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三十八章 值卫东宫

    照眼珠子转了转,扬声叫道:“秦堪,你那《菜根谭》里有几句我不大明白,去我春坊,你教教我……”

    说着便待快步溜出殿外,却不料弘治帝冷喝道:“孽子,给朕滚回来!越来越胡闹了,这笔帐朕得跟你好好算一算!”

    朱厚照嘴一瘪,哀怨地瞧着秦堪。

    秦堪一步一步朝殿外退去,对朱厚照的哀怨目光视而不见。

    这倒霉孩子今日把他坑得不轻,老实说,弘治帝教训他实在是一件喜闻乐见的事情,最好把这孩子揍得连弘治帝自己都不认识……

    走出宫门,却见承天门外的广场上,杜嫣一脸焦虑地来回徘徊,不时抬袖擦擦眼眶涌出的泪花儿,见秦堪完好无损地走出来,杜嫣不由大喜,快步迎上前,拉住秦堪的手上下不停打量。

    “相公你没事吧?有没有受罪?那些武士有没有打你?陛下为何宣你进宫?”

    连珠炮似的问题一个一个冒出来,饶是亲眼见着秦堪无恙,杜嫣的声音犹带着几分颤抖。

    一阵暖暖的感动涌上心间,不顾承天门前来回巡梭的军士,不顾大街上人来人往的行商路人们的异样目光,秦堪微笑着将杜嫣搂进怀里,像安抚小动物般轻轻抚摩着她的背脊。

    “相公没事,陛下只是宣我进宫奏对而已……”

    “相公,你别……好多人瞧着呢。”杜嫣顿时大羞。轻轻在他怀里挣扎起来。

    “夫妻搂搂抱抱合理合法,很正常的事,何必在意世俗的目光?”秦堪温和的笑容里有种睥睨一切的轻蔑和豪放。

    杜嫣羞得不行,干脆不挣扎了,像只鸵鸟般把头埋在他怀里默不出声。

    …………

    “相公,你骗我,陛下宣你入宫奏对。怎会派一群凶神恶煞的武士押你入宫?”杜嫣到底不笨,焦虑之心消退,很快便想到了这个问题。

    “陛下说相公我是难得的人才。五百年才出一个的国家栋梁,他怕我出事,派武士一路保护我入宫呢。”

    杜嫣噗嗤一笑。轻轻捶了他一下,嗔道:“总喜欢胡说八道哄我,当我傻子么?”

    搂着秦堪的手微微加重了几分力道,杜嫣感受着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幽幽道:“相公,我不懂你们男人的事,家国,社稷,官场,这些对我来说太复杂了。我真的不懂,只求相公你时时刻刻保护好自己,不要被人算计,不要让我在家里整日为你担惊受怕,好吗?”

    秦堪没说话。抱着她的双臂却紧了几分,心中涌起许多的愧疚。

    自从入了京师,过得战战兢兢的不仅仅是他,还有他的妻子,短短不足半年,妻子为他受了多少惊吓。多少担心,官场是一展抱负的地方,也是勾心斗角的地方,壮志若酬,享受荣光的永远是男人,勾心斗角,躲在家里惊惶害怕的永远是妻子……

    何时才能在这世上百无禁忌,让家人也跟着沾享风光,从此不再为他担惊受怕呢?

    秦堪的目光出神地盯着大街上来往如潮的人流,用力地抱紧了怀里的妻子。

    “嫣儿,再等等,再等等吧,等到相公一飞冲天的时候,相公发誓不再让你为我担心,相公要让你快乐一辈子……”秦堪凑在杜嫣的耳边喃喃道。

    耳鬓厮磨的温情里,他对妻子许下了一个男人的郑重诺言。

    **************************************************************

    秦堪出宫没多久,禁宫出动缇骑,离开京师奔赴绍兴府。

    弘治帝终究不会轻信秦堪的话,有些事情必须亲自证实,《菜根谭》是小事,但朱厚照是他的心头肉,对于一切出现在朱厚照身边的人物,弘治帝必须查个清楚,他是个谨慎的帝王,知根知底的人他才敢用。

    秦堪和杜嫣回到家,当他把秀才功名被皇帝恢复的消息告诉杜嫣时,杜嫣楞了许久,接着惊喜万分,雀跃着跑进书房写信,她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的父亲杜宏,她想跟父亲说,她嫁的这个男人不但有本事,也有功名,而且是皇帝陛下特旨恢复的功名,她的男人,是弘治十五年的绍兴院试案首。

    秦堪当上执掌千丁的千户时,也没见杜嫣如此兴奋过,仅仅一个秀才的功名却让她欣喜若狂,仿佛相公金榜题名当了状元似的,府里的怜月怜星以及管家,杂役,厨娘,婆子们闻知老爷是秀才,也忙不迭地恭喜道贺,杜嫣高兴之下每人多赏了一个月的工钱,于是阖府欢庆,热闹喧嚣如同过年。

    秦堪没想到古代人对功名如此狂热,如此看重,普通百姓与秀才之间仿佛隔着一道龙门,跳过去了,鲤鱼化龙,没跳过去,鲤鱼永远之是鲤鱼,这便是阶级,这便是读书人和普通百姓之间的差距。

    此刻秦堪甚至生出发奋努力继续考举人的冲动,后来想到自己如今连繁体字都写得歪歪扭扭,更别说要读懂读透那些深奥如天书般的四书五经,还要做得一手漂亮的应制八股……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秦堪很快放弃了这个不冷静的想法。

    做人就算不能做到让自己骄奢淫逸,至少也不该给自己找麻烦添堵,无缘无故用头撞南墙的蠢事秦堪决计不会干的。

    …………

    …………

    帝王想知道的事情,不可能瞒得住。

    一个多月后,数骑快马入京师,奔向皇宫。

    御书房内生着两盆炭火。烘得屋子里暖融融的,弘治帝腿下裹着厚毯,捂嘴咳嗽不停,随侍太监急忙奉上热汤药,弘治帝喝了两口,皱了皱眉,把汤药放下。目光又落到案头的一份奏报上。

    良久,弘治帝中露出了赞许之意,点头喃喃道:“果真是绍兴院试案首。此子倒没说假话,而且那首传唱江南的‘人生若只如初见’竟也是他所作,有此才华。能写出《菜根谭》这等旷世佳作,倒也合情合理,看来这《菜根谭》确实是他写的……”

    顿了顿,弘治帝又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明明才华出众,却不愿扬名士林,极度窘迫之时情愿将十数首绝佳好诗冠唐寅之名,刻书刊印成集,他却只在背后默默赚银子,几首不食人间烟火的好诗竟被他当成货物般卖了出去,不求名只求利。此子到底在想什么?简直侮辱斯文,读书人里的败类,若让西涯先生他们知道了,非撸起袖子打上门去不可……”

    轻轻敲着案头,弘治拧起了眉。

    秦堪这人很难对他下个准确的定义。有才华,但为人品性方面却似乎有点……

    一个人能写出《菜根谭》这样深刻而豁达的佳作,再坏大概也坏不到哪里去吧?太子身边的博学鸿儒多不胜数,搂问,哪个都比秦堪强许多,然而太子不仅仅只读圣贤书。人情世故必须也要学的,这一点,刘健,谢迁他们教不了,他们太过老成保守,而且稍嫌迂腐,能教太子人情世故的,恐怕也只有这个《菜根谭》的作者了,正如他书里所言,“嚼得菜根,百事可为”。

    思忖良久,弘治帝终于下了决心。

    他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已有了一种来日无多的预感,心中最放不下的,便是那个顽劣惫懒的太子了,如何教导太子已成了弘治帝目前关注的重中之重,很显然,朱厚照若欲成为不逊于他的有为国君,仅仅靠学问是绝对不够的,很大程度上,人情世故往往比学问更重要。

    “传旨,调锦衣卫内城千户秦堪常随伴驾太子,值卫东宫,赏秦堪银千两,绸十匹。”

    **************************************************************

    “值卫东宫”的意思是保护东宫的安全。“伴驾太子”则是给太子当跟班。

    旨意传下的第二天,秦堪站在东宫门前的牌坊下,面带苦笑,满脸不甘。

    内城千户所辖下无数青楼,茶肆,酒楼,每月百户们送来的孝敬银子足以让管家婆杜嫣数钱数到手抽筋,结果弘治皇帝一道圣旨,秦堪的油水顿时全无。

    值卫东宫还有什么钱途?他总不能向朱厚照要平安银子吧?

    财源被弘治皇帝一道圣旨给掐断了,靠每个月那几两俸禄,全家人都得饿死。

    秦堪郁闷地叹了口气,又该想法子挣钱了……

    门前武士验过腰牌,神情恭敬地请秦堪这位未来的顶头上司入内。

    秦堪缓缓走到东宫银安殿外,却听得殿内传来一阵喧哗声,踮足往里面一瞧,朱厚照和刘瑾,谷大用,张永等人在殿中围成一个圈,众人面红耳赤不知在做什么,每个人都喊得很大声,神情非常激动。

    正纳闷时,却听得一声鸡叫,接着一只黑色红冠的公鸡忽然飞上众人头顶,朱厚照愈发激动了,手舞足蹈地肆意大叫。

    公鸡不断飞起又落下,尖利的嘴喙在朱厚照脸颊边晃来晃去,秦堪瞧得心惊胆颤,太子若有损伤,倒霉的可是他,毕竟他现在的职务是“伴驾太子”。

    三步并作两步,秦堪忽然冲进众人圈内,眼疾手快伸手抓住一只恰好飞起来的公鸡脖子,周围喧嚣叫闹的嘈杂声顿时一静,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秦堪抓住鸡脖子,随手一扭……

    喀嚓。

    干脆利落的漂亮手法,公鸡含恨而终,魂归离恨天。

    拎着死去的鸡,秦堪朝朱厚照抱拳:“太子殿下,臣秦堪奉陛下旨意,从今日起值守东宫。”

    刘瑾谷大用等人仍旧目瞪口呆,毫无反应。

    朱厚照嘴角狠狠一抽,目光渐渐泛上泪光,眼看要哭了。

    **************************************************************

    ps:感谢逝去-独舞同学打赏,不声不响升级掌门,有史以来最低调的掌门……祝贺雪冬同学干掉月蓉盟主,晋级粉丝榜第一,感谢大家每天的打赏。谢谢……!~!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44:2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