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九十五章 厂卫冲突(上)

    蹩脚的圈套往往最有效,这是千古颠扑不破的真理。

    关键在于时机的把握,换了平时,一个小贩用石头砸破自己的脑袋冤枉别人,锦衣卫只会报以冷冷的嘲笑,然后把他拎进诏狱尝遍十八种大刑,让他好好增长见闻,看看锦衣卫打人是不是这么温柔善良,如果他运气好到爆棚活着出来,一定会恨爹妈生了他这张贱嘴。

    然而时机正确了,同样的陷害法子却让秦堪有口难辩。

    东厂的番子们仿佛早等着小贩自残的一幕出现似的,刷地一下凭空冒出来许多。

    永乐十八年成立东缉事厂开始,东厂便对锦衣卫采取着监视态度,因为在这之前锦衣卫出了一个很不争气的老大,老大姓纪名纲,这家伙在朝廷里一手遮天,权力几乎与永乐帝平级,估摸着当锦衣卫指挥使太顺风顺水了,有点“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的寂寞意味,于是某天突发奇想,想试试当皇帝啥味道,结果寂寞的纪英雄被英明神武的永乐大帝剁成了饺子馅儿。

    纪纲诛了,事情没完。多疑的永乐帝开始对整个锦衣卫的忠心产生了怀疑,天子亲军都敢造反,朕还能相信谁?——于是东缉事厂应运而生。

    还是太监好啊,男人眼里他们有着致命的缺陷,可在皇帝里这种缺陷恰好是优点,断子绝孙的人谁吃饱了撑的会造反?用这帮皇家的家奴监督不怎么靠谱的锦衣卫,天作之合。

    百年的制度就这么被传延下来,虽说大明律上没有明文规定东厂一定压锦衣卫一头,但名义上来说,东厂确实对锦衣卫有着监视的职权。

    如何监视,端看怎么理解了。

    上层人物不想多事的时候,锦衣卫就是满大街杀人放火他们也懒得管。一旦上头想把某根钉子置于死地,哪怕只是轻轻碰了一下路人,东厂也能把白的变成黑的,非说你把人家弄残了。

    很不幸,秦堪恰好就是东厂眼里的这根钉子。

    围着秦堪的番子们手按在刀柄上蠢蠢欲动,冰冷的眼神里似乎带着几分猎物掉进陷阱后的得意,毫无疑问,秦堪便是那只猎物。

    秃头小贩满头鲜血,躺在地上呜呜呻吟,口中仍在喃喃说着要告状云云,凶恶的面相配上凄婉哀怨的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确实是个圈套,长得刽子手模样的贩子眼里不时还闪烁着凶光,这种标准打家劫舍的相貌居然跑去卖菜,也不嫌专业不对口……

    为首的番子指着秦堪道:“我们亲眼看见你把这贩子打得满头流血,你莫想抵赖,兀那卖菜的贩子,你若想告状,别去南镇抚司衙门,他们锦衣卫官官相护,告不出结果的,不如去咱们东厂,有咱们英明的厂公为你做主,哪怕闹到内阁三老面前,朝廷也会为你们主持公道的。”

    四周早已围了一大群百姓,闻言纷纷点头称善,如狼似虎的东厂今日居然为平民做主,做了一桩善事,顿时引来了百姓们的称赞,同时大家也对秦堪为首的锦衣卫投去鄙夷愤慨的眼神。

    秦堪越发清楚了,这帮家伙是想把事情闹大,闹得越大,他秦堪小命越难保,很多不起眼的小事情就是在上层人物有心渲染之下变得比天还大,令无数无辜的人脑袋落地,最有名莫过于几百年后满清时期的杨乃武与小白菜,一桩简单的通奸案,在上层人物有心攀扯下,竟牵累到数百官员人头落地。

    几名东厂番子已扶起小贩向外走,另外十来个番子则对秦堪他们隐隐成包围之势,话说得很客气,是黑是白请大家一起去东厂大堂走一遭,不过他们按着刀柄的手蠢蠢欲动,看样子秦堪若说半个不字,他们便不会再这么客气了。

    秦堪面色有点苍白,他没想自己居然碰到这种事,类似于前世的碰瓷,不过今日的碰瓷比较要命。

    几名锦衣卫百户没了主意,纷纷看着秦堪,秦堪眼皮抽了抽,忽然扬起刀鞘狠狠朝为首的东厂管事脸上一拍。

    啪!

    “动手!”秦堪暴喝道。

    锦衣卫百户们听到命令,毫不犹豫地向前一步,扬起刀鞘跟东厂的番子们打了起来,眨眼间街上顿时乱成一片。

    秦堪身上挨了几下,忍着痛在群殴的人群里搜索,发现一个光头在人群中左突右闪,身手异常敏捷,刚才满头鲜血的颓势荡然无存,像只欢快的小鹿似的不时抽冷子暗算一下锦衣百户。

    秦堪眼中冒出了怒火,忽然扬手指着那秃子大喝道:“集中火力先打那光头!”

    京师风沙大,一会儿的功夫街上已扬起了一阵如黄雾般的灰尘,现场愈发混乱,有点敌我难分的架势,不过一听秦千户说打光头,那便没压力了,这么多人里,唯独那光头像黑暗中的灯塔,苦海中的明灯,那么的鲜明,出众……

    于是光头悲剧了,近十名锦衣卫的刀鞘拳脚全朝他身上招呼过去,就数秦堪揍得最欢快,没办法,他太恨这孙子了,今日这场祸事全是这光头惹出来的。

    噼噼啪啪一阵脆响,光头几声惨叫后,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忽然站起身,厉声大喝:“住手!”

    众人一滞。

    飞扬的尘土里,光头鼻青脸肿看着秦堪,流下了哀怨的眼泪。

    “有没有搞错?凭什么只打我一个人?”光头悲愤地谴责道。

    秦堪也楞了:“这是交流打架心得的时候吗?”

    光头嘶声大吼,眼泪飞得特别小清新:“这不公平!”

    砰!

    秦堪一刀鞘拍晕了他,不解气地狠狠踹了他一脚。

    “脑袋那么鲜明,目标那么明显,不打你打谁?还想要公平?”秦堪扭头大喝:“把这刁民绑了,拿进诏狱,让他尝尝真正的公平滋味!”

    众锦衣百户齐声应了,利索里把光头绑好,两人一左一右架着他走远。

    风沙略小了些,东厂番子们见锦衣卫居然把最重要的当事人绑走了,不由面面相觑失了主张,他们办过的案子不少,打过的架更不少,可是从没遇过这么不讲究的,一不争辩二不扯皮,直接让当事人消失,光头被拿进了诏狱,下面的戏还怎么唱?

    咬了咬牙,为首的番子一挥手:“咱们退!这事儿没完!”

    秦堪面带冷笑看他们撤走,心头越来越沉。

    这番子没说错,刚才这一出只是大餐前的开胃菜,真正的麻烦马上要来了。

    …………

    …………

    当夜,东厂番子频频调动,几个时辰内纠集了数百上千号人,打着火把气势汹汹朝锦衣卫内城千户所而来。

    京师无数大臣,御史的目光也盯住了这一夜的厂卫之斗,京卫都指挥使司和内廷掌印太监萧敬同时连下数次条子询问东厂和锦衣卫。

    夜色平静,风雨欲来。

    ;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4:27:50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