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六十七章 神秘师叔

    秦府内院门前一阵寂静。

    秦堪两眼圆睁,嘴巴张大,吃惊地注视着背朝天脸着地趴得无比深沉的叶近泉,然后目光再呆滞地转到杜嫣身上。

    想不通啊。

    山寨货怎么比原版货更强大了?这不科学!

    叶近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晕过去了还是羞愧得假装晕过去了。

    杜嫣眼睛眨了眨,看着叶近泉毫无动静的身躯,小嘴微微一撇:“这位……是高手?”

    连秦堪都为叶近泉感到尴尬了,家里婆娘说话太伤人自尊,秦堪分明已看到叶近泉的额际正缓缓流出汗水……

    “嫣儿啊,这位不仅是……高手,还是你师叔。”

    杜嫣眼睛睁圆了,惊道:“师叔?我哪来的师叔?我的功夫都是我娘教的。”

    “你娘的功夫都是从你师公那儿得来的……”

    而且得来的方式很不知羞,逼得一代宗师以不准偷窥他洗澡为条件教了几手把式,岳母大人的强大从小便初见端倪。

    杜嫣怔怔半晌,道:“我听娘说,师公姓张,是位了不起的大侠客,这……这位师叔便是张师公的嫡传弟子?”

    “是的。”

    杜嫣小嘴一翘,看来又想撇嘴,却还是生生忍住了。

    不知过了多久,趴在地上的叶近泉幽幽叹了口气,然后翻身坐起,鼻孔流着血,神情仍旧那副冷酷的模样,哪怕处境再狼狈他也毫不变色,永远一览众山小的高傲模样。

    “好掌法,深得我内家拳精要,不过终究有些瑕疵,若非我没吃饭,身上气力不够,你这一掌是不可能伤到我的。”叶近泉酷酷地赞许,眼中甚至露出长辈式的宠溺目光。

    杜嫣喜道:“原来没吃饭,那你赶紧去吃,吃完了咱们再打过。”

    叶近泉顾左右而言他:“东家,这是你的宅院吗?”

    “是的。”

    “东家管我饱,以后我给你护院。”

    “行。”

    叶近泉被下人搀扶着去厨房吃饭,杜嫣盯着他的背影,在秦堪耳边轻轻道:“相公,你请了个什么人回来呀?”

    “你师叔呀。”

    “我师叔怎么看起来傻傻的?”

    秦堪喃喃叹息:“明明看起来酷酷的,这女人竟说他傻傻的,难道她是瞎子?”

    ***************************************************************

    叶近泉这人,仿佛有一种神秘的味道,秦堪记得前世时依稀听过这个名字,确实是张松溪的嫡传弟子,而且是成就最高的弟子,张松溪弟子不多,后来叶近泉,王征南等人将内家拳发扬光大,是为中华内家武术的鼻祖宗师。

    如此一代豪杰,怎会落魄到混迹流民营,被丁顺挑中进城给人看店护院?

    这个疑惑一直存于秦堪心中。

    独坐在书房里,秦堪翻开了朝廷的邸报,这是秦堪入京师后的习惯,位卑而不敢忘国,虽然只是小小千户武官,然而天下大势,朝堂变动却件件落在他眼底,一个人的成功或许需要运气,可该做的准备是必不可少的,秦堪的成功不全是侥幸。

    邸报上的消息很惊人也很平常,入冬之前,鞑靼小王子率部进犯关州,入花马池,又围韦州,陷宁夏清水营,边关武备松弛,朝廷边军苦战无果,皇帝陛下下旨,谓曰“清水营堡系西陲要害,寇直入其掠,边驰已极。”遂令宁夏总兵官李祥率部击退小王子诸部,此战过后,边境千里焦土,百姓流离,军民死伤者无数。

    触目惊心的侵犯过程,烧杀抢掠屠戮的无数百姓性命,邸报上仅只寥寥数语带过,秦堪心头很沉重,他不明白为何文明的建立耗费数百上千年,而野蛮的力量却能将它一把火焚于一旦。

    中华这数千年过来,究竟是倒退了还是进步了?

    书房外,叶近泉已用过饭了,他投入角色很快,从厨房出来便自觉地站在书房门口,隐隐以秦堪的贴身侍卫自居。

    秦堪微微一笑:“叶师叔,你进来吧。”

    这个时代的人不喜欢外人进书房,秦堪没那么多臭规矩,内院里任何人都可以进去。

    …………

    …………

    叶近泉进房后仍旧一副死板着的脸,仿佛全天下人都欠了他天大的人情似的。

    “叶师叔可有成亲?”

    叶近泉摇头:“年过三十,仍是孑然一身。”

    秦堪挠头:“你们内家拳难道是童子功?”

    叶近泉瞧了他一眼,淡淡道:“不是,因为没地。”

    秦堪赧然一笑,俗套了,其实古代和现代的价值观有一部分还是和相符的,比如一个没地没房的汉子,甭管什么人家的闺女都不会太乐意嫁给他,毕竟谁也不会傻乎乎的把闺女往火坑里扔,当初杜宏对秦堪不也立过一年之期么?

    秦堪不由对这位史上留名的大侠有了几分好奇。

    “叶师叔也没逛过窑子?”

    “没钱。”

    “平时有什么兴趣爱好?”

    “练功。”

    瞧,人与人之间的沟通多么重要,几句对话里,秦堪便将叶近泉了解了一个大概。

    简单的说,这是一个没钱没地没房,喜欢宅在家里练功的**丝老处男,他这辈子除了上过床,大概再没上过别的东西了。

    叶近泉回答秦堪的问题时,目光已瞥到他手里的朝廷邸报,秦堪笑着将邸报朝他一递,叶近泉也没什么尊卑观念,伸手便接过,一目十行地看了起来。

    秦堪微笑,还好,这位老处男识字。

    叶近泉瞧了半晌,把邸报朝秦堪书案上一放。

    秦堪朝他挑挑眉:“有何感想?”

    叶近泉也不客气,指着邸报上那句“宁夏总兵官李祥率部击退小王子诸部”,冷冷笑道:“朝中人才极多,这‘击退’二字用得妙。”

    秦堪楞了半晌,接着也反应过来了。

    果然用得妙,人家小王子抢得心满意足了,率部得意洋洋回草原,李祥领一帮人在他们后面远远吆喝几声,也算是“击退”。

    悲哀的世道。

    秦堪注视着他:“你入过军伍?边军?”

    叶近泉眼中露出苍凉之色,闻言重重一抱拳:“我是秦府护院,如此而已。”(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3 08:02:2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