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十三章 寻找财源

    从千两户一朝沦为穷光蛋,秦堪的心路历程可谓复杂,他发觉自己的价值观有所改变,前世有一个墨菲定律,大概意思是,越想省钱,钱就花得越快,花自己的钱不如花别人的钱。

    这是银子花光后秦堪收获到的人生道理。

    人生就是这样,不断的挫折和教训换来渐渐完善完美的价值观。

    这也是秦堪今天找徐鹏举借钱的原因,前面总结过,花自己的钱不如花别人的钱,偌大的南京城里,唯一相熟而且长相身材与冤大头一般无二的,只有小公爷徐鹏举了。

    “你自己的钱呢?”徐鹏举不高兴,外人向自己借钱,无论如何都不是件高兴的事。

    “新任百户,拿去收买人心了。”秦堪提起这事仍然一脸肉痛。

    “收买人心用得着倾家荡产吗?”

    “我若不倾家荡产,手下们揍你的时候能那么卖力吗?”

    徐鹏举眼角直抽搐:“你要借多少?”

    秦堪有点腼腆道:“如果把你魏国公府名下生意最好的妓院借给我锦衣卫经营一两年,那就最好了……”

    徐鹏举猛地站起身,抬头看看日正当中的骄阳,喃喃道:“天色不早了,爷爷该叫我回家吃饭了……”

    秦堪急忙拉住他:“小公爷慢走,我可以漫天要价,你也可以落地还钱呀,对朋友要有耐心的,特别是对借钱的朋友。”

    徐鹏举叹道:“我总觉得借钱的朋友就不能算朋友了……对那种借钱还敢狮子大张口的朋友,最好的做法就是乱棍打死。”

    “一万两吧。”秦堪主动降低了价码。

    徐鹏举想也不想便砍了一半的价:“想得美,就借你五千两!”

    “行,五千就五千。”秦堪答应得很痛快,他的心理底线其实只有一千两,小公爷的智商总能让他随时随地收获到意外的惊喜。

    徐鹏举脸色青红不定,重重叹气道:“我感觉自己又被你坑了……秦堪,以后咱们还是少见面吧。”

    顿了顿,徐鹏举忍不住好奇道:“你用这五千两做什么?给你那百多号人发饷么?我可告诉你,这钱要还的,发饷你能发几个月?”

    秦堪笑道:“我用它来开店做买卖,授人以鱼莫如授人以渔,我的百户所名下有了能赚钱的产业,兄弟们以后自然有了源源不绝的饷银。”

    “你开什么店?”

    “我打算开超市,这个我可以保证,整个大明绝无仅有。”

    徐鹏举大感兴趣:“何谓超市?”

    跟一个古代人解释何谓超市是件很费心神的事,鉴于小公爷刚刚成为他的债主,秦堪只好不厌其烦的跟他把超市的具体细则详细解释了一遍。

    徐鹏举听得很认真,他在国公府学塾里听大儒讲学都没这么认真过,越听眼睛越亮。

    他发现秦堪的肚子好象有很多奇妙得匪夷所思的东西,那些足以名垂千古的诗句,那个孙猴子的话本故事,那些举手之劳便做出的神奇而美味的食物,以及时常冲口而出的新颖词儿……当然,把这些全部除开,剩下的全是阴谋诡计和坏水儿。

    很有趣的人,他像一座宝藏,只要不停挖下去就永远能得到惊喜和惊奇。

    说好明日派几名校尉去国公府拿银子后,秦堪便告辞了。

    至于欠条,徐鹏举没提,秦堪自然也不会给自己多事,写了欠条再赖帐就有点麻烦了。

    秦堪是个讨厌麻烦的人。

    夫子庙前人流如潮,艳阳暖洋洋地照在徐鹏举身上,将他那身紫色团花锦袍照映得璨然生辉,腰间的玉带折射出紫色的光芒,看起来愈发贵气雍华。

    看着秦堪离去的背影,徐鹏举若有所思,嘴角泛起几分玩味的微笑。

    “超市?听起来挺有意思,方平!”

    一名侍卫抱拳应道:“在。”

    “刚才秦堪说的那些,你都记住了吗?”

    “记住了。”

    “很好,回府上支银子,照他说的办,咱们抢在他前面,在南京城先开四五家超……嗯,超市。”

    “小公爷,您不缺钱呀,何必……”

    “我不缺钱,但我就想恶心恶心他!”徐鹏举嘿嘿阴笑,眼里闪烁着恶作剧的光芒。

    被秦堪坑了一次又一次,小公爷对秦百户的怨念不是一般的深。

    ***********************************************************

    秦堪现在很缺钱,缺得很紧迫,因为下面有一两百双眼睛盯着他,一旦发不出饷银,他这个百户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半夜套麻袋敲闷棍的事情很有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几百两银子花出去,只能保证他们暂时的忠诚,要想把他们的忠诚永远维系下去,诚意和利益缺一不可。

    回百户所的路上,秦堪突然改变了主意。

    他发现在大明开超市不是个好选择。

    虽说古代人素质都挺高,可偌大的南京城,地痞流氓也不少,这年代又没监控器,请再多的伙计也是车水杯薪,不够用。估计超市开起来,每天被偷的商品就是一个商家无法负担的天文数字……

    秦堪肚子里有很多好主意,废掉一个也不算什么。

    若想财源广进,而且把资金投入风险降到最低,还是搞投资比较好。

    锦衣卫有现成的情报网络,南京城里打听打听,哪家店铺缺少资金运作又比较有潜力的,不妨投银子进去,按股份分红,这样的店如果找到四五家,一两百号手下的饷银绝不成问题。

    秦堪越想越觉得有道理,立马兴冲冲地回了百户所。

    …………

    …………

    日子过得很快,十天半个月一晃便过去了。

    秦堪这个锦衣卫百户要负责的事情不多,隔半个月去千户所给雷千户请请安,汇报一下工作,说几句报效皇恩的套话,每天交代手下在东城管区里巡巡街,帮闲们散布到城里的大街小巷酒肆茶楼里听取四面八方的琐碎情报,晚上汇总到百户所,百户所再将这些情报有选择性的上报给千户所。

    还有就是各个衙门派一两个坐探应付差事,只要那些愤青文官们不在衙门里破口大骂弘治皇帝,或者表达出强烈的想与天子陛下所有女性亲人发生超友谊关系的大逆之言,不管他们说什么都当没听见。

    日子过得充实且逍遥,秦堪渐渐对锦衣卫不那么反感了,其实锦衣卫并不是每天都那么腥风血雨的,绝大多数日子里跟普通的卫所军户没什么区别,白天应差,晚上下班回家搂着婆娘睡觉。

    小公爷又来百户所了。

    这回来得怒气冲冲,脸上的表情比茅坑里的石头还臭。

    秦堪有点担心,通常摆出这种表情的人,一般都是讨债的债主,——那五千两只借了几天呀。

    “小公爷来讨债?没钱!”秦堪拱手,第一句话便把路堵死了。

    “不是来讨债……”徐鹏举显然精神不大好,吃了哑巴亏出不得声的样子:“……就是顺路经过,咳,来看看你。”

    秦堪恍然,原来是顺路经过。

    于是秦堪端茶送客。

    秦百户就算不忙,也没有跟债主一起打发无聊时间的爱好,欠钱的人至少应该具有躲着债主的基本觉悟。

    徐鹏举无视秦堪把茶盏儿端了一次又一次的暗示,神情显得有点气急,讷讷道:“你上回不是说要开超市吗?怎么没开?”

    “哦,后来我想清楚了,超市弊端太多,所以改了主意,不开了。”秦堪老神在在道。

    “改……改了主意?怎么,怎么没知会我?”徐鹏举的表情似哭似笑,有点复杂。

    秦堪奇怪地瞧了他一眼:“不开就不开呗,知会你干嘛?”

    说着秦堪精神一振,不知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幸灾乐祸笑道:“小公爷,你听说了没有?前几日南京城里新开了四五家我说的那种超市,啧啧,一开业就被城里的地痞泼皮们偷了三四成,商家开业两天就把本钱赔了个精光……哈哈,不知哪家的富二代这么缺心眼儿,我若是他爹,非把这没用的儿子阉了不可,活脱的败家子呀。”

    徐鹏举的脸色慢慢变绿,情不自禁地翘起了二郎腿:“…………”

    秦堪说着说着又有些愤慨:“敢抄袭我的创意,活该他赔本,谁家这么缺德偷我的主意,我敢肯定他爹生出的儿子没屁眼儿……”

    徐鹏举嘴唇抖了几下,无限委屈的小声辩解道:“我有……”

    **********************************************************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三江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4:08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