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一百二十七章 京师水深

    刺客在秦堪数十丈外跳跃腾挪前进,不停地变换姿势,这是为了避免直线行走而被锦衣卫的弓弩射中,他们的方向仍不屈不挠地朝着马府大门,移动的速度不快,却坚定。网 .

    秦堪拧着眉,抿唇不发一言,冷冷地盯着刺客们略带踉跄的身影。

    随着他们的身影越来越近,秦堪心中的疑惑也越来越多。

    今晚这是怎么了?三十余名刺客,为何露面的只有眼前这四五名?为何他们的刺杀方式如此鲁莽,似乎完全靠着一股匹夫之勇,毫无半点机谋,不客气的说,他们根本是在送死。

    刺客们到底有什么阴谋?他们还留着后招吗?

    秦堪浑身一颤,扭头朝属下吩咐道:“快,加派人手入马府内院,保护马尚书及其家眷,前院的火枪手全部到内院列阵,若遇刺客,当场击杀。”

    “是。”

    离秦堪不远的东厂领班也急忙向番子们下了同样的命令。

    今晚这事透着古怪,唯有以不变应万变,只要保护好马尚书,不论外面发生任何变故,马尚书不出事便是有功。

    安排妥后,秦堪静静看着四五名刺客踉跄接近,丁顺右臂微微抬起,准备让属下放箭,秦堪摇摇头:“抓活的。”

    周围起码聚集了五六百个校尉和番子,若连这四五个人也打不过,厂卫未免太窝囊了。

    秦堪下了命令,属下当然要执行,于是二十多名校尉弓着腰,抄着绣春刀猱身而上,几个呼吸间便与刺客正面迎上。

    锵!

    刀剑交锋,无情的厮杀开始。

    一场毫无悬念的搏斗,四五名刺客已处在成百上千的锦衣卫和东厂的重重包围之中,如同怒海中的扁舟,在惊涛骇浪的波涛中苦苦支撑着。

    四周已陆续点起了火把,搏斗场地方圆数丈被照得通亮。

    几名刺客并不畏惧。他们的脸被黑布蒙着,只露出一双眼睛。

    借着火把的光亮,秦堪见到了他们的眼睛,不由心中一紧,一股莫名的情绪萦绕心间。

    那是怎样的目光啊。充血,通红,闪烁着极度的憎恨和仇视,以及一往无前的决然。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如此天罗地网之下。仅凭四五个刺客能杀了马文升吗?他们也是曾经带过兵的边军将领,怎么可能做出如此有勇无谋的选择?

    秦堪心中泛起几许同情,又有几分嫌恶,他们被灭满门,可他们也是实实在在的贪墨罪犯,马文升的公正严明绝对值得相信,他经手的案子不可能有冤情。

    四周民宅的房顶,围墙上,以及各条巷子的巷口处。如雨后春笋般冒出许多锦衣校尉和番子,手执兵器严阵以待,秦堪在马府周围布置埋伏的所有锦衣卫全部露出了头。目光冷冷地盯着搏斗场地的中央,人人脸上噙着淡淡的冷笑,仿佛一只只猎豹看着落入爪下的羚羊。

    刺客不是羚羊,他们并不弱,半柱香时间里,他们的脚下已躺满了围猎他们的锦衣卫。

    毕竟他们曾是边军将领,个人武力比吃了多年太平粮的京师锦衣卫强上许多倍,可锦衣卫是杀不完的,一人被劈倒。马上又有人补上,源源不绝,从无穷匮。

    丁顺有点沉不住气了,急切地瞧着秦堪,他想放箭把这些刺客射杀干净。

    秦堪缓缓摇头。他心中有个很大的困惑,必须要活着的刺客告诉他。

    “抓活的。”秦堪再次重复,语气不容置疑。

    丁顺无奈叹口气,招手一吆喝,曾经跟随秦堪一起在崇明岛抗过倭寇的南京老弟兄们抄起了长枪。像当初击杀倭寇一样,排成了整齐的队列向刺客挺进。

    战场搏斗从来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为什么世上所有的武林高手在军队面前却不堪一击?因为军队是绞杀敌人的庞大机器,个人的力量绝对不可能抵挡得住。

    眼见锦衣卫排成了队列,抄着长枪缓缓逼近,曾经是带兵将领的刺客们自然知晓厉害,彼此互视一眼,重重点头,其中两名以手搭桥,另三名刺客在他们手上一踩,一个飞纵三人便飞出了重重包围,而用手搭桥的两名刺客仍在包围圈里,面对无数刺来的刀剑竟不闪不避,仿佛已完成了历史使命似的,摊开双手任由刀剑狠狠刺中身体,倒地而亡。

    三名飞出包围圈的刺客早已看出站在马府大门石阶上的秦堪是领头人物,趁着众人未及反应之时,刺客举刀便朝秦堪冲去。

    丁顺不由大怒,拔刀在手喝道:“好大胆子!”

    秦堪面无表情地一摆手,马府大门内如山崩地裂般涌出数百锦衣卫,将三名脱出包围圈的刺客再次包围起来。

    “三位放弃吧,你们不可能杀得了马尚书,赶紧束手就缚方为人中俊杰。”秦堪深深叹息道。

    如此不要命的打法,毫无章法毫无目标的搏斗,秦堪心中多少有了几分震撼。

    他们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

    看着周围人山人海层层叠叠的锦衣校尉,身处包围圈正中的三名刺客扯掉了蒙在脸上的黑布,露出三张平凡精悍,犹自流淌着鲜血的陌生面孔。

    秦堪注视着他们,他们也注视着秦堪,四周的校尉们被这诡异的一幕震住,吵闹喧嚣的马府内外顿时陷入长长的寂静。

    “你们,为何要这么做?”秦堪终于问出了今晚困扰着他的最大疑惑。

    三名刺客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天子已震怒,你们断无幸理,投降吧,我让你们死个痛快。”

    三名刺客彼此对视,眼中竟露出决然的笑意,秦堪见到他们毫无生气的眼神,暗道不好,刚待开口拿人,却见三名刺客忽然举起手中的刀,反手朝自己脖子上一抹……

    血光四溅,三人轰然倒地,激起一阵似迷雾般的尘土。(网 .)

    五名刺客伏诛,没有拿到一个活口。

    现场仍旧一片寂静。所有人盯着地上的五具尸首,久久沉默着。

    秦堪也被深深震撼了,人世间仇恨的力量原来可以达到这般程度,五名刺客从头到尾没说一个字,如同五只扑向火堆的飞蛾,任由烈火将他们烧成灰烬。

    “事有蹊跷,今晚这五人绝非来送死那么简单。”旁边一道老迈的声音缓缓道。

    秦堪扭头,却见马文升不知何时走出了大门。盯着地上的刺客尸首,神情有些复杂。

    秦堪勉强一笑:“马尚书说得是,下官也很疑惑,刺客们曾经都是带兵的将领,今晚却派出五人来送死,他们怎会出此昏招?”

    马文升肃然道:“老夫当年开革的这三十余名将领,最大的是参将,最小的也是百户,人人皆识兵法韬略。以前兵部的文案卷宗里,甚至有他们的请功奏本,他们不会做这等愚蠢之事。必然另有目的。”

    二人站在石阶前冥思苦想半晌,终不得其果,相视苦笑……收拾善后工作进行得很快,京师又沉入了寂静之中,子夜的那场惨烈厮杀仿佛只是一个恶梦,醒来后继续闭眼躺下,一切如常。

    五具刺客尸首被送进了北镇抚司,那里有专业的仵作和办案人员对尸首进行分析推断,从尸首的衣着布料。穿戴,兵器的记号甚至他们胃里残留的食物,来推断剩余的二十几名刺客藏身的位置。

    当然,毫不意外的是,关于五具尸首的归属问题。锦衣卫和东厂之间又爆发了一场小规模冲突,厂卫打斗比缉拿刺客更热闹,而且更具有观赏性。

    在争夺功劳的事情上,秦堪是绝不可能让步的,他很想不通。东厂那帮生理残缺的太监们抢那么多功劳有什么用?若说留给后代吧,显然有骂人之嫌,世人皆知,太监就算有儿子,毫无例外亦都长得像隔壁王叔叔……

    冲突以秦堪对东厂领班的一记撩阴腿为终结,五具尸首被锦衣卫抬年猪似的欢天喜地抬进了北镇抚司,瞧得秦堪的脸直抽抽。

    东厂领班也被番子们抬着找大夫抢救去了,大家各抬各的,各有所抬。抢功事件完美落幕。

    指挥使牟斌向秦堪发下一道嘉奖令,大意无非褒奖秦堪杀贼有功,赏银五百两。

    看着牟斌不停抽搐却强堆着笑容的老脸,秦堪只好苦笑摸鼻子。

    其实彼此心里都明白,牟斌最想做的不是发嘉奖令,而是用鞋底抽秦堪的脸。只不过五名刺客伏诛从表面上看确实是功劳,牟斌不得不忍着恶心嘉奖他,否则难以服众。

    几百上千号人拿五名刺客,居然一个活口都没拿下,剩下二十多个刺客仍旧逍遥法外,一点线索都没有,离陛下限定的三日期限只剩下最后一天了,牟斌保不准连上吊的心思都有了……北镇抚司大堂。

    “刺客怎么死的?”牟斌语气有点冷。

    “当众自尽,下官没来得及拦住……”秦堪顿了一下,忍不住暗示道:“他们是拿刀抹脖子,这个,比上吊痛快,而且又痛又快……”

    ——如果牟指挥使想死的话,最好效法这五位刺客,身为过来人,秦堪绝不建议用上吊这种既难受又不男人的死法。

    绝非盼着牟斌死,秦堪尊敬上司,上司就是上帝,不过如果上帝自己想死,秦堪也不介意改信佛。

    幸好牟指挥使没听出秦堪的言外之意,否则他真有可能抄刀,不过抹的应该是秦堪的脖子。

    “怎么办?离陛下限定的日子只剩一天了,还有二十多个杀才潜藏在京师之内,如今朝堂百官人心惶惶,御史们一道道奏本参劾厂卫缉贼不力,致使贼**乱京师,陛下和阁老们也快顶不住了……”牟斌语气低沉,烦恼地揉着眉心。

    堂堂指挥使能跟一个属下说这些,说明已将他看作心腹,凡事不必再装高深。

    想了想,秦堪慎重开口道:“牟帅,下官只能保证马尚书无虞。至于主动出击查找剩余那二十多刺客的藏身之地,下官惭愧,尚无办法。”

    牟斌苦笑,长长叹口气:“是啊,偌大的京师城,也许还包括广无际涯的京郊,要找出他们谈何容易。”

    秦堪看着牟斌欲言又止,牟斌久历官场。自然懂得察言观色,见状便道:“秦堪,你有什么话不妨直言。”

    秦堪环视大堂一圈,压低了声音道:“下官麾下耳目传来消息,说宣府镇守太监刘清已秘密进京,虽然下官不知刘清与那三十余户将领灭门案有没有关系,但此人在京师大乱之时未奉任何调令便装回京,明显不是偶然。”

    牟斌神情微动,刘清与灭门案有没有关系。秦堪不知道,但他却是知道的,他更知道这里面的水有多浑。刘清的上面不知还藏着怎样的大人物,京师各方大佬与地方官府及各种势力的关系盘根错节,非常复杂,饶是锦衣卫指挥使也不敢稍有触碰,系一发而动全身,弄不好便是引火烧身。

    “你想说什么?”牟斌淡淡问道。

    “下官想说的是,能不能利用一下这个刘清,把他也拉入局中,咱们可以……”

    “不行!”牟斌很坚决地打断了秦堪的话。表情有些严厉:“秦堪,这个人不要碰,碰不得。”

    秦堪看着牟斌的表情,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一瞬间他全明白了,刘清就是一根纽带。连接着宣府和京师之间错综的关系,三十余户将领的灭门案,必然跟刘清脱不了关系,换句话说,跟刘清在京师的后台大人物也脱不了关系。

    京师。就是一潭浑不见底的池水,大明的世道,如同茅坑里的屎,屎不臭,挑起来臭。

    秦堪是个爱干净的人,他不介意当神棍兄,但他绝没兴趣当搅屎棍,更何况他承受不了当搅屎棍的后果。

    于是秦堪与牟斌对视一眼,刚刚的话题戛然而止。

    大家都是聪明人,话不必点透,隔着一层窗户纸挺有朦胧美感的,戳穿就没意思了。

    二人暂时拿不出缉拿刺客的办法,牟斌也没心情跟秦堪聊下去,于是端起茶来浅浅地啜了一口。

    秦堪没动弹,聪明人这一刻好像不聪明了。

    牟斌啜了好几口茶水,秦堪仍没告辞的意思,牟斌有些不耐了,干脆直接赶人。

    “秦千户忙自己的事去吧,记住,马尚书不可有任何闪失。”

    “是……你怎么还不走?”

    “下官有事想说……”秦堪的表情忽然变得有些忸怩腼腆:“……牟帅刚刚不是说下官和属下们今晚诛贼有功,赏银五百两吗?这五百两银子下官委实,呵呵,委实羞愧……”

    话没说完,牟斌欣慰笑了两声:“难得见你有了一回羞耻心,这是好事,你也觉得这五百两愧不敢受,对吧?”

    秦堪两眼瞪成铜铃大,愕然道:“牟帅何出此言?下官只是想问问,上哪儿领银子……牟斌的麻烦并不是秦堪的麻烦,没有完成皇帝交代的任务,挨罚的是牟斌,不是他。

    不过食人之禄,忠人之事,刚拿到五百两银子的秦堪是个厚道人,厚道人不忍心见到上司挨罚,所以秦堪也想了办法。

    秦堪的办法通常比较主动,他不习惯被动的等待敌人,主动权掌握在敌人手里的感觉很不好,除了房事时的姿势,秦堪两辈子都没干过被动的事。

    他想的办法很简单,第二天一早,一顶官轿和数百名校尉便出了门,校尉们严阵以待,刀剑出鞘,官轿晃晃悠悠,从内城抬到外城,又从外城抬到承天门,几乎把京师城逛了小半个圈儿。

    可惜秦堪机关白算计了,剩余的二十多个刺客仿佛突然又变聪明起来,也不知他们是看穿了秦堪的诡计,还是天色太早没起床,对秦堪的诱敌举动完全没有反应,秦堪的计划破产了。

    意料之中的事,秦堪并不失望,尽人事听天命,作为牟指挥使的好手下,他觉得自己已经做得很合格了……夜幕降临,马府仍旧被校尉和番子们围护得水泄不通,连只苍蝇都飞不进去。

    秦堪站在马府前院,独自感受着冬日夜里不断吹拂在脸上的寒风,他的神情很平静。

    过了今晚,弘治帝限定的三日便已到期了,刺客仍有二十多人没拿到,牟斌和王岳即将承受皇帝陛下的雷霆之怒。

    ——除非那些刺客今晚向马文升动手,而且全部被诛杀或拿下。

    可能吗?

    秦堪摇摇头,不论刺客何时何地动手,他能做的,便是保住马文升不伤分毫,这是他的责任。

    夜色漆黑且宁静,静得仿佛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前院中庭树影摇曳摆动,尽管周围全部布满了校尉和番子,秦堪的眼皮却不由自主地跳了几下,一种莫名突然袭来的浓郁杀气令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4 16:59:3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