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九十一章 番子监视

    当官不容易,当个没有泯灭良心又不被奸臣害死的好官更不容易。

    所以忠臣要比奸臣更奸更毒,才能保住官位和性命,这只是前提,忠臣都有着远大的抱负,保住官位和性命的同时,还要实现自己的抱负。

    瞧瞧,忠臣多累,要做多少事,要费多少脑子,哪像奸臣那样轻松,当官只需偶尔琢磨琢磨如何讨好皇帝,如何陷害忠良,多简单。

    如果不是身体里仅剩的一丝丝节操控制着自己,秦堪真想投入到奸臣们的怀抱里去,从此开开心心地贪钱害人,全身心投入到祸国殃民的行列中,做好事千难万难,但对秦堪这样的穿越者来说,做坏事害人却跟吃饭一样简单。

    只可惜……东厂估计不会要他。

    秦堪离开经历司时心情很复杂。

    听那个小吏说了半天八卦才清楚,他人还没到京师,便已跟整个京师的东厂番子们结下了仇。

    整个京师的东厂番子啊!

    一人一泡尿就……不对,换个比喻,一人一口口水就能淹死他,锦衣卫和东厂斗了这么多年,无非也就勉强斗了个平手,如今瞧这情势,东厂要集中火力专门对付他了,秦堪只是小小的千户,不是锦衣卫指挥使,面对东厂的火力猛攻,他抗得住吗?整个锦衣卫会毫不犹豫地当他的靠山吗?

    秦堪清楚,除了血脉亲人和妻子,这世上谁也靠不住,谁也不能信,唯一能靠的人只有自己。

    小吏的八卦说完了,最后意犹未尽地告诉秦堪,他的调令是由指挥使大人亲自下的,所以对秦堪未来的工作安排,得由指挥使大人说了算,他们经历司管不了,请秦千户安心等几天,等牟帅有空时再接见他。

    秦堪发现自己来这一趟经历司的目的就是为了被人吓唬一顿,然后战战兢兢走人……

    ***********************************************************

    出了经历司,秦堪本想带点礼物顺路去牟斌府上拜访,感谢他慧识英雄,于万千芸芸庸才中发现了他这个亮点,仔细考虑过后,秦堪还是决定不去了。

    被老大抬举是好事,不过感恩图报也得看时机,秦堪刚到京师,放着镇抚司那么多佥事,同知不去拜访,一来便直接抱老大的粗腿,传出去不好听,甚至会给他惹来麻烦。

    丁顺办事很稳当,由于有女眷,于是包了客栈的整个院子,带来的手下们住在前院,杜嫣和小萝莉们住后院。

    这家客栈位于京师外城菜市口附近,包下的院落地处偏僻,很适合女眷,这个时代的女性大多数还是很传统的,喜欢安静,习惯足不出户,当然,秦门杜氏不算其列。

    秦堪刚跨进院门,丁顺便迎上来禀报,说夫人没来过京师,觉得很新奇,上街玩去了,丁顺于是派了几名手下保护她。

    秦堪揉揉鼻子,严肃地告诫道:“保护是对的,不过不应该保护她,而是保护京师百姓不被她欺负,以后注意,本末不可倒置。”

    杜嫣本就是不肯安静的性子,要她像普通女眷那样整天在房里学东方不败绣花鸟,她肯定活不过这个冬天。秦堪骨子里并没有多少大男子主义情结,爱一个人就不要强行约束她,改变她,她爱干什么随她去吧,哪怕她把天捅了个窟窿,他秦堪也得在后面帮她补起来,这才是真正有担当的男人,真正的大丈夫。

    那些在外面唯唯诺诺,回到家里却硬了,只知道对老婆孩子横眉瞪眼,这种人不能算男人,世人一般管他们叫“瘪三”。

    丁顺犹豫了一下,又禀道:“大人,属下包了这家客栈院子不久,便瞧见有十来个人在咱们院子外面鬼鬼祟祟探头探脑……”

    秦堪皱起了眉:“查清了么?是些什么人?”

    丁顺得意笑道:“咱们堂堂锦衣卫的长处便是刺探,当然不能落人于后,于是属下也派人鬼鬼祟祟探头探脑过去……”

    秦堪:“…………”

    算了,正事要紧,不骂这朵奇葩了。

    “后来查清楚了,这十来个人是附近的地痞,不过按东厂惯例,他们都是雇地痞打探情报,所以属下怀疑这帮人是东厂派来的,此事如何处置,还请大人示下……”

    秦堪眉头越拧深,东厂委实厉害,人刚进城,他们便打探到自己和家眷的落脚处,经历司的小吏没说错,估摸着如今东厂番子们已把他当成了头号敌人。

    幸好自己还顶着锦衣卫千户头衔,令他们尚有几分顾忌,否则不用等他进城,东厂番子们肯定就在荒郊野外把他和一大家子全剁碎了。

    公公们全是练过葵花宝典的高手啊,不能不防,却不知从何防起,一进城便遇到如此憋屈的事,秦堪心里堵着一口闷气难舒。

    忍几天吧,毕竟自己身边只带着一二十个手下,没有实力跟东厂那帮杀才硬拼,等牟斌给他安排了工作再说。

    目前最重要的是,……跟老婆洞房。

    这些日子一直舟车劳顿,没时间也没气氛洞房,今天总算到了地头,晚上怎么着也该……呵呵。

    心不在焉地听着丁顺禀着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院门外不知何时跑来两条土狗,俩狗也不害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开始ooxx,不要脸之极。

    秦堪盯着它们,眼中露出若有所思之色,良久,忽然幽幽一叹:“本千户如今的生活连狗都不如……”

    **********************************************************

    独自进了内院,却发现怜月怜星嘟着小嘴坐在厢房门口,俩小萝莉闷闷不乐的样子令秦堪一阵心疼。

    “你们怎么了?”

    怜月垂头低声道:“主母的功夫好厉害,可她却不肯教我们学武……”

    “为什么不教你们?”

    “主母说,她总得留一手,免得将来我们学会了功夫联手打她,她担心打不过我们……”怜月越说越委屈了,瘪着嘴道:“我们怎么会对主母动手呢?我们要做好奴婢的……”

    怜星按惯例点头附和:“嗯嗯,就是就是。”

    秦堪失笑,杜嫣才十七八岁年纪,其实也是孩子心性,一大家子里面就属他最成熟了。

    低头瞧了瞧自己的下身,秦堪点头再次肯定,嗯,确实很熟了……

    闲着也是闲着,晚上洞房,不如白天先磨一磨枪,临阵不快也光……

    眨眨眼,秦堪俯下身笑得很和善:“我教你们学武好不好?”

    俩萝莉眼睛雪亮雪亮,一左一右拉住了他的袖子:“老爷也会功夫?真的吗?”

    “老爷当然会功夫,否则如何收服你们主母?”秦堪严肃道。

    “老爷愿教我们吗?”

    “看你们聪明伶俐,老爷我就破例教教你们,此乃秦家独门武功,不可示之于外人,来,跟我进房……”

    怜月怜星兴奋得小脸通红,使劲地点头:“奴婢发誓一定不外传,学好功夫将来保护老爷和主母!”

    “呵呵,真乖,老爷我很欣慰。”

    …………

    …………

    厢房的门紧紧关上,里面传来秦堪严肃的声音。

    “今日教你们的第一招很厉害,切记不可对外人使用……”

    “嗯嗯!”

    窸窸窣窣……

    怜月惊呼:“老爷,您把绝世神兵亮出来却为何故?”

    “……它是你们练武的道具。”

    怜星吃吃道:“这……怎么练?”

    “来,老爷教你们,把你们的手伸出来,轻轻抓住它,别使劲,练武要有耐心,慢慢的,慢慢的,前后移动,对,就是这样……”

    “老爷您真是教我们练武么?这一招叫什么?”

    “五龙抱柱……不对,十龙抱柱,啊,现在十五龙了……好舒服。”

    **********************************************************

    ps:祝大家圣诞快乐!虽然不提倡过洋节,不过也算是一个出去放松哈皮的借口吧……

    哈皮完了回来记得投推荐票……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0:4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