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五十九章 小赌怡情

    雷洪千户不得不对秦堪另眼相看,他渐渐发觉手下这位百户是他的福星,如果捷报送到京师后,京师牟指挥使大人论功行赏的话,他一定要推荐秦堪接任他的千户,而他,自然升得更高,至少也该当个南镇抚司佥事什么的,因为捷报上,秦堪正是在他雷洪的英明领导下,打赢了那一场艰苦惨烈的仗。

    于是回到南京后,雷千户对秦百户颇为亲切,三天两头把秦堪叫过去吃饭喝酒,言语间不说主属关系,直接称兄道弟,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想把秦堪拉进他的阵营,以后用来当作心腹对待。

    秦堪感觉有点好笑,武人就是武人,他们拉拢人的方式从里到外透着一股单纯童真,非常的直爽,类似于小时候跟别人家孩子玩游戏时说一句“你跟我好我就给你很多好吃的……”

    相比文官的阴损,秦堪觉得雷洪可爱多了,肚子里那点小小的心机一眼就能看透,跟这样的人打交道不累,你只要知道他想得到什么,自己需要付出什么就够了。

    雷洪递来的橄榄枝秦堪没怎么考虑便接过了,所谓吃人嘴软,秦堪这些日子吃雷千户也吃得不少了,更何况秦堪还有个好习惯,每次吃不完都打包……

    既然已当上了锦衣卫,那就必须给自己找个后台靠山,杜宏那样一没背景二没后台的官儿毕竟是少数,这样的官儿很危险,一不小心就被撸了,秦堪一直拿杜宏当反面教材,杜宏怎么干的,只要他反着干,一定能收获人生的巨大成功。

    相比之下,小公爷徐鹏举只能把他划入狐朋狗友那一类,勋贵虽然可以在大街上横着走,见谁不顺眼就揍谁,但官场上却帮不了他太多忙。

    …………

    …………

    倭寇之患,在大明早已让人深恶痛绝,特别是江南和东南沿海的富贵人家,对倭寇更是不共戴天,这群畜生直接损害的是他们的自身利益。

    现在秦堪成了杀倭英雄,尽管杀得不多,才十二个,对那些没经历过厮杀场面的公侯子弟来说,已然是了不得的英雄了。

    秦堪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在南京城红了。

    雷洪请客,徐鹏举请客,一些认识的不认识的公侯子弟也请客,好像大家的银子多得花不完,特意请秦堪给个面子帮他们花一些。

    秦堪很想让他们折现,毕竟他还欠着小公爷五千两银子的债呢,每次见他总心虚,这种感觉很不好,想赖掉吧,又觉得这种行为太不要脸,现在他可是杀倭英雄呢,想还钱吧……可他还是想赖掉呀!

    秦堪觉得是不是想点别的办法,光明正大的赖掉这笔帐……

    于是几天以后,南京城的权贵圈子悄然流行起一种赌博游戏,名曰“斗地主”……

    秦淮河边,垂柳依依,春光明媚的河堤边,金陵名胜五柳亭外绿树茵茵,秦淮河波光粼粼,美景尽收眼底,令人心旷神怡。

    五柳亭中却是一片乌烟瘴气,里面传出的卧秽语令来往游人侧目,守在外面的一群恶仆狠狠瞪一眼后,游人们忙不迭避走。

    “他娘的!一对皮蛋凭什么比一对十大?凭什么?谁定的臭规矩?”

    说话这人是徐鹏举,他已经输得脸都绿了。

    “一对k……大你一对皮蛋。”武靖伯赵承庆擦着汗,脸色不比徐鹏举好看多少:“这个符号为什么念‘k’?太难认了……”

    秦堪忝陪末座,他的脸色最阳光,很明显,他是大赢家。

    “你把它横过来看,像不像一个女人劈开了两条腿?你管它叫劈腿我也不反对。”秦堪笑眯眯道。

    徐鹏举和赵承庆一楞,仔细观察半晌,露出了男人都懂的淫笑。

    “重要的是……”秦堪气定神闲甩出了一对牌:“……我一对a能管住你的劈腿。”

    “我一对2!”徐鹏举甩牌的气势仍旧很跋扈。

    秦堪一摊手,笑道:“不好意思,我的牌出完了,各位,承让……”

    二人面面相觑片刻,掏出筹片算银子。

    “小公爷,三十三把牌下来,总共欠我多少了?”

    徐鹏举掰着手指算了半天:“每把牌输一百两,三十三把就是……三百三十两?”

    算着算着一楞,徐鹏举满面惊喜地一拍桌子:“输得小爷裤裆都湿了半截儿,原来只输了三百多两,哈哈,接着来!”

    秦堪呆呆地注视着他,默默不语。

    徐鹏举被他注视得有点不自信,掰着手指复算一遍,接着理直气壮地挺起了胸,恶声道:“三百三十两,不对吗?”

    秦堪叹息道:“小公爷,到底是谁赋予你的霸气和智慧?”

    …………

    …………

    手气如风水,不可能永远都好的。

    秦堪接下来的手气就好像掉进了粪坑里,臭得不能再臭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债务升级,秦堪只好临时更改规则,——也可以说胡搅蛮缠。

    “一张10!”

    “一对6!”

    “两张能管一张么?”

    “当然能管,两个6加起来等于多少?”

    “十二……”

    “是不是比10大?”

    “是……”

    “你还有意见吗?”

    “没有。”

    “继续,打牌就得遵守规则,赌桌之上可不管你什么身份。”秦堪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理直气壮的教训两位权贵,拥有游戏最终解释权的他,跟开了外挂没什么区别。

    不得不说,跟这种人玩牌简直是两位权贵命里的劫数……偏偏两位权贵沉浸在斗地主的新奇乐趣里不可自拔,浑然无觉他们每把牌输得多冤枉。

    徐鹏举发怒了,很明显,他的牌品不怎么好。

    “一百两一百两的输赢有什么意思,咱们玩一把大的!你赢了,欠我那五千两一笔勾销,我赢了,你倒欠我一万两!”

    “小公爷,欠你那五千两,刚才早就一笔勾销了……”秦堪忍不住提醒他。

    徐鹏举一滞,大吼道:“我赢了,你欠我五千两,你赢了,随便你提什么要求,小爷绝不反悔!”

    这简直是一只把脑袋伸过来让秦堪随便宰的肥猪啊……

    “我要大房子,美丫鬟……房子要大,丫鬟要美,当然,房子也要美,一样的美。”秦堪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这是他一直没能实现的理想。

    徐鹏举皱眉:“一样的美?一模一样的双生子?这倒有点难办……行!赌这一把,小爷若输了保证给你弄来!”

    …………

    …………

    徐鹏举最后掀桌而去,怒冲冲地给秦堪置办大房子,美丫鬟去了。

    “下次跟你玩牌若输了,小爷便自剁双手!”这是徐鹏举扔下的最后一句话。

    秦堪看着两位权贵离去的背影,叹了口气,眼中全是笑意。

    “就这智商,你纵是千手观音也不够你剁的呀……”

    右手朝袖筒中一翻,两指间神奇地出现了一张不知藏了多久的牌,一张3,扬手一甩,牌随风飘……

    ********************************************************

    ps:晚上还有一更……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3 06:03:54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