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一十八章 进宫请罪

    明朝伪君子218_明朝伪君子全文免费阅读_第二百一十八章 进宫请罪来自

    皇宫巍峨,深锁帝王。//百度搜索   看最新章节//

    时已下午,经过七天七夜的哭灵后,道录司官员领着一批和尚道士进宫办了七场法事。

    一国君主的安葬地点是国家大事,关乎着皇家气运和大明国祚,满朝上下不敢马虎。

    钦天监监副倪谦向朱厚照奏曰,宪宗皇帝所葬之茂陵西面,一个名叫施家台的地方,其山地面貌聚风藏水,“庶可安奉神灵,为国家祈天永命之助”,工部给事中许天锡建议派朝堂精通风水的大臣复勘一次,礼部尚书王琼赞同。

    于是朱厚照派了三位太监,分别叫扶安,李兴,覃观,以及当时的礼部右侍郎王华四人一齐去施家台勘察数日,回来后四人上疏,称钦天监倪谦所言不虚,施家台风水正聚合帝王气象,适合大行皇帝陛下归寝。

    事情便这么定下,弘治十八年六月初五,户部拨银二百余万两,工部拨工匠四千余人,大行皇帝的陵园正式动工兴建,经礼部与诸朝臣商议后,弘治帝的陵园被定名为“泰陵”。

    …………

    …………

    秦堪是个不肯吃亏的人,两辈子都没吃过亏,外表温文尔雅,但骨子里异常刚烈。

    不肯吃亏不代表是楞头青,男女房事都有个前戏过程,做人做事怎能不预先铺垫?

    丁顺赤红着眼睛打算跟宁王侍卫大干一场时,秦堪在屋子里没坐多久便穿戴整齐进宫了。

    朱厚照登基以后便给秦堪下了旨,除了晚上宫门落闸以后。其余时间可随时入宫,秦堪如今要见朱厚照方便得如同邻居串门似的。

    宫内大小殿宇仍旧披挂着白色的孝布,触目望去,满目素白,平添沉重压抑。

    朱厚照住在乾清宫内,每次见了秦堪总嚷嚷说乾清宫住不习惯,太大太冷清。而且没有任何可打发无聊的玩意儿,东宫里好歹还有几头虎豹大象斗犬供他玩耍,乾清宫里除了。冷冰冰的没一丝人味儿。

    秦堪失笑不予置言,他知道,豹房的计划大约已在朱厚照心中悄然酝酿着了。整天嚷嚷着住不惯乾清宫便是朱厚照事先做下的铺垫,这孩子也有了几分心机了,尽管有些稚嫩,不过这种稚嫩的心机表现得比较可爱。

    乾清宫外戒备森严,秦堪是宫里的常客了,站在殿前稍稍等了一会儿,便有宦官带着几许阿谀之色,恭敬地请秦堪入内。

    朱厚照百无聊赖地和刘瑾,谷大用三人玩斗地主,秦堪走进侧殿时。却见朱厚照正在发脾气,一手握着牌,一手使劲地捶着谷大用。

    “牌好了不起吗?牌好便敢压我吗?我出一对10,你出一对2压我,不要命了?”

    谷大用吓坏了。急得连连讨饶:“陛下息怒,息怒啊,老奴错了,出错牌了,真的。”

    说着谷大用忙不迭将桌上那一对2收了回来,朱厚照这才转嗔为喜。赞许地一笑。

    秦堪笑着叹气,都当皇帝了,这家伙的牌品仍旧没长进。

    悄悄走过去,秦堪从谷大用手里仍将那一对2抽出,甩在桌上。

    这就是大臣与太监的区别,也是朋友与奴才的区别。

    朱厚照眼睛盯着桌子,呆了一下,接着勃然大怒:“谷大用,你好大胆……”

    谷大用心惊胆颤,带着哭腔道:“皇上,不关老奴的事啊……”

    朱厚照一扭头,却见秦堪笑吟吟地瞧着他,一见秦堪,朱厚照顿时没了脾气,把手里的牌一扔,笑道:“你怎么来了?”

    秦堪叹道:“陛下,游戏有游戏的规则,你拿身份压别人,以后谁愿跟你玩?”

    朱厚照嘻嘻笑道:“我就是觉得谷大用这狗才模样太不讨喜,缩头缩尾的样子好讨厌,还是跟你和徐鹏举玩牌比较有意思,输了赢了都痛快,跟这几个货玩得软绵绵的,忒没意思啦。”

    秦堪眨眨眼:“陛下的意思是,跟臣玩几把痛快的?”

    朱厚照慌忙摇头:“稳输不赢的事儿傻子才干呢……你今儿进宫来有事?”

    秦堪神情一整,躬身肃然道:“臣今日进宫,是为向陛下请罪,求陛下惩处。”

    朱厚照怔忪片刻,眼睛渐渐发亮:“请罪?你是说,你做错事了?快说快说,你干了什么坏事?太不仗义了,好玩的事儿你总不叫我,我……不,朕必须要重重罚你!”

    刘瑾和谷大用一旁侧立,羡慕得眼睛都泛了红。

    同样是天子近臣,瞧瞧人家秦大人混的,犯错请罪都令陛下如此高兴,仿佛过了年节似的,就差没放炮仗庆祝了,这样的恩宠,教他们这些整日跟在陛下身边的贴身人心里如何平衡?

    秦堪苦笑道:“陛下,这事儿真的不好玩,臣的几个不争气的锦衣卫手下,跟宁王的侍卫打了一架,属下犯错,臣不得不担待,毕竟冒犯了藩王,臣向陛下请罪。”

    朱厚照眨眨眼:“就这事?”

    “对。”

    朱厚照神情顿时充满了失望,嘴一撇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呢,原来只是下面的人打架,秦堪啊,你拿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儿请罪,觉得有意思么?朕是皇帝,很忙的!”

    秦堪笑道:“不大不小也是一场冲突,锦衣卫是直属陛下的鹰犬,臣只能来向陛下请罪。”

    朱厚照摆了摆手,漫不经心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打便打了,御史们也向我递过几本奏疏,参宁王侍卫京师横行,欺凌百姓,这事儿我管管,叫内阁给宁皇叔下个条子,督促他对侍卫严加管教便是……”

    “陛下不罚臣了?”

    朱厚照眼珠一转,笑道:“罚,当然要罚,你冒犯藩王,不罚何以服天下?这样吧,朕罚你明日下午在宫外等着我,整天在宫里待腻烦了,你陪我去京郊神机营看军士们操练,顺便调几杆鸟铳,咱们打獐子去。”

    “臣,遵旨。”

    朱厚照道:“宁皇叔的扈从虽有不检之处,但宁皇叔对父皇还是一片兄弟赤诚的,秦堪你心里莫存芥蒂。”

    秦堪慌忙道:“陛下言重了,臣怎敢对宁王殿下心存不敬?”

    顿了顿,秦堪颇似感慨道:“臣一直很敬佩宁王对先帝的兄弟情谊,先帝仙逝,宁王殿下想必心中非常哀痛,陛下若有孝心,不妨成全宁王殿下的一片赤诚情谊。”

    “如何成全?”

    “可命宁王殉陵……”

    朱厚照脸色大变,秦堪知道这条毒计大概行不通,黯然一叹,退而求次道:“……殉陵是不人道的,正人君子所不耻,不过可以着宫中画师为宁王画一幅头像,白底黑笔,画好后将其画像送进泰陵,画像四周挂满菊花白绫,画前供香炉一鼎,檀香三支,让宁王的画像每日每夜陪伴着先帝的英灵,以此寄托对先帝的哀思,如此,先帝九泉之下亦不寂寞了……陛下觉得如何?”

    朱厚照越听越觉得有道理,最后哈哈一笑:“好,就照你说的办!宁皇叔一定会感激涕零的,大用,宣宫中画师去宁皇叔驿馆,给宁皇叔画一幅近身画,叫画师画得逼真一些,不然扒了他的皮。”

    明朝伪君子218_明朝伪君子全文免费阅读_第二百一十八章 进宫请罪更新完毕!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5:55:23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