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九十六章 厂卫冲突(中)

    秦堪太痛恨自己的料事如神了,很难想象,一群对皇帝奴颜卑膝,各种谄媚各种讨好仿佛浑身没有半两骨头的太监们,对锦衣卫却完全变了另外一种面孔,他们凶狠狡诈,阴险毒辣,必置他于死地才甘心,很费解,他们身上那股比纯爷们更纯的雄性气息从哪儿冒出来的,不是割了么?

    ——难道没割干净?

    下午回到千户所后,秦堪下的第一道命令便是派人把杜嫣和小萝莉她们从客栈接进千户所,山雨欲来,他不能把妻子家人扔在外面,东厂那帮杂碎什么事都干得出的,道德底线比秦堪低多了,不得不防。

    第二道命令是派人紧急赶赴北镇抚司衙门,向牟斌求援。虽说牟斌事前已暗示过他的态度,然而事情到了这一步,不求援只能被东厂的番子一人一泡尿……不,一人一口口水淹死,秦堪便顾不得许多了。

    第三道命令便是高筑墙,把千户所所在的胡同围墙用沙袋加高,布置石块和火油,一副严阵防守城池的架势,并派人抽调所有属下百户和校尉增援……千户所内被秦千户凝重而紧张的神情弄得人心惶惶。

    …………

    …………

    已被接进千户所的杜嫣悠哉悠哉地看着秦堪满头大汗忙前忙后,不由轻颦秀眉:“相公,你是不是惊吓过度了?不过小小打了一架而已,输赢各凭本事,你怎么就认为东厂番子们今晚会来报复?”

    “不是报复,是‘大举进犯’!”秦堪顾不上擦汗,叹道:“我小时候跟一个道德素质很低的人打过一架,第一回合那家伙被我捶了一顿,哭着跑了回去,没到半个时辰他便拉了一大群帮手来,我一个人单挑二十多个啊……”

    秦堪还来不及露出悲痛的表情,杜嫣惊讶地张大了嘴:“相公原来深藏不露……我来试试你!”

    不待秦堪反应,杜嫣便一个扫堂腿,秦堪……华丽丽地被放倒了。

    “相公……你没事吧?”杜嫣很内疚,也很困惑,这样的身手一个人怎么可能打得过二十多个?

    秦堪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了,趴在地上悲叹道:“当时我一个人打二十多个,……差点被那群畜生活活打死啊!躺在地上装晕他们才饶我一命……娘子啊,以后听相公说话,一定要让我把话说完,可好?”

    杜嫣:“…………”

    “这跟东厂来报复有何关系?”杜嫣忍不住又问道。

    “因为东厂那帮人的德性跟小时候打架输了拉帮手的家伙是一样一样的,道德素质极其败坏,人品节操极其低下。”

    **********************************************************

    事实证明秦堪的预料没错,到了掌灯时分,京师甜井胡同附近大街小巷静悄悄的,不见一个人影,百姓们仿佛听到了什么风声似的,纷纷回到家躲了起来,街上一片空旷,连条狗都没有。

    秦堪的心越来越沉,冷汗一滴滴的从额头滑下。

    他知道,气氛越平静,即将到来的风雨越急骤,很危险的信号。

    “大人,……街,街上的人呢?”丁顺跟着翻上墙头,面色有点发青。

    秦堪闭眼沉静道:“我想百姓们不是回家吃晚饭就是回家睡婆娘去了。”

    “真的?”丁顺仿佛松了口气。

    “假的,老丁啊,你这么笨,待会儿若跟东厂打起来,会死得很快的……”秦堪为丁顺的命运而叹息。

    丁顺小心翼翼道:“大人,打架不必用脑子的,恕属下直言,大人的身手才会死得很快……”

    秦堪:“…………”

    被属下鄙视了……

    不好的消息一个接一个。

    派出去的人回来了,属下十名百户真正派人来增援的加上丁顺才三个,其他的人不知为何在同一时间病倒了,而且病得很严重,——也许这种病的名字叫“趋吉避凶”吧。

    派去向其他锦衣卫千户所的人也回来了,千户们很礼貌地拒绝援助,话都说得很漂亮,咱们锦衣卫不怕事,但也不愿多事,今晚这桩事属于“不愿多事”的范畴,所以不能帮秦千户了。

    派去北镇抚司的人倒一直没下落,不过秦堪的心已经寒了,这位指挥使大人多半也会袖手旁观的。

    偌大的京师,竟无一人相助,老天派他穿越过来的目的,难道是想让他在明朝的京城再死一次吗?

    **********************************************************

    千户所围墙外几名打着火把的东厂番子凑近瞧了几眼,接着又鬼鬼祟祟地跑了回去,半天不见动静,一柱香时辰后,胡同外传来细碎杂乱的脚步声,番子们一个接一个的出现了,仿佛从四面八方涌出来的蚂蚁似的,人人手里攥着一根木棍,形状颇似衙门里镇堂威,打犯人用的水火棍,半红半黑。

    杜嫣和千户所内一众锦衣卫的脸色顿时煞白。

    秦堪没说错,他们果然来了!

    人山人海的番子,数不清的晃动着的火把,京师黑夜的寂静渐渐被划破,四面八方的脚步声,叫骂声,张狂至极的笑声……

    这一刻秦堪想到了那位千多年前被围在垓下的楚霸王,听着四面鼎沸的人声,露出绝望的笑容……

    汉兵已掠地,四面楚歌声。

    嗖!

    一支火把从围墙外扔了进来,杜嫣大怒,飞起一脚,腾空将火把踢出了墙外。

    紧接着,一支,两支……

    秦堪面色苍白,浑身直颤。

    京师的夜,很冷,京师的人心更冷。

    想着指挥使的推搪,其他几个千户的冷漠无情,东厂番子张狂的叫嚣……

    穿越至今,秦堪从没像今晚这般陷入绝境。外面撞门的声音越来越急,只消一刻大门被破,番子们一涌而入,乱军之中,他秦堪纵有百条命也不够他们杀的,死一个锦衣卫千户而已,想必王岳早已准备好了说辞,这事只需轻飘飘几句解释便带过,他秦堪生命的价值,只在东厂厂公嘴唇翻动间便告终结……

    这不该是他秦堪的结局!更何况这里还有他的结发妻子!

    秦堪文弱俊朗的脸庞慢慢通红,眼球迅速充血,涨红,他露出了罕见的狰狞表情。

    盛世亦是乱世,你们既然如此冷漠,莫怪我无情无义了,这场祸事不该由我一人来背,要背大家一起背!

    **********************************************************

    ps:晚上还有一更……求推荐票!!

    c!~!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4:33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