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一十五章 祸福与共

    闹剧差不多收场了。

    弘治帝不愧为明君,李梦阳追打寿宁侯闹得文华殿鸡飞狗跳,弘治帝居然也不生气,只是表情很无奈地命殿前武士把李梦阳拉住,将他送出宫门,李梦阳的脾气委实刚烈,被两名武士一左一右夹着往外送的时候,犹自跳脚大骂不休,而寿宁侯则很悲催地躺在殿内的地砖上动弹不得,这回不是装的,李梦阳那两记金镗抽得很重,寿宁侯痛得站不起身。

    小舅子受到如此沉重的打击,弘治帝也不忍心再责罚他了,杀人不过头点地,挨了打便算偿了债,于是弘治帝苦笑着命宦官将寿宁侯送出宫外,大殿内的王琼,杨廷和等人见皇上的态度不打算再追究此事,他们虽心有不甘,却也不再给皇上找不痛快了,于是众人也向弘治帝躬身告退。

    张皇后气得脸都青了,事已至此,贵为皇后也不能真拿李梦阳怎样,连医药费都不能讨,憋得她胸中一口逆血翻腾,却只能强自忍着,大明如今文官势力庞大,就算贵为皇帝,很多时候也不得不对朝臣妥协,皇后就更不能拿文官怎样了,如果她不想被文官们骂得体无完肤,如果她还想在后世的史书上留个好名声,今日之事她只能就此作罢。

    大明的皇帝皇后,除了开国时的太祖成祖以外,从来没有随心所欲的,这是一个文官追求自由和激情年代,皇帝也不得不为他们的自由让步。尽管让得不情愿,毕竟让了。

    朱厚照笑得没心没肺,舅舅被人打成那样,他也不见生气,反倒是兴奋多一点,弘治帝仅此一子,从小捧在手心里呵护着。养成了朱厚照如今喜玩乐,好奇淫的古怪性子,他虽和寿宁侯两兄弟一样喜欢玩乐。但两者性质不同,朱厚照经常出宫游玩,寿宁侯建昌伯乒百姓等等恶迹他也听说了不少。对这两位亲舅舅,朱厚照委实亲热不起来。

    风平浪静,文华殿又恢复了冷清。

    秦堪没动,他一直站在殿中离弘治帝比较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开戏散戏,心中却有几分抑郁和失望。

    寿宁侯把他害得这么惨,妻小送走了,大狱蹲过了,到头来挨了两记金镗却没事了,处事公允的弘治帝。在对小舅子的处理上还是存了偏袒。

    秦堪不怪他,可还是觉得心里憋屈,一口郁气堵在胸口,不知该如何发泄。

    殿里的人都退出去了,弘治帝看着静立不动的秦堪。脸上闪过一丝愧疚。

    一碗水要端平,何其艰难。

    “秦千户,你也退下吧,今日……委屈你了。”弘治帝只能这样说。

    “是,臣告退。”秦堪没有多说什么,躬身一礼后。默默地退出了文华殿。

    殿内只剩弘治帝一人,他目光无神地翻阅着案上的奏本,忽然脸色渐渐泛出一丝不健康的潮红,拳头捂住嘴低声咳嗽起来,咳得满脸通红,气喘急促。

    殿内侍侯的宦官们急了,急忙去太医院宣太医,却被弘治帝摆手阻止。

    开春以后他便感到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医家的药方,道家的金丹都服了不少,身体却一直不见好,执掌大明十七载,十七年里他呕心沥血,励精图治,方有如今的煌煌气象,然而这十七年的苦累,仿佛已透支了他的余生。

    喝了口参茶,弘治帝恢复了平静,看着殿门口那一抹投射进来的阳光,光尘同在,混淆难分,如同这盛世表象下的大明帝国。

    余生真的不多了,可这座江山在他眼里仍不尽人意,还有许多事情没解决,这样一座江山,能放心交到朱厚照手里吗?儿子那喜爱玩闹,荒诞不经的性子,他会将父皇留给他的江山治理成何等样子?是青出于蓝还是一代不如一代?

    家事国事,太多忧心的地方,弘治帝长长吐出一口浊气,苦笑数声,埋头继续翻阅奏本。

    他要尽自己的最大的努力,把这座江山完整地,同时尽量完美地交给儿子。

    一个父亲能为儿子做的,大概也只有这些了。

    ****************************************************************

    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这场闹剧其实并没有收场。

    秦堪还没走出宫门,寿宁侯已被抬上马车,正在回府养伤的路上,与此同时,京师的北城门外,一名绿衣女子头上包裹着头巾,面上罩着一层薄纱悄然进了城。

    女子是杜嫣。

    秦堪怕寿宁侯的报复累及家小,早在与他冲突之前便将杜嫣和两个小萝莉送到了城外农户家暂住。然而杜嫣不是那种安分等待丈夫解决麻烦,而她再欢天喜地回去继续享受生活的人。

    出嫁之前母亲便告诉她,嫁为人妇一定要与相公苦乐同享,荣华共之,患难亦共之,这样才能得到丈夫的宠爱,否则女人哪怕生得再美,心性薄凉终究只能让丈夫宠爱一时,很难让丈夫一生不负。

    杜嫣想得到秦堪一生的宠爱,一生的不负,若欲他不负我,我必不能负他。

    于是杜嫣从城外偷偷回了城,她要赶回来与丈夫共赴患难,生与死她不在乎,她在乎的是相公的安危,但能与他一起,生死算得什么?长短皆是一场人生。

    薄纱遮住了她娇丽的面容,如瀑般的黑发盘起,用一条蓝色小碎花头巾包住,手里还挎着一个大篮子,杜嫣的打扮就像入城给当家的买棉布做衣裳的农妇,混在人群中丝毫不起眼。

    刚进城的她便听到一个不好的消息。

    秦堪怒打寿宁侯的事情早已传得满城皆知,鉴于寿宁侯在京师城里连狗都嫌的恶名。百姓们人人拍手称快,街头巷尾都在议论着那位胆大包天的锦衣卫千户,以及带着惋惜神色感叹好人不长命,秦千户终被寿宁侯那杀千刀的混蛋陷害入狱的坎坷命运。

    杜嫣藏在薄纱内的脸色顿时变了。

    此刻她还不知道,秦堪被陷害入狱已是晚间新闻,早已过了时效,她只知道相公被奸人所害。身陷囹圄。

    下了大狱的相公还能活着出来吗?

    杜嫣独自站在街边,薄纱内,眼泪已布满了俏面。身躯摇摇欲坠。

    要救相公!必须要救他出来!

    无法无天又如何?劫京卫衙门的大牢又如何?她杜嫣的命已跟相公休戚与共,生死相依,他若死了。她怎能活?

    杜嫣没有丝毫犹豫,咬了咬牙,挎着篮子若无其事地向京卫衙门走去。

    …………

    …………

    京卫指挥使司位于京师皇宫承天门外,紧邻六部衙门和通政使司,门前大路恰好通向皇宫。

    杜嫣挎着篮子慢悠悠地走着,与寻常百姓并无异处,既然决定了要劫牢,便要仔细想好行动计划,反正生死已置之度外,她现在想的。只是怎样闯进牢里与相公同生共死,至于怎样把他救出大牢,她却拿不出办法,京师乃天子之都,东厂。锦衣卫,团营军士云集,个人的武功再高,终究敌不过正规的军队,肯定救不出相公的,那么。就与相公一起死吧。

    杜嫣凄苦地叹了口气,脑中浮现出秦堪温文却带着几分坏坏的笑容,抹也抹不去。

    如果相公在身边该多好呀,他好像总有办法解决一切问题,一定不会像她这么鲁莽冲动。

    眼泪,又止不住地落下。

    不知不觉走到京卫衙门前的小广场上,门口站着值守的军士,漫不经心地按着刀柄,无聊地扫视着过往的路人。

    杜嫣咬着下唇,眼中闪过一抹坚定,静静站在衙门外一个偏僻的角落调整着呼吸。

    动手之后必须一鼓作气,以闪电之势一路冲到牢里,这口气必须调匀。

    一辆马车极快地从承天门内奔出,十余名家仆打扮的人簇拥着马车奔跑着,赶车的车夫脾气不小,鞭子不但抽着马臀,也不停地落在挡路的行人身上。

    “快闪开!寿宁侯的车驾你们也敢挡着,想死吗?”

    侯爷刚在宫里挨了李梦阳的打,下人们的脾气自然不会小。

    车夫不觉得他这一声叱呵有什么错,以往他就是这么干的。

    他自然不知道,同样的举动,同样的话,今天在经过京卫衙门门口的时候说出来,却委实有点要命……

    站在偏僻角落的杜嫣听到“寿宁侯”三个字,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都是这个寿宁侯!若不是他心生淫念瞧上了怜月怜星,相公怎会逢此大难?

    脑中塞满了浓浓仇恨的杜嫣,此刻忽然改变了主意。

    先把寿宁侯杀了,算是提前祭奠她和相公吧!

    心念甫动,寿宁侯的马车已狂奔而至……

    …………

    …………

    寿宁侯平趴在马车里宽大的车厢里动弹不得,李梦阳那两记金镗好像把他的骨头抽断了似的,他甚至感觉下肢有点麻木,不听使唤了。

    正在哀叹自己命运多舛的时候,马车忽然剧烈地颠簸了几下,震得他浑身骨头愈发痛楚了。

    寿宁侯大怒,掀开车帘刚准备大骂车夫不长眼,却听得簇拥在马车左右两边的家仆接二连三地传来惨叫,紧接着,坚硬的红木车厢仿佛被巨兽的巴掌拍碎了似的,随着一声巨大的脆响,马车眨眼间四分五裂,寿宁侯哼都没哼一声便被一股强大的惯性甩出了车厢外,以极度完美的平沙落雁式重重摔到地上。

    一名用黑布蒙着脸的女子站在他面前,二话不说,飞起一脚便将他踹得原地打了三个滚,然后慢慢地,缓缓地一步一步朝他走近……

    寿宁侯脸埋在地上,肩膀不停耸动,抬起头时,已是满脸泪痕,他是真哭了。

    “第三顿了,这是第三顿打了……我到底有多招人嫌呀?”

    **************************************************************

    ps:恭喜雪冬新晋掌门,谢谢用打赏的方式给我投的三章月票!

    诸兄台,离新书第四只差二十几票了,各位的月票还有吗?赶紧投了吧……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26:1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