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五十章 正面交锋

    寿宁侯出宫时脸色很不好,他在皇宫里碰了一鼻子灰。

    弘治帝不愿见他,连他的姐姐张皇后也不想见他,夫妻俩委实被这个不争气的国戚恶心坏了,更恶心的是,他仗着国戚身份横行不法,几次想处置他都不忍心下手,欲杀而不忍杀,若非他是皇帝的小舅子,长十个脑袋都砍得干干净净了。

    皇帝虽没见他,却也命宦官传了一句话出来。

    寿宁侯确实有危险,特旨命锦衣卫贴身保护,你最好别出府,好好闭门思过。

    弘治帝虽然不知秦堪请这道旨意有何目的,但他也知道秦堪必然有了主意,弘治帝想通过秦堪之手把盐引一案挖出来,这种最基本的君臣默契还是必须有的。

    寿宁侯悻悻走出承天门,脸色难看地瞪着秦堪:“你真是陛下派来保护本侯的?”

    秦堪微笑拱手:“侯爷现在相信了?”

    “本侯到底有什么危险?”

    “下官只是奉命保护,其他的我可不清楚。”

    秦堪摆出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寿宁侯越瞧越不顺眼,二人积怨已久,陛下竟派他来保护,这不是故意恶心他吗?

    至于陛下和秦堪说什么有危险,寿宁侯是一个字也不信的,虽然横行京师,却没得罪过大人物,无端端的谁会来害他?可笑!

    既然是陛下的旨意,寿宁侯也无法反对。

    气焰嚣张地指着秦堪的鼻子,寿宁侯恶声道:“姓秦的。陛下叫你保护本侯,你就得用心尽力,直说了吧,本侯很不待见你,有事没事别老在本侯面前晃悠……”

    秦堪微笑:“一定。”

    “侯府的内院你们这帮家伙不准踏进一步,不然叫人打断你们的狗腿!”

    “赞同。”

    “本侯出行你们护侍左右,本侯一声令下。让你们揍谁就揍谁。”

    “完全同意。”

    “酉时以后本侯有家丁护院保护,不用你们锦衣卫在我面前碍眼,有多远滚多远。”

    “毫无异议。”

    见秦堪笑眯眯的如此配合。寿宁侯也无话可说了,狠狠一甩袖子,扭头便走。

    丁顺气得勃然变色。看着寿宁侯颐指气使的背影,不解道:“大人为何如此顺从他?这不像您的为人呀。”

    秦堪阴沉道:“我就是要这样惯着他,让他像个王八蛋似的满街横行,将来有一天拖着瘸了的腿鱼肉百姓时,被正义的百姓们活活砍死在街头……”

    丁顺愕然:“被砍死可以理解,何谓‘拖着瘸了的腿’?”

    “你忘了我说过,我要打断他的狗腿,你以为我是开玩笑的?”

    …………

    …………

    丁顺一直以为秦堪接近寿宁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谁知秦堪毫无动作,竟然真就这样开始每日贴身保护寿宁侯了。从北镇抚司牟斌手里讨到了调令,秦堪调集了数百锦衣校尉守在侯府四周,每次寿宁侯出行,秦堪不愠不火地跟在后面,无论寿宁侯在他面前气焰嚣张跋扈到何等地步。秦堪也只是微微的笑,从不多言一句,仿佛他的使命真就是保护寿宁侯不受伤害。

    丁顺快疯了。

    他敢对祖宗牌位发誓,印象里的秦千户绝对不是这么好脾气的人,跟了他一年多了,老上司是个什么德性丁顺最清楚。看似温文儒雅,笑容可掬,但他的内心最阴暗,最狡诈,而且睚眦必报,若说他被寿宁侯呼来喝去毫无表示,反而一副甘之如饴的模样,打死他也不信秦千户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善良懦弱了。

    有阴谋!秦千户一定有阴谋!

    丁顺读书不多,脑子不够使,想破头也没想出秦堪会出什么损招儿,每天还得强装着不动声色,跟秦堪一起保护寿宁侯那烂人,几天下来,丁顺明白苍老憔悴了许多。

    真想给秦千户再跪一个,求他把阴谋完完整整的说出来,这样下去丁顺会疯掉的……

    ***************************************************************

    秦堪也快疯了。

    杀马示威事件发生数日之后,又有人找到了他,这回是官员。

    夜幕降临,秦堪领着丁顺回千户所,寿宁侯立的规矩,酉时之后没锦衣卫什么事了,秦堪自然顺从,若不是为了自己心中那个计划,傻子才愿意贴身这号烂人。

    街上行人很少,寒风萧瑟的街头,几片枯黄的落叶被风吹起,又落下。

    秦堪紧了紧怜月怜星给他亲手做的貂皮围脖,搓着手往千户所里赶时,一名青衣青帽的家仆找上他,递上一张名帖,然后朝路边的茶肆指了指,微微躬身后,家仆微笑着退下。

    丁顺将灯笼凑近,秦堪打开名帖,瞧着上面的名字,不由一呆,接着脸上泛起冷冷的笑。

    终于找来了,盐引案的涉案官员直接找上来了,宫里和陛下毫无动静令他们感到了不安,以往无论任何案子,陛下一道旨意,砍几个外围边缘人物的脑袋,案子就此揭过,然而这次盐引案震动京师,陛下却毫无表示,大臣们所有说好说坏的奏本全部留中不发,如此反常的迹象令这群人终于坐不住了。

    宫里越平静,代表日后的暴风雨越猛烈。

    他们要打开陛下的心,他们要弄清楚陛下到底想把案子查到哪一步,秦堪无疑就是打开陛下心房的那把钥匙。

    他们要把这把钥匙掌控在手心里,用他打开陛下的心房,知道陛下的底线后,他们才能决定舍弃什么。获取什么。

    名帖上的名字和官位有些刺眼。——“礼部左侍郎李杰”。

    李杰,成化二年庶吉士,曾任翰林院编修,累升侍读学士,南京国子监祭酒,弘治十二年调京师任礼部左侍郎。

    秦堪看着名帖,眼皮一阵阵的抽搐。

    麻烦。永远避无可避,这回他面对的,是掌握着实权的贪官。李杰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抬起头,街对面的茶肆二楼窗口,一名穿着黑色便装。颌下一缕飘逸青须,长得满脸正义的中年男子正朝他点头微笑,笑容和蔼亲切,却掩饰不住那种居高临下的恩赐意味,一如此刻秦堪和李杰所站的位置。

    秦堪也笑了,而且笑得很亲切,很甜。

    面对任何敌人前,他总习惯先笑一笑,笑给自己看。

    一个人若还懂得笑,还能笑得出。无论多么艰难危急,总会有办法撑过去的。

    李杰微笑瞧着秦堪,忽然拱了拱手:“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

    …………

    李杰站在茶肆二楼的楼梯口等着秦堪,见秦堪上楼。李杰朝他呵呵一笑:“可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之秦千户?好个少年英才,老夫久仰了。”

    秦堪也拱手笑道:“能得李侍郎一赞,秦某虽死无憾。”

    二楼显然已被提前清了场,空荡荡的只有秦堪和李杰二人,茶博士恭敬地给二人冲了两盏龙井,哈着腰退了下去。

    李杰从见面到现在一直堆着笑。端起茶盏相敬之后,慢悠悠地用盏盖儿拂了拂茶面,轻轻啜了一口,姿态动作十分优雅。

    “好茶,别看是市井的粗鄙之物,品之犹觉甘纯香芬,沁人心脾,老夫一生最喜者,唯书与茶二物,居家度日,必不可少呀。”

    秦堪笑道:“李大人却是淡泊,下官倒是粗俗多了,茶这个东西,饮之解渴便已足够,如同银钱一样,够用便已知足,多了反而招祸。”

    李杰仍旧微笑道:“秦千户这话意有所指呀……”

    秦堪笑容渐渐敛住,盯着李杰道:“李大人想跟下官说的恐怕不是茶,而是盐吧?”

    李杰也敛了笑容,缓缓道:“秦千户倒是直爽,老夫听说这几日送往你府上的白银黄金美玉俏婢数不胜数,全被你一一拒绝,年轻人里过得了财色一关的,你是老夫生平仅见。”

    秦堪叹道:“下官也是爱财爱色之人,只可惜他们送来的财和色太烫手了,不止烫手,而且要命,下官这条命虽贱,却也不是那几箱银子和美女能换得了的。”

    李杰语气有些冷意了:“秦千户不妨出个条件吧,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你。”

    秦堪拱拱手:“李大人何不向陛下要条件?陛下想要什么,你们都给他便是,何苦为难我一个小小的武官。”

    砰!

    李杰撕去了温和的外皮,拍案而起,瞪着通红的眼睛嘶吼道:“陛下想要我们的脑袋,我能给他吗?”

    “不好意思,既然陛下要你们的脑袋,下官不得不帮陛下砍下你们的脑袋,李大人,下官是食君之禄的臣子,陛下说什么,那便是什么。”

    见秦堪态度如此坚决,李杰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恐惧,他发现此事已不能善了了。秦堪的态度,仿佛是陛下态度最真实的写照。

    陛下这次……动了杀心啊!

    颓然坐下,李杰仿佛苍老了好几岁,喃喃叹道:“我们只不过卖了一些盐引,贪了一点银子而已,大明的官谁人不贪?陛下,你何忍赶尽杀绝?”

    秦堪冷眼瞧着他,漠然道:“因为你们触到了陛下的底线。”

    “陛下的底线在哪里?”

    “底线在百姓,你们卖盐引,勾结奸商哄抬盐价,乱我大明盐法,百姓们连最基本的盐都吃不起了,这便是陛下的底线,你们一定要死!不然我大明就真的从根子上烂掉了。”

    ***************************************************************

    ps:大家好厉害,一天之内便投了一百多票,距离又拉开了,老贼拜谢大家抬举!!!~!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5:4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