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六十九章 岳父有难

    两位活色生香的萝莉摆在面前,冲动的兽性里却夹杂着几丝清醒的人性,逼得兽性不得不悬崖勒马。

    好吧,确实太小了,虽然大明十五岁的妾室偏房数不胜数,然而来自后世的秦堪却始终狠不下心下嘴,要他推倒一个还在上初中年纪的小妹妹,感觉太罪恶。

    不得不说,秦老爷太善良了。

    新年过去,秦堪休息得浑身骨头快松散了,而地主婆杜嫣也斩获不小,一出手便买下了宅子外庄的百余亩上好良田,完全有实力翻着白眼儿阴阳怪气的说“地主家也没余粮”。

    家主与东宫交情甚厚,家业一天天发展壮大,秦家已渐渐羽翼丰满了。

    ***************************************************************

    新年过后,百业渐苏,朝政恢复,秦堪也不得不去东宫应卯值守。

    守在春坊外,看着课室里面的朱厚照双目半阖半睁,神智游走在昏睡与清醒的边缘,可身子却坐得笔直,随着谢大学士抑扬顿挫的念书声而摇头晃头,谢大学士不时抬头看一眼太子,露出几分赞许欣慰的目光,垂首继续念书。

    这一幕令秦堪差点笑出声来。

    谢大学士不了解,以为太子殿下沉浸在圣贤书的超凡高绝意境里不可自拔,只有秦堪最清楚朱厚照此刻的状况。

    很好,看来他已把秦堪的话记在心里了,学不会做一个好孩子,但装成一个好孩子还是没有困难的,以后朱厚照同学就会慢慢尝到装好孩子的甜头。

    下午时分,李东阳学士继续给太子上课的空档,秦府的管家却一脸焦急地出现在东宫门口。

    当秦堪迎出来,管家向他禀报了几句之后,秦堪微微色变。

    岳父杜宏出事了!

    今日秦府收到绍兴杜家老仆郑伯千里送来的急信,杜宏被摘了乌纱,拿入南京锦衣卫大狱。

    一听是被拿入了锦衣卫大狱,秦堪的神情略微松缓,锦衣卫没关系,以如今自己在锦衣卫系统炙手可热的人脉和受牟斌重视的地位,请牟斌向南京下个帖子先把人放出来再慢慢调查,问题应该不大。

    管家说主母杜嫣在家里哭得泣不成声,整个府里急得乱了套了,秦堪不由苦笑,女人为什么如此不镇定?出了事光哭有什么用?

    温声叮嘱管家几句,秦堪向东宫值卫的几名百户交代了一下后,便径自朝北镇抚司走去。

    虽然事情没弄清楚,不知岳父因何下狱,但只要进了锦衣卫的大狱,杜宏应该无性命之忧,以秦堪被陛下和太子重视的程度,相信牟斌不会不给自己这个面子。

    只要岳父没有一时头脑发热去造反闹革命,别的任何事情都不算事,先放了人再好好查便是。

    如今的秦堪虽然还是小小千户武官,可他的面子已明显不止是千户了,满朝皆知日后他必然飞黄腾达,东宫近臣的前途向来是不可限量的。

    心情有些沉重,可秦堪的表情颇为放松,事情有好有坏,幸好是被锦衣卫拿了,他在南京任了几个月的东城千户,结交了南镇抚司一干同僚以及南京城内许多公侯勋贵子弟,更有昔日老上司,如今的南镇抚司佥事雷洪坐镇照应,想必杜宏入了南京大狱连“杂治”这个基本程序都可以免去。不看僧面看佛面,当初秦堪在南京城里可结过不少善缘的,他的岳父不可能受太大的委屈。

    衡量拿捏许久,秦堪脸上甚至露出了轻松的笑容,自己其实混得很不错的,虽不至于相识满天下这么夸张,起码南北两京都挺吃得开,可谓两京低调风云人物。

    …………

    …………

    秦堪是北镇抚司的常客,自从被弘治帝调入东宫值守后,北镇抚司上到牟斌下到一众同知,佥事,镇抚,对他的态度截然大变,不但表情客气多了,也没人敢以上官的语气跟他这个小小的千户说话,连牟斌都对他笑脸相迎,言语中常以兄弟相称。

    官场永远是世间万态的一个缩小精华版,人人都准备着两张甚至三四张截然不同的面具,说人话还是说鬼话,给笑脸还是摆冷脸,全由情势所定,秦堪自己也不例外。

    绕过镇抚司衙门的照壁,衙门内穿梭忙碌的人群纷纷向秦堪抱拳作揖为礼,秦堪微笑着一一回礼,走到衙门内堂,秦堪请值守校尉通报牟斌,然后便坐在内堂一边喝茶一边等候。

    牟斌出来得很快,他的脸色永远阴沉着,看人时就像一只饿极了的猛虎盯着猎物,令人毛骨悚然。

    不过牟斌对秦堪的态度却很热情,他很清楚的知道秦堪在陛下和东宫太子心中的地位,眼前的小千户可不是他这个指挥使能呼来喝去的了,这个年轻人的官运太旺,说不准什么时候他便驾凌于牟斌之上了。

    牟斌对他客气,秦堪不敢把客气当福气,见了牟斌仍旧抢先起身,以下属之礼恭谨相见。

    二人见礼之后坐下来笑着寒暄了几句,秦堪这才慢慢提到了正题。

    “杜宏?可是绍兴知府杜宏?”牟斌皱眉思索。

    “正是,牟帅,杜知府乃家岳,不知所犯何事,下官今日特来向牟帅求个情,下官深知牟帅铁面无私,不过法理不外人情,总归先把人放出来,事情可以查了以后再说,还望牟帅成全下官这番孝心,下官实不忍家岳在狱中受苦。”秦堪起身长长一揖。

    牟斌想了很久,终于恍然:“前些日拿杜宏的时候就觉得这名字挺熟,刚刚才记起来,原来是你岳父……”

    秦堪喜道:“还请牟帅成全。”

    牟斌盯着秦堪,脸上的笑容缓缓消退,神情越来越严肃。

    “秦堪,你我不是外人,按说我该帮这个忙,可惜现在已帮不上了。”

    秦堪愕然道:“牟帅何出此言?”

    牟斌缓缓道:“杜宏刚被拿入南京大狱,案子就被东厂的人接手了,你岳父杜宏也被提进了东厂的大狱里,此事我已无能为力。”

    **************************************************************

    ps:快过年了,冷清了许多,看在全中国的百姓都在欢庆新年,而我还坐在电脑前苦逼的码字的份上,扔几张月票给我吧……(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14:26:3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