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十一章 荒谬理由

    秦堪额头冷汗直冒。

    今天惹到一个真正的权贵了,魏国公的招牌砸得他头晕目眩,更悲哀的是,惹到他的原因居然为了一只鸡……自己闲着没事干嘛去做什么叫花鸡。

    除了手贱,还有什么更合适的词儿形容自己?

    徐鹏举很气愤,大约他打从娘胎出来还没丢过这么大的丑,当然,他更痛恨自己,为什么管不住自己的嘴,一见秦堪扔东西出来就下意识的扑接,回想一下刚才大街上的动作……狗叼骨头也没那么灵敏吧?

    越想越气愤,一肚子火当然不能朝自己发。

    “来人,把这两只狂徒给我狠狠地……”

    “慢着!”生死关头,秦堪赶紧叫暂停,脑门上的汗越流越多。

    瞧这小纨绔说的混帐话,还两“只”狂徒……

    徐鹏举斜眼盯着秦堪,露出两排森森白牙:“怎么?想求饶?”

    秦堪腰杆挺得笔直,如果求饶有用,他会毫不犹豫的矮下身子,在这个人治高于法治的年代,所谓男儿膝下有黄金全都是屁话,保命才是聪明人的第一选择。

    可是很明显,求饶只会让眼前这个小纨绔气焰愈发嚣张忘形,愈发看不起自己。

    “我没打算求饶。”

    徐鹏举怒极,继续发飙:“来人,把这两只……”

    “你不想吃鸡了吗?”秦堪冷不丁插了一句,尽管理由是那么的虚弱。

    所有人都楞住了,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这……这个理由……

    秦堪也有些绝望,这实在是个很没说服力的理由,神经正常的人大概会把它当成一个屁。

    就在秦堪以为自己即将横尸街头的时候,谁也没料到事情居然出现了转机。

    转机很轻微,秦堪只看到呆楞着的徐鹏举喉头轻轻动了一下,好像……吞口水?

    秦堪眼睛亮了,他捕捉到了这一丝生机。

    事实证明,吃货的思维和神经与普通人真的很不一样,这一类人追求的东西不是普通人能理解的,他们也许会为了一只鸡而杀人,自然也不介意为了一只鸡饶人一命。

    “不谦虚的说,会做叫花鸡的,全天下只有我一人,你若杀了我,这辈子你也别想吃到如此美味的鸡了。”秦堪扔出了一句保命的话。

    徐鹏举的气势明显弱了很多,犹在困兽之斗:“小爷……若不杀你,只揍你一顿呢?”

    秦堪笑了,那是一种手握筹码的笑:“你就不怕我怀恨在心,给你下毒?”

    徐鹏举说不出话了。

    秦堪见好就收:“不知小公爷想吃几只?草民这就给您做去。”

    沉默……许久……

    “两只……”徐鹏举的语气很复杂,气愤,不甘,以及深深的自厌……

    秦堪很理解,他在痛恨自己的没骨气。

    ***********************************************************

    认识徐鹏举的过程就是这么荒谬,结果也很荒谬。

    害得小公爷在大街上出了那么大的丑,最后竟被两只叫花鸡收服,徐鹏举的贴身侍卫们很没面子,每次见到那个本该人人得而诛之的秦公子,都不自觉的按住腰侧刀柄,愤愤地试图用眼神杀死他。

    其实秦堪更头痛,因为这位来自南京的小祖宗不知发了什么神经,竟然不走了,不但不走,还把客栈二楼的所有住客用一种不怎么和善的方式赶走,小公爷鸠占鹊巢,从此在这客栈住了下来。

    秦堪的苦日子来了。

    每天除了县衙应差,还得早中晚给小公爷做三只鸡,一到饭点,无论秦堪身在何方,都必须赶回来给他做好,不准提早也不准迟到,小公爷说了,他只吃新鲜的。

    如果不是自己没拿到路引,不能满世界逃亡的话,真想给他下点砒霜啊……

    秦堪如今的日子过得真想仰天长叹,那些大房子,美丫鬟的远大志向还没实现,自己才刚摆脱了贫困线,却莫名其妙养了个食客。

    按说有这么一位小公爷在身边,自己多少也能沾几分光采,起码可以狐假虎威一番,可惜食客只是食客,徐鹏举和他目前只停留在吃与被吃的关系上,看徐鹏举的样子,他对目前的现状很满足,而且根本不想把关系更进一步。

    有一回秦堪上街买鸡,因为讨价还价,跟小贩吵了起来,后来差点动手,结果徐鹏举没事人似的站在一旁,他的那些侍卫则一脸看热闹的表情,没一个人义伸援手。

    秦堪那一刻便忽然明白了。

    这位小公爷虽然好嘴,但也不笨,魏国公的光不是随便能沾的。

    权贵不是傻子,他们眼里只看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想要他们付出点什么,很难。

    明白了这个道理后的秦堪,当天晚上给小公爷做的叫花鸡,味道不知怎的咸了一些,可小公爷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吃货之所以叫吃货,必然有一定的实力支撑这个称号,于是脾气不怎么好的小公爷勃然大怒,当晚虽没揍他,却差点把客栈拆了。

    秦堪现在每晚关上房门后多了一项封建迷信活动,那就是求神拜佛,跪在佛祖面前痛哭流涕,请求菩萨发发慈悲,让这位小公爷早点吃腻他的叫花鸡,然后一脚把他踹开,心满意足地回南京横行乡里去……

    不幸的是,菩萨每晚睡得比他早,没听到他的祷告。

    ***********************************************************

    非人的生活大约过了十来天,徐小公爷终于有些意兴阑珊的把秦堪和唐寅召来了。

    “秦堪啊,这些日子你做得不错,叫花鸡也不错,不过吃多了也就那么回事了……”徐小公爷坐没坐相,慵懒地剔着牙,人见人憎的模样。

    秦堪只觉心中一阵狂喜,终于……守到云开见月明了。

    “小公爷尽兴便好。”秦堪急忙躬身。

    “嗯,差不多尽兴了,我也该回南京了,爷爷派人催了好几次呢……”徐鹏举顿了顿,怕被人嫌弃游手好闲似的,又补充道:“……我很忙的!”

    “是是是,魏国公守备南京,责任重大,小公爷日理万机,草民很是钦佩……”

    徐鹏举眉开眼笑,一副国家栋梁的样子,又伸了个懒腰,站起身道:“好,那我就走了,下回若我还想吃叫花鸡,差人把你叫到南京来。”

    “是。”

    看着侍卫们给徐鹏举更衣,秦堪打从心底里长舒一口气。

    迈出房门,徐鹏举随意地摆了摆手:“不必相送,就此别过,不得不夸你一句,叫花鸡的味道还是很不错的,可谓天下第一美食,走了!”

    秦堪眼眶有些湿润,总算把这祸害送走了,喜闻乐见,大快人心……

    然而,秦堪好像高兴得太早了。

    唐寅站在秦堪身边,不服气似的嘟嚷了一句很多余的话。

    这句话把秦堪彻底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叫花鸡算什么,你是没吃过秦贤弟做的肯德鸡……”

    徐鹏举迈出房门的动作仿佛凝固了。

    机械式地回过头,秦堪几乎都能听到他颈椎骨发出的咔咔声。

    “你说的……肯德鸡,此乃何物?好吃吗?”徐鹏举眼里冒出了吃货独有的火花。

    *********************************************************

    ps:晚上还有一更……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7:4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