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五十二章 各自张网

    心中有鬼的人,再烂的离间计用在他身上都能收到效果。

    侯府那只鸽子飞向何方,秦堪懒得管,他只要知道寿宁侯已开始动摇,这便够了。秦堪只需要知道寿宁侯的态度.

    秦堪负手立于侯府门前,似笑非笑,治大国如烹小鲜,玩弄阴谋也一样,火候很重要,快一点慢一点,味道便差了许多,他的计划差不多到火候了。

    夜幕里,丁顺领着几个校尉兴冲冲地赶来,献宝似的朝秦堪晃了晃手中的……死鸽子。

    秦堪笑容僵住,面孔抽搐不已。

    “大人,好彩头,属下刚刚在侯府外面射了一只鸽子,正好给大人炖了下酒……”

    秦堪:“…………”

    为何每次秦堪玉树临风,形象帅得一塌糊涂的时候,总有人冒出来破坏气氛?

    秦堪觉得自己可能被上天诅咒过,不许他帅得太过分。

    哭笑不得地注视着那只壮志未酬身先死的鸽子,秦堪瞪着丁顺道:“这只鸽子是你们刚打下来的?”

    “对。”

    “你知不知道半夜打鸽子这种行为很无聊?”

    丁顺尴尬挠头,他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千户大人难道不喜欢吃鸽子?

    秦堪叹了口气,从鸽子腿下摸索几下,掏出一个极小的竹筒,竹筒里有一张小纸条,上面写着一句很简洁的话:“共富贵,亦共患难。”

    秦堪笑了,寿宁侯终究还是把自己的话记在心里了,所以才写出这么一句仿佛展现自己人格的话,他已开始在思考陛下派锦衣卫贴身保护他的用意,开始怀疑同伙是不是真的有把他灭口的心思,于是才急切地放出了这只鸽子。

    可惜这只悲壮的鸽子刚飞出侯府,就被丁顺这杀才一箭射杀,真替寿宁侯和这只鸽子不值……

    丁顺见秦堪从鸽子腿上取下字条,不由大惊失色。指着鸽子又指着侯府:“大人,寿宁侯他……这只鸽子,盐引案同伙……”

    秦堪收起字条,狠狠瞪一眼语无伦次的丁顺,道:“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怎么回事。”

    “大人,这只鸽子是寿宁侯放出去的,它……”

    “它很肥。”秦堪淡淡道。

    “啊?”

    “去把它炖了。给我下酒,就在侯府门口。”秦堪吩咐道。

    “……是。”

    …………

    …………

    红泥小炉里炭火旺盛,陶锅里散发出浓郁的香味,撒上一点磨碎的枸杞,天麻,当归和红枣,活血补气,驻容养颜,喝一口鸽子汤。唇齿留香……

    大清早,准备出门遛弯儿的寿宁侯刚出府门,便看到秦堪和一众锦衣卫聚在门口。秦堪一脸享受地品着酒,陶锅沸汤里,一只赤身**的鸽子上下翻滚,死不瞑目,侯府大门角落旁的空地上,散落着一地似曾相识的羽毛……

    寿宁侯轻蔑地瞥了一眼,刚抬步,动作忽然凝固,接着扭过头。定定注视着地上的羽毛和锅里的鸽子,久久不语,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秦堪笑得有点腼腆:“昨晚打下来的新鲜鸽子,很补的,侯爷要不要来一点?”

    寿宁侯指着秦堪。惊怒交加:“你,你你这……他娘的!”

    撸起袖子便准备动手,秦堪冷冷一记眼镖射去,寿宁侯气势顿消,恨恨地指着秦堪。气得浑身直哆嗦。

    “好,很好……”

    寿宁侯怒冲冲扭头回了府。

    当天夜晚,五只鸽子不屈不挠地从侯府内院放飞出去……

    秦堪目注夜空,喃喃叹道:“侯爷未免太过小心了,他难道不知我已吃腻了鸽子吗?”

    丁顺笑道:“大人,属下忽然发现,寿宁侯府的狗颇有几分姿色……”

    秦堪点点头:“狗肉大补,可堪一试……”

    …………

    …………

    凝视漆黑的夜空,秦堪沉吟许久,缓缓道:“丁顺。”

    “属下在。”

    “你跟随我多久了?”

    “大人,属下自从您入南京任东城百户开始便一直跟着您,已经一年半了。”

    秦堪有些郁闷地叹口气:“一年半,才只从百户升到千户,太没出息了……”

    丁顺有种想哭的冲动:“大人,您谦虚得太过分了!”

    一个二十岁的年轻人,一进锦衣卫便当了百户,一年半的时间升上了千户,旁人一辈子都跨不过的坎儿,他只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更别提如今大人已被锦衣卫牟指挥使倚为心腹,与东宫太子交情甚厚,皇帝陛下青眼有加……

    这都叫没出息的话,旁人岂不是该一头撞死以谢天下?

    “不是谦虚,我还没发达,所以丁顺,你们这批从南京开始便一直跟着我的老弟兄,我暂时还给不了你们富贵前程,不过你们要对我有信心,要相信我的实力……”秦堪抬起头,目注浩瀚苍穹,眼中闪烁着璨璨光华:“……我将来一定会人头落地的!”

    丁顺呆了一下,接着大惊失色:“大人!”

    “……错了,是一定会出人头地的!”秦堪面不改色地纠正道。

    丁顺铁青着脸,捂住心脏软软的坐在地上……

    “不好意思,让你受惊了……纯属口误。”

    丁顺擦着冷汗,直喘粗气:“…………”

    夜色里,秦堪的眸子露出莫测的光芒:“丁顺,敢不敢为我干一件无法无天的事?”

    丁顺的情绪明显淡定多了,不慌不忙道:“大人,属下已为您干过许多无法无天的事了。”

    秦堪想想也是,从秘密拿下宁王府幕僚陈清元,到厂卫之斗时秘密烧锦衣卫千户和李东阳的房子,再到秘密处置宣府镇守太监刘清……秦堪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几乎全是丁顺帮着干的。

    从丁顺如今活得好好的,没有被杀了灭口的事实,充分证明秦堪是个善良的人,是个正人君子。

    拍着丁顺的肩,秦堪压低了声音:“找几个弟兄,你再帮我干一件无法无天的事……”

    寿宁侯府的大门前,两道人影凑在一起窃窃低语。一张无形的大网,被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悄然无声地撒了出去……

    午朝散后,官员们三三两两离开皇宫大殿,各自回衙或回府。

    京师内城一家不起眼的茶肆内,几名穿着便服的官员坐在二楼,人人闭目捋着胡须,气度雍容华贵,仿佛睡着了一般。

    气氛很沉闷。大家都不说话,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不太好看。

    良久,礼部左侍郎李杰打破了沉默,摇头叹道:“各位大人,事情越来越紧迫了,今日咱们冒险聚会,大人们不能老是不说话,咱们得拿个章程呀。”

    在座的几位皆是朝中大员,他们是工部右侍郎张达治。户部左侍郎李鐩,都察院右副都佥事付纪,还有一位高高端坐于主位。眉目半阖的老者,赫然竟是掌三千营兼右军都督府事,保国公朱晖!

    李杰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顿时看向朱晖。

    朱晖捋了捋胡须,品了口茶,慢条斯理道:“各位都是久经风浪之人,一个小小千户查案,竟令各位慌张若斯,这些年的风浪白经历了。”

    李杰苦笑道:“一个小千户我等怎会放在眼里?可是。国公爷呀,他后面可站着皇帝陛下,他的态度很有可能是陛下的态度,我等怎能不慌张?”

    一说到“陛下”两个字,所有人不由浑身一颤。脸色愈发难看了。

    朱晖的表情也明显有些晦涩,凝神缓缓道:“那个姓秦的千户,他这几日查了些什么?”

    李杰摇头:“最奇怪的也在这里,他什么都没查,一个暗探都没派。反而整日贴身保护着寿宁侯……”

    朱晖皱眉喃喃道:“整日贴身保护寿宁侯?寿宁侯有什么可保护的?这人此举是何用意?”

    “难道他想离间咱们和寿宁侯?”李杰猜测道。

    朱晖摇头:“根本不可能,寿宁侯虽是小人,但他识得利害,若他把咱们供了出去,他也得不到半点好处,此事涉及朝中诸多官员,寿宁侯的名声已然狼藉不堪,全托国舅身份和皇后的维护,若供出咱们,他在京中将会愈发举步维艰,他断不会做这等蠢事的。”

    “可是寿宁侯昨日飞鸽传书,言语里已对咱们有些不信任的意思……”

    朱晖哂然一笑:“他不信任咱们可以理解,只要咱们不做对他不利的事,他的怀疑自然渐渐消除。”

    经过朱晖分析后,众人担心的表情渐渐消去。

    朱晖笑道:“只要咱们铁板一块,旁人哪怕是陛下,也休想将此案一挖到底,李鐩,你是户部侍郎,你在户部里找几个主事,司库之类的替死鬼,付大人,你在都察院里发动一些言官多上奏疏,逼陛下把那几个替死鬼尽快处决,替死鬼一死,此案风平浪静,陛下想查也再找不出借口了。”

    付纪,李鐩二人拱手应了。

    朱晖捋了捋胡须,喃喃道:“倒是那个姓秦的千户,老待在寿宁侯身边也不是个事儿,万一真叫他把寿宁侯蛊惑得心神大乱,却是一桩麻烦……”

    悠悠叹了口气,朱晖眯起的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呵呵冷笑:“这人是个祸害,早除为妙。”

    杀国舅,朱晖没那么大的胆子,他知道会有怎样的后果,但是杀一个千户,保国公爷表示毫无压力。

    ps:一夜之间多了两位盟主,感谢“李剀1981”和“邪君在异世”两位慷慨打赏,谢谢你们愿意为老贼花额外的钱。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6:59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