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二十六章 宁王夜奔

    w“忠孝”二字,向来是儒家治国之本,明朝尤甚。所以大明的文官在朝堂上向皇帝进谏时,开口的第一句话往往便是“臣尝闻圣明君主以孝治天下”,然后再巴拉巴拉说出自己的建议和谏言,这是朝堂必须的程序。

    一句话能被当成金殿进谏法定程序的开场语,足可见大明儒士和文官对它的重视程度,于是四书五经要义里,将“忠孝”二字非常完美地融进了儒家的各种学说,被皇帝和大臣们推崇备至,一个臣民懂得“忠”和“孝”二字的国家,才让统治者最为放心,这两个字已概括了人性里所有的美好面。

    今晚宁王殿下和监察御史涂从龙无疑干了一件不忠不孝之事,还被诸多大臣抓了个现行。

    国丧期间,堂堂皇家贵胄,先氮脉相连的兄弟竟勾连朝中监察御史宿妓买醉寻欢,而且举止放浪,丝毫不曾顾忌如今正是举国素缟的服丧时期,如此张狂的做法,令所有大臣们出离愤怒了。

    凡事都有两面性,寻花问柳在大明本是风雅之事,但也得看时候,国丧期间若敢干这件事,无疑是大逆不道了,或许大明境内还有别人也在这期间寻花问柳,没看到的管不着,可朱宸濠和涂从龙宿妓却是李东阳等众多大臣亲眼所见。

    是可忍孰不可忍!

    朱宸濠已严重触犯了所有人的道德底线,连一贯文雅从容的内阁大学士李东阳此刻也情不自禁地泛出怒容,更别提以暴脾气和善斗殴闻名于青史的言官御史们了。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扇过。涂从龙的脸上很快现出一个巴掌红印,却是右都御史戴珊扇的,戴老头年已七十许,眼看今年便打算辞官告老,不曾想都察院下属监察御史中竟出了这么一号败类,不仅私通藩王,还敢在国丧期间与藩王宿妓买醉。令以正义清流著称的都察院上下蒙羞,戴珊自己为官清白一生,最后关头却被涂从龙狠狠抹了一笔黑墨。尤令戴珊感到羞怒无比。

    涂从龙脸色灰败,如同水里刚捞出来一般,凌乱不堪的衣衫已被冷汗浸湿。呆若木鸡的眼神透着深深的绝望,他是弘治十五年的二甲进士,翰林院里熬了三年,刚刚当上监察御史数月,官场仕途走到今晚,算是彻底划上句号了。

    嫉恶如仇是大明文官的本色,特别是文官中的御史给事中们,将这种本色发挥得淋漓尽致,为了道德礼法,他们连皇帝都敢痛骂。更何况只不过缩于南昌一隅就藩的宁王了。

    一群愤怒的御史们撸起袖子冲向宁王,举起拳头便待揍下去,但为正义故,天下何等奸贼打不得?此刻他们的眼里只有公理正义,没有身份尊卑。秦堪从没觉得大明文官喜欢动手斗殴的习惯竟然如此赏心悦目。

    一大堆老的少的拳头即将落下时。宁王朱宸濠长叹一声,忽然大声道:“慢着!让本王先穿上裤子!”

    屋内顿时一静,接着人群传来一道很不厚道故意变粗了声音,仿佛疑惑地喃喃自语:“……他穿上裤子不认帐怎么办?”

    众人扭头望去,却见秦堪有些夸张地看着丁顺,道:“丁千户所言似乎有些道理。”

    丁顺睁大了眼睛。愕然地张了张嘴,见无数目光盯着他,丁顺似有所觉,呵呵干笑两声,腼腆的退开两步。

    朱宸濠羞恼不已,扭头瞪视秦堪,嘶声吼道:“秦堪你这卑鄙小人,竟设陷阱害本王,害我还不够,你难道还想羞辱我吗?山水有相逢,善恶终有报,今日之辱,本王迟早……”

    朱宸濠放着狠话时,秦堪却注视着他,最后实在忍不住了,指了指他的下身,轻声道:“王爷,等会儿再骂,你那个……露出来了,快快收回去……”

    朱宸濠闻言双手往裆部一护,惊慌莫名朝众人扫了一圈,面孔已羞怒得涨成了猪肝色。

    …………

    …………

    戴珊扇完了涂从龙,转头冷冷地盯着朱宸濠。

    论资历,戴珊乃三朝宿老,天顺年进士入朝,深得三代帝王器重,今年初弘治帝驾崩之前,戴珊因身体疾病向弘治帝告老还乡,弘治帝倚戴珊为重臣,执意挽留不允致仕,最后竟以“主人留客坚,客则强留,珊独不能为朕留耶?”之强硬言辞,死活将戴珊留在朝中为官,并主掌都察院,即举察事。可见弘治帝何其看重。

    若论嫉恶如仇,戴珊当属文官之首,否则弘治帝也不会让他独掌朝廷三权之一的都察院了。见朱宸濠失措慌张的模样,戴珊气得白须一翘,怒道:“先帝大行,英灵不远,宁王殿下非但不回封地就藩,久居京师不知是何居心,而且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于我大明国丧期内买醉宿妓,其乐何极,殿下向内阁上疏曰留京是为先帝哭灵守孝,今日这般种种举止,岂是为人臣之道?不知殿下何以教老夫?”

    越说越气,脾气火爆的戴珊忽然伸手抓住朱宸濠的手臂,大声喝道:“走!裤子也别穿了,你且随老夫入宫面圣,让陛下瞧个清楚,瞧瞧他一直尊敬爱戴的宁皇叔是一副怎生鲜廉寡耻的嘴脸……”

    朱宸濠闻言一震,今晚若被戴珊和李东阳他们押进宫中,这副没穿裤子的狼狈形象若被朱厚照瞧见了,不知会有怎样的后果,恐怕会直接影响到他的造反大业。

    绝不能进宫见那小皇帝!

    朱宸濠怨毒地剜了秦堪一眼,咬了咬牙,忽然发力挣开了戴珊的手,暴起身形朝屋外跑去。

    众人一楞,只觉得一道人影如狂风般呼啸而去,大伙儿皆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面面相觑。

    宁王这个无耻之徒,竟然……竟然跑了!

    等众人追出燕来楼的正门,却见宁王朱宸濠在夜幕下飞快奔跑,夜风吹拂起他的衣衫下摆,露出没穿亵裤的毛茸茸两条大腿,以及胯下软耷耷的寸余小宁王,姿势淫荡。扭摆风骚。

    秦堪英挺的眉头一拧,扬声喝道:“宁王殿下,又露出来了!”

    朱宸濠羞愤交加地跑着。听到身后那道熟悉而讨厌的声音,气得牙齿格格作响,然而秦堪的提醒又不可谓不正确。低头一看,那软耷耷的小东西可不正被夜风吹得摇头晃脑么?

    羞愤得几乎当街晕过去,朱宸濠不得不双手捂住了裤裆,以一种非常别扭的姿势飞快奔跑。

    身后又远远传来一道沉重而痛心的叹息:“殿下又错了,捂住脸才是王道啊……”

    朱宸濠眼皮跳了跳,然后……双手顺从地从下面捂到了脸上。

    那该死的卑鄙之徒没说错,捂住脸更安全,更能遮羞。

    眼睁睁看着一代藩王,大明皇帝陛下的皇叔在深夜的京师街头裸奔跑远,直至身影消失不见。众官员怔忪片刻,这才纷纷回过神来,指着黑暗的街头怒骂不休。

    看着众官员痛骂的样子,秦堪脸上浮起一抹坏坏的笑容。

    “丁千户……”

    “属下在。”

    秦堪板起脸道:“京师皇城之地,竟有无耻之徒深夜裸奔。此举有伤风化,不要脸之极,命你着画师画下此人容貌,发下海捕文书,经锦衣卫军驿遍贴大明各城镇官府,嗯……特别是南昌。”

    “大人。要不要把他的下面也画出来?”

    秦堪正色道:“他那话儿乃是有伤我大明风化的作案工具,当然要画出来。不但要画,而且要画得传神,逼真,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是!”

    正在痛骂不休的众官员忽然闭上了嘴,扭头呆呆地注视着秦堪,看到他脸上那抹坏得令人发指的笑容,众人一齐打了个冷战,顿觉遍体生寒。

    当事人跑了一个,众言官御史们只好悻悻散去,走时怒容满面,踌躇满志,很显然,今晚是个不眠之夜,他们将在各自府里的书房中度过,离早朝尚有两个时辰,一定有时间写出一道言辞犀利,扬名诛心的参劾奏章,趁着早朝当殿呈上。

    众人皆散,唯独李东阳没走,他静静地站在燕来楼门口,捋着胡须神色不善地盯着秦堪。

    秦堪尴尬地笑了笑,拱手道:“李大学士今晚异常沉默,看来大学士的涵养不错,已达到胸有惊雷而面若平湖的境界了,实在可喜可贺……”

    李东阳重重一哼,道:“秦堪,老夫发现你越来越不是好东西了,今晚这出把戏,也是你一手布局的吧?”

    秦堪神情愈发赧然:“大学士目光犀利,洞悉一切,什么都瞒不过您。”

    “不简单啊,连堂堂藩王都中了你的暗算,将来谁若得罪了你,恐怕没一个好下场……哼,老夫倒想问问,你布局便布局,为何把老夫也拉入你的局中?你当老夫堂堂内阁大学士也是你棋盘上的一枚棋子么?”

    秦堪急忙干笑着赔罪不已。

    李东阳叹了口气,似有所思:“我大明从皇帝到藩王,再到诸多大臣官员,芸芸众生相委实眼花缭乱……唉!”

    指了指秦堪,李东阳笑骂道:“下次再拿老夫当棋子,当心老夫学那李梦阳,抢了金瓜锤打得你头破血流!”

    秦堪感激道:“老大人长者之心,宽容后辈胡闹,下官不胜感激。”

    …………

    …………

    今晚的闹剧结束了,然而对朝堂而言或许只是个开始,明日的金殿想必会很热闹。

    秦堪恭敬送走了李东阳,站在燕来楼前怔怔不语。

    丁顺上前笑道:“大人一出手,不仅化解了危局,而且把宁王也带进了圈套,守局已呈攻势,大人委实高明……”

    秦堪叹道:“丁顺,你今晚都看见了,只要能占住道德制高点,这些文官不但连藩王都敢打,而且连裤子都不让别人穿,大明的文官……厉害啊,若有一天我跟整个朝堂的文官为敌,孰胜孰负,不可预料。”

    丁顺撇嘴道:“大人说的道德制高点什么的,属下不懂,属下只知道所谓的‘道德’,应该是让人穿好裤子,管好裤腰带,连裤子都不让人穿,这能叫‘道德’么?”

    秦堪一楞,诧异地瞧了丁顺一眼,拍着他的肩大笑道:“丁顺,你跟着我时日久了,越来越深邃了,我很欣慰!”欢迎您来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m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1 07:03:27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