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七十五章 杜宏进京

    杜王氏一直知道没看错女婿,一个当初敢为女儿率众硬闯知府衙门的男人,终究不会是薄情寡义之辈。

    怔怔盯着秦堪那张坚毅的面孔,杜王氏泪如雨下,泣不成声。

    “老爷但能活命,全托女婿搭救之恩,无论成与不成,杜家永记你恩德,秦堪,多余的感激话我不说了,只求你搭救老爷时记住量力而为,凡事留个退路,莫行弄险之举,老爷能救则救,不能救便断然抽身而退,不要把秦家也搭进去。”

    秦堪温和一笑:“岳母放心便是,小婿做事谋定而后动,进退自有分寸,不会鲁莽的。”

    杜王氏点点头,接着叹了口气:“我家老爷做事若有你这份计较,不那么孟浪冒失,也不至于落到今日这般……”

    秦堪只好昧着良心解释道:“岳父不是没有计较,而是太过公义,性子比较爽直,宁向直中取,不向屈中求,相比之下小婿的性子阴沉了许多,委实惭愧。”

    杜王氏擦了把眼泪,使劲抽了抽鼻子,眸光朝他脸上一扫,没吱声儿。

    秦堪也觉得这番开脱之言令自己都恶心,沉默片刻,又改口道:“好吧,岳父这事儿干得太混帐了,此番若得出生天,还望岳母大人严加管教。”

    杜王氏这才展颜一笑,笑容阴森可怖:“大善,正当如此。”

    很好,围观岳父挨揍绝对是女婿喜闻乐见的事。

    **************************************************************

    马车出了城门,不紧不慢行了小半个时辰,在京郊的秦府门前停下。

    秦堪即命下人去内院通知杜嫣出迎,杜王氏下了马车,刚跨进前院,杜嫣匆忙的身影已赶至,母女在心情同样焦虑的情形下相见,四目甫一对视,顿时珠泪涟涟,未语泪千行。

    面容憔悴的杜嫣悲呼一声“娘”便迎面扑进杜王氏怀里,母女二人抱头痛哭,哭得梨花带雨,肝肠寸断,所有下人和丫鬟们静静肃立不动,前院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悲伤气氛。

    上前劝了许久,秦堪终于把母女二人劝得收住了眼泪。

    杜嫣扶着杜王氏,二人往内院行去,行至月亮门前,却见叶近泉如笔直的标枪般站在门外,内家拳三位同门终得相见,秦堪还没开口,杜嫣便急忙向杜王氏介绍。

    杜王氏听得眼前这位秦家护院竟是她幼年时授业师父的亲传弟子,神情不由一凝,凤目仔细扫视叶近泉几眼,然后点点头,道:“昔年张师授我招式法门后曾告诫于我,他只授我武功,但我并不算内家拳门下弟子,日后我腾达或惹祸皆于内家拳无任何关联,这话我记了半辈子,从未以张师弟子自称,此乃我终生憾事,你既是张师亲传弟子,敢问张师他老人家身在何方?此间事了,我当寻访拜谒,以全当年张师授功之德。”

    叶近泉神情微微有些激动,目光仔细打量着杜王氏,也丝毫不觉失礼,不知看了多久,才酷酷地道:“家师云游天下,行踪不定,如神龙之见首不见尾……”

    秦堪不耐烦地叹了口气:“这话简直成了上下千年通用的万金油了……痛快点,直接告诉我岳母你师父到底在哪里吧,都是同门师姐弟,故弄玄虚未免有些可笑。”

    叶近泉脸色有些难看了:“我是真不知道,师父授业十余年,到我二十岁时,有一天睡醒发现师父杳无踪影,只留字一张……”

    秦堪好奇道:“给你留了什么话?”

    叶近泉为难地瞧了秦堪一眼,脸颊抽搐几下后,板着脸酷酷地道:“……他说我饭量太大,再也无力养我,还说幸好当初只收了我一个徒弟,否则非被逼得自挂东南枝不可,要我下山自寻生路,以后等我有钱了再联系……”

    秦堪三人抿紧了嘴唇,面容古怪地扭曲起来。

    穷文富武,这话果然没错。没点家当便开门收徒绝对会以惨淡收场,这与功夫好坏无关,张松溪想必在叶近泉身上学到了有生以来最惨痛的人生教训,那就是,欲收徒,先有钱,就算没钱,也应该收一个家财万贯吃喝不愁的富二代,收穷徒弟对他绝无好处。

    从现实角度来说,这个人生教训比武学奥义更珍贵。

    领会贯通了这个人生道理,张松溪撇下徒弟落跑的选择是正确的,明智的,而且绝对可以理解的,如果不是秦堪的家财尚丰,也许会做出跟张宗师同样的选择……

    叶近泉也不尴尬,饭量大本不是什么尴尬的事,唯一让他不自在的是师父把他扔下跑路的行为,委实有点丧失节操。

    杜王氏与叶近泉互相打量许久,杜王氏淡淡一笑,尽管丈夫身陷囹圄,可她在外人面前笑起来仍是那么的雍容,官夫人的华贵之气丝毫不见衰弱。

    “我是张师的未记名弟子,你是他的亲传弟子,说来系出同门,渊源颇深,不知能否切磋几招?”

    此话出口,叶近泉面无表情,杜嫣兴奋不已,秦堪却暗暗叹气。

    一个半瓶子水晃荡的杜嫣已然将叶近泉揍得满地找牙,再来一个比杜嫣身手不知高明多少倍的杜王氏……

    一代宗师亲传弟子若被活活揍死在秦家大院里,长使英雄泪满襟,不知会令多少江湖豪杰扼腕叹息。

    叶近泉仍旧板着一张死人脸,一派高手风范地点点头:“切磋几招未尝不可,不过拳脚无眼……”

    杜王氏退开一步,忽然暴起身形腾空而起,口中叱道:“打便打,哪儿那么多废话,看招!”

    说着单手化掌,一招力劈华山狠狠朝叶近泉头顶劈去,出招姿势与杜嫣一模一样,只是招式比杜嫣凌厉许多,甚至能听到单掌落下时的破空声。

    啪!

    这回叶近泉连一句“来得好”的场面话都来不及交代,便像一只遇到苍蝇拍的苍蝇似的,被狠狠拍趴在地上,魁梧的身躯轰然倒地,周围激起一阵令人心酸的尘土,漫天飞扬,久久不散。

    ***************************************************************

    杜王氏安顿好了以后,秦府无波无浪地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里,秦堪在京师厂卫和东宫之间奔走,很少送礼的他也托了门路,给京师的几位言官御史们送上了颇为可观的贿赂。

    秦堪深知如今言官的威力,虽只是小小七品官,可合起伙来连内阁大学士都不得不敬让三分,所有朝堂的大臣们都很清楚,让这些御史们捧起一个人的名声不容易,但让他们抹黑一个人的名声却太简单,几道异口同声的奏本便能办到,这群低品阶的官员执掌着整个大明的舆论导向,令人不得不敬畏。

    幸好言官们并不像他们在朝堂上表现出来那样正直清廉,也幸好世上能拒绝银子这个好东西的官儿不太多,言官也是官,也有私心贪欲,蛋一旦有了缝,秦堪闻着臭味儿便叮了上去。

    月黑杀人夜,风高送礼天。

    趁夜摸黑上门,抬着一箱箱的银子,秦堪强忍心头滴血的痛楚,强笑着将银子送进了几位言官们的府邸内,几位官员如同半掩门的娼妇似的,欲迎还拒撩人心魂地推脱半晌,最后半推半就地收下了银子,捋着青须一脸正气凛然地告诉秦堪,他们是御史,是英雄与侠义的化身,若杜宏一案果真有冤情,他们必不会袖手旁观。

    倒不是言官们不晓利害,只因为秦堪把杜宏的案子说得轻描淡写,似乎毫无内幕,银子摆在他们府里的前堂上,谁会舍得再把它们原样送出去?

    走出几位言官的府邸,秦堪仰望月色,心中莫名生出一股刚逛完窑子的怪异感觉。

    其实官员与娼妇也差不了多少,千里做官和千里做鸡的本意是一样的,都只为求财,有了财,他们可以顺从地为你摆好任何你想看到的姿势,滴蜡抽鞭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

    …………

    能做的安排都做了,在秦堪和杜嫣以及岳母每日焦虑的期盼目光里,终于等到了押解杜宏的东厂番子进城。

    日落西山,黄昏的余晖洒在京师朝阳门外的吊桥上,一队二十余人的东厂番子魂不守舍地押解着身穿囚衣的杜宏缓缓而来。

    番子们的神情很憔悴,甚至比杜宏更憔悴,一路行来,引无数路人百姓奇异地驻足侧目。

    这年头很少看到押解囚犯的官差比囚犯还落魄忧虑的了,更奇异的是,这群番子的后面亦步亦趋跟着上百号身穿飞鱼锦袍的锦衣校尉,这些人一个个目露凶光,手按着刀柄,分散在番子们周围,乍一看是东厂番子押解犯人,细细端详之后,却分明是锦衣卫把这群番子绑了票似的。

    进了京师城门,情势便有所变化,数百名东厂番子如临大敌,将杜宏团团围着押进了锦衣卫诏狱,却找了间单独的牢房把杜宏关了进去,几百名番子在牢房外把守,包括锦衣卫在内,任何人不得探视接触杜宏。

    一路监视保护杜宏的李二也不计较,京师番子们接手之后,他便立马带人赶赴京郊秦府,向秦堪面禀报信。

    随着杜宏被押解进京,平静的京师城瞬间变得暗流涌动了。

    ***************************************************************

    ps:再祝大家新年快乐,今天起恢复更新,暂时一更吧,心玩野了,需要几天时间收一收……

    再求各种票,月票,推荐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6:50:01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