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十五章 账簿问题

    杜嫣荡得很开心,银铃般的笑声洒满内院每个角落,认识她的那天起,她就一直是个活泼开朗的姑娘,永远活力四射,永远爽朗乐观,快乐而飞扬的青春,是无憾的。

    秦堪静静站在拱门外,嘴角泛起一丝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微笑。

    是羡慕吗?

    想想自己前世的青春,须臾便过,只留下一脑子的稀里糊涂,几声“书生老去,机会方来”的慨叹,还有三两件至今想想都觉得刺痛的遗憾,这就是前世的青春。

    呆呆的注视着杜嫣开心的笑靥,说不清是嫉妒还是缅怀,活了两世,虽然生理年龄才十九岁,可是心理上已是三四十岁的怪叔叔了。

    秦堪发呆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秋千上的杜嫣,陷入往事中的他浑然未觉杜嫣荡秋千的速度慢了下来,渐渐静止,怪叔叔的怪异目光令杜嫣俏脸发热,举手投足很不自在,静谧无声中,一抹血样的红潮从白皙的脖颈迅速蔓延到耳朵根。

    秦堪不知道,一个年轻的男子站在别人家内院的拱门外,痴痴呆呆注视别人家内院的女眷的行为是多么的不合规矩,尽管他是这位女眷的债主……

    等到他从前世的回忆中惊醒过来时,愕然发现杜嫣双手叉腰站在他面前,目光恶狠狠的盯着他,腮帮子鼓得老高。

    “喂,你站在我家内院门口贼头贼脑窥探,是何居心?”杜嫣努力让自己的气场显得很霸气。

    秦堪只好解释:“看你笑得那么开心,忍不住多看了一下……”

    “我笑得开不开心关你何事?”

    秦堪叹道:“一个欠了二百两银子巨款没还的人,实在不该笑得这么开心的……”

    杜嫣哼道:“你怎么不向我爹要去?”

    “我怕你爹打我板子……”

    “你就不怕我揍你?”

    “我当然也怕,所以我讨债的方式一直很温和,没敢朝你家大门泼红油漆。”

    杜嫣目光闪躲,适时转移了话题:“喂,那孙猴子被如来佛压在五指山下,后来呢?他死了吗?”

    秦堪哀叹,看杜家小姐转移话题的态度他就明白,未来岁月里,讨债的过程必将充满了艰辛和痛苦,也许还会伴随着鲜血和白骨……

    ***********************************************************

    杜知县单独召见秦堪,是因为有一件很秘密很重要的事。

    “秦堪,本官可以相信你吗?”杜宏目光深沉且凌厉,似乎想把眼前这个年轻人一眼看穿。

    杜宏的问题令秦堪为难了。

    老实说,他自己都有点不相信自己,刚刚还因为杜嫣厚脸皮的赖帐行为而暗暗发誓,说要贪光山阴县官库,这样的人,能相信么?

    秦堪很想劝劝杜知县,不要这么冒险……

    可嘴上还是老老实实回答:“县尊大人,晚生读的是圣人书,君子尚孝,尚仁,尚德,尚义,尚信。”

    秦堪的回答令杜宏很满意,“圣人书”仨字仿佛一面过关令牌,任何人高举着它都可以一路畅行无阻,所以这个时代的文人才表现得像一个个疯子,如同文/革时期的红小将,只要有语录在手,打砸抢都是合理合法的。

    杜宏注视半晌,慢悠悠道:“知道本官为何答应嫣儿,把你聘入县衙当师爷吗?”

    因为你欠了我一个天大的人情,没我帮你坑人,你早卷铺盖回老家了……

    这话只敢在心里念叨,表面还得非常恭谨的。

    “晚生愚钝,请县尊大人赐教。”

    “石禄之事,只是原因之一,还有一个原因……”杜宏盯着他,缓缓道:“因为你孤身一人,背景干净,无乡党朋官,故而本官可以放心用你,知道本官为何交代你的第一件事便是清理帐簿么?”

    秦堪心一紧,这话的意思还听不出来便是傻子了,帐簿里有猫腻!

    什么人!太不像话了!我还没下手,倒被别人抢了先!这人应该拖出去剐了。

    果然,杜宏缓缓道:“钱粮帐目里,有些地方做得颇为花俏,收支看似四平八稳,但老夫总觉得里面有问题,又说不出问题在哪里,而且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老夫也不便声张,不能大张旗鼓地清查,免得寒了同僚的心,又让监察御史们听到风声,抓了老夫的把柄,秦堪,你明白老夫的意思么?”

    秦堪有些不解地看着杜宏。

    帐目看不出问题是什么意思?这一篇篇的流水帐,只要画个借贷表格归纳整理一下,再对照官库的收支帐,有没有问题一目了然,何至于看不出来?

    随即秦堪猛然惊醒,现在是大明,比前世落后了五百年的大明,古代人的思维受到限制,流水帐里搞点名堂,一般人确实察觉不到的。

    很可惜,秦堪是穿越者。

    那些流水帐里的名堂,在他眼里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前世为了多报销几张过期车票,遂苦读会计书,专门合理合法的见缝插针,阴差阳错之下竟帮老会计揪出一个贪污公款的副经理,公司管帐的老会计不得不自掏腰包请他喝酒,很诚恳的请求他,以后帐目有不懂的地方请他不吝赐教,还有,报销车票时吃相不要太难看了……

    来到明朝,一篇小小的流水帐能难倒他吗?

    “县尊大人的意思,晚生明白了。”秦堪躬身施礼。

    “给你一月的时间把帐查清楚,够不够?”杜宏严肃的盯着他。

    “不要侮辱我的智商……咳咳,县尊大人,晚生三天之内便能查个清楚。”

    “三天?”杜宏吃了一惊,拧眉道:“事关重大,不可儿戏!”

    “三天若查不出,欠我那二百两不要你还了!”秦堪用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赌咒发誓。

    “什么?”杜宏怒眼圆睁。

    “啊……晚生,晚生失言,失言了,总之,晚生保证三天之内查清帐目。”

    盯着秦堪略带狼狈的背影,杜宏捋着青须不满地喃喃自语:“二百两银子的事,老夫都忘干净了,他却记得清楚,此子断非淡泊名利之人……”

    **********************************************************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4 17:02:02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