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八十七章 一展抱负

    深夜的绍兴城街头万籁俱寂,街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偶有大户人家门檐上挂着的两盏灯笼为秦堪和唐寅照亮了路。

    秦堪如果酒醒后一定会总结出一个新的人生教训,那就是跟朋友喝酒得看场合,有的场合不能喝酒,就算要喝也不能喝醉,就算喝醉也不能扔下新婚的老婆不管,跟狐朋狗友半夜跑出去……

    大醉的二人走在深夜的绍兴街头,互相勾肩搭背,亲密无间,脚步虚浮摇晃,令他们身后护卫的几名锦衣卫手下心惊不已,喝醉了的千户大人脾气不怎么好,又不准他们上前搀扶。

    …………

    …………

    大着舌头的唐寅兴奋地告诉秦堪,《西游记》卖了一千多两银子,除去分给秦堪的六成,他自己独得五百多两,离他的桃花庵别墅远大目标只差三百多两了,最近忙着搞兼职,每晚必去青楼楚馆报到,因为他发现青楼简直是个聚宝盆,每天从某个名妓怀里醒来,兜里总会莫名其妙多了一二十两银子,很费解,却也很幸福……

    秦堪乐得哈哈大笑,使劲拍着唐寅的肩。

    吃软饭吃得糊里糊涂的才子,古今都不多见,这家伙简直是个奇葩。

    扭头看着唐寅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神色,秦堪又明白了。

    原来这家伙并非糊涂,而是故意装糊涂,显然他很清楚自己每天早上兜里为何会突然多了一二十两银子,糊涂不是装给别人看的,而是装给自己看的,唐大才子在自欺欺人,只要闭上眼,就当世界不存在。

    好吧,他都不嫌弃秦堪是锦衣卫了,秦堪自然也不嫌弃他。吃软饭的朋友也是朋友,能把**这种事升华到如此境界,这就是本事,不得不佩服。

    嗯,干脆再帮他一把。

    “唐兄,跟你说个故事……从前呀,警局和黑帮两者势不两立……”

    “等等,何谓‘警局’?”

    “咳,就是衙门,衙门里的捕快和外面的地痞势不两立……”

    明朝版的《无间道》新鲜出炉,秦堪娓娓道来,唐寅如痴如醉。

    “《法华经》云:‘受身无间永远不死,寿长乃无间地狱中之大劫’,善与恶,正与邪,天理公道自在人心,谁是谁非无从分辩,人世间没有永远干净的善与恶,没有永远泾渭分明的是与非,尘世之所以浑浊,是因为善中有恶,恶中有善,这纷扰复杂的世人,纵然佛祖降世,又如何区别,如何普渡?这便是故事的题中之义。”秦堪低沉的声音渐渐变小。

    唐寅清醒了几分,品位着故事中的善恶正邪,眼中若有所思,良久,抬头盯着秦堪:“贤弟是在为自己入锦衣卫一事而辩白么?”

    “不算辩白,只想告诉你,世间没有绝对的善恶,读书人里有败类,同样,锦衣卫里也有好人,无论何处安身,秉持本心,不亏良心,哪里都能一展抱负的。”

    “贤弟的抱负是什么?”

    秦堪眼中一片湛然的光辉,缓缓道:“我想改变这世道,让我盛世大明变得更强盛,让它不再是一座没有根基的华丽楼阁,让百年后的末世悲剧不再重演……”

    唐寅似懂非懂,疑惑地瞧着他。

    是啊,他怎会懂?他根本不知百年后清兵入关,杀我汉人百姓如屠猪狗,愚昧的统治者令华夏的文明与科技倒退了数百年,致使西方列强用坚船利炮轰开了封闭的国门……

    秦堪仰望夜空,深深呼出一口气,一切都会不一样的,只要让他掌握了权力,他这个穿越者一定能改变世道,让大明变得更强盛,让崇明抗倭时的悲哀一幕不再重演,让吕千户死而瞑目……

    拍了拍唐寅的肩,秦堪笑道:“唐兄不妨把这个故事写成话本,卖给书社,银子嘛,老规矩,你四我六……”

    唐寅连连点头,打了个酒嗝儿,神态愈发醉了。

    **********************************************************

    二人不知不觉走到绍兴知府衙门门口,丁顺擦着汗急步跑来。

    “大人,不好了!”

    “何事?”

    丁顺不无怨意地瞪了唐寅一眼,恭谨禀道:“夫人听说大人您被这书生拉出门喝花酒,气得掀了洞房的桌子,从厨房摸了把刀冲出门来,正满大街的找你们呢……”

    秦堪浑身一震,冷汗刷地流了下来,不由自主望向唐寅,目光和丁顺一样,满含幽怨。

    唐寅却哈哈一笑,显得有些幸灾乐祸:“贤弟必非惧内之人,新婚夫人竟敢对相公如此张狂,贤弟必须振一振夫纲了……”

    秦堪盯着他默然半晌,缓缓道:“唐兄,如果我是你,一定不会这么开心……”

    “为何?”

    “因为就算夫人找到我们,第一个要杀的必然是你,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

    唐寅笑声一滞,脸色顿时变得凝重。

    秦堪没说错,唐寅才是害秦堪夫人独守洞房的罪魁祸首,新夫人但凡脑子没坏,要杀的第一目标必然是他,其次才会轮到秦堪……

    “唐兄,跑路吧……杜嫣的凶残你是清楚的。”秦堪好心劝道。

    唐寅又打了个酒嗝儿,满脸通红吃吃道:“不跑,你那浑家太厉害,我跑不过她……”

    “你待如何?抓紧时间,不然就来不及了,到时我也保不住你……”

    唐寅嘿嘿一笑,这回他变聪明了,指着知府衙门笑道:“我蹲牢里去,看她怎么杀我……”

    没等秦堪反应,唐寅面朝衙门扎下马步,用刚学来的《无间道》台词大喝道:“里面的人都听着,你们已被我包围了!限你们一柱香时辰之内,脱下裤子抱头走出来!”

    秦堪恶寒,真是个作死的人啊……

    才喊了两声,衙门的侧门轰然打开,两名值夜的衙役骂骂咧咧冲了出来,一左一右架着唐寅便往衙门里押去。

    唐寅频频回头,醉态可掬地笑道:“贤弟保重,明日你赴京师,愚兄不能送你了,我过不了几日便出来,贤弟勿为我担心……”

    秦堪一脸不舍,重重抱拳,目光如同看着死人一般:“唐兄保重……真的要保重啊!”

    …………

    …………

    盏茶时分,一身大红吉服的杜嫣杀气腾腾找了过来,身后跟着数名想笑不敢笑的锦衣卫手下,丁顺没说错,她手里果然抄着一把菜刀。

    “喝花酒了?”杜嫣语气很不善。

    秦堪赶紧摇头。

    “唐寅呢?”杜嫣俏脸杀气毕现。

    秦堪很老实的指了指衙门:“关进大牢了。”

    “好,等着,回来跟你算帐。”杜嫣头也不回地冲进了衙门。

    秦堪一脸同情地瞧着衙门漆黑的大门,喃喃一叹:“唐兄的下场……唉,他难道忘记绍兴知府衙门是她杜家开的么?”

    **********************************************************

    ps:第一卷“往来成古今”结束。

    明天要上首页强推了……好紧张,压力好大……求各位票票支持……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4:18:12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