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十二章 身不由己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真理之所以颠扑不破,当然有着它坚实的理论依据。

    唐伯虎可怜吗?

    当然可怜,莫名卷入舞弊案,削去仕籍,终生不能为官,从此颓废落魄,潦倒一生……

    唐伯虎可恨吗?

    这个不用多说,秦堪只知道现在自己很想拿刀砍了他,然后把他大卸八块,每块裹上点儿面粉,放进油锅里炸半柱香时辰,取出来滤油之后,蘸上番茄酱……这个时代没有番茄酱,陈醋姜汁也行,咬一口松软酥脆,满口留香……

    “这是肯德鸡的做法?”徐鹏举高兴坏了,两眼绿幽幽的,前世动物园笼子里,下午四点钟没喂食的狼就是这种眼神。

    秦堪用杀人似的目光狠狠扫了唐寅一眼,躬身道:“这是油炸江南才子的做法,……当然,肯德鸡也可以这么做的。”

    唐寅瑟缩在墙角里,委屈地瘪着嘴,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嘴贱了,与小公爷相处这十来天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很美好的经历。

    徐鹏举一拍手,大喜道:“好好好,小爷不走了,来人,给秦先生准备材料,做那……肯德鸡。”

    秦堪顿觉满嘴苦涩:“魏国公守备南京,责任重大……”

    “那是我爷爷的事,我又不是魏国公。”

    “草民已将做法告诉您了,您可以随便叫个厨子……”

    “若不是你亲手做,谁知道厨子做出怎样的货色,小爷要吃便吃最好的。”

    秦堪仰头望房梁,绝望叹气。

    今晚……继续求神拜佛!

    ***********************************************************

    山阴县衙内院。

    杜嫣微微提着裙摆,蹑手蹑脚往月亮门一尺一尺地挪移,鬼祟的模样透着几分可爱。

    “嫣儿。”一声威严低沉的轻唤,令杜嫣不得不停下脚步,懊恼地吐了吐香舌。

    杜宏站在回廊下,皱眉看着她。

    “爹——”杜嫣摇着他的手臂撒娇。

    “嫣儿,你又想跑出去?外面乱糟糟的,一个女儿家天天往外面跑,成何体统!”

    “爹,家里多闷呀,不是看书就是女红,女儿不喜。”杜嫣嘟着嘴道。

    杜宏叹道:“嫣儿,老夫非迂腐之人,你从小到大胡闹的次数还少么?老夫几时忍心责备你半句?可是,嫣儿啊,你莫忘了,去年你已与佟知府的公子定了亲,若还似以前这般整天往外跑,传出去是我杜家教女无方,将来你嫁入夫家,也看不到公婆的好脸色啊……”

    一听“定亲”二字,杜嫣的俏脸顿时变得惨白,仿佛瞬间被吸干了精气一般,整个人只剩了一具虚无的空壳。

    一张朦胧而熟悉的脸庞在她脑海中反复闪过,想抓,却抓不着。

    这本是个女人身不由己的年代,杜嫣一直都明白。

    当初爹爹碍不过佟知府的面子,勉为其难应允了佟家求亲时,杜嫣便知道,如今这样天天疯跑疯玩,快乐随心的日子过一天少一天了。

    她像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故意不想记起这件事,时间过得越快,她玩得越疯。

    她只想拼命给自己的青春留下一点回忆,将来身为人妇的寂寥日子里,在夫家内院百无聊赖晒着太阳时,可以将这些美好珍贵的回忆拿出来,小心而吝啬地品一品,余生安静的岁月里,除了相夫教子,只有这份少女时代的回忆是完全属于自己的了。

    脑中不时闪过那张既熟悉又讨厌的脸,这张脸像萦绕在头顶的苍蝇,怎么也挥之不去,还笑得那么可恶……

    如果自己嫁的不是佟知府的儿子,而是他……

    杜嫣不知不觉露出了甜美的笑容,眼泪却不听话的簌簌而下,擦也擦不干。

    杜宏见女儿凄然的模样,嘴一张想说点什么,又摇了摇头,转身回了书房。

    人活世间,哪有这么多的随心所欲?女儿身不由己,他何尝不是?

    ***********************************************************

    砰!

    徐鹏举踹开了秦堪的房门。

    小公爷永远这般霸气侧漏,跋扈得令人欲抽又不敢抽。

    “小公爷又饿了?”秦堪对徐鹏举的作派早已波澜不惊。

    “现在不饿,刚才手下打听了一点事情,我觉得很有意思,秦堪,看不出你竟是这等妙人,哈哈,有意思,很有意思……”

    秦堪满头雾水,这家伙怎么跟吃了含笑半步癫似的?……我没往肯德鸡里下药呀。

    徐鹏举大笑几声,见秦堪没有附和陪笑的意思,只好讪讪道:“你,秦堪,山阴秦庄人氏,弘治十五年中绍兴府试第一,啧啧,厉害!后来不长眼地开罪了佟知府的儿子,被绍兴学政大人革了秀才功名,如今以白身事职于山阴县幕僚,巡按御史石禄那狗东西灰溜溜地滚回了南京,也是你背后使的阴损主意,如今跟山阴知县杜宏的高个子闺女有点眉来眼去,不过这条只是猜测,无法证实……”

    看着秦堪目瞪口呆的模样,徐鹏举笑得愈发得意,拍了拍他的肩,很恶意地笑道:“吊颈秀才,不知我说得对否?”

    妈的……

    秦堪又想骂街了,这个外号是他心中永远的痛。

    “小公爷,……为何查我?”秦堪不满道。

    “不是我要查你,而是下面的人要查你……”徐鹏举的笑容有点落寞:“……我将来要承袭爵位的,一个天天给我做东西吃的人,下面的校尉番子们怎么可能不查?”

    秦堪恍然,说得也是,第一代魏国公可是跟随太祖打江山的徐达元帅,对朱明皇室忠心耿耿,颇受历代皇帝信任,所以大明才有魏国公世代守备南京的殊荣,若眼前这位第七代的准国公爷在他这里吃出个好歹,那时恐怕整个秦庄的老少都会被屠得干干净净,……也就是俗称的“诛灭九族”。

    秦堪脑门又开始冒汗了,……最近汗腺委实比较反常。

    调查他是应当的,属于法定程序,不出意外的话,徐鹏举身边的侍卫里有锦衣卫或者东厂的人……

    锦衣卫啊,东厂啊,一想到前世文学或影视作品里对这两个特务机构的形容,秦堪便感觉身子一阵阵的发虚……

    “小……小公爷,肯德鸡您还没吃尽兴吗?”秦堪战战兢兢道。

    徐鹏举漫不经心翻着秦堪书案上的纸,点头道:“嗯,也快差不多了……”

    “那您……何时摆驾南京?”

    “嗯,也快了,爷爷又派人来催我了……”

    秦堪两眼一亮,刚觉得自己爬出地狱,回到了人间,徐鹏举的一句话又把他彻底的踩回了地狱十八层。

    “咦?这是什么?西游记?这两个章回的故事没在市面上出现过呀……”徐鹏一脸惊喜,随即抬头扫了秦堪,眼中颇有深意:“看来那些校尉和番子们查得不够仔细哦,西游记冠以唐寅之名,原来是你写的……秦堪,你可越来越神秘了。”

    扑通!

    门外接连传来几道跪地的声音。

    “属下万死,这便去查!”

    脚步声渐渐远去。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4:17:37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