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一百七十六章 诏狱大乱

    杜宏被关进诏狱,秦堪第一时间赶去牢房,一见牢房外层层把守的数百名东厂番子,顿觉情势不妙。

    由于职权重叠,中明以前东厂并无自己的监狱,直到明末才有了东厂监狱,如今的东厂拿了人犯,只能关进锦衣卫诏狱里,由厂卫合审,但是杜宏明显是个例外,虽然他关进了诏狱,但东厂摆出的这副架势分明是想独审杜宏,隐隐还有提防秦堪救人的意思。

    不得不说,凡事有利必有弊。秦千户成名了,是当今陛下和东宫太子眼里的红人,近臣,看在东厂王岳眼里却是威胁,虽然他还只是个千户,然而朝堂内外,无论大臣还是掌权的太监,谁敢真正只拿秦堪当千户看待?

    于是秦堪便成了东厂的重点盯防目标。

    几名校尉的簇拥下,秦堪硬着头皮走近关押杜宏的单间牢房,百步之外便被一名东厂领班拦住了。

    领班的态度很客气,东厂在秦堪手下吃过几次小亏,上到厂公下到番子,大家都清楚这位看似和善斯文的秦千户手段多毒辣,套句前世很流行的广告词,那就是“霸道,不得不尊敬。”

    凶名昭著,领班不得不客气,客气归客气,但话里拒绝的意思很明显。

    岳父入狱,千户大人的心情我们理解,而且东厂上下包括厂公在内皆感同身受,但是千户大人爱岳父更要爱国法才是,厂公早已下令此案由东厂独审,旁人便不得插手,连探望也不准,秦千户是个讲道理的人,想必不会跟咱们为难吧?

    …………

    …………

    憋着一口郁愤之气走出诏狱,秦堪脸色很难看,丁顺和李二跟在他身后小心翼翼大气也不敢喘。

    连人都不让见,如何查得出案子背后的真相?

    秦堪咬了咬牙,今天必须要见到杜宏,否则夜长梦多,东厂的刑具五花八门,若番子们选择今晚给杜宏过堂,杜宏吃不住劲儿被逼招供画押,案子就会被定为铁案,那时秦堪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无法扭转乾坤了。

    不是看不起杜宏的骨气,东厂的刑具太恐怖,一个人若丧失了活下去的希望,万念俱灰只想引刀成一快,索性痛快招供也不是不……

    ——好吧,秦堪承认,他确实对杜宏的骨气很没信心,大明的文官什么尿性,秦堪已经很熟悉了。

    “大人,咱们领人冲进去吧,狗番子太张狂了,属下真看不过眼!”丁顺忿忿道。

    秦堪瞪他一眼,道:“冲什么冲?没听刚才那领班说吗?本千户是讲道理的人,讲道理的人能随便打打杀杀吗?”

    丁顺嘿嘿干笑,这会儿秦大人怕是忘了当初干过的一桩桩事儿了,何止打打杀杀呀,还捎带着放火呢,现在却一副讲道理的嘴脸,实在让他很不习惯……

    “大人真要跟他们讲道理?”李二也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秦堪。

    秦堪了解文官的尿性,老部下们也了解秦堪的尿性,道理这东西秦大人不是不讲,不过他讲道理的时候一般道理在他这边,如果道理不在他这边,秦堪通常选择无视道理,改用其他手段达到他想达到的目的。

    番子们团团围在杜宏的牢房外面,想见杜宏一面难如登天,大人这一次打算如何跟这帮杀才讲道理?

    秦堪扭头注视着诏狱的大门,表情变得跟诏狱一样阴森。

    “丁顺,从千户所调几百人集结,一个时辰后你领头给我冲进去……”

    丁顺愕然:“大人刚才不是说要讲道理吗?”

    “拳头才是硬道理。”

    ***************************************************************

    时已黄昏,残阳如血。

    杜宏被关进诏狱三个时辰之后,锦衣卫内城千户所属下数百名校尉从四面八方向诏狱集结。

    与此同时,诏狱内的死囚牢房外,一名校尉看似不经意地来回巡梭走动,死囚牢外的狭窄走道上散发着难闻的恶臭,昏暗的火把照耀下,校尉掏出钥匙打开牢门,喂狗似的扔了一个发馊的野菜窝头进去,喝了一声“吃饭了”便转身走开。

    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校尉仿佛忘记把牢门钥匙带走,那串钥匙就这样颤巍巍地挂在牢门上,不住地晃动……

    …………

    …………

    半个时辰后,随着诏狱内的看守校尉一声大喊“死囚逃跑了”,紧接着诏狱大乱,无数校尉拔出刀,潮水般涌向死囚牢房,早已等候在诏狱外面的秦堪属下如同等到了进攻信号似的,也纷纷抽刀喝骂着冲进了诏狱。

    诏狱是呈台阶渐行渐下的,死囚牢离关押杜宏的牢房并不远,数十步距离而已,东厂刻意将杜宏的牢房安排在诏狱的最深处,就是为了提防秦堪万一横下心派人劫狱,厂公王岳显然对秦堪有着清醒的认识,他清楚秦堪这家伙只要被逼急了,任何无法无天的事儿都敢干的。当初连内阁大学士的房子都敢烧,相比之下,劫诏狱这种无法无天的事已经算是很低调了。

    当诏狱大乱的时候,把守杜宏牢门的数百名番子顿时紧张了,混乱还未波及到这里,可来自四面八方的喝骂声以及“抓逃犯”的大呼声令番子们不由自主地警惕起来。

    诏狱内的东厂领头人是一名掌刑千户,名叫何洛,一听诏狱跑了逃犯,何洛当即便抽出了刀,瞋目大喝道:“大家牢牢守住外面走道,不准任何人接近牢房,锦衣卫跑了逃犯不关咱们东厂的事,各施其职便是。”

    众东厂番子齐声喝应,纷纷抽刀肃立。

    大乱甫起不到一柱香时辰,“抓逃犯”的喊声离杜宏的牢房越来越近,何洛的额头也渐渐冒出了冷汗,他忽然发现今晚所谓的抓逃犯事件有一股子阴谋的味道,戒备森严的锦衣卫诏狱居然能跑了死囚,说出去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

    眼皮猛跳几下,何洛随手拎过一名番子,声音发颤地道:“快……快跑出去,向厂公禀报,诏狱大乱,事非寻常……”

    番子慌忙点点头,扭头便跑,何洛盯着番子的背影,见他刚跑出牢房狭窄的通道,便听得一阵噼里啪啦的肉击声,番子惨叫一声后便再无动静,何洛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通道尽头,一群黑压压的锦衣校尉快步走来,前排的十几人打着火把,高扬着刀鞘,内城百户丁顺一马当先,指着杜宏的牢房高喝道:“我刚才看见逃犯往这个方向跑了,咱们快去把他搜出来!”

    通道另一头遥遥相对的数百名番子如临大敌,纷纷抽刀喝骂,何洛勃然大怒:“放屁!这里被咱们东厂围得水泄不通,连一只蚂蚁都跑不进来,何曾有逃犯?你们明明在施诡计……”

    丁顺打断了他的话,扭头振臂大呼道:“弟兄们别听他的,跑了逃犯咱们肯定被上头怪罪,东厂这帮阉狗存心等着看咱们的笑话呢,大伙儿随我冲过去!”

    如同被点燃了火药桶,轰的一声,成百上千名锦衣校尉如开了闸的洪水般向番子们倾泻而去。

    番子们重任在身,不敢大意,见锦衣卫不要命地冲来,番子们头皮发麻,咬了咬牙也只好迎面而上,狭长的诏狱通道内,两股巨流迎头撞在一起,一场大规模的厂卫斗殴在阴暗的诏狱内发生,此正谓: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诏狱太黑,撞晕多少豪杰。

    混乱中,何洛怒极抽刀,愤然大呼:“我知道你们要做什么!此举形同造反,你们不要命了……”

    砰!

    话没说完,何洛脑后便重重挨了一记刀柄,顿觉眼前一黑,彻底晕过去前,他只看到丁顺阴恻恻的面孔,以及……身后穿着飞鱼锦袍一脸温文笑容的秦堪。

    ***************************************************************

    北镇抚司衙门。

    锦衣卫指挥使牟斌正与都佥事赵能在前堂说着话,据卫中密探急报,近日通州有白莲教余孽在活动,此事非同小可,牟斌正打算派赵能前去严查。

    不得不鄙视一下开国太祖朱元璋,大明立国之前,朱元璋还未成气候,二十多岁还只是红巾军郭子兴麾下一名小将,红巾军正是明教,弥勒教和白莲教等民间宗教结合而成的元末造反军队,老朱那时抱着宗教的大腿造反造得热情似火,与明教白莲教勾搭得如胶似漆,难舍难分,谁知等他造反成功当上了皇帝,立马翻脸不认前帐,把明教白莲教定性为恐怖组织,坚决予以取缔,浑然忘了当初他自己也是一名有理想有节操的恐怖分子……

    朱元璋的事迹启发了无数后人,他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人一旦干出一两件举世皆知的不要脸的事,锦绣江山,你,值得拥有。

    侦缉邪教是厂卫份内的事情,三大教一直是历代大明皇帝的心头刺,牟斌自然不敢大意。

    正给赵能布置工作,堂外却匆忙走进一名校尉,焦急抱拳禀道:“牟帅,不好了,诏狱大乱!”

    牟斌眼皮跳了跳,饶是他久经风浪,此刻也忍不住想掀桌子骂娘。

    “怎么回事?好好的诏狱怎会大乱?”牟斌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朝衙门外走去。

    诏狱内关押着许多重刑犯,一部分是死囚,一部分是政治犯,比如犯了罪的官员等等,还有一部分是甚至是从边军辗转押解而来的鞑子战俘,如此重要的地方若出了乱子,他牟斌会被陛下骂得狗血淋头。

    “回牟帅,只因傍晚时分诏狱内不知怎的跑了一名死囚,内城秦千户说那名逃犯必定还在诏狱内,不可能跑出去,于是秦千户领着弟兄们大索诏狱,但是那些东厂番子们不肯让他们搜关押杜宏的牢房,所以两边动起手来了,现在还打着,里面乱得很……”

    牟斌匆忙的脚步一顿,扭头盯着校尉沉声道:“你是说,这事儿是秦堪挑起来的?”

    “对……”

    牟斌怔忪许久,脸上表情变幻莫测,不知是怒是笑。

    良久,牟斌摇头苦笑,喃喃道:“这家伙的手段真是……唉。”

    扭头盯着都佥事赵能,牟斌肃然道:“通州闹白莲教,事态很严重!”

    赵能一呆,没明白牟斌的意思,只得拱手附和道:“是,确实严重。”

    “所以,这事儿本指挥使必须亲自去通州处理。”

    “是……啊?”

    牟斌胡乱指了指诏狱方向:“那里的乱子你去应付一下,王岳那老阉狗若来扯皮,就说我已不在京师,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这……”

    “就这么定了!”

    牟斌说完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出了衙门。

    ***************************************************************

    诏狱内,厂卫仍打斗正酣。

    诏狱是锦衣卫的地盘,论天时地利人和,东厂远远不如锦衣卫,他们今天属于客场作战,于是被锦衣校尉们打得节节败退。

    情势变得很混乱,狭小的通道内躺满了受伤的番子,有的趴在地上不省人事,有的抱着脑袋大声求饶,校尉们一路高歌猛进,番子被一步步逼到了角落,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呼喊,嘶吼,哭叫,挠墙,各种声音混杂成一片。

    关押杜宏的牢门已被锦衣卫掌握,二十余名校尉手臂相圈形成一堵人墙,死死守着牢门。

    昏暗潮湿的牢门内,秦堪温和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杜宏,笑容像牢房天窗里投射下来的一缕阳光。

    “岳父大人受苦了。”

    杜宏形象虽狼狈,但凭良心说,他没受过太多苦,自打他被押进南京开始,秦堪便调集了一切人脉来保护他,从南京到京师,一路上有李二等人的虎视眈眈,番子们也没敢给他罪受,押进锦衣卫诏狱才三个多时辰,东厂还来不及给他用刑,秦堪便领着人打了进来……

    ——种种离奇的际遇,连杜宏都情不自禁地觉得自己身上笼罩着无敌的主角光环了。

    瞧着外面厂卫相斗的混乱场面,杜宏苦笑摇头:“你倒是好手段,只不过……唉,太胡闹了些。”

    秦堪微笑道:“小婿若不胡闹,便很难保岳父大人周全了,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顿了顿,秦堪正色道:“时间紧迫,小婿不跟岳父客气了,先问你一件最重要的事,你可招供画押了?岳父若没有招供,小婿必然倾尽全力为你奔走……”

    杜宏皱眉瞧着他:“老夫若已招供了呢?”

    秦堪叹了口气,神情有些悲伤道:“你若已招供画押,小婿就不用费神救你了,这就回去给你安排后事,顺便通知岳母大人准备改嫁,新岳父人选由我来把关,反正绝对不找当文官的,特别是那种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文官……”

    ***************************************************************

    ps:不开单章了,但老贼这里态度很正经的向大伙儿求几张月票,虽说过年休息了几天,但月票榜名次下降得未免太多了,多得超出了我的估计,还请诸兄台赶紧支援一下,让咱们的名次往上走几名,谢谢!(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5:52:0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