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十六章 风雨将至

    秦堪自然不知道南京户部大堂的三品四品大官们因为他而扭打厮杀,打死他也不会想到明朝的官员们竟有如此奔放狂野的一面。

    小公爷徐鹏举吃腻了叫花鸡,肯德鸡,按说应该意兴阑珊地打道回南京,可这位小纨绔不知吃错了什么药,就是赖在绍兴不肯走了。

    每天一大帮侍卫吆五喝六的簇拥着小公爷,在客栈和大街上进进出出,绍兴知府佟珍和山阴知县杜宏自然早就知道了小公爷的身份,不过既然小公爷非要以为自己没有暴露身份,二位大人便假装不知道,你好我也好。

    大明从上到下的官员们,对“气节”二字还是看得很重的,很少有官员会不顾脸面地巴结讨好权贵,一旦干出这种事,文人士子的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但凡爱惜羽毛的官员,对权贵能避则避。

    …………

    …………

    秦堪应该算是史上最懒最不敬业的师爷了。

    三天两头被杜嫣拉出去,不是城外爬树掏鸟蛋,就是做弹弓泥丸,西北望,射麻雀。

    老实说,秦堪自己童年都没干过的幼稚事情,这几天全都干遍了。偏偏杜家八婆还不满足,变着法儿的折腾不停。

    秦堪发现杜嫣这几天越来越不正常,玩得越来越疯,好像要把余生的快乐透支干净似的,问她她也不说,只是怅然叹气,接着又恢复了明朗,满城撒欢。

    秦堪只好陪她撒欢,静静地看着她疯癫的模样,总有一种为她心疼的莫名情绪,因为杜嫣的表现实在很像绝症病人,奋力地拼命地攫取着生命最后的时光。

    “……王子最后打败了巫婆,和公主在城堡里相会,两人见面热泪盈眶,王子抱起了公主,在城堡的楼顶快乐地转着圈儿,公主眼中的世界在旋转,她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随着秦堪淡淡的述说,杜嫣眼眶渐渐泛红,被这个童话故事所感动,沉默许久,杜嫣不经意般朝秦堪看了一眼,然后幽幽一叹:“公主是幸福的,她终于和心爱的郎君相守在一起了……”

    “杜姑娘何出此言?”秦堪有些愕然:“我故事还没说完呢,这其实是个很伤感的悲剧故事。”

    杜嫣惊道:“这故事哪里悲剧了?”

    “王子不是在楼顶抱着公主转圈吗?”

    “嗯。”杜嫣杏眼露出急切之色。

    “后来由于公主太重,王子一时失手没把持住,把公主扔下楼了,……公主悲剧了。”

    杜嫣白皙的俏脸瞬间变紫,隐约可见头顶冒着热气:“…………”

    秦堪惋惜般叹息,语气有些伤感道:“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一个很深刻的人生道理,女人若想得到幸福,最好别吃得太胖,否则很容易变成死胖子……”

    杜嫣:“…………”

    **********************************************************

    秦堪自己都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自己挺欠抽的。

    杜嫣显然和他英雄所见略同,于是不负众望,拿他当沙袋练了一番拳脚,身心舒爽而归。

    当秦堪揉着酸痛发麻的肩膀回到客栈房间时,意外地碰到了一个陌生人。

    陌生人对他并不陌生。

    他盯着秦堪的眼神很冷,像毒蛇盯住了猎物,他的眸子没有任何感**彩,只有冰冷。

    “秦秀才,数月不见,你又当上师爷了,我是不是该佩服你的不屈不挠?”来人冷笑。

    秦堪微微皱眉,拱手道:“未请教阁下是……”

    来人楞了一下,接着眸子里冷光愈盛:“原来秦秀才竟不认识我了,是当初给你的教训不够深刻,还是如今你已愈发狂妄,目中无人了?”

    这话提示得很明显,秦堪除了被小八婆讹了二十两银子那次,唯一得过的教训,便只有害他被革了功名,赔钱赔到倾家荡产的那位了。

    恍然指着他,秦堪惊道:“你是佟知府的儿子!”

    佟应龙嘲讽一笑:“不容易,总算认出我了。”

    秦堪看着他的目光有些迷茫,说真的,他委实不记得自己的前任和这位官二代到底发生过什么事了,不过,既然已附在这个名叫秦堪的人身上,那么秦堪所有的一切都该由他来背负,恩怨上门,照单全收。

    “你来做什么?”秦堪语气不怎么和善了。

    佟应龙盯着他,语气如万年寒铁:“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还是真的不知,杜嫣是我未婚妻子,去年两家便定下了亲事,秦堪,你给我记住,不要随便接近她,因为我不喜欢!”

    秦堪暗中吃了一惊,小八婆居然有人家了?杜宏这是打算要祸害佟家满门么?好深的算计!

    秦堪居然笑得出来:“佟公子的意思是,要我离杜嫣远远的,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佟应龙眯起了眼睛:“有问题么?”

    “如果我不答应,你是不是又要教训我?”

    “秦堪,你已是没有功名的白身,我若对付你,如屠一狗尔,今日以礼相待,是不想把事情闹得满城皆知,坏了我父和嫣儿的名声,秦堪,你切莫自误!”

    秦堪仰头望着房梁,喃喃叹道:“这就是我不喜欢你们这种衙内纨绔的原因了,自己没本事,仗着老爹的权势横行霸道,偏偏还洋洋自得,以为自己多了不起似的,为何几百年来,这些衙内纨绔的语气都横得跟王八蛋似的,一直没改过呢?”

    佟应龙脸色顿时一变,话说到这个份上,算是撕破脸了,再说便是废话了。

    于是佟应龙的神情愈发阴寒凶戾,目光如刀锋般在秦堪身上刮来刮去,最后竟然笑了。

    “好,好,秦秀才的胆色果然较当初丝毫不逊,佟某领教了,告辞。”

    说完佟应龙转身便走。

    秦堪怔怔站在屋子里发呆,心中如压了一块铅似的,非常沉重。

    原本服个软,低个头便可逢凶化吉的,但不知为什么,秦堪从看到佟应龙的第一眼起便打从心里不舒服,这个头,怎么也低不下来。

    脸撕破了,佟应龙的报复想必很快便来,自己如何应对?一个手里掌握着官府力量,有着充足人脉和权势资源的官二代,自己拿什么跟他斗?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48:06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