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四百三十三章 平定天津(上)

    反了!

    简单两个字,将天津三卫每个人的命运推向了一个未知的方向。

    说这句话的人藏在人群里,不知是谁说的,但同声附和的人却很多,校场上传出一声声的怒吼。

    “左右都是一死,我们反了!”

    百户和总旗们吓得脸色苍白,抽刀便不要命似的往麾下队伍里冲杀而去。

    他们不得不拼命。

    抛开厂卫这些蛮横的特务执法机构不提,如今的大明跟宋朝颇有几分相似,统治者对文人士大夫特别优待,朝堂上争得死去活来,却人人默然遵守着“君子政治”的传统,朝堂争斗到最后,一方倒台了,下马了,只要这位失败者没有犯下死罪,一般来说都是客客气气请他离开朝堂,甚至政敌还会在十里亭外备酒相送,一杯水酒饮尽,恩怨尽释,如果失败者被朝廷加恩复起,继续再斗个昏天黑地便是。

    但对军队就不一样了,太祖朱元璋以武立国,深知军队的重要和可怕,洪武年时制定的军法便严苛得吓人,除了世人皆知的“十三律五十四斩”外,更可怕的在于连坐,千户下面的一个百户反了,斩千户,百户下面的某个军士反了,斩百户。

    校场上的军士们刚吼出“反了”两个字,百户们便急了。麾下军士做出选择的同时,也把他们这些并无反意的将领推上了断头台。

    平日里同吃同睡的袍泽将士,此刻为了自己的身家性命不得不刀剑相向。几名百户惨白着脸挥刀劈向麾下叫着造反的军士。冲入人群中,被早有准备的军士们一涌而上,百户们如同怒海中的溺水者,挣扎了几下便被刀剑加身,惨死在人群里。

    点将台上几名同知和佥事吓坏了,彼此互视一眼,无言中做出了非常有默契的选择,撩起官袍下摆便朝校场外跑去。

    最绝望的还是十五名千户将领,他们算是三卫里的高级将领,真正实实在在手握兵权。可以调遣将士的只有他们十五人。天津三卫的指挥系统便是由他们十五人组成。

    当然,除了十五位千户,还有十五位副千户。

    校场一乱,几名百户被军士斩杀。同知和佥事趁乱跑了。剩下的残局只能靠他们这三十位高级将领来收拾。日后朝廷会怎样处置他们,此刻他们已顾不得多想,必须先将叛乱压下来再说。

    一名千户当即抽出了刀。厉声吼道:“都不许乱!想想你们的家小妻儿,你们这是坏了全家的命啊!朝廷什么时候说过要把你们全杀光?这么蠢的谣言你们也信,你们脑子塞猪粪了……”

    身后一道雪亮的刀光,令千户的话戛然而止,千户回过头,怔怔看着身后,同一个千户所的副千户一脸阴沉,手上的钢刀泛着冷森的光,刀刃上一串鲜红的血顺流滴落地上。

    生机迅速从千户身体里流逝,千户勾了勾嘴角,想笑。

    视为左膀右臂的副千户竟也入了白莲教,六卫三万大军在不足十里处重兵环伺,你们造反有出路吗?

    这些话千户无法再说,身子一抽搐,重重倒地。

    这一幕被另外二十八位千户和副千户看见,顿时大吃一惊,纷纷抽刀在手,与旁人迅速拉开了距离,隔得老远警惕地互相瞪视。

    “你们中到底还有谁入了白莲邪教?外面三万大军重重包围,你们到底是造反还是送死?”

    一名姓周的千户眼中凶光毕露,冷笑道:“我们入的可不止白莲教,举事成与不成,自然有人保……”

    “姓周的,你闭嘴!再说下去你可就真的找死了!”

    二十八位千户和副千户说话间迅速走位,立马分出了两个阵营,双方举刀对峙,忠奸壁垒分明。

    校场上越来越乱,点将台下也越来越乱,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

    不知对峙了多久,二十八名千户和副千户彼此一使眼色,刀光一闪,不约而同地朝对方劈杀过去……

    *****************************************************************

    离天津城三十余里的一户大宅院里,秦堪翘着腿坐在内堂,悠悠品着茶水。

    这户宅院是一套四进的大宅子,是城郊农庄一位乡绅临时腾出来的。三卫蠢蠢欲动,天津城显然已不安全,秦堪自然不会傻到待在城里等着叛军攻城拿他,布置完一切后秦堪便离城而去,在这座宅子里住下。

    宅子四周布满了锦衣校尉和勇士营将士,从宅子原主人哭丧着脸离开的表现来看,李二代表朝廷临时征用这套宅子的方式一定不怎么温柔。

    “侯爷,天津三卫在西郊大校场上……反了。”李二站在秦堪身前恭立禀道。

    秦堪淡淡一笑:“果然反了,此时三卫局势如何?”

    “三卫所属三十名千户和副千户火拼,死者十人,剩下的二十人里,八人反了朝廷,十二人仍忠于朝廷,这十二人罢斗后迅速收拢了不敢造反的将士,领他们一路杀出了西郊校场,由于军心大乱,手下军士不堪驱使,十二位将领没有领兵攻打叛军,而是将所有军士领往六卫三万大军方向,而且军士们手中的兵刃也被强制命令就地抛却,所有人赤手空拳向六卫方向行军,并派出快马请六卫指挥使接收,也派了人向侯爷禀报事态……”

    秦堪笑道:“这十二位将领倒也杀伐果断,不愧领兵多年,处理叛乱手法老辣得紧。”

    李二咧嘴一笑:“事关他们的脑袋,这十二人敢不用命。”

    “仍忠于朝廷的三卫兵马有多少?”

    “校场大乱。军士互戕,当场身亡者共计千余人,侯爷派去的百多名锦衣校尉也死伤大半,十二位将领带出来的军士建制已乱,共计六千余人,留在校场的白莲教徒和被裹挟的军士一共六千余,忠奸对半……”

    秦堪皱眉沉吟:“只有六千多人,六卫三万大军顷刻间便能将他们灭掉,天时地利人和,一样都不占。选择这个时机造反。他们所图到底是什么?”

    李二笑道:“侯爷先前在天津城内一通乱拳打得白莲教措手不及,接着朝廷三万大军重兵压境,换了属下是白莲教首领,怕是也失了主张。慌乱之中仓促起事了……”

    “你觉得他们仓促?”

    “太仓促了。根本是狗急跳墙!”

    秦堪摇摇头。笑了笑。

    三卫中的白莲教徒可以说是被秦堪逼反的,这些日子做了这么多事,秦堪的目的就是要他们反。

    这个道理和治病是一样的。毒疮积于体内最麻烦,看不见也摸不着,欲治而不能,只有用一味药引将毒激发出来,使其浮于体表,才可用药动刀,将其剜除。

    天津三卫不知混进了多少白莲教徒,对忠奸一无所知之下,只能选择逼其造反,图穷匕见之后,好坏忠奸一眼分明。

    如今白莲教终于反了,明刀明枪对抗朝廷,然而秦堪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

    白莲教真的是被他逼反的吗?他们真的是仓促起事?

    起身走向院子,看着西南方向西郊校场升腾起来的滚滚浓烟,秦堪心情有些沉重。

    一场混战,死伤无辜在所难免,白莲教渗进天津三卫不可能占了半数,其中怕是多有听信谣言盲从,或者舍不下袍泽情分的军士,他们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得不拿起刀枪对抗朝廷。

    然而,忠奸终究是泾渭分明的,朝廷平叛之战,不是忠就是奸,无论有多少身不由己的理由,既然对朝廷举起了刀剑,便只能认定为反贼,毫不迟疑的诛杀。

    远方滚滚升腾的浓烟里,多少不该死的灵魂随烟而逝?

    “侯爷,刚才有探子来报,已经确实反贼人数为六千余人,他们已离开校场往东而去,东边十里正是天津城,果如侯爷所料,他们要攻城……”

    秦堪摇摇头,道:“我本来猜测他们是要攻城的,不过现在仔细一想,天津不过只是个小土城,城墙半数为夯土所筑,城高不过三丈,军事位置固然重要,但它却不堪一击,反贼若占天津,唯一能做的便是直取深港码头,码头现今泊了十余条五百料大船,六千反贼上船启航,直奔朝鲜,日本或琉球而去,此三国奉大明为宗主国,太祖高皇帝曾将其列为十五个不征国,所以三**备松弛,日本如今更是天皇被架空,诸侯幕府混战时期,凭着六千余人的武力,异国登岸占据一方一土不是难事,我若是反贼,便选这条路逃亡,这是能保存有生力量的最佳路径……”

    “侯爷妙算。”

    秦堪叹了一声,道:“可是,问题又绕回来了,如此消极狼狈的逃亡异邦,他们所为何来?又何必造这个反呢?若老老实实蛰伏下去,三卫风平浪静开赴蓟县开荒,本侯没有白莲教徒的名册,又没有充足的证据,能拿三卫怎样?若说下面的军士听信了本侯欲杀光三卫的谣言,白莲教的头脑人物难道也信了?这事分明没那么简单……”

    李二被秦堪一番话绕得两眼冒星星,脑子里云山雾罩,越听越糊涂,只得咧嘴讪笑。

    秦堪叹了口气。身边太缺人才了,此次出巡天津真应该把严嵩带来,多少也能帮他参详一二……

    口中叹着气,脑子里却无端忽然浮现唐子禾的俏丽面庞。

    那个清冷如冰的女子,虽是巾帼之身,却胸怀良相之志,对天下大势的分析妙到毫巅,小到天津一隅,大到朝堂天下,她都有着非常客观清醒的认识,若能得她为幕僚,想必秦堪便不会想现在这么累了吧。

    只可惜……

    秦堪怅然叹息,惋惜地喃喃道:“卿本佳人,奈何从贼?”

    一名校尉匆匆跑来,抱拳禀道:“侯爷,战事有变,六千反贼并未攻城,他们不知怎么找出了六卫兵马包围的最薄弱点,在西城外五里处血战半个时辰冲出了重围,死伤三千余,余者皆四散而逃,六卫兵马已紧急回撤,沿路追杀而去。”

    秦堪勃然变色。

    *****************************************************************

    天津城外,朝廷官兵和白莲教鏖战正酣之时,离城二十余里的乡间土路上吱吱呀呀驶来三辆马车,马车的车辙颇深,碾压过后,土路上留下深深的印痕,显然车上装的东西不轻。

    唐子禾片着一条腿坐在为首的马车车辕上,眼眶微微红肿,嘴唇紧紧抿成薄薄的一条线,带着寒意的春风吹拂开乱发,露出她那张未施脂粉却绝色倾城的容颜。

    从贼的佳人依然是佳人。

    葛老五扬着鞭子坐在车辕的另一侧,见唐子禾面容冷峻不发一语的样子,不由有些心疼地叹了口气。

    “唐姑娘,这一趟你不该来的,些许小事我葛老五难道办不好?”

    唐子禾吸了吸鼻子,冷冷道:“今时不比往日,老弟兄就剩这么几个了,正应该拧成团,有我在,你们办事不周细之处,我可以照应一下。”

    葛老五咧嘴憨憨一笑,头一扭,看着身后马车上盖着的一层厚厚的油布,心中忍不住欢喜,伸手使劲拍了拍油布,发出沉闷的声响。

    “好家伙,当初潜入三卫的白莲信众帮咱们偷了这门攻城火炮出来,咱们还一度以为这玩意儿没啥用处呢,没想到山洞里藏了一年,居然派上了用场……”

    目光若有深意地瞥了一眼唐子禾,葛老五笑道:“天津三卫今日卯时已反朝廷,现在城外打得正热闹呢,不过秦堪提前调集了兵马,三卫已呈必败之势,但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秦堪那狗官收获平叛战功,志得意满率军回京,路上他的钦差车辇若被这门攻城火炮击中,不知会被轰成多少块?”(未完待续……)  
    PS:那个啥,朋友淘宝店铺冲销量,毛呢大加棉和不加棉都只需68元,【↓↓淘宝购买↓↓】,真正的亏本冲量,买到就是赚到,老司机都懂的,机会不多!
时间提醒:2017-11-25 04:15:44 (凌晨啦注意休息哦,好身体再战500年!)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