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四十七章 朝堂人心

    不得不承认,朱厚照的目光很犀利,他仅凭直觉便认定了寿宁侯家的那把火是秦堪唆使的。([] )

    秦堪发现自己在大明的生存越来越艰难,这个世道只有披上一层君子的外衣才能混得如鱼得水,然而当有人一眼便看穿了他的外衣,直透他的心灵,让他有一种撒尿时被人偷窥的感觉。

    当然,往好的地方想一想,幸好看穿他外衣的人是朱厚照,而不是朝堂里的大臣们,不然秦堪真的像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

    朱厚照没关系,他还是孩子,秦堪一定会做出一件正义得令人发指的事情给他看,改变他心里对自己的印象。

    寿宁侯府被烧得很惨,也不知那倒霉贡生煽动了多少人往里面扔火把,把侯府靠近围墙的那一圈房子全点着了,寿宁侯吓得在府里嚎啕痛哭,又不敢跑出去,怕被那些贡生们打死,只好命家仆一边灭火,一边集中家人缩在安全地带,全府上下一边哭一边集体挠墙,绝望得如同被皇帝抄家似的。

    这些不关秦堪的事,他的逻辑很简单,只要不是自己亲手放的火,那么他就是清白的,谁敢怀疑,死给他看……答应弘治帝嘱托的第二天,锦衣卫指挥使牟斌便召见了他。陛下给牟斌下了密旨,令锦衣卫配合秦堪处置盐引一案。

    牟斌还是把秦堪当成了心腹的,闻知秦堪在陛下面前接下这么个烫手的山芋,不由分说把他痛骂了一顿。

    连牟斌都不敢查办那些奸商,他太清楚那些奸商背后有着怎样的后台势力,他们有的是开国国公的后裔,有的是当朝某部尚书或侍郎的背景。连都察院都佥事都御史们的影子也在其中若隐若现,文臣武将包含其中,连掌握舆论的言官们也没少从奸商那里拿好处。一个小小的锦衣卫千户敢查办奸商,无异于与整个京师朝堂为敌。

    “你这是作死啊!这事你怎能答应陛下?你怎敢答应?”牟斌狠狠地瞪着秦堪,那目光仿佛在看着一个死人。

    秦堪苦笑摸着鼻子:“下官也不想答应的。只不过下官进御书房的时候,脑袋被房门狠狠夹了一下,于是突然有点不冷静了……”

    牟斌摇摇头,一脸怒其不争:“年轻人做事太毛糙了,你年纪太轻,根本不知这件事里面的利害,这个盖子揭不得,不揭大家相安无事,揭了会出大事!李梦阳为何被陛下打入诏狱?你以为陛下纯粹是为了照顾皇后的面子吗?因为陛下也知其中利害,李梦阳不知死活的揭了这个盖子。京师里不知有多少人等着要他的命,他若不入狱,现在李府早挂起白幡办丧事了,陛下这是在保护他!”

    “可是陛下为何又让我揭这个盖子?”

    “因为这个盖子必须有人去揭,陛下不能容忍那些奸商背后的权贵和官员们坏我大明的盐法。他们已触到了陛下的底线,陛下绝不会姑息他们,但他又不能公然下旨查办,这样会触及太多人的利益,朝堂会生大乱,所以只能秘密处置。”

    秦堪疑惑了:“为何李梦阳入狱后有那么多官员为他鸣不平?这些官员应该巴不得他死在咱们诏狱里才是。”

    牟斌冷笑道:“因为这些人知道我牟斌的为人秉性。他们很清楚我不会在诏狱里害死李梦阳,反而会命锦衣卫上下全力保护他,李梦阳不会死在大狱里,他们就必须要把他从牢里弄出来,然后寻机杀了他。你以为那些官员为他鸣不平是一番好意?哼!里面暗藏杀机啊。”

    “那寿宁侯不也被满朝文武要求削其爵位吗?寿宁侯也参与了此案,难道那些权贵们敢把他当弃子?”

    牟斌接着冷笑:“寿宁侯乃国舅,后面站着皇后,谁敢拿他当弃子?你没发现叫嚣着削其爵位的都是清流,并非涉案官员吗?那些涉了案的也跟着不痛不痒吆喝几声,显示一下自己的清白,寿宁侯自己都没当回事,此人横行京师多年,干过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朝堂大臣们提过多少次削其爵位,结果呢?人家的侯爷到现在还好好当着,无病无灾活得滋润,只要陛下和皇后活着一天,他的寿宁侯爵位必然纹丝不动。”

    秦堪深深震撼了,他到现在才发现答应弘治帝出这个头是多么愚蠢的行为,京师的水太深太浑浊了,京师朝堂里的人心太脏太可怕了……

    牟斌看着秦堪的脸色渐变,于是重重一哼:“你现在知道后果多么严重了吧?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头可嘉,但牛犊就是牛犊,虎就是虎,不论你怕不怕,牛犊都会被虎吃得连骨头都不剩,秦堪,你……麻烦大了啊!”

    秦堪重重叹气:“下官当时以为只是拿几个坏盐法的奸商而已……”

    牟斌摇摇头:“朝堂的事情从来不会那么简单,这种事你居然敢在陛下面前答应,牟某实在对你佩服得五体投地。”

    “虽然牟帅的话很真诚,但下官还是感觉到,您这句话肯定不是在夸我……”

    “没错,你的感觉很正确。”

    秦堪脸色渐渐发绿,满嘴苦涩味道。

    “牟帅,这件事都是李梦阳最先揭的盖子,对吗?”

    “对。”

    “下官有个请求……”

    “说。”

    “可不可以让下官进诏狱看看李大人。”

    “你见他做什么?他和你一样,都是作死的人。”

    “下官想揍他一顿……”

    “不行。”

    秦堪拱拱手:“那下官换个请求吧……”

    “你说。”

    “可不可以劳烦牟帅帮下官揭这个盖子?”

    牟斌两眼徒然圆睁,仰天哈哈大笑两声,二话不说……端起了茶盏儿。

    秦堪毫无反应……

    “来人,送客!”

    “下官还想多坐一会儿……”

    “来人,把这家伙给我叉出去……求月票支援……愕然发觉新书月票榜上,咱们快被爆菊了……

    爆菊啊!!不但没面子,而且很痛的!!诸友必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老贼被爆的,对吧?

    满含热泪求月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9:20:3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