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东宫圣人

    做好孩子和装好孩子是两码事。做好孩子需要毅力,装好孩子需要演技。

    秦堪前世到正德皇帝这一段总为他扼腕叹息,他为朱厚照总结过一条很重要的人生教训。朱厚照之所以被文官骂了一辈子,被后世骂了几百年,最大的失败在于他不会装。

    我行我素没什么不好,追求个性是人生应有之义,活得像从流水生产线下来的产品才是人生最大的悲哀,只可惜活得太率直了,终究让那些流水线产品看得不顺眼,朱厚照一辈子活得很累,因为他没给自己披上一件文官们喜欢看到的外皮,或许他不屑披,或许他的叛逆心理让他不愿披,他的一生缺少朋友给他一个提醒,——披上一件文官们喜欢看到的外皮以后,他会发现自己的一生活得轻松许多,透过这张外皮,混杂在长相性格千篇一律的人群里,他会看到许多有趣的东西。

    真应该学学文官们的优点,不论想做什么事情,当你抢在别人前面占住了道德和大义的制高点,想做的事情便成功了一大半。

    朱厚照才十五岁,他不懂这个道理,或者说,他花了一辈子时间做那些无谓的抗争,到死也没学会怎样让自己率性的活着又让旁人瞧得顺眼。

    秦堪觉得朱厚照的运气真不错,因为他碰到了自己,一个貌似君子的人,朱家祖坟冒了青烟,让这个朱家不肖子遇见了他人生里的灯塔。朱厚照若还有一点良心的话,实在应该备好三牲六畜跑去孝陵给朱元璋磕几个响头表示感谢才是……

    “为什么要装好孩子?”朱厚照很不满地瞪着秦堪,他不喜欢虚伪,讨厌虚假的东西,装好孩子他会觉得很累。

    秦堪叹气,朱厚照不明白,活得太率直才是人生最累的事情。

    跟他讲这些道理他不会懂。只有让他得到了好处,他才会发现虚伪的妙处。

    “殿下小时候闯过祸吗?”

    朱厚照撇嘴:“这话多谦虚呀,我到现在还一直闯祸不断呢。”

    “殿下闯祸以后挨过骂吗?”

    “当然。父皇责骂,大学士们也气得跺脚。”

    “殿下有没有想过,如果你闯了祸。在别人没发现以前马上给你的父皇送上一件孝敬的小礼物,给大学士们亲手奉上一杯热茶,你想想,他们还舍得责骂你吗?”

    朱厚照呆住了,神情渐渐变得懊恼。

    秦堪暗叹,可怜的孩子,活了十五岁还没转过这道弯,从小到大白白被骂了十五年,他现在一定有种撞墙的冲动……

    秦堪叹道:“殿下,这就是装好孩子的妙处了。你懂了吗?”

    “懂了,可是,我怎么装呢?”

    “大学士们在的时候,不妨装装样子,拿起书本摇头晃脑读几句……”秦堪笑道:“殿下别不耐烦。假装一阵子,轻松一辈子。”

    “这样就可以了吗?”

    “如果殿下偶尔能念出几句连大学士们都瞠目结舌的经典之言,相信他们会把你引为神人,从此羞于教训你。”

    “我哪来的经典之言?”

    秦堪笑了,朱厚照没有,他有。

    轻车熟路的做法。冠以朱厚照的名头,他秦堪躲在背后默默收获好处,这个好处比银子重要多了。

    单纯可爱的朱家小太子不幸误交匪类,性格正朝不可预测的方向渐行渐远,朱家列祖列宗会不会在棺材里气得掀盖子?

    朱厚照来秦家这一趟除了进门时付出了一点点小代价,总的来说收获颇丰,至少他离开的时候笑容很明朗,搭配被杜嫣揍出来的伤痕,仿佛被揍得很爽的样子,惹人钦羡。

    “秦堪,送本宫的时候可不可以专心点?老往天上瞧什么意思?”

    “臣在担心天降神雷劈死我……东宫春坊。

    早朝散后,刘健大学士踩着不急不徐的步伐,从皇宫文华殿赶来东宫教太子读书。

    这是他最头疼的一件工作,给太子上一堂课比处理一百件国事政务更头疼,一想到那顽劣不堪的太子殿下读书时的模样,刘健便忍不住有一种掉头离去的冲动。

    可惜他是大学士,身负教导太子的重任,未来的大明江山只能由这位年少的太子继承,他有责任让这位太子学有所成,知礼仪,懂廉耻,心怀圣人之仁,以悲悯之心垂拱天下,治理万民,否则便是内阁学士们的失职,是被大明子民千秋万代唾骂的罪人。

    想到这里,刘健重重叹了口气,打起精神,缓缓迈入课室。

    太子朱厚照穿着一件黑色的便服,抬头挺胸地坐在下首,刘健一进门便楞住了。

    多少年,多少年没见过太子如此正经的模样了!

    刘健心中一阵激荡,浑浊的老泪迅速盈满眼眶,激动得不能自已,——事出反常必有妖,这竖子今日想玩什么花样?

    激动归激动,刘大学士这么多年的风浪不是白经历的,脑海中警铃大作,却不动声色地朝朱厚照点点头。

    朱厚照站起身,恭恭敬敬朝刘健长长一揖,标准的儒家礼仪:“学生厚照,见过刘先生。”

    他叫我先生了……

    刘健感动得老泪又流了出来,幸福的眩晕感令他身躯有些摇晃,多少年没听过太子殿下称他先生了,——今日如此反常,这竖子打算翻天么?

    “殿下免礼,老臣教殿下圣人之学。为殿下来日垂拱天下筑基培元,还望殿下一心向学,勿负陛下所望,勿负天下所望。”

    “是,辛苦刘先生了。”朱厚照表情肃穆地又施了一礼。

    刘健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儿,仰天深吸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惊涛骇浪。然后朝自己的老师专座走去,坐下之前,刘健狐疑地瞧着属于自己的那张绣凳。伸出脚尖试探般踢了一下,凳子纹丝不动。

    “未设机关害我……他到底埋伏了何种阴谋等着老夫?”刘健越来越焦虑了。

    战兢忐忑地落座,刘健捋着花白的胡须刚待开始授课。朱厚照又亲手端着一杯热茶朝他面前恭敬一递。

    “先生授课辛苦,学生为您奉上清茶以润口舌。”

    刘健眼皮一抽,来了,终于来了,这杯茶里必然有名堂,多半掺了泻药想令老夫出丑……

    “谢殿下挂怀,老臣不渴。”

    朱厚照也不勉强,淡淡一笑,命人拿了一个空茶盏儿来,从那杯热茶中匀出了小半盏儿。一口饮尽。

    刘健又呆住了。

    课室里长久的沉默之后,刘健怆然一叹:“殿下,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到底想做什么?”

    朱厚照朝他甜甜一笑:“学生坐在这里当然想读圣贤书,不然还能做什么?”

    刘健凄然道:“殿下。老臣年已老迈,受不得惊,您还是直说了吧。”

    朱厚照眨眨眼,脑中闪过秦堪昨日在秦家书房郑重嘱托他的话:“殿下,这《菜根谭》臣只记得寥寥数语,其中颇多残缺。但里面句句珠玑,妙不可言,可为千年圣人之言做个通俗易懂的注释,殿下凭这些足可应付教你的那几位老师,偶尔说那么一句两句,定能让诸位学士对你改观,但记得切不可全部拿出来,否则这戏便做不下去了。”

    朱厚照咂摸咂摸嘴,若要震住这些学士,让他们从此不再对我的学业唠叨怪责,全部拿出来岂不是更好?

    扭头朝谷大用使了个眼色,谷大用急忙递过数页写满了字的稿纸。

    朱厚照朝刘健一笑,道:“刘先生,学生愚钝,圣贤书读得似懂非懂,这几年犹觉圣人之言太过深奥繁杂,难以教化天下,学生不才,尝试写了一份文稿,为圣人之言作一番通俗注释,先生若不弃,尚请您斧正一二。”

    不弃,刘大学士怎么可能会弃?

    刘健震惊地看着朱厚照,急不可待地从他手中接过文稿,一字一句地仔细看了起来。

    “菜之为物,日月所不可少,以其有味也。但味由根发,故凡种菜者必要厚培其根,其味乃厚。故名以《菜根谭》也……”

    “修身篇:一念常惺,才避去神弓鬼矢;纤尘不染,方解开地网天罗。”

    “完得心上之本来,方可言了心;尽得世间之常道,才堪论出世……”

    “攻人之恶勿太严,要思其堪受;教人之善勿过高,当使其可从……嘶——”

    刘健两眼圆睁,倒吸一口凉气,不知不觉间,颌下的清须被自己狠狠揪了几根下来。

    深深吐一口气,刘健神情变得凝重,扬着稿纸肃然问道:“太子殿下,这是你所作?”

    “当然,日夜所思,数年方成。”朱厚照的脸皮显然有朝秦堪看齐的趋势。

    刘健心中渐生怒意,太子读书这些年是个什么货色,他比太子他爹都清楚,就他那半桶子晃荡的墨水,能作得出如此振聋发聩,堪比圣人的惊世言论?

    是谁在蛊惑太子?这人是想帮他还是欲害他?

    刘健脸色渐渐变得难看,垂头仔细又读了几句,心中愈发沉重。

    数页文稿,寥寥几句注语,每一句却深得圣人之奥义,刘健扪心自问,哪怕是内阁三位大学士对孔孟的专研熟悉程度,亦比不上写这文稿的人之十一。

    没想到太子身边竟有一位深藏不露的隐士高人,这人到底是谁?

    见惯风浪的刘健不动声色地将文稿收起,然后吩咐朱厚照自读诗书,而他则缓缓走出春坊,一出大门便风急火燎地直奔皇宫文华殿……文华殿内,弘治帝正和李东阳对弈,借此舒缓心神,每当处理国事乏累的时候,弘治帝便叫上一位内阁大学士陪他下棋,一局过后继续处理国事。

    正当李东阳缓缓落下一子时,殿外却传来刘健气急败坏的喊声。

    “陛下不好了,太子殿下成圣人了!”(未完待续)!~!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08:4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