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六十九章 惹祸千户

    京师,北镇抚司衙门。

    牟斌坐在猛虎图下,冷冷看着一份发自南京的密报,半晌不出声,接着慢慢闭上眼睛,仿佛在思考什么。

    锦衣卫都佥事赵能叹道:“这个秦堪,真不叫人省心,刚升了千户不到一个时辰,便把王岳的干儿子揍了,明明是个文弱书生,怎么偏生像个惹祸精呀。”

    恭谨地朝牟斌拱了拱手,赵能道:“牟帅,此事不可不追究,否则咱们跟东厂那帮阉狗又是一场烂仗要打,牟帅要他给您争口气,结果话音刚落,他眨眼就给您惹了个祸,秦堪此人,不堪大用。”

    牟斌摇摇头,道:“厂卫积怨已久,只不过打了一架便要追究新任千户的责任,下面的崽子们以后在东厂面前岂不愈发怯懦了?再说秦堪是锦衣卫的功臣,南北镇抚司里都有不少人知道他的名字了,我若因此事而追究,终究寒的是下属的心,追究不妥,发份措辞严厉的文书斥责便是,至于东厂那边……”

    牟斌冷笑道:“只不过打了个没卵的干儿子而已,又没把他打死,王岳有什么不满,叫他来北镇抚司找我便是。”

    不得不说,终明一朝,牟斌这个硬气的锦衣卫指挥使是当得最称职的,弘治皇帝刻意压制厂卫权力,激化厂卫矛盾,锦衣卫在夹缝中艰难立足,牟斌功劳不小。

    一名校尉匆匆走入大堂,恭敬抱拳道:“牟帅,北镇抚司门外来了一个南京的试百户,押着一名人犯,说是带了南京东城千户秦堪的信求见牟帅,他还说事关重大,请求单独面见牟帅。”

    牟斌一楞,伸手道:“信拿来。”

    校尉递上信,牟斌展开,匆匆扫了几眼,顿时面色大变。

    “将那试百户和人犯带入密室,任何人不得与他们说一句话!赵能,你退下吧。”

    …………

    …………

    亲自审讯过陈清元后,牟斌坐在密室里,无力地靠在椅背上,沧桑的老脸不由浮上几分苦笑。

    这个秦堪……他到底是在给我争气还是给我惹祸?

    刚打了王岳的干儿子不够,还顺手把他干儿子和宁王勾结的事情挖了出来,然后一推二五六,把这桩事涉藩王谋反的天大麻烦推给他,美其名曰“送功劳”。

    秦堪啊,可真有你的……

    这一刻,万人之上的锦衣卫指挥使牟斌忽然对这个从未谋面的属下产生了好奇,也终于将秦堪这个名字牢牢记在了心里,不能不记,这家伙仿佛生怕牟斌忘了他似的,隔三岔五便惹出个事情来,让人不得安生。

    这次惹出的事情有点大,而且非常烫手,饶是指挥使牟斌也吓得额头直冒汗,半晌没出声儿。

    转念想想,诚如秦堪信上所说,知道此事者,唯三人而已,牟斌可以选择杀了陈清元,当作没这回事发生,也可以选择把陈清元当成一颗棋子,一颗能给他争来陛下宠信的棋子,也许现在时机不对,棋子摆在棋盘上只是一颗废棋,可是说不准哪天这颗废棋就突然起了作用呢?

    密室很安静,陈清元身戴大枷,垂头丧气地瘫坐在地上,牟斌身旁恭谨侍立的,只有丁顺一人,此事太凶险,牟斌不会让任何人知晓一丁点风声。

    扭过头,牟斌打量了丁顺一眼,淡淡道:“你叫丁顺?南京东城试百户?”

    丁顺乍见锦衣卫里的最高上官,大明天下数万锦衣卫的实际掌控者,神情一直很激动,身躯不能控制地微微颤抖,听得牟斌相问,丁顺腿一软,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道:“回牟帅的话,属下正是。”

    牟斌点点头,道:“好,此事不可声张,你一路辛苦,功不可没,试百户升百户吧,好好做事,安分办差……”

    顿了顿,牟斌忍不住叮咛道:“……莫学你们秦千户。”

    **********************************************************

    秦堪浑然不知锦衣卫的老大已把他当成了招事惹祸的反面教材,绝大多数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个人才,毕竟一个没有功名没有后台的白身平民,短短几个月之内一蹴而成锦衣卫千户,如此逆天的际遇,除了“人才”二字,实在很难找出更合理的解释。

    杜嫣要回绍兴了。

    南京待了好几天,二人虽有婚约,但毕竟无名无分,一个未婚女子逗留秦家这些天,在大明这个封建礼教国度来说,已然称得上惊世骇俗,也不知她回去后将要承受杜宏怎样的滔天怒火。

    秦淮河畔,垂柳依依,五柳亭边,离人挥泪。

    杜嫣两眼通红,像只幽怨的大兔子,秦堪的身后还站着两只小兔子,也红着眼眶,怯怯地牵着他的衣角,依依不舍地看着即将离去的主母。

    “秦堪,我走了……”杜嫣咬着下唇,痴痴看着他,仿佛要把他的模样深深印在心上:“一年之约已过了小半,我等着你来娶我。”

    秦堪黯然道:“放心吧,你只管轻装上路,不要有心理包袱,还是那句话,将来你爹若不答应,我寻个由头把他弄进诏狱,不信他不点头……”

    杜嫣大怒,伸腿便踹了他一脚,喝道:“你这家伙还是这么混帐!有句正经话没有?”

    看了看身后哭得眼睛通红的两个小泪人儿,杜嫣心中泛起怜惜之意,抚了抚她们的头顶,又拎着秦堪的衣襟低声道:“她们委实招人喜爱,不过年纪太小,你不能对她们干出禽兽之事,否则我必取你项上人头……”

    秦堪默然叹息,小八婆连威胁都说得这么提神醒脑,他还不能不听,将来宁可被人鄙视惧内,也不能给她制造丧偶的机会……

    瞟了身后俩小萝莉一眼,秦堪眼中闪过一抹怪笑。

    我可以不对她们做出禽兽之事,但她们被调教之后若对我做出禽兽之事,想必我也不会反抗吧?毕竟我是文弱书生,力气太小……

    杜嫣走到怜月怜星面前,怜惜地帮她们拭去泪水,柔声道:“你们好好照顾老爷,不要让他饿着冻着,知道吗?”

    “嗯嗯!”俩小萝莉一边哭一边点头。

    杜嫣神色一变,满面狰狞道:“如果发现老爷带回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你们就半夜把她敲昏了扔井里去,再把你们老爷也扔井里去!”

    “啊!”俩小萝莉吓得花容失色。

    杜嫣表情又变得和蔼如春风,抚着她们的头顶柔声道:“两个小傻瓜,主母骗你们的,怎么能对老爷下毒手呢……”

    小萝莉们惊魂方定。

    杜嫣笑意嫣然补充道:“……只要把女的扔井里就好。”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1:2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