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十三章 二进衙门

    秦堪就这样被杜嫣带进了山阴县衙。

    这是他第二次进县衙,第一次作为被告,被杜嫣拉进去的,这一次作为师爷,被杜嫣请进去的,两次的感受截然不同。

    不出意外的话,以后这里便是他每天上班打卡的地方了,想象前世电视里的师爷,摇着小折扇,脸上长着鼠须痣,小绿豆眼骨碌乱转,时常给东家出几个断子绝孙的坏主意……

    秦堪沉沉叹气,他有一种强烈的自厌情绪。

    走在前面的杜嫣却蹦蹦跳跳,看得出她很高兴,心情很雀跃。秦堪对她的高兴雀跃情绪尤其感到不满,这小八婆肯定打着坏主意,进了县衙上班等于落到她手心里,以后前途堪忧,不但要费尽心思侍侯县尊大人,还得与县尊大人的千金斗智斗勇,要么像孙猴子在如来佛手心里那样,以极其草根极其阿q的方式在她中指上撒泡尿,要么自己一天被她揍三顿,惨死在山阴县衙内……

    一路上,秦堪想了很多,很杂乱,越想心情越沉重……

    大房子,美丫鬟,漂亮老婆……理想似乎离他远去了。

    蹦蹦跳跳的小八婆忽然停住,回过头来朝着他笑。

    阳光洒在她的侧脸,如同蒙上一层金黄色的光辉,英气与娇柔在阳光里融合成完美无暇的面庞,像从一幅绝美的画卷里款款走出来的仙女。

    秦堪感到自己的心跳停了两拍,屏住呼吸,短暂的失神。

    “喂!傻了?”杜嫣在他眼前摇晃着小手。

    秦堪回过神,目光立即望向别处。

    不能被这短暂的幻象迷惑,她还欠我二百两银子,二百两银子……

    “秦公子,孙猴子跟如来佛打赌输了,后来呢?”

    “后来,猴子在佛祖的中指上撒了一泡尿,他真没礼貌,你可不能学他……”

    杜嫣脸一红,娇嗔着捶了他一记:“去你的!你以为我像你一样不要脸么?”

    秦堪叹气,这女人果然很瞎,明明是翩翩君子,她非说我不要脸……

    **********************************************************

    从县衙侧门进去,绕过瑞兽照壁,直穿大堂,大堂后有一片幽雅的小树林,林间淌着一条小溪,溪边有一座假山,山上有小亭,小小县衙内,风景着实怡人,虽说大明有为官不修衙的规矩,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当官的谁也不会太委屈自己。

    杜宏就在假山边的二堂厢房里办公。

    这也是秦堪第二次见杜宏。

    杜宏四十岁左右年纪,穿着圆领团花便服,面貌端正,颌下一缕青须打理得一丝不苟,双目炯炯有神,颇具威严。

    秦堪恭敬朝杜宏施了一礼:“晚生秦堪,见过县尊大人。”

    杜宏微微侧头看着他,淡然一笑:“原来是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才子啊。”

    秦堪顿时老脸一红,干笑两声,随即目光恶狠狠朝杜嫣瞪去。

    果然是八婆,说好了帮她爹把难关摆平,作诗一事便永远烂在肚子里的,结果一转身就把他卖了。

    又学到了一个人生教训:千万不要相信女人的那张嘴,想要八婆保守秘密,除非把她变成死八婆……

    站在门口的死八婆俏脸红了一下,尴尬地吐了吐香舌,扭头便跑了。

    杜宏也不跟他废话,对秦堪作诗,出主意帮他阴人一字不提,指了指书案上堆积成山的帐簿公文,道:“本官以前请的师爷太识时务,丢下这满桌的帐簿便辞我而去,你来得正好,帮本官打理这些钱粮帐目。”

    这就正式上班了?

    秦堪对杜宏的雷厉风行有点不适应,他还以为县尊大人要花一个时辰打官腔,老气横秋的教训他几句呢,结果一来就理帐簿,半句废话都没有。

    秦堪很欣赏他的风格,杜知县这人挺好的,就是教育女儿方面有点失败而已,没关系,人无完人,原谅他了。

    抱着一大堆帐簿,秦堪在门外杜宏的长随郑伯的指引下,来到一间很小却很干净的厢房里,房内布置很简陋,书案上却早已备好了笔墨。

    这便是秦堪的办公室了。

    看着成堆的帐簿,秦堪一阵苦笑,明明准备当风流才子的,怎么混成师爷了?就跟写文章跑题了一样,他的理想似乎与现实也严重脱节了。

    身为曾经的白领,做帐自然不在话下,吟诗作对是业余,理财做帐才是他的专业。

    翻开帐本,秦堪刚瞧了两眼,接着眼睛都直了。

    这……是个什么记帐法?

    每一条,每一页记着日期,比如“今日进库黍米二百石,今日出库钱二千文”等等,每月月底的页面上则做了一个收支统计,从头到尾根本就是一篇流水帐。

    秦堪呆住了,像这样的流水帐,如果想在里面贪污的话,简直比拿自己家的东西更方便。

    一本本的帐簿根本在考验秦堪的意志力——要想克制自己不在这种原始帐簿上动手脚,贪污肥己,实在太艰难了,贪了,对不起杜知县,不贪,对不起自己……

    ——杜知县一家还欠我二百两银子呢,我又不敢朝他家墙上泼红油漆……

    秦堪站起身,合上帐簿,他需要冷静一下。

    可以保证的是,如果自己真在帐簿上做手脚,绝对可以做到天衣无缝,因为这些帐簿本来到处都是缝。贪与不贪,全在自己一念之间了。

    趁着犹豫的当口,秦堪细细打量着房间。

    厢房里很简陋,除了书案什么都没有,北墙上还有一个书柜,柜子空荡荡的,据说这是前任师爷办公的地方,那家伙不但跑得快,连办公室的东西也卷得很干净。

    秦堪对环境无所谓,他是个很随和的人,唯一的不满是,……好歹也是衙门的师爷了,为什么连杯茶都没人倒?

    口渴,秦堪决定自己动手。

    厢房后侧是一个很精致的小花园,花园北边有一排小房子,那是长随杂役们休息的地方,旁边是恭所。

    于是秦堪决定找个杂役,解决最基本的茶水问题。

    杂役见秦堪一身长衫,读书人打扮,虽不知道这位是新上任的师爷,却也很客气,急忙给秦堪倒了一碗滚烫的茶水。

    水很烫,表面飘着几点茶梗,黑乎乎的不知是什么品质的茶,碗沿有点不大干净。

    秦堪皱了皱眉,指着旁边关了柴扉的恭所问杂役:“这是茅房?”

    杂役弓着身子点头笑道:“对……”

    话音刚落,秦堪一碗滚烫的茶水直接朝里面一倒……

    “把碗洗一洗,再换一杯来。”

    杂役面色大变,紧接着恭所内忽然传来一声惨叫,然后就是砰砰的击门声,挠墙声,还有系裤带时的哆嗦声……

    秦堪脸色也变了。

    飞速把碗递到目瞪口呆的杂役手上,秦堪一只宽袖挡住了脸,目光凌厉地盯着杂役:“记住!你没见过我!”

    抽身,远遁,深藏身与名。

    **********************************************************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3 07:49:34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