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一十四章 朝堂风浪(下二)

    任何事情只要女人掺和进来了,一准坏事,哪怕这个女人是皇后也一样。

    装痴若傻的一番话,皇后笑吟吟地说出来,事情的味道全变了。

    殿内所有人都盯着他,朱厚照仍旧笑嘻嘻的,抬在软榻上的寿宁侯适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愈发显出被秦堪欺负惨了的悲凉之状。

    建昌伯听到皇后姐姐这番话,不由精神一振,跪在弘治帝面前声泪俱下:“陛下不可信传言,我兄长安分守法,虽为侯爵却不敢行欺霸之事,世人多有污蔑,兄长一直有口难辩,今日陛下看得清楚,敢问在座各位大人,说我兄长寿宁侯欺负秦千户,各位看清楚了,欺负人有把自己欺负到卧榻不起,而被欺负的人安然无恙的吗?”

    李梦阳哼道:“争执而殴斗,殴斗必然有输有赢,殴斗之输赢能说明道理是非吗?建昌伯之言未免可笑。”

    张皇后微微变色,李梦阳的话是冲着建昌伯,可话头却是由她提起的,这话岂不是暗指她可笑?

    秦堪不由感激地瞧了李梦阳一眼。

    他不认识李梦阳,但一个陌生人肯为他说句话,秦堪感到很温暖,大明朝堂里不一定都是坏人,总有那么几个节操没掉地上的好人。

    李梦阳越说越气愤,拍着手里的一叠寿宁侯的罪状,怒道:“你们的所作所为,满城官员百姓何人不知?陛下阶前你们却懂得装无辜,装善良。可知那些被你们祸害得家破人亡的百姓们何等惨状?你们圈占农地千顷,无数农夫被迫成了流民,拖儿带女四处流浪乞讨,你们强定京师丝绸茶叶银价,从中牟利逾万,不从者被你们的家仆砸店赶出京师,还有南方进京的漕粮。北方的骡马,关中的私盐……京师被你二人弄得天怒人怨,乌烟瘴气。你们好意思在陛下面前装无辜?”

    一席话令张皇后和建昌伯勃然色变,连躺在软榻上的寿宁侯呼吸也加重了。

    “李主事莫激动,这些事以前言官御史们说过。但查无实据,今日不必再提……”弘治帝说着目注秦堪,缓缓道:“秦堪,朕叫你来,是想把事情弄个清楚明白,你说寿宁侯欲霸你家美婢,此事确否?”

    “千真万确……”秦堪扭头扫一眼仍旧躺在软榻上表演奄奄一息的寿宁侯,又补充道:“……不仅如此,寿宁侯又看上了我家的厨娘,亦欲霸占。臣感到很奇怪,我家厨娘年已四十许,又老又丑又臃肿,不知为何寿宁侯的口味如此风格不一……”

    殿内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寿宁侯装不下去了,李梦阳数落他那么多罪状他没反应。众大臣说他霸占人家美婢,他也没反应,因为他心虚,他确实干过,但看上人家又老又丑的四十多岁厨娘,这事儿……他真没干过。太冤了,不得不挺身而出证个清白!

    好卑鄙的人,从来只有我冤枉别人的,没想到竟被别人冤枉了,而且冤枉得这么恶心。

    节操呢?下限呢?

    “绝无此事!你……放屁!你胡说!”寿宁侯矫健地从软榻上弹了起来,指着秦堪的鼻子破口大骂,这身手,这精神头儿,这气贯长虹般的汹汹气势,哪像伤得不能动弹的弥留病患呀。

    殿内众人亲眼见到了一幕生命的奇迹,伤重不治的寿宁侯一瞬间不药而愈,而且精神矍铄,气冲霄汉。

    秦堪忍着笑,摸了摸鼻子,正色道:“既然侯爷说绝无此事,想必是臣记错了,不好意思。”

    寿宁侯气坏了,这什么人呀!

    刚准备开口再痛骂几句,却忽然惊觉到殿内众人目瞪口呆的表情,寿宁侯一惊,接着便虚弱无力地往地上一倒,仿佛残留了最后一口余气似的,在众人惊愕的目光注视下,一寸,一寸地爬向软榻,爬行之艰难,气息之微弱,犹如濒死临终……

    文华殿内死一般的寂静,众人睁大了眼睛注视着寿宁侯飙演技,没人忍心打破这精彩的一幕。

    张皇后俏丽的面容隐隐冒出几道黑线,雍容优雅的眉宇间露出一股暴戾之气,看得出,她此刻很想在这极品弟弟的脑袋上狠狠踩几脚,以谢张家列祖列宗。

    静谧的气氛终于被人打破。

    “哈哈……哇哈哈哈哈……”朱厚照肆无忌惮的笑声回荡在大殿内。

    笑点低的孩子总爱破坏气氛。

    众人这才回过神,李梦阳性情最耿直,寿宁侯这奸贼横行京师,在皇上面前也敢这般如小丑般做戏,当天下人是傻子吗?

    “奸贼!你太过分了!”李梦阳指着犹自艰难爬行的寿宁侯暴喝。

    寿宁侯充耳不闻,看着快断气却迟迟不断的继续爬行,爬行……

    李梦阳气啊,张皇后母仪天下,雍容优雅,气度不凡,怎会有一个如此无耻不堪的弟弟?

    蹬蹬蹬几步上前,也不管什么皇亲国戚,李梦阳狠狠朝着匍匐状态的寿宁侯屁股踢了两脚。

    寿宁侯大概已决定了这次演戏一定要认真投入,不能再露馅了,于是挨了两脚的他咬着牙,虚弱地哼哼两声,不屈不挠的继续朝软榻爬去。这幕场景活脱像是李梦阳虐待伤残人士似的,分外引人心酸。

    李梦阳气坏了,抖抖索索指着寿宁侯:“好,好!装得好,老夫让你继续装!”

    说罢李梦阳转身跑到殿门口,门口站着值守大汉将军,一人手里拿着一根象征皇帝仪仗的金镗,李梦阳趁大汉将军不备,劈手夺过金镗,舞了个镗花儿,随手捏了个剑决,便朝寿宁侯杀来。

    寿宁侯听得身后脚步甚急,扭头一看。李梦阳挥舞着金镗面目狰狞杀将而来,寿宁侯不由大惊失色,维持着最后一丝镇定,抬头望向张皇后,低声哀求:“娘娘救我……”

    张皇后俏脸已泛起一团黑气,端坐在绣凳上不言不动。

    张家出了这种蠢货,实在令人扼腕悲哀。死一个也好。

    直到李梦阳手里那根杀气腾腾的金镗离寿宁侯只有数尺之遥时,决心投身演艺事业的寿宁侯再也演不下去了。

    他爱艺术,但更爱生命。

    仍旧以惊艳的姿势原地弹起。寿宁侯哇地一声尖叫,然后……异常矫健的绕着大殿飞快逃命。

    李梦阳在他身后紧追不舍,儒雅翩翩的脸上充满了狞笑:“装啊。你继续装啊!奸贼,我大明有你这种败类,国之不幸也,老夫今日为民除害!”

    秦堪和殿内所有人一样,一脸痴呆的看着殿内二人你逃我追,看着将金镗舞得虎虎生威的李梦阳,心中暗暗决定……以后要跟他搞好关系,就算搞不好关系,至少不能得罪他,对狠角色一定要保持必要的尊敬。

    弘治帝一脸无奈地瞧着殿内这出闹剧。张皇后的眼角不停抽搐,朱厚照则手舞足蹈,两眼放出极度兴奋的光芒,王琼杨廷和等几位文官则含笑捋须,充满赞许的瞧着正义追杀邪恶。

    整个文华殿全乱套了。

    建昌伯毕竟是寿宁侯的弟弟。见状不由大急,又不敢上前拦发了疯一般的李梦阳,于是只好高呼道:“兄长莫在殿内跑,快跑出去!”

    寿宁侯毫不迟疑,拔腿便朝殿外跑。

    今日丢不丢脸已然顾不得了,先保了自己的命再跟李梦阳计较。

    秦堪正兴致勃勃欣赏这一出好戏呢。见寿宁侯要跑出去,不由感到些许失望,好戏如此经典,太早落幕未免可惜了。

    寿宁侯惊慌失措跑过秦堪身边的时候,秦堪终究还是做出了一个不怎么善良的举动。

    举动很轻微,只不过把脚尖伸了一点点出来而已……

    于是……飞快奔跑时速至少七十码的寿宁侯忽然发现自己飞了起来,半空中划过一道哀怨的弧线,最后狠狠一头栽下,如折翼的天使坠落人间,挽不回天堂的美好,唯剩一抹淡淡的忧伤与绝望……

    今日的文华殿可谓**迭起,一波接一波,见寿宁侯摔倒,几位文官略显黯淡的神色又恢复了期待,朱厚照则捧着肚子再次哈哈大笑。

    李梦阳也笑,他是仰天狂笑,然后挥舞着金镗朝趴在地上呻吟的寿宁侯背上狠狠砸了一记,想想不解恨,又砸了一记,这才罢手。

    建昌伯眼尖,早将一切细节看在眼里,此刻尘埃落定,他抬手指着秦堪愤怒地道:“你!是你!我都瞧见了,是你使的绊子……”

    秦堪肃声道:“伯爷不可乱说,下官站在这里一步未动,我使什么绊子了?”

    建昌伯肺都快气炸了,瞧见了却偏偏没有证据拿出来,这事儿争起来又是一场烂仗,——这无耻的家伙从哪儿冒出来的?

    “你……你见寿宁侯被人追杀,却见义而不为,这总是事实吧?”

    秦堪深深吃了一惊,睁大眼睛愕然道:“开什么玩笑,这位大人拿着兵器呢,好厉害的样子,不躲我难道是傻子吗?”

    李梦阳喘着粗气道:“不错,老夫为民除害,不拦阻才叫见义勇为。”

    ***************************************************************

    ps:不是恶搞,李梦阳真这么干过,老贼只是把史实加工了一下而已,史书上说,从此寿宁侯见了李梦阳都绕道走。

    再次求月票,我就不开单章惹大伙儿心烦了,有月票的都投了吧,离双倍结束只有两天了,离我们上一名的菊花也只有四十几票了……名次高低只在大家一念之间!!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3:5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