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六十一章 新宅新人

    秦堪没想到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同时他也学到了一课,那就是……家里奴婢的卖身契不能随便乱撕的,因为这张东西很要命,相当于奴婢的户口本和身份证,没有了它,奴婢就是个没有任何身份的人,走出去虽然没有人人得而诛之那么严重,至少也是人人得而卖之……

    两个小萝莉哭得很伤心,梨花带雨我见尤怜,一边哭一边偷瞟着回廊下的柱子,看来有种一头撞死以明其志的冲动。

    秦堪冷汗潸潸,心中万分愧疚,花了一个下午楞是把两张撕得粉碎的卖身契重新拼了起来,萝莉们这才破涕为笑,为她们恢复了幸福的奴婢身份而欢呼雀跃……

    “老爷,家中主母可在?容婢子拜见主母。”姐姐怜月比较成熟,发卖之前大概从人牙子那里学过规矩的。

    “主母……主母不在南京,在绍兴,唉!”

    怜月眨巴着黑亮清澈大眼睛:“老爷说起主母为何唉声叹气?”

    “因为你们的主母不是人……”

    “啊!!”两个小萝莉惊恐地抱在一起。

    本想多说几句损杜嫣的话,不过看到她们惊惧的样子,秦堪实在不忍心吓她们,只好改口:“……她是我心中的女神。”

    俩萝莉顿时转惊为喜,小麻雀似的叽叽喳喳互相安慰着。

    “看来主母一定是神仙般的人物。”

    “嗯,她一定不会虐待我们的。”

    “我们一定要做个乖奴婢,要做个有理想的好奴婢!”

    “嗯嗯!”

    萝莉们的表情庄严肃穆,紧紧握住小拳头放在胸前,只差歃血为誓了。

    秦堪叹了口气,如果你们见到未来主母有多么凶残,一定不会像现在这么高兴,——杜嫣来后发现家里有这么两个漂亮伶俐的丫鬟,不知会不会让她们活过今年冬天,真担心啊……

    三进的宅子很空旷,除了一个主人和两个小萝莉别无他人,一到晚上阴森得闹鬼似的,吓得小萝莉们半夜哭着喊着使劲拍秦堪的门,秦堪只好一脸疼惜的将她们搂在怀里过夜,坐怀不乱的那种。

    两个晚上过后,秦堪也受不了了。

    穿越到如今几个月,很不谦虚的说,秦堪还是个小处男,气血很旺盛,撒泡尿都能入药,如此阳刚精壮的男子,怎么受得了两个如花似玉只是身材有点干瘪的小萝莉每晚瑟缩在他怀里?

    第一天晚上鼻血流个不停,第二天晚上湿了亵裤,第三天……

    没有第三天晚上了,第三天秦堪果断找到了徐鹏举,……又借了他一千两银子。

    于是三进的新宅子人气渐旺,管家请来了,厨娘请来了,内院丫鬟,外院杂役……大户人家该有的都有了,银子委实是个好东西。

    各种红木檀木家具,各种新出窑的瓷器摆设,各种一两银子两张的假冒伪劣名人书画……

    身为老爷的秦堪看着熙熙攘攘的院子,眼中不由浮上几许温情。

    这才是家的味道,在这陌生的年代,他终于有了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家。

    空旷的宅子一天比一天充实,俩萝莉也一天比一天高兴,不得不说萝莉的魅力是无敌的,仅仅几天时间,新来的管家,厨娘,内院丫鬟外院杂役几乎全拜倒在萝莉的魅力下,一见她们便笑得眉眼不见,好吃的好玩的一股脑儿全部免费甘心奉送。

    秦堪对萝莉们的命运越来越担心,他很清楚,杜嫣那个小八婆明显是个眼里不能揉沙子的狠角色……

    **********************************************************

    家充实了,可借来的一千两银子又花光了。

    秦百户也是小有资产的人,至少是好几家店铺的股东,不过小有资产也经不起他这样挥霍,毕竟那些股份不全是自己的,手下兄弟占大头,雷洪千户占小头,轮到他也就只剩那么一点点。简而言之,秦百户又穷了。

    有时候真想领着手下兄弟上街见人就抢,见人就抢……至少不用一次又一次恬着脸向人借钱,真难为情。

    是的,秦堪又一次找到了小公爷徐鹏举,目的是借钱。

    有了家必然有开销,家越大开销越大,一大家子还等着买米买菜开工钱呢,再说俩小萝莉特别能吃,总不能饿着两位大明的小花骨朵吧?——她们的发育进展是秦家的头等大事。

    秦堪是个负责任有担当的家主。

    一个负责任的家主就算不会挣钱,也应该懂得把责任转嫁到某个冤大头身上……

    比如某国公家的小公爷,大小长短恰好像极了冤大头,如果世上有“冤大头”这种模子,小公爷必然就是从这个模子里生产出来的标准产品。

    秦堪是个不怎么懂得客气的人,客气就是见外,跟小公爷见外就是不把他当朋友。

    小公爷能认识他这样讲义气的朋友,委实三生有幸,秦堪都忍不住为他感到骄傲,人生若此,当浮一大白……

    小公爷对秦堪的到来表示很高兴。

    “来还银子?”徐鹏举挑了挑眉,神态模样像极了秦堪,年轻人有变坏的趋势,不是好兆头,不过这个问题该操心的是徐老国公。

    “小公爷,我正是来跟你谈谈银子的事儿……”秦堪有点不好意思张嘴。

    徐鹏举高兴坏了,他错误地理解了秦堪来找他的意图。

    “难得你这么主动,这么识趣,我怎能不以上宾待之?”

    于是小公爷盛情邀请秦堪去南京最好的酒楼醉月楼喝酒,有这么一位借钱就还,人品高尚的朋友,委实该浮一大白,小公爷为自己犀利的交友目光感到自豪。

    盛情之下,难却也不能却,却之不恭。

    秦堪很坦然地接受了小公爷的邀请。

    雅致幽静的阁楼内,魏国公府的恶仆团团围侍,金陵扇贝,芙蓉鲫鱼,菊花青鱼,菊叶玉版,金陵盐水鸭……一水儿的名菜冒着热气次第端进来。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徐鹏举满足地叹了口气,幸福的叹息声。

    小公爷的热情令秦堪有点局促。

    “小公爷,咱们谈谈银子的事吧?”

    “好,你说。”徐鹏举摆好了酝酿已久的收债姿势。

    秦堪一脸诚恳道:“欠你那一千两一直记得,我会记一辈子的,你再借我四千两,将来我凑个整数还你……”

    *********************************************************

    ps:晚上还有一更……

    最后一天三江了,我们还是第一,大家一起保住这个名次!敬请投票支持老贼!!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8:0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