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七十二章 奔走求援(上)

    杜宏的性命保住了,可根本的问题仍未解决,事实真相如何,秦堪到现在仍一头雾水,他只能等,等着李二护送杜宏来京师,再当面将此事问个清楚,这件事里,秦堪只信杜宏。

    老爷的岳父被陷囹圄,秦府上下一片愁云惨雾。

    爽朗活泼的杜嫣彻底蔫了,整日揪着秦堪的袖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不论秦堪如何安慰宽心,她仍哭哭啼啼不肯歇,虽然她对大明的官场不熟,毕竟有个当官的老爹,多少也识得几分利害,但凡官员犯事被拿,被大理寺甚至刑部拿了都有转圜的余地,可一旦官员被厂卫拿了,事情肯定严重,不可能全身而退,家里的老仆郑伯说了,锦衣卫拿杜宏的时候是正式给绍兴知府衙门下的驾帖,事情还小得了吗?

    所谓“驾帖”,是锦衣卫缉拿犯官时的一种正式手续,相当于前世的公安局逮捕证,比逮捕证更具威慑力,收到驾帖的官员们一般有两种应付方式,一是把自己的后事安排妥当,惶惶坐在家里等着锦衣校尉上门,二是把自己的后事安排妥当,然后扯根绳子自挂房梁,一了百了,省得进了诏狱被那些五花八门的刑具弄得生不如死。

    至于那些星夜出逃的官员不是没有,可惜成功率太低,几乎等于零,被抓住后刑罚更残忍,死相更难看,收到驾帖的官员只要脑子没出问题,一般不会选择这种找死的办法。

    杜嫣的感觉很灵敏,秦堪也预感到事情小不了,案子从锦衣卫转到东厂,可见有人在幕后运作,他对杜宏的底细很清楚,秦堪可以肯定这人必然清楚杜宏有个锦衣卫千户女婿,若欲置杜宏于死地,只有跟秦堪结过怨的东厂才能办到。

    “相公,我爹他……是不是救不得了?”杜嫣眼睛哭得像两只红桃子,眼眶都肿起来了。

    秦堪拍拍她的手,微笑道:“别瞎想,岳父一定没事的,他为人做官谨慎,出不了大纰漏,这次定是奸人构陷,等他来了京师,相公保他周全。”

    “真的保得我爹周全吗?”杜嫣抽噎着注视他:“相公莫欺我不懂官场,被厂卫拿下的人,有几个能得周全的?”

    “你别忘了,相公我也是厂卫中人,厂卫有的手段,我也有,他们能变白为黑,我也能变黑为白。”

    杜嫣闻言这才心头稍松,期待地盯着秦堪,泣道:“真的吗?相公你可不能骗我。”

    “相公何时骗过你?论机谋,论手段,我何时吃过亏?我的岳父不是谁都能构陷欺负的。”秦堪笑得温和,笑容里却透出一股阴森的意味。

    杜嫣感激地瞧着秦堪,道:“爹对你一直瞧不顺眼,这回落了难,我还以为相公……你会袖手旁观或者将秦家撇清,没想到相公竟以德抱怨,愿为爹爹出力奔走,爹若有知,一定会对以前的行为羞愧的……”

    秦堪义正严辞道:“娘子小觑我了,你爹瞧我不顺眼,我又何尝不祈祷你爹一头栽进茅房里呢?大家虽然彼此瞧不顺眼,但终究是一家人,家人落难,我怎能袖手旁观?男儿大丈夫怎能连这点胸襟气度都没有?”

    顿了顿,秦堪又补充道:“此事过后,岳父得出生天,该瞧不顺眼还是瞧不顺眼,我也会一如往常般每晚焚香祷告,求老天让你爹上茅房的时候一脚踩空,这与救你爹出狱完全不相干,二者不相冲突……”

    杜嫣眨巴着泪光盈盈的清澈大眼,怔怔许久,终于噗嗤一声破涕为笑,一边笑一边狠狠地捶着他,薄嗔道:“你这张嘴怎么这么毒辣!挺好一件记你人情的事情,从你的嘴里说出来全变了味道,非要我爹记你的恶不成么?”

    秦堪叹道:“娘子,我这叫性情爽直,有一说一,你爹有我这么一位诚实的好女婿,实在应该拜祭杜家先祖,感谢杜家祖坟冒了青烟才是。”

    ***************************************************************

    安慰杜嫣的话很轻松,秦堪说得仿佛杜宏入狱只不过是小事一桩,挥挥手便能解决似的。

    然而毕竟只是安慰,杜嫣不识其中利害,又对秦堪百分百完全信任,她的心情倒宽松了,秦堪的心情却愈发沉重起来。

    人在东厂手里,想保杜宏周全谈何容易,苏州织造局背后站着内务府,直接负责江南丝绸贡品,油水丰足的衙门里,与其有关联的权势人物不知多少,浙江布政使司监管着整个浙江的府县大小事宜,与朝堂诸多大佬有着千丝万缕的利益关系,杜宏想揭这个盖子,说句难听的话,根本是在找死,秦堪甚至很**道的怀疑,是不是岳母管他管得太死,不能纳妾也不敢喝花酒,以至于令岳父大人有了轻生的念头……

    秦堪很佩服杜宏的一腔正气,同时也很鄙视这种炮筒子般直来直去的粗暴处事方法,不论为了正义还是利益,要想解决某件事情,阴谋诡计才是王道,谋定而后动,凡事发动以前安排好退路,进可攻退可守,保全自己的前提下才能除掉敌人。

    做人正直没什么不好,方式方法有待商榷,一道奏本看似伸张了人间正义,可惜事情不但没解决,反而激得敌人起了杀心,害妻儿为他担惊受怕,这样的男人只配打一辈子光棍,免得害了妻儿。

    …………

    …………

    杜宏还在被押解来京的路上,秦堪不得不开始为他活动。

    刺客事件跟吏部马文升尚书结下了善缘,秦堪厚着脸皮以千户武官的身份向马府门房递了名帖,门房倒也客气,知道秦堪曾经护过自家老爷的性命,而且老爷对其颇为欣赏,甚至连从不让外人涉足半步的书房也让他进去过,门房自然乐意通传。

    换了别的武官敢这样做,门房早就把名帖从门缝里扔出老远了,一个区区五品武官竟好意思恬着脸向当朝二品天官递名帖,脑子肯定被驴踢过。

    马文升很客气地接待了秦堪,表情丝毫不见倨傲之气,也不摆当朝天官的架子,言语间不称官职,隐隐以长辈自居,令秦堪心中多少有些感激,当初保护马文升是职责所在,却想不到马文升领情若斯,委实是位忠厚长者。

    秦堪在前堂没等多久,马文升便穿着常服从堂后屏风内走了出来,带着一脸和煦的笑容,脚步略显蹒跚老迈,却稳重厚实。

    见秦堪起身给他施礼,马文升呵呵笑着制止了他:“免了免了,前些日子老夫跟西涯先生念叨你呢,今日你这后生倒登门了。”

    听得马文升以“后生”称之,秦堪当然不会拒绝话里的亲密之意,急忙作揖道:“晚辈陋名能入当朝李阁老和马天官之耳,实是三生有幸。”

    马文升眼睛眯了眯,打量秦堪的目光带着几分探询的意味。

    “你跟旁人不同,说是读书人,做人做事没有半点儒家弟子的影子,却能写出《菜根谭》这部连博学鸿儒都无法写出的圣贤著作,写完了著作转过身又跟光禄寺卿扭打一起,丧尽儒家斯文,秦堪,老夫一生阅人无数,唯独对你却看不通透,越看越迷糊,你到底是个怎样的人?”

    秦堪听得冷汗潸潸,金手指不是那么好开的,忽悠普通人或许没问题,可落在朝堂打滚数十年的马文升眼里,却如同穿了渔网丝袜般处处破绽,处处漏风。

    见秦堪讷讷不能言,马文升哈哈一笑,很大方的放过了他。

    “老夫不夸你写的《菜根谭》,倒想夸夸你创的五子棋,哈哈,是个好东西。”

    秦堪小心翼翼道:“您老以前跟晚辈下五子棋的时候不是破口大骂此乃奇淫巧技,不上台面,而且好几回气得掀了棋盘么?今日为何又改了口风?”

    马文升捋须自得地一笑:“让老夫输得精光的玩意儿,当然上不得台面,不过老夫从别人那里找补回损失后,又觉得此物端的妙不可言……”

    秦堪陪笑道:“谁这么倒霉被您大杀四方?”

    “自然是西涯先生,与他下了十局,输得他连随身的玉佩都搭上了,后来听说他的老妻在内院用擀面杖打得他抱头鼠窜,害他好几天无法提笔写字,连奏章批蓝都只能让儿子代笔……”

    秦堪眼皮跳了跳,强笑道:“您老该不会告诉他,这五子棋是晚辈所创吧?”

    马文升老神在在道:“当然说了,不然你以为老夫为何和西涯先生说起你?秦堪啊,这几日最好莫跟李东阳照面,据说他气得每日在府里破口大骂,说你一个读书人不好好求功名,创这种奇淫巧技的东西,上不得台面,侮辱斯文,撺掇手下烧李府房子在前,创五子棋害他输光银子不说,还挨老妻的打骂,旧怨新仇算在一起,如今他对你的怨气颇深,你当小心提防……”

    秦堪脸都绿了:“…………”

    真想长身而起,抽起身下的椅子朝着死老头儿的脑袋抡过去啊……

    *************************************************************

    ps:晚上或半夜还有一更……求月票鼓励!!!(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7:36:3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