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往来成古今 第二百一十五章 秦家诰命

    奉天殿内群臣哭祭弘治帝,朱厚照像木偶一般被人来回摆弄时,礼部的官员还在忙着另一件事,一件看起来跟弘治帝的丧仪气氛完全相悖的事。

    朱厚照要大婚了。

    先帝新逝,按规矩必须臣民守孝三年,三年内举国挂丧,民间禁酒禁乐禁婚嫁,总之一切娱乐喜庆之事必须禁止,否则便是对大行皇帝极大的不尊重,被人告举之后官府可以依法治罪。

    民间不准嫁娶,但天家不一样,特别是朱厚照,老朱家千顷地里一棵独苗,新君登基了,国有君主,奈何无后,所谓天家无小事,天家无私事,喜欢操心的大臣们开始严重关注朱厚照的繁殖问题。

    礼部的官员早已拿出了说法,皇帝大行后按制新君可以大婚,只不过要在百日之内,百日之后的三年是守孝期,这个所谓的“百日”,便是一种变通的法子了,新君在先帝逝去之后百日内大婚,这叫“借孝”,官员在父母逝去之后不回乡丁忧,由皇帝下旨命其继续辅佐帝王,这叫“夺情”。

    儒家的礼制像一棵摇摆不定的墙头草,一切说法皆为统治者服务,统治者的一切行为都是合理合法的,原本礼制上不准干的事情,而统治者却偏偏干了,没关系,儒家学术系统还有完美的售后服务,咱们把这条再加上去便是。

    …………

    …………

    朱厚照的妻子即未来的大明皇后出身于寻常官宦人家,这又是一道专属明朝的独特风景。

    历朝后党外戚弄权乱政的前车之鉴太多。于是明朝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皇帝娶妻必须娶寻常小官吏甚至平民百姓家的女儿,那些权倾朝野的大臣例如内阁大学士之类的官员,是绝对不允许与皇帝结亲的,谁敢这么干,言官御史们会在金殿上当着皇帝的面撞柱子,而且一死一大批。

    比如弘治帝的皇后张氏。她的父亲张峦只不过是秀才出身,其女张氏在成化二十三年被选为皇太子妃时,张峦只是一个以乡贡入国子监的小小贡生。弘治帝登基后,立张氏为后,老丈人张峦仅仅只被封了个寿宁伯。因为这个小小的封爵事件,弘治帝还跟大臣们闹得面红耳赤,君臣之间的关系那一阵子空前的紧张僵冷。

    朱厚照未来的妻子自然也不是什么显赫官宦,他的老丈人姓夏名儒,是中军都督府的同知,挂了个锦衣卫指挥的空衔,平凡得不能再平凡,这样的官员京师一抓一大把。

    朱厚照的亲事是弘治帝大行之前便已定下的,容不得任何人反对,而且必须在先帝大行后的百日内马上完婚。

    秦堪想到朱厚照要大婚不由有些不适应。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整天脑子里关心的是斗狗斗蛐蛐儿,想着怎样的玩法才好玩,变着花样玩,他的生命里目前只有一个“玩”字。他只是个半大不大的孩子,可这孩子眼看就要成亲当别人的丈夫了。

    对一个孩子来说,为人君,为人夫,他懂得责任二字的含义吗?

    ***************************************************************

    朱厚照能从奉天殿偷偷溜出来,秦堪自然也能从皇宫偷偷溜回家。

    从弘治帝病危。接到调令入宫值卫开始,秦堪便一直在宫里守着,用一种超然的如同观众般的眼光看着一幕幕前世只存在于史书中的历史事件上演。

    朱厚照不懂责任二字,秦堪懂。

    责任除了背负起一个家庭的收入,还要懂得照顾长辈妻子儿女,至少时常让家人看到他,从远古时代起,人类便是穴居动物,穴居动物晚上一般要回洞的。对大部分人来说,家不是驿站,不是旅馆,而是最终的归宿。

    丁顺和李二护侍在秦堪的马车旁边,一路悠悠地往城外赶去。

    马车的轱辘吱呀作响,听着有点倒牙,秦堪的锦袍外披了一层白色的孝服,面无表情地坐在车里,丁顺骑着马,正隔着马车的车帘向他低声禀报。

    “宁王入京已大半个月了,却迟迟没有离京的迹象,前些日子已有几位御史向内阁上疏,说藩王按制必须待在自己的封地,而不是打着给天子朝贺的幌子进京却赖着不走,宁王这是坏了规矩,请内阁三位大学士代陛下出面,将宁王撵回封地南昌去,否则任由他在京师里上窜下跳,也不知会闹出什么乱子。”

    秦堪淡淡问道:“宁王这些日子在京师做过些什么事情?”

    丁顺带着几分嘲讽般的笑意,道:“宁王倒是很本分,而且御史们上了请遣宁王回封地的奏疏后,宁王恰到时机的又病倒,这一病自然启不了程,如今先帝甫逝,治丧,登基,甚至日后陛下大婚等等,诸多事宜缠身,内阁大学士们一时半会儿也顾不上宁王。”

    秦堪冷冷一笑,道:“这便给了宁王可乘之机了,他在驿馆很本分,他带来的手下恐怕本分不到哪里去吧?”

    丁顺笑道:“大人说得不错,宁王府幕僚李士实这几日在京师活动频繁,而且皆是星夜上门拜访,一车车的金银和美婢往大臣家里送,京师很多官员这回可赚得盆满钵满。”

    “都有哪些人?”

    “六部侍郎,大理寺卿,光禄寺卿,宫中御马监,内官监等等,甚至还有春坊大学士杨廷和……李士实做得很隐秘,不过他大约没想到大人早就开始注意他,布下了严密的眼线监视,他的一举一动逃不过属下的眼睛。”

    秦堪点点头:“把他接触过的大臣名字都记下来,最好弄清楚他给那些大臣具体送了些什么礼品。这些东西很重要。”

    “是。”

    秦堪注视着丁顺,笑道:“你跟随我一年多了,办事尽力,人也伶俐,如今我已升任指挥同知,内城千户所不能空缺,千户之职便由你领了吧。李二当个副千户。”

    丁顺呆了一下,接着大喜过望,急忙叫停了马车。他和李二翻身下马,二话不说便朝秦堪跪下重重磕头,眼含热泪道:“属下谢大人抬举提携。有生之年,愿为大人效死!”

    “起来吧,记住我的话,有生之年,富贵共之,患难共之。”

    “是!”

    ***************************************************************

    秦府门口挂了白布孝带,门前高高挂着两盏白纸灯笼,自顺天府宣布国丧之日开始,阖城不论大臣还是百姓,家家户户皆披麻戴孝。家中各种物事皆系以孝带,以示对先帝的缅怀,秦府自然也不例外。

    进了家门,满目素缟的沉痛气氛里竟透出几分格格不入的喜意,管家迎出门口。表情沉痛但目光里却跳跃着欣喜,不知道的还以为弘治帝驾崩令他拍手称快,这种目光若让朱厚照瞧见了,至少是个斩立决的罪名。

    “你浑家给你生了个很像隔壁王举人的大胖小子?”秦堪皱着眉问道。

    管家一呆,急忙摇头:“老汉的儿子已十八岁了,而且与隔壁王老爷没有半分相像……”

    “那你现在高兴个什么劲儿?这是高兴的时候吗?”

    管家长长作了个揖。欣然笑道:“恭喜老爷高升!老爷升了指挥同知,夫人也加了诰命,三品诰命呢,如今咱秦府可是正经八百的官宦门第,十里八乡的富贵体面人家,老爷,这事儿必须庆祝一下啊……”

    秦堪斜眼睨着他:“你打算如何庆祝?”

    管家是个很有主意的人,闻言胸有成竹地笑道:“叫下人放两串炮仗,对外就说咱秦府受先帝恩眷太深,先帝驾崩,秦府不胜哀痛,咱们自己呢,便……”

    “便关上门摆酒席,国丧之期本老爷与你们举杯同庆,对吗?”

    管家两眼大亮:“老爷原来也有这心思,这事儿就好办了,老朽去安排……”

    秦堪沉着脸道:“把你那十八岁的儿子叫过来。”

    “老爷叫我家小子作甚?”

    “因为本老爷想踹他几脚。”

    “为何?”

    “谁叫他有个满嘴胡言的老爹呢。”

    …………

    …………

    进了内院卧房,推门后看到的情景更令秦堪仰天长叹。

    杜嫣穿着宫里刚送来的三品诰命夫人朝服,头上戴满了各种琳琅珠玉,手上死死握着一份宦官代天子颁下册封诰书,正四平八稳地坐在炕头上,努力摆出端庄圣洁的模样,红色的诰服明显被熨烫了一次,平整得连正中绣的那只孔雀仿佛食物中毒似的毫无生气。

    怜月怜星眼中冒着羡慕的光芒,正朝着杜嫣恭恭敬敬地磕头,如同庙里拜神似的,中间只差摆个烟雾袅绕的香炉了。

    “婢子拜见三品诰命秦夫人……呀呀,不行,声音小了点,主母您坐稳了,婢子再拜一次。”

    杜嫣不苟言笑地点点头,严肃道:“好好拜,知道我身上这身衣裳代表什么吗?朝廷!懂吗?代表着朝廷!多拜几次,让你们沾沾朝廷的光……”

    “嗯嗯!”怜月怜星重重点头,兴奋得脸颊红如晚霞,一齐退开两步,整了整脸上的表情便待再拜一次。

    秦堪沉沉一叹,这婆娘不能要了……

    听到门口的叹气声,三女一齐扭头,见秦堪站在门口,三女吓得同时一声惊叫,怜月怜星二话不说,匆忙朝秦堪福了一福,然后脸蛋红红的跑出了卧房。

    杜嫣一反端庄之相,穿着诰服欣喜地迎上前,刚叫了声相公,却被秦堪抓住了手臂,将她转了个身,然后……大巴掌不轻不重地在她那绵软富有弹性的香臀抽了几记。

    嗯,代表朝廷的诰服用料很不错,触手柔软顺滑,非常有手感。

    “呀!相公你,你干什么呀?”杜嫣又羞又气,双手捂着臀部恨恨地瞪着他。

    “娘子难道没看出来,相公在殴打朝廷吗?”

    ***************************************************************

    ps:周末了,昨晚出去喝了几杯,喝完脑袋有点晕乎,估计喝到假酒了,刚刚才起床,赶紧码字……(未完待续……)

    {全本小说网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您的支持就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时间提醒:2017-11-25 19:23:35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