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零六章 东宫太子

    世上最混蛋的就是这种人了,大家心平气和在牌桌上赌博,忽然有人站起来亮出身份,命令对手不准赢钱,不然后果如何如何,这种赖皮的话说出来,别人怎么办?

    所以中国有句很古老的话,叫“赌桌之上无父子”它的意思并不是说赌博的行为多么无情无义多么恶劣,而是告诉参与赌博的人游戏规则,桌上没有辈分没有大小,只有输和赢。

    东宫太子很明显破坏了这个规则。

    桌上死一般的寂静,徐鹏举哭笑不得的看着太子,秦堪即将甩牌的动作凝固了,一脸痴呆地盯着面前这个气急败坏如同被爹妈惯坏了的少年东宫太子。

    脑子里嗡嗡作响,秦堪的思绪一片混乱,极度的震惊令他一瞬间停止了思考。

    跟东宫太子打牌,还把他输成了惨绿少年……这,算罪过吗?

    他会不会摔杯为号,然后有无数刀斧手大声喊杀着冲进来,眨眼间把他朵成肉酱,就因为他很不给面子的赢了太子的钱?

    东宫太子朱厚照(作者按:按大明皇族的五行取名传统,本来“照”字还有个火字旁,不过那个字复杂得变态,输入法根本打不出,以后皆以“照”字为准。),弘治皇帝唯一的儿子,将来毫无争议毫无悬念的皇帝继承人,历史上名声最荒唐,性格最张扬,争议最激烈,可谓千古第一荒唐皇帝……。

    此刻朱厚照头上无数耀眼的光环终于又增加了一个,他是赌桌上牌品最烂的家伙,若不是顶着东宫太子的名头,秦堪非抽死他不可。

    朱厚照的脸涨得通红,一副输急了的样子,旁边一名白面无须头发已花白的老者在轻声地安慰着他。

    秦堪瞧得眼角直抽,这老者大概便是传说中的死太监刘瑾吧?

    一今天什么日子?没看黄历的下场啊,简直命犯太岁,不然怎会出门撞妖?

    举着最后一张牌的动作凝固了许久秦堪忽然朝朱厚照跪拜下来:“臣,京师锦衣卫内城千户秦堪,拜见东宫太子殿下……。”

    朱厚照见赌桌上春风得意的秦堪终于服了软,于是转怒为喜,神情又带了几分得意,还没来得及叫平身,却愕然发现秦堪跪拜之后犹不忘将手里的最后一张牌朝桌上一甩……

    “最后一张二,臣赢了……。”解决完正事,秦堪这才继续补充完跪拜程序:“咳太子殿下千岁千千岁!”

    朱厚照呆了一下,接着勃然大怒:“你,你混帐!来人,把这混帐拉出去……。”

    话没说完却被情急的徐鹏举拦住,二人交情可能很不错,野史说他们后来娶了夏家两姐妹,是为连襟兄弟,也不知是真是假,不过看二人目前的交情倒颇为相得。

    太子大怒,后果很严重,秦堪跪得心惊胆颤徐鹏举劝得口干舌燥,朱厚照呼吸粗重,一脸怒意……。

    最后徐鹏举总算把朱厚照安抚下来。

    秦堪冷汗潸潸,他发现自己在用生命打牌……。

    史书上的朱厚照是个什么拌的人秦堪并不清楚,他只知道眼前这个朱厚照是个输不起的人,无论玩什么赌博游戏都有一种霸气,那便是只准他赢,不准输。

    真不知道他赌博追求的是什么毫无悬念,毫无节操,其实世上还有一种叫“抢钱”的职业,跟他的追求可能比较接近。

    朱厚照总算消了气,狠狠瞪了世眼秦堪,然后叫嚣着继续玩牌,浑身上下又冒出一股大杀四方,舍我其谁的欠揍气势。

    秦堪当然不敢再跟他玩了,他甚至想把刚才赢来的银子全退给他,以生命为赌注的赌博游戏他从来不愿参与。

    看徐鹏举的表情显然也不大喜欢跟朱厚照打牌,刚才朱厚照的德性已表现得一览无遗。

    朱厚照浑然不觉被大家鄙视了,仍然兴头十足,没搭理秦堪,却朝身后几名太监一指:“张永,你来凑个数。”

    秦堪心中一动,未来八虎之一张永?这太监可是个纯爷们啊。

    目光瞥处,却见一名中等个子,身材略显魁梧的中年人,战战兢兢地哈着腰走上前看不出多少纯爷们的痕迹,笑容里全是谄媚,太监就是太监再怎么纯爷们也只是个残缺的男人,生理和心理上早已被驯化成家奴了一一除非他进宫的时候没割干净。

    秦堪被排出局外,正合他所愿。朱厚照仍凑齐了三人继续赌博,这回玩的是骰子。

    手风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却能实实在在表现出来,它不会因为某人是东宫太子而特意眷顾他,也不会因某人是生理残缺的太监而歧视他,如同天道,公平无偏。

    一柱香的时间过后……。

    朱厚照又变成了惨绿少年,骰子这东西想放水都难,一揭盅盖,胜负便已定下。

    张永赢得浑身直冒冷汗,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气急败坏的朱厚照一脚把张永踹开,又换上了刘瑾。

    没过多久,刘瑾棒着一堆赢来的银子,哭丧着脸被踹出了局。

    一个名叫谷大用的太监如同上刑场般壮烈加入了赌局……。

    仍旧没过多久,谷大用苍白着脸满载而归,他把朱厚照最后一百两银子赢过来了。

    朱厚照的脸色已跟忍者神龟一般无二,嘴唇嗫嚅半晌,最后……哇地一声,抹着眼泪跑了,真正的泪奔而去。

    吓得刘弗,张永等人急忙跟在他身后追着安慰,一行人就这拌跑出了秦堪的视线。

    秦堪撇了撇嘴:“难怪被人说成荒唐皇帝,原来这种天赋是与生俱来的。

    ………………………………………………………………”

    认识朱厚照的过程不算太愉快,想必朱厚照看他也不怎么爽,朱厚照的纨绔性子太重了,凡事有比较才会对周遭事物有客观的认识,相比之下,徐鹏举简直是彬彬有礼的温润君子了。

    东宫太子泪奔了,下面一群太监亦步亦趋地跟上,秦堪摇摇头跟徐鹏举告别后回家了。

    还是家里好,娇妻美萝莉,看着就赏心悦目。

    杜嫣对两个小萝莉很宠爱,家里不差钱以后,她在成衣铺里给怜月怜星买了很多衣服,把她们打扮得瓷娃娃一般,煞是可爱。

    秦堪回到院子的时候,正看到两个穿着打扮一模一拌的小萝莉站在一起,杜嫣则围着她们打转兴致勃勃地猜大小,可惜跟朱厚照的手气一样烂,每次都猜错,然后嘟着嘴让她们重新打乱次序继续猜乐此不疲。

    秦堪嘴角挂上了温暖的笑,看看简陋的院子,忽然觉得是不是该买套宅子了,京师地价高,可秦堪如今不差钱,上回借着京察坑了近万两银子,这事儿只有他和杜嫣知道,那几天夫妻二人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数钱数到手抽筋。

    见秦堪回来三女迎上前,怜月怜星虽被宠爱,却也识本分,她们的本分仍是丫鬟,自然要做丫鬟份内的事情。

    勤快地帮秦堪掸着身上灰尘,给他端水净脸,京师风沙大,街上转一圈回来皮肤上便蒙了一层尘土。

    “相公,我想带怜月怜星经常上街逛一逛,俩小丫头整天在家大门不迈,会闷出病来的。”

    怜月怜星略显紧张地瞧着秦堪,清澈的眸子里透出强烈的期待,怯怯的欲言又止。

    秦堪笑了:“想玩就出去玩吧,秦家没那么多破规矩,我一直认为女人不应该整天待在家里,有什么想做的事业,感兴趣的爱好都可以做……”

    怜月怜星闻言顿时欢呼起来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肉肉的小巴掌拍得通红。

    仿佛想起什么,秦堪面容一紧,正色道:“但有一样,不准跟你们主母学功夫…”,杜嫣气得俏目一瞪,怜月怜星却抢着道:“不学功夫了,我们再也不学了,上回老爷教我们五龙抱柱,我们学得好累”…”

    小心地看了秦堪一眼,俩丫头嘟着嘴小声道:“……而且那功夫一点也不厉害。”

    杜嫣疑惑道:“五龙抱柱?什么招式?我怎么不知道?”

    秦堪大汗急忙把杜嫣拉进了房里。若被她知道自己对俩小萝莉干过这么龌龊的事,估计她会气疯吧。

    进了房的杜嫣仍旧不依不饶:“你什么时候会功夫了?五龙抱柱是哪一派的招式?教她们为何不教我?”

    秦堪尴尬道:“这个,改日吧改日……”,“为何要改日?今天不行么?”

    “改日的‘日,是动词……”,秦堪忽然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杜嫣,柔声道:“娘子绍兴成亲至今,咱们好像还没洞房呢……”

    杜嫣呆了一下,接着俏脸刷地涨得通红了,一双美眸左瞟右躲,羞得仿佛在地上找缝钻。

    秦堪其实也很想找缝钻……

    “洞房…”呃,洞房这个事”…”杜嫣结结巴巴乱了分寸。

    “娘子,上次你说你还没准备好,已经过了这么多天,准备得差不多了吧?”

    “我”

    “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啊娘子。”

    杜嫣脸越来越红,一想到出嫁前看的春宫,上面画的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画面,若跟相公一样样地做出那些姿势……,太羞人了!她很担心自己会光溜溜的当场羞死。

    “什么…”什么有花无花的,花”…就摆在你面前,以后折不也一样么?”杜嫣垂着头,声若蚊讷。

    “不是啊娘子,我的意思是,相公我素了多年,我这朵娇花该被你折了,不然就熟透了……”!~!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14:09:0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