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一十三章 朝堂风浪(下一)

    秦堪安然无恙,这得归功于宦官们低弱的战斗力,他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大杀四方的时候。

    从宫里跑出来传令的宦官两眼发直盯着秦堪,只见牢房正中,秦堪戴了镣铐的手上握着一根胳膊粗的棍子,威风凛凛站在牢房里,他的身前跪着数名双手高举,鼻青脸肿鲜血横流的宦官,虔诚的模样如同庙里拜神的信徒…….

    很震撼的一幕,震得传令的小宦官半晌回不过神来,他怎么也想不通,这几个宦官明明拿着棍子进牢房准备要秦堪的命,为何要命要成了这般光景?就好像他们特意进牢房把棍子递给秦堪,哭着喊着求秦堪揍他们一顿,下手千万不要留情……

    这不科学呀!

    宦官脸色苍白,三观有崩溃的迹象……

    秦堪扭头盯着牢房外的小宦官,目光投来,小宦官没来由的浑身一颤,这个文弱书生的目光好吓人,像狼。

    牢房里五名宦官仍旧高举双手,一动也不敢动。

    宦官指着牢房,吃吃道:“你……你们,这是……”

    秦堪和蔼一笑:“你是想问你看到的这一幕是怎么一回事,对吗?”

    “……对。”

    秦堪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握着棍子侃侃而谈:“是这样的,刚才这几位公公突然打开牢门,然后把棍子递给我,请求我用生平最厉害的招式狠狠地打在他们身上,下手千万不要留情……”

    宦官目光呆滞。像条死鱼:“…………”

    “我是个反对暴力的人,所以对他们的要求感到很为难,可他们实在太有诚意了,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声泪俱下说什么我不打就是看不起他们,他们活着也没意思,不如一头撞死在我面前……”

    “所……所以?”

    秦堪露出一副做了善事不求表扬的表情:“所以。盛情难却呀,换了你是我,你也会帮这个忙的。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

    宦官的脸颊急速抽搐……

    扭头微笑着扫视跪在地上的五名宦官,秦堪笑得一脸天官赐福:“你们说是不是这么回事?”

    “秦千户说得没错,正是如此。”五名宦官非常识相。异口同声道。

    不能不认同,天杀的手里还握着棍子,而他们还处于当头棒喝的打击范围之内,几位宦官虽称不得好汉,但也懂得不吃眼前亏的人生道理。

    传令的小宦官脸颊仍在抽搐……

    这种鬼话他也说得出口,宦官虽在宫里的贵人们面前像个贱骨头,但也没贱到这般地步啊。

    “说正事吧,这位公公来做什么?难道也和这几位公公一样请求我的帮助?”

    宦官急忙摇头:“奉陛下谕,宣秦堪进宫。”

    秦堪笑了,生机。也许就在这一遭。

    牢头解开镣铐,秦堪缓缓步出牢门,外面的阳光刺眼,他微微眯了眯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气。自由的味道,真好。

    “秦千户……您还是把手上的棍子交给我吧。”

    “不行,你们让我很没安全感。”

    “您拿着棍子宫门都进不去呀。”

    “那就在宫门前交给锦衣卫大汉将军。”

    “唉,您……这是何必呢。”

    “男人棍子的妙处,你们太监是不懂的……”

    文华殿里仍在争吵,吵成了一锅粥。

    弘治帝头都大了。张皇后坐在他身边却一言不发,脸上带着雍容的微笑,似乎殿内大臣们和建昌伯争吵的对象寿宁侯与她完全无关,她只是个旁观者而已。

    这也是张皇后的一贯做法,不论如何溺爱护短,在朝堂大臣们面前她却从来不表露任何态度,一副对她弟弟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模样,非常的大公无私,晚上一钻被窝便开始在弘治帝耳边吹枕头风。枕头风比台风厉害,略微一吹,满朝文臣言官的参劾奏章立即烟消云散。

    东宫太子朱厚照也来了,他纯粹是来打酱油的,听说文华殿吵得厉害,而且跟自己的舅舅和新认识的秦堪有关,朱厚照喜欢凑热闹,而且很有参与精神,于是兴致勃勃地赶来了文华殿。

    王琼,李梦阳等人对寿宁侯的讨伐已达到了**。

    这次他们是有备而来,李梦阳不但准备了参劾奏章,还将历年来寿宁侯圈占农地,乒百姓等等恶行的记录也带来了。

    大明文官的眼里不能掺沙子,特别是寿宁侯这种沙子,好不容易逮着秦堪与寿宁侯冲突的机会借题发挥,今日若不参得陛下将寿宁侯的爵位削了,他们是不会罢休的。

    论口才,建昌伯当然不是这些久经风浪的文官们的对手,见这些触目惊心的一条条罪状摆出来,建昌伯脸涨得通红,期期艾艾半晌,跺脚撒泼:“你们分明污蔑国戚!这些东西你们信口说来,信手写来,想怎么写便怎么写,可你们有凭证吗?”

    李梦阳怒道:“远的不说,就说寿宁侯强抢锦衣卫千户秦堪家中美婢,更陷其入牢狱,此事满城皆知,你敢说是我们污蔑吗?”

    王琼白眉一掀,朝弘治帝禀道:“陛下,寿宁侯这些年来多行不法事,委实该治一治了,否则陛下多年来的清誉将会败在国戚身上,臣请陛下,削寿宁侯之爵。”

    李梦阳,杨廷和王鏊等人纷纷躬身,异口同声道:“臣请陛下,削寿宁侯之爵。”

    张皇后脸色隐隐泛青,笑容分明有些僵硬了。仍咬着银牙不说一句话,目光却有意无意地瞥了建昌伯一眼,心中黯然一叹,这不争气的两个弟弟,伤脑筋呀……

    弘治帝头更疼了,苦笑着望向太子朱厚照,不知是考验他还是不愿直面话题。

    “皇儿。你来说说,若你是皇帝,这件事你该如何处置?”弘治帝的眼中充满了宠溺。他就这么一个儿子,不宠不行。

    朱厚照似乎对父亲毫不惧怕,此刻正坐没坐相地一条腿盘在暖炕上。嘴里塞满了宫女端来的干果脯,吃得嘴边布满了渣屑,弘治帝宠爱地一笑,细心地帮他擦掉渣屑。

    “如果我是皇到,我就打舅舅的屁股,父皇,寿宁侯府的家仆抢秦堪家的女人,儿臣可是亲眼所见,那些人太混帐了,全部该杀……至于那个秦堪嘛。嗯,秦堪很冤呐,应该把他从牢里放了,然后调入东宫陪我玩……咳咳,不对。陪我读书。”

    张皇后一听,不由暗暗气苦,恨不得把这宝贝儿子塞回肚里重新生一个,都说娘舅最亲,这傻儿子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呀?

    王琼,王鏊等一干大臣却暗暗皱眉。且不说太子对此事的处置太过儿戏,单看他此刻的态度,一条腿盘在炕上,另一条腿耷拉下来乱没规矩的得瑟,嘴里东西没吞下去,一张嘴食物碎屑四溅,还有那满不正经的笑容……这是未来国君的样子吗?

    王琼性格最刚烈,忍不住重重一哼,刚待开口训斥太子几句,却听得殿外宦官尖声道:“寿宁侯到,锦衣卫内城千户秦堪到——”

    寿宁侯是被人抬进来的,模样很凄惨,双目无神,眼歪嘴斜,全身缠着白布,散发着难闻的药味,秦堪只不过一脚把他踹晕了,可他此刻表现出来的却如同被锦衣卫严刑拷打了一般,那叫一个奄奄一息,临终弥留……

    真是一个令人可恨又可笑的家伙。

    秦堪和寿宁侯是在宫门前遇上的,一个被抬着,一个走着进了宫。

    进了殿,张皇后一见弟弟寿宁侯这般凄惨模样,不由心疼万分,见他身旁施施然站着且完好无损的秦堪,张皇后凤目狠狠剜他一眼,很不善。

    朱厚照一见秦堪眼睛便亮了,也不管弘治在场,从炕上跳下来,跑到他身前嘻嘻笑道:“秦千户果然见过厮杀场面,你打寿宁侯府的恶奴打得很过瘾,太解气了……”

    太子没正经,弘治帝笑而不语,张皇后白眼暗翻,王琼却实在看不下去了,沉声道:“太子殿下,请注意仪态。”

    朱厚照撇了撇嘴,嘀咕着“扫兴的老头儿”,然后站到一旁,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寿宁侯略显夸张的受伤打扮。

    弘治帝皱眉扫奄奄一息的寿宁侯一眼,这才正视秦堪,道:“秦堪,昨日你与寿宁侯因何而起争执,你且仔细讲来,不得半句虚言欺君。”

    秦堪缓缓朝弘治帝跪下,两手张开,展示着自己尚未换下的灰色囚衣,凄然笑道:“陛下,臣这般模样,其实已说明了一切,勿须多言了。”

    建昌伯看着秦堪,眼中威胁之意甚浓:“秦千户,殿中各位大人说我兄长欲霸你家中美婢,你们因而起了争执,是也不是?想清楚了说话。”

    秦堪垂首无言,心中涌起滔天愤怒。

    这是个怎样的时代?权贵横行,良善无依,寿宁侯一句我要那对双生子,自己却不得不将她们和妻子送走以避祸,最后他还落得个身陷囹圄的下场,连此刻当着皇帝的面,他们竟也敢如此威胁。

    莫非人生来便已分好了三六九等吗?

    坦然迎着建昌伯威胁的目光,秦堪冷冷一笑,道:“陛下,寿宁侯确欲霸占臣家中美婢,臣位卑言浅,却胆大包天,国戚看上臣的美婢,臣应该双手奉上,以此邀媚献宠,臣不知好歹,但知廉耻知担当,连家中妻小都护不了,有资格做男人吗?寿宁侯以权相欺,致臣下冤狱,拜请陛下为臣伸冤!”

    当事人秦堪的一席话无疑将此事定了性,张皇后再也忍不住了,她要保住弟弟。

    眼波一转,张皇后微笑道:“陛下,什么以权相欺,什么霸占美婢,臣妾听得云山雾罩的,不过呢,寿宁侯被打得满身伤痕,连进宫都是被人抬进来的,而这位秦千户完好无损站在这儿,这可是大家亲眼所见,若说寿宁侯以权相欺,恐怕不足信吧?臣妾怎么瞧着好像是秦千户欺负了寿宁侯似的?”

    ps:晚上还有一更

    为什么章节名是呢?因为估计错误……原以为三章能写完的事情,结果还差了一点点……

    再p再s:求月票……真不想开单章求票,开多了怕大家反感,可是我很需要月票啊……新书榜上只差四十几票就能爆掉前一名了,大家能否给点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1:0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