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二十章 午门相遇

    凡事有比较才有进步。

    原本晦气得脑门发绿的宁王,听了崔杰的解释后,顿时发觉把自己的画像挂进先帝寝陵没什么不好,至少比把自己这个大活人埋进寝陵要轻松多了,画像挂进去除了有点晦气没什么感觉,人若埋进去,想必不会太快乐的。

    “既然是陛下的旨意,崔画师你画吧。”朱宸濠咬了咬牙,权当陪那个荒唐的小昏君胡闹一回。

    “多谢王爷玉成。”崔杰说着便打开了随身带来的藤条箱子,将里面准备好的画具一一摆放出来。

    朱宸濠阴沉着脸,坐着笔直不动,任由崔杰在纸上泼墨挥洒他的形象,腮帮却咬得格格直响,对秦堪此人,他忽然生出一种派王府死士刺杀他的冲动,那个年轻人不愠不火的文雅笑容在他脑海里渐渐清晰,朱宸濠隐隐有种预感,这个人或许会成为他举兵造反时最大的敌人。

    静谧的厢房内,传来崔杰小心的恳求。

    “王爷,能否请您稍微带点笑容?您的宝相实在太过……呃,庄严了。”

    朱宸濠不满地瞪了他一眼,深吸一口气,尽量保持心态平和,然后……嘴角不自然地勾出一抹生硬的弧度。

    崔杰呆了片刻,长长叹道:“王爷的笑容略显狰狞,下官恳请王爷笑得真诚一点……”

    朱宸濠再也忍不住了,腾地站起身,一伸手揪住崔杰的前襟,勃然怒道:“本王把你埋进坟里。你给本王笑一个真诚的瞧瞧!不画了!本王要进宫面见天子!”

    ***************************************************************

    丁顺领人与宁王侍卫大打出手的消息,半个时辰后便传遍了京师。

    大大小小的京师官员惊疑那个锦衣卫千户吃了豹子胆的同时,不少言官御史已在府中奋笔疾书,参劾锦衣卫御下不严,冲撞藩王,也有言官站在锦衣卫的立场上,言称恶藩指使侍卫寻衅在先。如今先帝丧仪已毕,藩王却仍赖在京师迟迟不回封地,其居心不可不谓叵测……正的反的。黑的白的,皆喧嚣尘上,朝堂眼看又是一场乱哄哄的骂战。

    …………

    …………

    百余侍卫被上门复仇的锦衣卫打得落花流水。这口恶气还没缓过劲儿,宫里又有画师上门给他画一幅无比晦气的像,朱宸濠隐隐有一种落入别人算计的感觉,这些算计虽然对他产生不了实质性的伤害,却也足够能令他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了。

    怒气冲冲的朱宸濠进了承天门,铁青着脸往宫里走,午门前被大汉将军拦下,出示了腰牌和藩王印宝后,大汉将军匆匆入宫禀报,等了大约两柱香时辰。宫里有宦官传来旨意,陛下宣宁王觐见。

    朱宸濠沉默地跟着领路的宦官不急不徐地朝乾清宫走去,心中已打定了主意,见了朱厚照后一定要狠狠参劾秦堪,指使手下殴打藩王侍卫。圣天子面前进献谗言,咬死这两条,凭着朱厚照对他多年的尊重,就不信不能把秦堪那身官皮扒了。

    进了午门狭长昏暗了城楼甬道,朱宸濠还在心中准备着面君的措辞时,冷不防甬道深处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咳嗽。吓得宁王身子猛地往后一跳,惊恐莫名地注视着甬道另一头一道修长的身影。

    “什么人在禁宫装神弄鬼?给本王滚出来!”朱宸濠怒极大喝道。

    甬道尽头的身影缓缓走来,闲庭信步般踱到朱宸濠身前,朱宸濠眼皮又开始跳个不停,眼前这张熟悉的脸分外可憎。

    “王爷伤风而来,败俗而去,匆匆入宫必是为了告下官的状,对否?”秦堪笑眯眯地朝朱宸濠拱了拱手。

    朱宸濠眯起了眼睛:“所以你便早早在午门等着本王?”

    “王爷误会了,下官很忙的,哪有时间做这等无聊之事?下官刚刚从宫里出来,恰好在这午门甬道内与王爷来了一出‘喜相逢’,如此妙不可言的缘分,可见王爷前世一定欠下官不少钱……”

    朱宸濠冷笑道:“既然与你遇上,本王倒想请你和我一起进宫面圣,秦堪,你欺人太甚,指使手下殴打本王侍卫,还在陛下面前进谗言寻本王的晦气,有胆和我一起在陛下面前将是非曲直论个清楚吗?”

    秦堪笑道:“不必了吧,下官很忙的……而且下官刚从乾清宫出来,关于锦衣卫殴打藩王侍卫一事,下官也已在陛下面前请过罪了,陛下很生气,下官已得到了应有的惩罚,非常严厉,而且惨无人道……”

    朱宸濠眉梢一动:“什么惩罚?”

    “……陪陛下观看神机营操练,顺便再陪陛下打几只獐子,很惨的。”

    朱宸濠闻言差点没背过气去,攥紧了拳头怒道:“这就是你说的惨无人道?”

    秦堪正色道:“獐子没招谁没惹谁,却活活被我等猎杀,还不够惨无人道吗?”

    朱宸濠:“…………”

    这家伙的思维真是高深莫测,无迹可寻啊,将来举兵反了,若此人为敌方将领,不知辛苦经营谋划十余年的大业会是怎样的下场……

    朱宸濠心中忽然一紧,眼中杀机迸现。

    杀机一闪而逝,朱宸濠面色恢复了平静。

    秦堪的这几句话有真有假,扑朔迷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在小皇帝面前请罪这句话多半是真的,朱宸濠自己想想都觉得这是一招妙棋,属下们正在驿馆里痛揍他的侍卫的同时,秦堪则跪在小皇帝面前一脸悔恨的请罪,小皇帝与他的交情天下皆知,怎会因为这小小事情加罪?

    于是打也打了,气也出了,该承担的责任被小皇帝轻轻一挥手揭过去了,这招先发制人用得妙,朱宸濠若此时再向小皇帝告状,十有八九自讨没趣儿,碰个软钉子。

    想清楚了这些,朱宸濠强自忍住心头那股子越来越旺盛的邪火,仰天哈哈笑了两声:“自古英雄出少年,本王今日方才彻底明白了这句话……”

    顿了顿,朱宸濠的脸色渐渐变得阴森怨毒,冷冷地盯着秦堪道:“不过还有一句老话叫‘天妒英才’,翻翻史书,少年英雄能活得长命的可不多。”

    秦堪摸了摸鼻子,也不生气,只是喃喃叹了口气道:“跟这种人说话真的要眨眼间原谅他一百次才能继续和他说下去……”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06:23:52 (该吃早餐啦,妈妈说早上要吃鸡蛋和牛奶!)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