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二十九章 私访夏后(下)

    直到此刻趴在夏府围墙上,秦堪仍旧有一种荒唐的感觉。

    一位是当今皇帝陛下,另一位是执掌天下特务组织的第二号头目,现在却像两个窃玉偷香的yin贼似的,静悄悄地趴在墙头,眼睛都不眨地盯着夏府内院那位即将母仪天下的准皇后娘娘……

    真的有点变态啊……

    朱厚照显然不觉得变态,看自己的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他丝毫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至于礼法之类的东西,春坊读书就没读懂过,不明也不觉厉。

    “秦堪,怎么样?我未来的皇后可入眼否?”朱厚照得意地朝秦堪挑挑眉。

    秦堪笑着点点头:“堪称倾城之姿,恭喜陛下得此娇妻。”

    夏府内院里,夏儒跟女儿说了几句话便离开了,准皇后夏氏穿着一身大红色的吉袍,在女官的指示下,正三步一顿然后双手平举一揖,再继续走三步……

    看不清她的肤色,脸上涂了一层厚厚的粉,朱厚照刚才说她“白白净净”,这白得也太不正常了,棺材里的人才有这种脸色,她的脸绷得紧紧的,神情布满了庄重,步履移动间,连肩头都没有丝毫的晃动,可谓稳如泰山,纹丝不动,这份功力想必一般女子做不到。

    夏府内院里有一方石桌,石桌有年头了,显得有些老旧。夏氏走着走着,不知怎的,大红色的皇后吉袍宽袖角轻轻蹭到了石桌。

    夏氏面无表情的脸忽然神色大变,扯着袖角不停地擦拭,旁边的女官慌忙上前帮忙,却被夏氏狠狠一推,女官被推倒在地,夏氏冷冷剜了她一眼,一开口却寒如冰霜:“叫府里的人过来把这石桌拆了扔出去。”

    女官一呆,垂头委屈地应了声是。

    …………

    …………

    不知朱厚照如何想,秦堪远远看着这位大明未来的皇后,却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感觉。

    据说这位准皇后跟朱厚照同岁,同样都是十五岁,朱厚照性情洒脱率直,想说就说,想做就做,这才是真正少年人的习性,也是秦堪乐意在君臣关系之外,与他结为朋友的原因。

    而这位夏皇后,明显不是朱厚照和秦堪这一类人,她太看重身上这件皇后的衣裳了。

    朱厚照一直笑吟吟地瞧着夏氏,若说容貌,夏氏委实称得上明艳动人,哪怕朱厚照对男女之情懵懵懂懂,却也懂得欣赏美丑,夏氏的容貌在他心里无疑打了一个很高的分数。

    然而直到夏氏刚才在院中蹭到石桌后,以及对女官的粗鲁举动,却令笑吟吟的朱厚照忽然变了脸色。

    窥一斑而知全豹。

    朱厚照的脸上顿时流露出深深的失望,人与人之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应,当夏氏开口说了那一句话后,朱厚照便深深感觉到,他和这位皇后肯定合不来。

    “这……便是父皇和朝中大臣们给我找的妻子?”朱厚照失神地喃喃道。

    “陛下……”

    朱厚照扭头看着秦堪,眼中渐渐浮上深深的失落:“秦堪,将来和我过一生的不是妻子,而是皇后,对吗?”

    秦堪叹息不语。

    外人眼里,这位夏氏既是皇后,当然也是妻子,但秦堪懂朱厚照的意思,朱厚照要的不是皇后。

    “陛下,不要这么急着做判断,相处才能知道她是你的妻子还是你的皇后。”秦堪只能这样安慰他。

    朱厚照表情冷冷的,像冬天里冻僵了的死鱼。

    再次冷冷地扫了一眼夏府内院那位正在排演大婚礼仪的准皇后,朱厚照索然无兴地下了围墙。

    朱厚照怔怔地盯着围墙斑驳的砖壁发呆,不知在想什么,旁边的张永和诸侍卫见陛下心情不佳,皆肃立一旁大气也不敢喘。

    过了许久,朱厚照忽然朝着围墙大喊道:“你永远只能是皇后!”

    说罢朱厚照恨恨一拂袖,扭头便走。

    皇后不是妻子,皇后走不进这位大明皇帝的心里,妻子才能。

    围墙内,正在一板一眼排演着礼仪的夏氏听到那一声陌生的话语,动作不由一滞,秀眉轻轻一颦,接着面无表情地吩咐女官:“继续吧。”

    朱厚照垂头丧气地往皇宫方向走着,秦堪安慰了他几句,他却始终提不起精神,以往只要一出宫便像一匹脱缰的小野马,今日仿佛对京师城里的繁华也失去了兴趣。

    秦堪无话可说了,他很理解朱厚照此刻的心情,夏氏在浑然不觉中已失去了她未来丈夫的宠爱,有时候一个举动,一句话,或许便能改变一生的命运。

    朱厚照此刻就像一只染了瘟疫的鸡,怏怏地向秦堪告辞,张永等侍卫簇拥着朱厚照回了宫。

    秦堪垂头看着自己一身小厮打扮,不由苦笑。

    费了那么大的劲,兴致勃勃地赶去瞧未婚妻,结果乘兴而来,败兴而归,何苦来哉?

    独自站在人流如潮的京师街头,秦堪忽然很想回家,一生一世一双人,看似简单平淡的要求,可是连堂堂大明皇帝都可望可不可得,秦堪这一刻觉得自己很幸福。

    尽管不厚道,但秦堪真的觉得幸福是比较出来的。

    嘴角挂着满足的微笑,秦堪向家里迈开了步,他的笑容很阳光,还有一丝丝恶作剧的味道。

    如果让家里的杜嫣和两个小萝莉看到自己这副家丁小厮的打扮,一定会吓得叫起来,那时自己这个小厮便一手把她们搂过来,每个人脸上狠狠香一口,然后换来杜嫣又羞又气的几记粉拳。

    …………

    …………

    步子刚迈出几步,身后有一道颤抖的女声传来。

    “秦堪?你是……秦堪?”

    秦堪闻言一怔,家里杜嫣叫自己相公,小萝莉叫自己老爷,锦衣卫里个个叫他秦大人,秦同知,除了朱厚照,很少有人直呼他全名了。

    愕然转身,却见一名女子美眸含泪,怔怔地盯着他,她的眼中充满了惊喜,惆怅,和无尽的苦楚,一手捂着嘴唇,仿佛在克制自己不要在大街上大喊出声,眼泪却如晶莹的珍珠般簌簌而下。

    秦堪不认识她,但见过她,那个在燕来楼苦苦哀求老鸨多给她几件衣裳洗,以此来度日的女子。

    心,再次莫名地抽痛起来,不是幻觉,是真真实实的痛,不知为她还是为自己。

    女子仍旧穿着粗布蓝裙,一块缀着碎花的头巾将她如云如瀑的长发包着,看起来就像一位普通而拮据的农妇。

    眼泪如泉涌,女子却带着凄然的笑:“远远瞧见你的背影,一直不敢确认,跟着你走了两条街才看清楚了你的脸,秦堪,果然是你,分别两载余,别来无恙?”

    秦堪愕然睁大了眼睛:“…………”

    见秦堪目光惊愕,女子似乎会错了意,不自然地抬手轻拂了一下发鬓,强笑道:“我过得很好,就是想你……不,担心你……”

    笑过之后,女子此刻才发现秦堪身着仆人小厮打扮,定定打量了一会儿,女子眼泪越流越多。

    “你……你怎么落到如此境地了?秦堪,你是堂堂的绍兴府案首,名动浙江的少年才子啊!如今怎地沦落成了供人驱使的家仆走卒?不应该啊……”女子哭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眼中浮现怒色:“莫非那佟应龙还不肯放过你?所以你不得已离乡背井,来京师求生计?世道艰难,你……你被革了功名,仕途无望,你一个书生必然在京师过得不好……秦堪,是我连累了你,若不是因为我,你仍是前途无量的绍兴案首,或许将来还能封侯拜相,光耀门楣,是我对不起你……”

    女子说着忽然蹲下身,不顾街边路人诧异的目光,伏首大哭起来。

    秦堪脸上已渐渐露出明悟之色。

    他终于知道她是谁了。

    金柳。

    绍兴颦翠馆的红牌清倌人,与秦堪的前身相恋,绍兴知府公子佟应龙欲纳她为妾,被她所拒,秦堪也因为她和佟应龙打了一架,结果被学政革了功名。后来秦堪上吊,金柳被逼离开绍兴。

    前身如前世,她果然是前世的恋人。

    难怪自己会心痛,难怪一见她便感到心绪不宁,原来,她竟是前因,也是果报。

    秦堪出神地盯着她,刹那间神志似乎恍惚起来。

    斯人已埋青冢,痴魂仍恋红尘,你可知他带着一身纠缠不断的情痛,跌撞入了轮回?

    奈何桥边喃喃念叨“莫相忘,莫相忘”,饮下那碗孟婆汤,不愿忘的终究已忘,唯剩一丝淡淡的不甘,在这具换了主人的身躯里痛苦挣扎。

    长情是你,遗恨是他,一样的相思,一样的苦痛。

    前身的恩怨情仇,秦堪愿意照单全收,她是他不可抛却的责任。

    人生若只如初见,今日,便当是今生的初见吧。

    深吸一口气,秦堪眼中泛起了泪花,却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

    “金柳,我们仿佛认识两辈子了。”(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1:32:38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