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七十三章 奔走求援(下)

    两世为人,秦堪早已明白,跟老头儿打交道一定要小心谨慎,这种人活的年岁比他长,玩的阴谋诡计比他多,碰上一两个老得快进棺材还坑年轻后辈的缺德家伙,很可能会被他玩死,比如眼前这位马尚书。

    用椅子抡马尚书的脑袋是不理智的,秦堪呆了半晌,苦笑拱手:“刚过完年马老大人便送晚辈如此厚重的大礼,实在感激莫名,看来老大人是想给晚辈过清明节了……”

    马文升捋须哈哈大笑:“你这后生好不晓事,你以为李东阳是那么小气的人么?宰相肚里就算跑不了马,至少也撑得了船的……”

    顿了顿,马文升笑道:“李东阳托老夫转告你,有闲暇时不妨去李府坐坐,他在老夫这里输掉的银子,必要在你这里找补回来,去时莫带礼物,带够本钱就好。”

    秦堪楞了一下,接着心中对马文升真正生出感激之意。

    老马原来是在提携他,能堂皇出入当朝李阁老府上与李东阳赌银子的,遍数天下文官武将,获此殊荣者能有几人?

    身在官场,很多时候别人并不看你的官职大小,而是看你的资历,与李东阳赌博也是一种政治资本,这种资本甚至比官职更重要。

    秦堪急忙起身朝马文升长长一揖:“多谢马老抬爱,晚辈铭记于心。”

    马文升看着秦堪的目光充满了深意:“明年我便要向陛下告老,朝堂的事老夫也管不着了,不过你是东宫近臣,老夫不得不罗嗦几句,你终日伴驾之人,是我大明未来的国君,你当小心谨慎,勿使行差踏错,更勿使东宫殿下行差踏错,否则你罪莫大焉。”

    秦堪明白了。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爱,马文升提携并非单纯欣赏他,而是秦堪目前身处的位置,太子年幼,容易受奸人蛊惑,整个朝堂都对太子身边的人非常关注,朱厚照将来是仁君还是暴君,跟如今的东宫近臣的为人品性有直接关系。从马文升的语气里,秦堪能感觉到他对未来的大明皇帝很没有信心。

    秦堪很想告诉他,没信心是正确的,将来朱厚照登基以后确实是个很不靠谱的皇帝,他会让朝臣们操碎了心,你明年退休是你这辈子做过的最英明的决定,没有之一。

    拱了拱手,秦堪万分诚挚地看着马文升,道:“马老大人放心。晚辈的为人品性相当上得了台面,虽不好意思自夸谦谦君子,却也不远矣。未来的大明国君必然是英主明君。”

    谁知马文升忧心忡忡叹了口气,道:“正是因为老夫清楚你的为人品性,才对东宫放不下心啊……”

    秦堪……又想朝马文升的脑袋抡椅子了……聊也聊过了,无事不登门的家伙,说吧,今日主动拜会老夫有何事?”

    秦堪忙将杜宏入狱一事详细说出,马文升一直捋须垂睑聆听,直到秦堪说完,他的脸上才微微闪过一抹异色。

    “绍兴知府杜宏竟是你岳丈?”马文升有些惊讶。

    “正是。”

    马文升叹了口气道:“老夫记得这杜宏。弘治十五年,吏部考山阴知县治理有方,且官声甚佳,在任时兴修水利,鼓励农桑。爱民如子,老夫亲自为杜宏上表一封,以彰其功,后来升绍兴知府也是老夫上表荐举,破格擢升……没想到绍兴任上不到一年。竟落得锒铛入狱的下场。”

    “老大人,晚辈敢以项上人头担保,家岳是被奸人所构陷,绝无指使人打杀闹事织工之事,请老大人明鉴。”

    马文升摇摇头,道:“老夫只看到浙江布政使司的奏报,里面言之凿凿,杜宏指使人打杀织工一案有明确的人证物证,此事涉及十几条人命,不是你说一句令岳无辜老夫便能相信的,国有国法,老夫不能容情。”

    秦堪不由一阵失望,又对这件案子渐渐有些明悟。

    人证物证说拿便拿出来,说明这是一个精心设好的圈套,设这个圈套的人跟浙江布政使司和苏州织造局脱不了干系,或许还有更上层的大人物指使,杜宏那道检举的奏本捅了马蜂窝,打杀织工之事可能事前便已有了预谋。

    事实真相如何,只能等杜宏押解来京师后再当面问他了。

    “老大人,晚辈和家岳皆非罔顾国法之人,若家岳果真有罪,晚辈何惜大义灭亲。只是国法之外尚有人情,人情有善亦有恶,晚辈有一个不情之请,家岳的案子颇多可疑之处,如今东厂接手此案,晚辈年少气盛,行事孟浪,曾与东厂有过隙怨,无论家岳是否被冤枉,落在东厂手里终究难逃生天,是否可以请大理寺或刑部从东厂接手此案?”

    马文升沉吟许久,杜宏一案是真是假他不清楚,但杜宏这个人却是被他亲自向皇帝表彰过的,而且绍兴知府也是他亲手破格擢升的,如今杜宏身陷泥沼,说出去未免有吏部天官识人不明之嫌,马文升人虽正直,却也不是完全没有私心,明年便要告老还乡,正是愈发爱惜羽毛的时候,这张老脸可打不得。

    杜宏若落到东厂那帮杀才手里,就算他没罪东厂番子也会有一千种办法逼得他不得不认罪,案子一旦定成铁案,他马文升的老脸可就丢大了。

    把杜宏的案子从东厂转到大理寺或刑部审理,无论国法还是人情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这并非徇私枉法,换个角度想想,这甚至是一件保护罪臣,不至屈打成招的好事,或许可以得到朝堂大臣们的一致赞许,为自己将来告老之后的名声添上光彩的一笔。

    犹豫许久,马文升脸上肌肉微微一颤,捋须点了点头:“老夫知道了。”

    含糊不清的答案,却令秦堪欣喜万分,他听懂了马文升的意思。

    “晚辈多谢老大人。”秦堪感激地朝马文升长揖到地。

    马文升缓缓道:“不忙谢我,司礼监的萧敬和东厂的王岳肯不肯答应还说不准呢,毕竟此案死了一名督办太监,事已涉及内廷和内务府,若王岳死活不愿松口,老夫也无可奈何。”

    秦堪一呆:“那该如何是好?”

    马文升横他一眼,眼神充满了鄙视,道:“太监乃天家家奴,东宫殿下虽说无法干涉内廷和东厂,但如果要监督某个案子的审理是否公正严明,是否不枉不纵,却还是办得到的,如此助力近在眼前,你这后生缘何舍美玉而求顽石……腊月廿七了,后天就是除夕,各种聚会不断,每天醉生梦死,越来越疲于奔忙,细细思量过后,决定白天再更一章便停更几天,大家好好过个新年,让老贼也好好放开心思陪陪家人和老婆,跟朋友毫无压力的多聚一下,咱中国人一年到头,盼的不就是过个美美的新年么?

    诸兄皆宽宏雅量之人,必能理解老贼这番苦衷,新书成绩不错,老贼绝不会太监的,以前写过三本书,皆顺利完本而终,这点人品有保障。!~!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6:58:19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