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三十七章 不负年少

    预料中的报复并未到来,在秦堪的忐忑等待中,绍兴知府佟珍竟带着儿子大明大亮地来到了山阴县衙。

    旁若无人地穿过二堂,佟应龙甚至示威般朝站在办公厢房门口的秦堪笑了笑。

    佟珍这次是来更改婚期的。

    佟应龙不笨,他不会干舍本逐末的事,只要先把杜嫣娶到手,这件事才算尘埃落定,对他来说,娶到杜嫣这个美丽的姑娘才是头等大事,至于秦堪……

    在他眼里,秦堪不过一粒尘埃而已,想什么时候吹走它都可以,但婚期却必须提前,否则这二人每日瓜田李下,不知会不会做出什么让他颜面丢尽的事。

    佟珍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平日宠得紧,对儿子提出的要求,佟珍答应得很痛快。

    更改婚期的理由很扯蛋,说是找算命先生算过了,本月十八宜嫁娶,比原定的三个月之后的那个日子更吉利。

    杜宏尽管有些不舍女儿出嫁,还是点头答应了。

    一则亲事早已定好,早晚都要办的,佟珍是知府,是他的顶头上司,没必要为了这事忤逆他,二则……杜宏不是瞎子,他看得出,女儿对秦堪动情了,每天和秦堪跑出去瞎玩瞎闹,杜宏也实在担心女儿和秦堪做出羞辱杜家门风的苟且之事,那时他这个知县可真在山阴抬不起头了,所以不合时宜的儿女情愫,还是提早把它掐了吧。

    杜宏欣赏秦堪,也感激秦堪,但秦堪的身份终究是一道天堑,喜欢这个年轻人,并不代表杜宏会接受他当女婿。

    双方相谈甚欢,尽管有些仓促,但双方并不反对,约定十日后,佟杜两家结秦晋之好。

    **********************************************************

    不知不觉,九天过去。

    这九天里,秦堪的生活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每天在衙门里应差,晚上回来做几道新颖别致的菜,小公爷徐鹏举吃得酣畅淋漓,大呼痛快,再和唐寅,徐鹏举坐着喝几杯酒,聊一些他们闻所未闻的新鲜话题,比如我们生活在一个球上,我们并非世界的中心,数百年后有一种东西能载着人在天上飞,飞得既快又远,从南京到北京半个时辰就到了……

    徐鹏举和唐寅只当秦堪在说醉话,三人喝得差不多便各自散去。

    跟徐徐鹏举相处近二十来天,秦堪发现小公爷其实是个很率性很直爽的人,除了有点纨绔脾气外,别的都好,就连对秦堪和唐寅的态度,这些日子也改变了很多,他甚至喜欢和秦堪开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秦堪那张毒嘴偶尔刺他两句,他也不生气,还呵呵的笑。

    挺好的,一切都挺好的。

    只是秦堪心里堵着一团郁结之气,它仿佛堵在了气管里,连呼吸都不自在。

    小八婆要成亲了,那个在阳光下蹦蹦跳跳的女子,那个在河堤边放飞纸鸢的女子,那个亲手扯断了麻线,让纸鸢自由的女子……

    很难想象她嫁为人妻后是什么样子,很难想象一个爱笑爱玩爱闹的女子,以后只能温柔贤淑的坐在家里,连内院都不能出,从此安静的相夫教子。

    一个那么热爱自由的女子,她……愿意过这样的日子吗?

    …………

    …………

    砰!

    房门又被粗鲁的踹开。

    一身淡绿衽裙的杜嫣喘着粗气站在门口,痴痴地盯着他。

    秦堪呆了片刻,叹道:“为什么所有人都喜欢用这种方式造访我?就不能斯文点吗?”

    杜嫣眼圈泛红,咬着下唇道:“秦堪,我是偷跑出来的。”

    秦堪楞了:“你要逃婚?”

    杜嫣凄然一笑:“我怎敢做出如此不孝的事?我若逃了,爹爹以后如何自处?”

    “明天不是你成亲的日子吗?你跑出来做什么?”

    杜嫣凝视着他,美眸一眨不眨,眼里的情意连傻子都看得懂,渐渐的,眼眶蓄满了泪水,终于如断线的珍珠,碎裂一地的晶莹。

    秦堪黯然叹息,他的心绪很乱,喜欢或同情,疼惜还是不忍,这些复杂的情绪到现在他也没理顺。

    “秦堪,我辛苦偷跑出来,为的只想见见你,然后再告诉你两句话……”

    “……第一,我不愿成亲,特别不愿和佟知府的儿子成亲,佟应龙不是好人,整个绍兴城的人都知道。”

    “……第二,我一直相信你,哪怕你说天上的太阳是方的我也信,秦堪,你一直是个有办法的人,只要你愿意,你一定能让我这场婚事办不成,你……愿意吗?”

    杜嫣灼热的目光,仿佛要将他融化。

    秦堪垂着头,默然不语。

    杜嫣等了很久,终究等不到她想要的回答。

    闭上眼睛,任泪长流,杜嫣忽然发觉自己已感觉不到心痛,因为心已死了。

    “秦堪,有生之年,你有没有做过一件疯狂却不让自己抱憾的事?”杜嫣泪眼看他,他离她很远,如同隔着沧海的雾气,遥远而模糊。

    “罢了,我走了。”

    暗香渐消,伊影无踪,屋子里只剩下幽幽的叹息绕梁不绝。

    **********************************************************

    秦堪仍保持着姿势不动,时间缓缓流逝,他却仿佛化成了一尊没有思想没有喜怒的雕塑。

    杜嫣伤心离去时的话语一直在他耳边嗡嗡作响。

    “秦堪,有生之年,你有没有做过一件疯狂却不让自己抱憾的事?”

    做过吗?

    扪心自问,他一直活在理智中,两世为人,从没干过一件疯狂的事,也许……这是第一件吧。

    秦堪盯着门口的地板,那里有一个女人为他滴落的两滴眼泪,地板上早已化开成一团微小的水渍,可他心里却仍觉得咸咸的,苦苦的,那两滴泪,滴在了他的心上。

    秦堪痴痴的看着那团水渍,无声地笑了。

    我才十九岁,正是做事疯狂,不计后果,到处闯祸的年纪,怕什么?这世间有什么东西值得我怕?不疯狂一场,怎么对得起第二次青春年少?难道还像前世那样,只能在记忆里留下三两件抱憾终身的事吗?

    门口传来脚步声,徐鹏举沉重的叹息:“我在门口听了很久,秦堪,不得不说,你真是铁石心肠,那么美的女子放下脸面求你,你仍岿然不动,啧啧……你成佛了。”

    “佛断得了凡心,我断不了。”秦堪缓缓摇头。

    徐鹏举斜眼瞧着他:“那姑娘明日便要成亲了,你呢?你打算怎么办?”

    秦堪沉默许久,忽然叹了口气:“我打算与小公爷换个房间,痛快大醉一场,明天继续当我的师爷……”

    徐鹏举愕然:“你现在想做的只有这件事?可是……为何要跟我换房间?”

    秦堪眼中闪过一抹坚定的笑意,却仍旧叹着气道:“这个房间里,刚刚留下了那个姑娘的两滴泪水……”

    指了指门口的地板:“就在那里,一看到那两滴泪水,我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黯然看着徐鹏举,秦堪的眼中布满了哀伤:“小公爷肯定不会帮我这个平民出头的,对吧?魏国公虽世受天宠,可无缘无故招惹一城知府,想必一定会给国公府添很多麻烦,对吧?”

    徐鹏举点点头:“虽然小爷看你挺顺眼,但这个忙我可不能帮你。”

    “那么,小公爷跟我换房间睡一晚,至少让我不那么触景伤怀,这个忙小公爷能帮吗?”

    “这个没问题。”

    徐鹏举答应得很爽快,本来因为帮不了秦堪,他的心里有着些许的愧疚,对秦堪的这个小小要求,他自然无法拒绝。

    秦堪住客栈的二楼,徐鹏举和侍卫们独霸三楼,小公爷一声招呼,侍卫们便将小公爷房里的私人物事全部搬了下去。

    秦堪神情一直保持着哀伤,谁也不曾发现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冷厉。

    小八婆,佟应龙,很对不起,你们的婚礼,黄了!

    *********************************************************

    既然下了决心,便要将敌人一招致死,打蛇不死,反受其噬的道理,秦堪比谁都懂。

    第十日。

    三月十八,宜嫁娶,宜出行,忌祭祀,煞北,成平。

    绍兴城内一派喜气洋洋。

    今日绍兴知府公子佟应龙娶妻,山阴知县杜宏嫁女,一大早佟府的下人们便沿街给乞丐施粥,给路人派发糕点花生,佟府门前更是张灯结彩,欢喜盈天,四方宾客来往不绝。

    纳采,问名等等前期程序已在前几日行过,今日正式亲迎了。

    傍晚时分,佟府的迎亲花轿出了门,一行迎亲队伍吹着唢呐,敲着喜鼓,浩浩荡荡出了门,佟应龙一身红色喜袍,帽上插着双翅宫花,骑着高头大马,一脸喜庆。

    蒙着红盖头的杜嫣被喜娘小心搀扶出来,背上花轿。

    迎亲队伍便浩浩荡荡往佟府行去。

    佟应龙很高兴,这一天过得风平浪静,心里原有的一丝担心渐渐消逝无踪,只要花轿到了佟府门前,杜嫣一脚踏进佟府大门,一切便尘埃落定,这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从此姓佟了。

    至于秦堪那个破落书生……明日叫人废了他一条腿,把他扔回秦庄,或者……干脆套上麻袋,沉入府河?

    佟应龙嘴角咧得更大了,他觉得自己像神,左右着生灵的生死。

    队伍行走得不急不徐,现在已走到了西城门内,麻石街口,那个秦堪刚入城被偷了钱袋的地方,那个秦堪与杜嫣相识的地方。

    看热闹的百姓很多,知府与知县结亲,自然是绍兴城里的一件大事。

    唢呐忘情的吹着,锣鼓卖力的敲着,喜庆的炮杖声此起彼伏。

    看热闹的人群里,忽然有人远远朝着花轿大喊。

    “杜嫣,有生之年,莫做一件抱憾的事,你还在等什么?”

    听着如此熟悉而讨厌的声音,骑在马上的佟应龙笑容立即凝固了。

    周围人群愕然的注视下,花轿稍稍一顿,接着便像被一记重锤敲过似的,眨眼间四分五裂,木屑木板横飞四溅,抬轿的八名轿夫吓得尖叫着抱头鼠窜。

    杜嫣穿着红比甲红裙,盖头不知扔到哪里去了,一身凤冠霞帔昂然立于街中,左手握拳,右手化掌,娇叱一声,高挑的身躯已腾空而起,半空中一记神龙摆尾,那块刺眼的,写着“迎亲”的木牌已被她一脚踢碎。

    变故突生,佟应龙骑在马上,完全呆住了。

    迎亲队伍大乱,与看热闹的百姓们混杂在一起,人群中分不清谁是谁,互相尖叫着,推搡着。

    唯有一个年轻人,穿着普通的蓝色长衫,在人群中岿然不动,静静的注视着那身火红的倩影。

    杜嫣一身凤冠霞帔站在秦堪面前,喜悦的眼泪止不住的滑落,脸上却绽开了美丽的笑容。

    “你终于来了,我等的就是此刻,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秦堪也在笑:“你欠我二百两银子没还,若成了亲,我找谁讨去?”

    混乱中,佟应龙浑身一激灵,终于回过神,看着不远处相对而立的二人,佟应龙脸色变得铁青,骑在马上怒指着杜嫣,大喝道:“杜嫣,你要明白今日之举的后果!”

    杜嫣俏脸一变,有些苍白。

    秦堪微笑,眼中无比坚定:“相信我。”

    杜嫣看着他的目光,秦堪的目光里充满了安全和宁静,仿佛摈绝了红尘。

    良久,杜嫣朝他嫣然一笑:“我相信你。”

    “走,我们回客栈。”秦堪临走前扭头,朝佟应龙投去讥讽般的一瞥,然后拉着杜嫣的手,大笑着跑远。

    醉时狂歌醒时笑,莫辜负青春正年少。

    **********************************************************

    大街上已乱成一锅粥,秦堪和杜嫣飞快跑回了客栈三楼的房间。

    使劲关上门,二人累得弯下腰,大口喘着粗气,两两对视,莞尔一笑,笑声越来越大,越来越欢畅。

    佟应龙的报复速度是惊人的。

    半柱香时间,客栈楼下已传来了他的怒喝声:“刚才一男一女两个贱人回来了吗?”

    客栈掌柜战战兢兢:“回来了,在楼上……”

    “来人,随我冲上去,废了那小子,一切有我担着!”

    杜嫣听着佟应龙愤怒的吼声,花容失色,双手紧紧攥成了拳头。

    “秦堪,今日我拼了一死也誓保你周全。”

    秦堪笑道:“用不着你拼命,别人会帮我拼命的。”

    二人说话间,佟应龙已领着人冲到了二楼的房间。

    佟应龙来找过秦堪,他知道秦堪住在二楼。

    不幸的是,他并不知道昨晚秦堪和徐鹏举换了房间,此刻二楼的房间里,住着小公爷。

    一群人蹬蹬蹬上楼的时候,徐鹏举随身的侍卫们便已拔刀在手。

    “什么人竟敢乱闯……”

    “给我打!”失去了理智的佟应龙大吼。

    接着便是一阵杂乱的刀枪棍棒敲击声,混乱中,传来了徐鹏举气急败坏的大骂。

    “他娘的,反了天了!竟敢打我,啊——”

    “小公爷!”

    “小公爷您没事吧?”

    …………

    …………

    三楼的秦堪和杜嫣静静听着楼下的动静,良久,秦堪喟然叹息:“佟知府,完了。”

    *********************************************************

    入夜,天凉如水。

    南京魏国公府的书房。

    第六代魏国公徐俌,字公辅,奉皇命镇守南京业已三十九年,年虽老迈,可精神矍铄。

    书房外传来了急匆匆的脚步声,国公府的老管家恭谨而急切道:“老爷,不好了。”

    “何事?”

    “孙少爷身边的侍卫刚才飞鸽传信,孙少爷在绍兴被打了。”

    徐俌赫然抬头,震惊道:“被打了?被谁打了?”

    “绍兴知府佟珍的儿子,佟应龙。”

    “鹏举可曾受伤?”

    “脸上挨了一拳,腿上挨了一棍……那群人举着兵器,要人命的架势,幸亏侍卫们拼死抵挡……”

    砰!

    徐俌暴怒,长身而起,眼中一片冰冷。

    老头儿老虽老矣,可脾气并不好,更要命的是,他护犊子。

    徐鹏举是他的孙子,从“鹏举”这个名字,便可以看出徐俌对孙子怀有多深厚的期望和宠溺。

    徐俌暴烈长笑,眼中却不见丝毫笑意。

    “小小的知府竟也敢骑到我魏国公的头上,佟珍是欺我徐家无人了么?”

    “来人!调绍兴卫官军,给老夫把佟珍的家砸了,把他儿子废了!”

    魏国公,永乐帝时徐皇后的娘家,受历代大明皇帝宠信,成祖皇帝迁都北京,下旨徐家世代镇守南京,并且……钦准魏国公掌兵权。

    从古至今,掌兵权的人都不怎么好惹的。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6:45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