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十章 大打出手

    “什么……萨?”徐鹏举喉头不停蠕动,下意识的生理现象。

    “披萨,一种不好形容的番邦名菜。”秦堪气定神闲地解释。

    “好吃吗?”又吞口水。

    “不能剧透。”

    徐鹏举在牢门外呆了片刻,忽然咆哮如雷:“你,你给我出来!滚出来!”

    秦堪叹息:“小公爷,我比谁都更渴望从这里滚出来,可惜我滚不出来……”

    徐鹏举大吼:“来人,快来人!我要进去,我要进去!”

    牢头连滚带爬抢将进来,哆哆嗦嗦的打开了牢门。

    徐鹏举挥退了牢头和随从,瘸着腿一拐一拐地进了牢房,一边走一边撸袖子。

    “小爷不喜欢仗势欺人,但你这混蛋太讨厌了,样子也长得讨厌,小爷不得不亲自教训你……”

    秦堪苦笑:“你是第二个这么说的人了,难道我真长着一副欠揍的样子吗?”

    徐鹏举挽着袖子恶声道:“别说小爷欺负你,打疼了你尽管还手,今日不揍你一顿,小爷这口恶气委实难消。”

    徐鹏举不能不气愤,他感觉直到此刻,这该死的秦堪还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中,竟拿那个叫“披萨”的东西引诱他,他更气的是自己,为何如此没骨气,为何管不住自己这张嘴……

    如此浓郁的负面情绪,不能不发泄,否则会发疯的。

    说打便打,小公爷丝毫不含糊,马步一扎,气沉丹田,嘿地一声,一记重拳狠狠揍上秦堪那张英俊的脸。

    秦堪吃痛,顿时大怒:“去你妈的!”

    也跟着还手一拳,揍上徐鹏举的肚子,徐鹏举被打得踉跄倒退,弓着身子痛苦呻吟,目光不可置信:“你他娘的,居然真敢还手?”

    秦堪呸了一声,道:“我已闯了个大祸,再闯一个又何妨?”

    “混蛋!”徐鹏举猱身而上。

    秦堪也不示弱,于是牢房内你一拳我一脚,两人大打出手,战况惨烈异常。

    …………

    …………

    打累了,遍体伤痕的二人并排躺倒在牢房阴湿发霉的干草上,大口喘着粗气。

    徐鹏举龇牙咧嘴呻吟:“秦堪,你真有种,居然真敢跟我动手,不怕被杀头么?”

    “罐子破都破了,何妨再摔一次。”秦堪揉着嘴角的红肿处,小纨绔下手真黑,有颗牙好像松了……

    徐鹏举狠狠瞪着他:“你算计我的事怎么算?”

    “百多斤就撂在这里,小公爷想清蒸还是红烧,悉听尊便。”

    秦堪满不在乎的混蛋劲儿令徐鹏举感到有点陌生,这还是那个在他面前唯唯诺诺的书生么?

    良久,徐鹏举忽然吃吃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扯动了脸上的伤口,又哎哟哎哟地呼痛。

    “秦堪,你这朋友我今日认下了。”徐鹏举语气很认真。

    秦堪不解,而且也有点不满:“我以前给你做过那么多好吃的,你难道还没把我当朋友?直到今天被我揍了一顿才幡然醒悟?”

    徐鹏举的回答比较混蛋:“给我做东西吃的叫厨子,厨子敢打小爷么?”

    秦堪揉着脸上的淤青,暗暗叹气,权贵也挺贱的,记打不记吃,早知道的话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就该揍他了。

    人生走了多长一段弯路啊……

    牢房里,两个满身伤痕的男人面面相觑,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一种淡淡的温暖在二人心间流淌。

    男人的友情就是这么直接,破口大骂或拳打脚踢更容易增添感情。

    权贵子弟也是人,他们也需要朋友。

    秦堪忍不住好奇道:“那佟应龙也揍了你,你为何不认他当朋友?”

    徐鹏举斜眼瞪着他:“以为小爷犯贱是吧?那家伙已被我废了腿,这会儿在绍兴大狱里嚎丧呢。”

    秦堪叹气,权贵的思维天马行空,无迹可寻,实在让人捉摸不透啊,他们做人做事到底有没有标准?

    冲动过后,不得不面对很现实的问题。

    “小公爷,你……这满身伤怎么说?”秦堪此刻才感到了忐忑,他发现自己干了一件很不冷静的事。

    徐鹏举怒道:“现在知道怕了?刚才揍我的时候怎么没想过后果?”

    “小公爷你就庆幸吧,草民刚才一记撩阴腿一直隐而未发呢……”

    “你……唉!罢了,我知道你为何要算计我,说实话,一直想帮你,却不方便出面,你算计这一下也好,我挨顿揍成全了你和那个高个子女人,也是为我自己积了阴德,这事儿揭过去吧。”

    说着徐鹏举有些不自在道:“至于身上的伤么,咳……我回去跟爷爷说,缉拿佟应龙的过程中又被他揍了一顿,咳咳……”

    “你这借口……”

    徐鹏举颓然道:“挺窝囊的,对吧?”

    “咳,小公爷妙计安天下……”秦堪擦汗。

    “什么时候给我做披萨?”

    “不想给你做了。”

    徐鹏举急了:“为什么?”

    你记打不记吃,做多少好东西都是肉包子打狗……

    秦堪真不忍心说实话,因为他已经没力气再打一架了。

    **********************************************************

    佟应龙殴打徐鹏举一事被老国公徐俌捅上了天,那道满含怨气委屈的奏本递进了内阁,也摆在了弘治皇帝的龙案上,弘治皇帝和内阁刘谢李三老哭笑不得,我们每天处理国家大事忙得团团转,你却拿这种小孩子打架的事情烦我们,徐老国公莫非越老越糊涂了?

    弘治皇帝原本准备下旨斥责,仍旧是老好人的脾气,不偏不倚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算了,至于老国公调绍兴卫入城报复佟知府,弘治皇帝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兵权是个敏感的东西,但是魏国公不一样,这家人的忠心不可能有问题,否则历代皇帝不可能放心让徐家世代镇守南京,充其量跋扈了些,罚他一年俸禄便是。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六科十三道那些言官御史们的嘴,可能有段时间消停不了了。

    直到第二天,又一条消息传来,佟知府的府上库房里发现了数十万两银子,田产房契无数,甚至私藏贡品青瓷……

    弘治皇帝顿时大怒,别的事可以原谅,你藏贡品是什么心思?你以为你是谁?

    原本指责勋贵横行跋扈,挟愤报复朝廷官员的御史们也统一的闭嘴消声,谁叫文官集团里出了这么一号不争气的东西,竟敢私藏贡品还被人逮到了呢?自取灭亡啊。

    弘治和内阁的处理意见非常一致。

    罢免绍兴知府佟珍,佟家全族流放琼南,魏国公调兵入城,此例不可复开,下旨申饬,罚俸一年。

    原山阴知县杜宏连续两年考绩皆优,且吏部尚书马文升曾上表为其彰功,杜宏擢升绍兴知府。

    **********************************************************

    ps:晚上还有一更……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1:10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