护太子的武士们纷纷散开。

    满脸茫然无助的杜王氏乍见到女婿秦堪那张年轻的脸庞,顿时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似的,多日的惊惶害怕,从南到北一路忐忑担忧的心情全部松懈下来,仰天轻舒了口气,眼泪止不住地滑落。

    …………

    …………

    向朱厚照告了假,秦堪领着杜王氏回府安顿。

    路上,杜王氏抽了抽鼻子,抹去了眼泪,俏丽的面容恢复了坚毅,如同述说着一件很平常的事一般,静静道:“秦堪,你的岳父被锦衣卫拿了。”

    “郑伯来京师报信,小婿早已知道。岳父的案子现在已被东厂接手,情势越来越严重了。”

    杜王氏盯着秦堪有些苦涩的脸庞,忽然换了个话题,道:“嫣儿跟着你,可幸福么?”

    秦堪展颜一笑:“这个问题应该问嫣儿,小婿若回答未免有自我吹嘘之嫌。”

    杜王氏也笑了笑,道:“看来嫣儿过得不差,否则你也没脸吹嘘。……秦堪,还记得当初你率人闯进绍兴衙门内院,打算把嫣儿抢回去,嫣儿被感动得从此对你死心塌地,事实说明嫣儿的决定是正确的。”

    顿了顿,杜王氏仰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语气伤痛道:“原以为他在锦衣卫手里,事尚可为,我才千里赶来京师,不料竟被东厂接手,我虽是妇道人家,却也知东厂凶名,老爷他……多半救不得了,秦堪,我知你定然在为岳父出力奔走,不过你岳父的案子水很深,背后凶险异常,你若有心,将来为你岳父和我收尸合柩安葬便罢,莫再营救他了,杜家已破,不能再连累你秦家跟着遭殃,天降横祸,不必祸及两家……”

    秦堪打断了她,道:“岳母说的什么话!小婿娶了嫣儿,杜秦便已是一家,哪里来的两家?事在人为,不论这水有多深,情势多么凶险,岳父大人我救定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1:36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