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八十六章 大婚之喜(下)

    拜堂之后,新娘杜嫣被送入洞房,秦堪则被一干手下簇拥着出了内厅,来贺喜的宾客们嘻嘻哈哈开始给他敬酒。

    但凡婚礼,这一关最不容易过,宾客们出于祝福也好,出于羡慕嫉妒恨的扭曲心态也好,总之绝不会让新郎清醒的进洞房,新娘越美丽,新郎醉得越深沉,这是普遍的规律。

    秦堪嘴里微微发苦,他深知这种规律,前世他也参加过别人的婚宴,灌新郎灌得最积极的也是他,有一回把新郎灌得太厉害,醉得完全失去神智的新郎拉着秦堪的手哭哭啼啼,说了无数兄弟情深的话,然后新郎醉得没闹明白环境,以为ktv里选小姐,当着老婆娘家人的面非要秦堪进洞房,说什么小姐只有一个,秦堪先上,他回头再找一个……

    那位新郎后来什么下场秦堪没忍心问,据说第二天一早两人又去了一趟民政局……

    回忆起这些前生往事,秦堪忍不住头皮发麻。

    如此闪亮醒目的反面教材在前,今晚他可不能重蹈覆辙。

    参加婚宴的大多数是武人,脾气直爽性格豪迈,最可怕的是,酒量大如牛。秦堪这样的文弱书生,平日里最多三两的量,今晚是他人生大喜,他可不想被放倒在洞房之外。

    邀了两个酒量好的手下,秦堪来往穿梭于宾客酒席之间,使出了毕生最大的智慧频频偷奸耍滑,七进七出杀了好几个回合,宾客们终于尽兴而去,秦堪却也喝得摇摇欲坠,没办法,有时候智慧并不完全管用,实力才是王道。

    保持着脑中最后一丝清明,秦堪摇晃着朝洞房走去,刚迈开步,身后一道惊喜的声音大呼:“秦贤弟!别来无恙乎?”

    秦堪扭头,唐寅一脸惊喜地站在院中瞧着他。

    秦堪酒醒了三分,眼中浮出了暖意。

    唐寅,是他来到这世上认识的第一个朋友,人傻,钱不多。

    “唐兄,久违了。”秦堪欣喜地招呼。

    唐寅大步走来,一边走一边不满道:“贤弟你今日大喜竟不跟哥哥我说一声,未免太不讲究了。”

    秦堪苦笑:“唐兄如同学了轻功一般,位置飘忽不定,我叫人去客栈和颦翠馆找了你四五次都不见人,上哪里知会你?”

    唐寅摆手笑道:“早已不去颦翠馆了,前些日子那颦翠馆的老鸨不知得罪了什么人,半夜被人打断了腿,手下的姑娘们也吓得纷纷跳了槽,那里没甚意思了。”(作者注:“跳槽”一词在古代的原意是指妓女转会,现代人如果说起跳槽拜托低调一点,最好不要得意洋洋的炫耀“跳槽”,否则不知别人怎么看你……)

    秦堪跟着笑了一会儿,笑着笑着浑身没来由地冒了一层白毛汗。

    颦翠馆的老鸨被人打断了腿?这事儿谁干的?

    苦笑摇头,除了那位高山仰止的岳母大人,还能是谁干的?看着和蔼友善的岳母,手段倒颇为凶残,如此人才应该招入锦衣卫效力才是,就怕岳父会跟自己拼命……

    “唐兄何故姗姗来迟?”

    唐寅一脸忿忿道:“你家门口几个汉子好不晓事,说什么大人大喜,非要我交什么贺仪才准进,我说凭我和贤弟的关系,用得着交贺仪吗?”

    秦堪点头:“不错,那帮家伙狗眼看人低,太过分了……”

    顿了顿,秦堪问道:“……唐兄交了贺仪吗?”

    “当然没交。”

    “你还真好意思……”

    …………

    …………

    朋友多日不见,自当浮一大白,洞房什么的都是浮云。

    酒宴已撤去,下人们正收拾打扫,秦堪命人在内厅另摆上一桌酒菜,拉着唐寅开始喝起来。

    如同当初住在绍兴的客栈一般,二人每到夜晚没事时,秦堪便拎着一坛酒,两样小菜,二人吃喝畅谈,待到唐寅酒意渐深之时,秦堪便开始忽悠他写诗写词写小说,藉唐大才子酒后神来之笔为名,让唐寅之才名风靡江南,出尽风头,秦堪则在背后默默拿好处……

    温馨的回忆呀。

    各自聊着自己别后的际遇和生活,不知不觉间,二人喝干了一坛酒,跟真正的朋友喝酒,秦堪从来不偷奸耍滑,这下终于真正醉了。

    当唐寅知道秦堪竟然入了锦衣卫,并且参与过崇明抗倭,又升上了千户,即将赴任京师之时,唐寅的表情变得很复杂。

    秦堪默默叹息,他很清楚唐寅表情的含义。

    唐寅诗画双绝,才名冠绝天下,他风流不羁,他沉迷酒色,他高傲轻狂……无论怎样的性格都不能掩饰他是个读书人的事实,读书人对厂卫永远歧视,永远仇恨,这是两个阶级之间无法调和的矛盾。

    沉默许久,唐寅忽然举杯一饮而尽,哂然一笑,笑容说不出的潇洒。

    “不论你是何种身份,我只知道你不是坏人,我喜欢跟不是坏人的人交朋友,也喜欢跟他喝酒,这便够了。”

    秦堪心中一松,举杯与他相碰。唐寅终究是唐寅,一个能在历史上留名数百载的人,必有他的不凡之处。

    唐寅笑道:“这一杯,敬‘朋友’二字。”

    “不。”秦堪盯着他,很认真地道:“这一杯,敬‘理解’二字吧。”

    二人相视一笑,一饮而尽。烈酒入喉,芳香沁脾。

    夜已深了,随着一声声你来我往的“敬抗倭英雄”“敬江南才子”,杯觥交错推杯换盏里,二人喝得酩酊大醉。

    几名锦衣卫手下站在院子里,看着内厅的大人和那个不认识的穷酸书生喝得如此尽兴,几人面面相觑,想上前提醒却又不敢。

    今晚是大人的洞房之夜呀,新婚夫人还在房里等着呢,大人在这里跟一个穷酸书生喝得如此来劲,这算怎么一回子事?

    事还没完,唐寅喝得高兴,忽然站起身,拉着醉醺醺的秦堪往外走。

    “秦贤弟,走,为兄又找到一个喝花酒的好地方,带你见识见识,那里的姑娘很是绰约,而且对为兄非常仰慕,一应花费俱免……”

    秦堪被拉入院中,夜风一吹,脑子恢复了几分清醒。

    “慢着!我好像有件事没做,很重要的……”秦堪陷入了漫长的思考。

    “有什么事比咱们兄弟喝酒更重要?”

    “对了!我要洞房!”

    “洞个茅房,跟我走……”唐寅强拉着秦堪一边走一边训话:“所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

    秦堪不由自主被唐寅强拉着踉跄出了门。

    丁顺急忙吩咐几个手下跟上照应,看着犹亮着灯的洞房,忽然忧心忡忡一叹:“这穷酸书生竟敢说女人如衣服……谁敢让大人不穿衣服,恐怕有人要断大人的手足了。”

    **********************************************************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4:03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