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九十九章 上达天听(中)

    禁宫午门外。

    午门是个很有名的地方,寅时早朝前,所有大臣必须在午门广场等候宫内太监开启宫门,大臣犯了错或是惹到皇帝不高兴,午门广场便是屁股挨板子的地方,学名“廷杖”,当然,如果大臣们不满皇帝的某个做法或决定,午门广场便是他们拉帮结派,集体静坐抗议喊口号的地方。

    至于现代影视剧里皇帝龙躯一震,动不动便说什么“推出午门斩首”之类,那就纯属扯淡了,禁宫尊贵,真龙盘踞之地,会容得你在宫门外杀得尸山血海?

    此刻已是寅时,钟鼓司已敲过朝钟,宫门即将开启。

    午门外,几名文官脸色涨得通红,围在一名穿着绯袍官服的老者身旁,义愤填膺说着什么。

    老者神情阴沉,一言不发,长长的一把美髯却仿佛被火烧过似的,参差不齐地缺了一角,浑身散发着一股怪异的焦糊味道,可以肯定这不是体内虚火,而是实实在在的着了火。

    这位老者便是内阁三老之一李东阳大学士了。

    说来也是李东阳时运不济,晚上厂卫群殴时,李东阳担心会出大事,又不便直接插手,于是上了自家外院的阁楼眺望甜井胡同的事态,恰在此时,杜嫣和丁顺他们扮成番子,顺手将火把扔进了李府,如今正是深秋,天干物燥的季节,李府阁楼一点就着,李东阳来不及下楼,待下人拼死将他救出时,李东阳已经被烧得很狼狈了,连他一贯引以为傲的一把美髯也被烧得七零八落。

    堂堂大明内阁大学士,执掌大明权柄的阁老,在自家院里看风景没招谁没惹谁的,竟差点被东厂番子活活烧死……

    李东阳一直是个精于谋略的人,而且为人和善,待人宽厚,不过待人宽厚并不代表你把我当烤猪似的烤过以后,我还能笑着跟你说“我李东阳出了名的以德服人,你想烤我没关系,烤到你服为止”。

    当!当!当!

    钟鼓司的朝钟第三遍敲响,宫门开启,两排大汉将军披挂而出,朝臣们神情一振,各自按品阶排好了队。

    一名年轻的文官神情愤慨,振臂大呼道:“李大学士府邸被烧,当朝阁老竟被阉狗如此欺凌,东厂张狂,竟至于斯!我等忠节之士,今日金殿之上必要为李公讨个说法!”

    不少文官纷纷点头附和。

    朝臣班里,同为内阁大臣的谢迁和刘健互视一眼,接着朝面色阴沉的李东阳点点头。

    李东阳仍旧一言不发地站在朝班首列,目光冷如刀锋。

    ***********************************************************

    金殿之内,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东厂的朝会如火如荼,六部各部堂官,侍郎,员外郎,上窜下跳最积极的,当然是监察御史和各科给事中这些靠嘴吃饭的家伙们。

    弘治皇帝显然有点吃惊,他没想到一个晚上竟发生这么多事,宫门每到晚上便落闸上锁,任何人不准出入,若非十万火急的军报,否则任何消息也递不进去。没想一个晚上的时间,厂卫打了一场规模数千人的群架,东厂烧了五个锦衣卫内城千户所的房子,以及……顺手把李东阳的房子也点着了。

    最后一件事最严重。

    只睡了两三个时辰的弘治帝原本有些疲惫的神情,在满朝文官异口同声的参劾声中渐渐变得凝重。

    事情很简单,并不是什么难查的事。

    散朝,移驾文华殿,李东阳,王岳两位当事人随驾入殿,弘治帝到底英明,不会只听一面之辞,于是命宦官出宫召牟斌和那个一切事情起因的锦衣卫千户秦堪入宫觐见。

    …………

    …………

    秦堪没想到第一次觐见大明皇帝陛下的天颜居然是因为这件不怎么长脸的事,在他的计划中,是想做一件让皇帝和大臣交口称赞的大事后,皇帝欣喜召见,接着升官赐爵,送房子送美女……

    各种计划里,绝不是像今日这样因为打架放火烧屋而被皇帝召见,挺没面子的。

    换上新的飞鱼服,在宦官的带领下,脸色赧赧的秦堪就这样第一次踏进了大明的宫阙。

    经正阳门,承天门,过金水桥,过午门,入禁宫。

    秦堪紧张得额头冒汗,一路垂着头,也没顾得上欣赏皇宫景色。

    午门内却碰到了指挥使牟斌,他的神色有点迷惘,也带着几分喜悦,没想到昨晚的事情闹得那么大,而且居然神奇地扭转了局面。

    牟斌最迷惘的地方也在这里,跟王岳斗了许多年,那老阉狗可是个阴狠毒辣之人,可谓算无遗策,为何昨晚他竟敢同时招惹内城的五个千户,不但放火烧了千户们的房子,而且胆大包天,顺带着把李东阳的房子也烧了?

    他这不是明显的作死吗?

    认识王岳多年,他应该不像是出这种昏招儿的人呀。

    当牟斌在午门内看到行色匆忙的秦堪时,忽然间恍然大悟,他终于想通了。

    二人骤然相遇,气氛有点尴尬,有些事情不能挑明了说,牟斌神色赧赧,竟破天荒地主动朝秦堪点点头,还露出了一个比较尴尬的笑容。

    秦堪仿若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面色平静地以下属之礼躬身为揖。

    二人什么话都没说,便在太监的带领下匆匆赶往文华殿。

    …………

    …………

    跨进高高的朱红色门槛,秦堪头都不敢抬,两眼只盯着殿内猩红的地毯,跟着牟斌下跪行礼,没有影视剧里夸张的山呼吾皇万万岁,只跟着牟斌说了一句“臣见过皇上”,接着长长的书案后便传来一道温和的声音:“两位爱卿免礼。”

    李东阳和王岳站在书案旁,王岳的脸色很难看,奇怪的是李东阳却已没了早朝时的阴沉之色,两眼露出若有所思的光芒,想着想着,下意识地一捋引以为傲的长须,一摸手一空,才惊觉那把养了多年的长须已然烧没了,于是心疼得一哆嗦,索然长叹一口气。

    君臣见礼过后,弘治帝开门见山道:“牟斌,朕今日叫你来,想必你也知道所为何事,昨晚京师大乱,厂卫相殴,伤及多人,更过分的是,竟烧了东阳先生的宅子,简直不成体统!”

    说到这里,弘治帝的语气加重,明显有了怒意。

    顿了顿,弘治帝接着道:“东厂王岳说事由锦衣卫而起,朕不听一面之辞,牟斌你说说,到底此事由何而起?”

    扑通!

    牟斌重重跪下,原本对昨晚之事一头雾水的他,此刻却飙起了演技,如同被陷害的忠臣一般悲愤万分道:“皇上,臣受此委屈一字未提,东厂却反咬一口,臣欲诉冤,伏请天听!”

    **********************************************************

    ps:没什么说的,除了求推荐票……习惯性的分割一下……

    c!~!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6:59:1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