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六十四章 开张风波

    京师愈发繁华热闹了。

    年底就在眼前,有钱的富户家仆四出,一辆辆马车驮着各种年货满载而回,小到内院小姐丫鬟奶奶们的胭脂水粉,大到各种猪肉羊肉炮仗果干儿,穷家百姓也不闲着,忙活一年攒下的一点点散碎银子和铜钱,最便宜的店铺里徘徊踯躅许久,咬牙跺脚小心地掏出来,给家里的婆娘或孩子扯几尺粗布做件新衣裳,肉铺里割半斤五花肉回家包顿饺子……

    穷人和富人都为这个新年而忙碌着,“新年”这个词儿传承千年,如今已不止是过节,仿佛已成了大明百姓们的一种神圣的仪式,也是对自己家庭的一种救赎和放纵。

    秦府上下也是一片欢腾喜庆。

    朱厚照和徐鹏举送来的银子被秦堪理所当然地挪用了一点点,秦府总算能过个肥年,杜嫣高兴极了,如此正大光明的逛街采购机会,她怎会让管家去办?自然要秦家主母亲自出马的。

    于是杜嫣这几日忙个不停,一大早城门刚开,杜嫣便坐着小轿,手里捧着一小箱现银,后面跟着两辆大马车进了城,秦堪也不担心她被人抢,以她那高绝变态的身手,秦堪觉得该担心家里婆娘发现采购时银子不够会去抢别人,于是出门前对她千叮万嘱,钱花光了就回来,不许抢人家的银子……

    …………

    …………

    城内流传着买东西不给钱,拿了就走的谣言时。秦堪的超市也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

    里面卖的东西并不稀奇,但是经营理念绝对超过了这个时代所有人的想象,秦堪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超市这个东西的存活环境必须在社会风气良好的前提下,而且有着严格的法律力度支持,如今的大明总的来说社会风气不错,特别在京师皇城之内。虽没有夜不闭户路不拾遗那么夸张,但也不会有人敢轻易挑战王法,更何况这家店铺有着东宫太子。魏国公和锦衣卫三层背景。

    传言喧嚣尘上,在无数百姓期待的注视里,在秦堪忐忑不安的心理下。大明的第一家超市终于在内城开张了。

    腊月二十五,黄道吉日,内城北街集市炮仗齐鸣,锣鼓喧天,无数百姓簇拥围观的目光里,随着招牌上的红绸扯下,现出“大明万货店”几个黑底金字,门前横着的绳子放下,无数百姓疯涌而入。

    秦堪和朱厚照,徐鹏举站在不远处。三人面露笑容,然而秦堪的笑容却有点勉强,一直沉默没出声儿。

    朱厚照笑着笑着,也觉得有点不对劲儿,于是问出了秦堪一直担心的问题:“喂。你有没有发现,这些人进去不大像买东西的,他们那个表情……好像没打算给钱呀。”

    徐鹏举也连连点头。

    秦堪怆然一叹,连这两个神经超级大条的家伙都看出不对劲,证明自己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还是那个想法,——真应该把那些帮着散布消息的锦衣卫帮闲们叫到跟前。排着队一个个掐死他们!一段完整的宣传如果只说半段,会害死人的。

    “丁顺,快去调弟兄们,还有顺天府衙役!”秦堪扭头大喊,瞋目恶声道:“拿我的东西敢不给钱,当我是开善堂做福利事业的么?”

    丁顺慌忙掉头便跑。

    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多久,店内传来了叫骂声,许多人高举着店中货品,朝拦着他们的十几名大汉怒骂不已,十几名雇请来的大汉很守本分,冷着脸排成人墙,把那些意欲拿了东西直接出门的人死死挡在里面。

    “东家说了,付了钱才准出去,除非你没买东西!”一名大汉赤红着脸大喊。

    “放屁!全城都说你们店开张后,看上什么东西只管拿了走便是,现在要我们付钱是什么道理?讲不讲诚信?”

    “买东西付银子,天经地义的事,哪有拿了便走的道理?你们听信谣言,跟我们东家有何关系?不想付银子可以,把东西放下,我让你出去。”

    “…………”

    秦堪站在远处,心中不由一阵欣慰。

    丁顺这件事算是办对了,不知从哪里挑来的十几名壮汉起到了作用,嗯,该给他们加工钱才是。

    朱厚照没心没肺地站在店外笑得很开心,他在乎的是热闹,不管这热闹会造成什么后果,也根本不考虑受到的损失也许有他的一份。瞧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似乎有种亲身参与,共襄盛举的意图,秦堪眼角直抽,不动声色地拉住了他的袖子。

    超市损失了没关系,若这位东宫太子少了一根寒毛,他秦堪可吃罪不起。

    店内一片喧闹喝骂,推推搡搡乱成一团,眼看要爆发冲突了。

    街角处传来杂乱的脚步声,丁顺领着一群锦衣校尉,后面还跟着十几个顺天府衙役急匆匆赶来。

    见店内混乱喧闹的情景,丁顺狞笑一声,高举着手朝前一挥:“跟我上!”

    然后一副炸敌人碉堡的悲壮英勇形象,带领着校尉们扑入了人群中,校尉们下山的猛虎,高扬着刀鞘左劈右打,直打得那群拿了东西不想给钱的人一阵哭爹喊娘,顺天府的衙役也不敢大意,作为地头蛇,这店铺的背景他们当然也听说一些,知道来头颇大,下手更不客气,一把铁尺舞得虎虎生风。

    朱厚照嘴里不知塞着什么零嘴儿,兴奋得手舞足蹈,攥着拳头含糊大叫:“打!打得好!好!这一拳打得漂亮!哎呀,太好玩儿了。”

    随侍而来的刘瑾,谷大用,张永三人苦着脸,身子上前两步,隐隐把朱厚照挡在后面,就怕这位太子爷看得不过瘾。一时兴起亲自上场指导动作。

    秦堪看着眼前乱哄哄的场面,又看着身边这位不省心的太子殿下,不由苦笑哀叹连连。

    大过年的开张,多么喜庆多么正常的事,怎么搞出这么个场面出来了?

    …………

    …………

    随着锦衣校尉和衙役们的出现,混乱场面被很快镇压下来。

    所谓“民心如铁,官法如炉”。这句话用在今天也很合适,聚集在店里没给钱的客人们不管多凶蛮,被锦衣卫和顺天府无差别的一顿胖揍。店内顿时安静下来。

    人人鼻青脸肿蹲在墙角,哭丧着脸高举着货品,不敢起身放回去。起身又是一顿揍。

    校尉们开始打扫战场,他们打扫战场的方式令秦堪颇感欣慰。

    凶神恶煞地拎起人家的衣襟,挨着个儿的大喝:“给钱!”

    挨了打的人忙不迭把银子递上。

    “回来!钱给多了!”

    “……不,不要了。”

    “怎么能不要?去再挑两件货,当我们什么人,响马么?”

    “是是是。”

    “你!给钱了吗?”

    “我没钱……”

    “没钱逛什么店!找死么?把东西给老子放下,然后去那头蹲着。”

    “蹲……蹲着干嘛?”

    “再揍你一顿,没规矩的混帐东西!”

    …………

    …………

    开张第一天,店内货品卖出小半,银子收了不少。帐房一算帐,盈利颇丰,唯一的损失就是混乱时被人推倒了几个货架,不过损失已被校尉们很轻易的找补回来了,方式不怎么斯文。

    秦堪很高兴。原来开超市很有前途的,就是刚开始有点小波折。

    丁顺瞧着秦堪那乐得合不拢嘴的模样,不由有些忐忑,欲言又止。

    “老丁有什么话不妨直说。”秦堪心情大好,呵呵直乐。

    丁顺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道:“大人。您这样赚钱跟明抢没啥区别呀……为何不干脆叫弟兄们打家劫舍算了,开店多费事。”

    秦堪笑容凝固了。

    仰头沉思许久,然后在丁顺敬畏和疑惑的目光下,秦堪负手一步,一步……远遁,深藏身与名。

    ***************************************************************

    尽管不愿承认,然而痛定思痛之后,秦堪终于不得不承认,好吧,其实跟抢钱真的没什么区别,区别在于名分而已。

    这件事干得颇合文官处世之道,比文官略显直白了些。

    就算卖的是狗肉,不管怎么说也该挂个羊头,孙二娘卖人肉包子至少也开了个店铺不是?

    开张第一天钱是挣着了,名气却不大好,导致后面几天门庭冷落,没人再敢上门。

    秦堪准备好的来自前世的宣传手段开始展现威力。

    首先要向全城百姓灌输一个概念,——买东西是要给钱的,不管哪朝哪代,这是千年不变的规矩,除非大明人民迎来了**,否则少一个子儿也不行。

    接下来的宣传手段令京师百姓眼花缭乱。

    铺天盖地的小传单散了出去,上面详细列着各种商品的单价清单,新年新开张,打折酬宾活动,某某东西原价多少银子,折后价多少银子,列得清清楚楚,一目了然,对比目前大明的市价后,过日子懂得精打细算的大明百姓家主妇们自然有了计较。

    宣传的口号很令人动心,不管任何人,进了店铺必然打折,绝不食言。

    很快人们便发现这句口号果然无虚。

    进去诚心买东西的,店内所有货品样样打折,手脚不干净敢偷东西的,照样也打折,不过是把他的手打折。

    如此便宜又有诚信,说打折便打折的店铺,不光顾一下简直是对自己口袋的不负责任。

    经过开业小风波后的大明万货店在京师悄然红火起来。

    **************************************************************

    ps:曾经在群里说过,这个月若拿不到500块的全勤奖,我就死给大家看……很欣慰,看来我死不成了……

    本月最后几个小时,手里有月票的赶紧投了吧,过了12点就作废了……

    在此顺便向诸友预定12点以后的下月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23:3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