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教东来!

  这消息传到三友山庄二庄主赤弦子葛太公的耳中时,葛太公心神大乱,好端端的一曲水龙吟登时急乱无章、意境全无,再勉强撑得几个音,铮的一声,弦断音绝。

  葛太公推琴而起,道:何人传信?带我去见他!

  出琴房,过莲湖,绕回廊,大红袍迎风鼓荡,葛太公的一颗心,便如这袍服一般起伏不定。

  十年前,魔教与中原正义人士决战于骊山脚下。那一战,血流成河,双方折损好手均不下百人。大战持续两天一夜,中原正义人士一方这才在岁寒三友沈放、葛百里、莫三生的率领下艰难取胜。最后七大高手围攻魔教教主血莲花,合力一击,终于将其重创。血莲花呕血突围,率领残部阴阳手轩辕不怕、黑白财神李金李银、四力士、五护法等二十余人逃出玉门关。中原,这才得享十年太平。

  十年。大哥沈放已有六十三了,自己也将近花甲,三弟虽然最为年轻,但也早过了半百之年。十年。昔日中原第一高手剑荡天下万归心早已在六年前撒手人寰,不仅是他,过去并肩作战的好兄弟十年来有的退隐高山,有的缠绵病榻,魔教在此时赶来,还有几人能奋起抵抗呢?十年。血莲花卧薪尝胆,他的莲花手,还有几人能接得下二十招?

  于是,十年前中原武林的第一智囊葛百里,突然间对这将要到来的一战,没有了半点信心!

  一进山庄正堂大门,葛百里便见着了那个前来报信之人。

  他是个少年人,二十来岁年纪,穿一身纯白的衣裳,却把一头黑发披下,只在额上系了条抹额勒住;两眉黑而细,斜挑入鬓,一双眼弯如新月,看来时时在笑;通冠鼻梁,薄唇微抿。乍一看,这人眉清目秀,谦恭有礼,可是再看下去,却觉他男生女相,眉梢嘴角,尽是掩不住的刻薄桀骜之气。葛太公见了,心里咯噔一下,对这人先就生出了一丝厌恶。

  那白衣少年见葛百里进来,也便自座中站起,双手抱拳,微微一礼,道:这位就是葛老前辈了?晚辈李太平,见过葛老前辈!他口称晚辈,可是这礼施得马马虎虎,连语气也少了谦恭之意。好在葛百里炼气已久,修养甚好,并不与他一般见识,还礼道:不敢当。少侠请坐。

  两人分宾主坐下,小厮再换上新茶。

  葛百里见这白衣少年坐在椅中,二郎腿高跷,左手端茶,一口口啜饮,右手便搭在扶手上,中指轻轻点动。再看他衣衫光鲜,脚上的薄底快靴纤尘不染,心中更是不喜,暗想:坐没坐相,神色飞扬跳脱,行事不分轻重。这人,难当大任!

  葛百里口中道:适才老朽得报,说少侠有魔教东来的消息?白衣少年闻言,转过头来放下茶杯,微笑道:不错。

  葛百里虽然已知这事,但此时从这少年口中亲耳听到,也不由心一沉,眼前发黑,强打精神问道:这消息从何得来?敢问少侠如何称呼,师承何处?白衣少年一愣,旋即笑道:晚辈李太平,鄂西人士。家师上曾下水虎,人送绰号怒江吼,现为排教外三堂堂主。

  葛百里捻须道:嗯,曾水虎他是排教一把好手,一对分水蛾眉刺纵横水陆两道,是条硬汉子。你也是排教的人?李太平笑道:那倒不是。前两年我们这些后辈自己撑起一个摊子。说着话,他伸手摸出一块腰牌,递与葛百里。葛百里伸手接过,只见那腰牌乌沉沉的,拿到手里却轻得惊人,质地非金非木,正面雕有一行大字:鸽堂堂主李。旁边一排小字:掌消息、奔走,四方联络。翻过来,后边雕着一只握拳的手,下边两行小字:侠行千里,少年意气。

  却听李太平解释道:我大哥凌云志前年四月创建侠少盟会,旨在联合天下二十五岁以下的年轻人共创一番大事。迄今为止,我们已挑了黑风寨、桃花寨,救下受冤青天卢大人一家七十三口,狙击吐蕃刺客四次,会中兄弟已达千人以上。大哥凌云志,二哥许万山,三哥胡追,以及在下李太平,四人义结金兰,分掌会中内外,力争以少年人的昂扬志气、激浊扬清、报国为民,不枉江湖中的侠义二字!

  他侃侃道来,颇有炫耀之意,可是言语间神采飞扬,慷慨豪迈之气四溢。葛百里心中一动,恍惚间,又回到了昔日自己与大哥、三弟仗剑江湖的岁月虽是日日刀头舔血,却在一次次的搏杀中扬名立万,功夫日益精湛。今日的安逸虽好,但早没了当日的刺激与充实。那时一天是一天,每天都不一样;这时十年是一天,天天都一样

  葛百里蓦地多了几分感慨,再看这少年时,不由对他多了几分羡慕、几分好感,微笑道:少年人志向高远,本就是一件好事。忽地一顿,续道,少侠内息紊乱、中气不足,可是受了什么内伤?

  李太平拱手道:多谢前辈关怀!一个月前,我与大哥风闻吐蕃王意图染指中原,便前去打探,不料在关外遇着了魔教分舵的集会。我与大哥混了进去,这才知道原来魔教近年羽翼渐丰,血莲花不忘昔日之辱,意欲大举进攻,这时亲率两千余人的先锋队伍,赶往玉门关了。我大哥不敢怠慢,一方面往我们会盟总坛飞鸽传书,另一方面也派我来关内报信。不料半路上碰着了仇家,战了几十回合,虽然晚辈侥幸取胜,却给那厮濒死一击,伤了经脉。小伤不足挂齿,我想陕西乃是魔教东来的必经之地,三友山庄又是昔日抗击魔教的大旗,这才飞马赶来禀告。

  他一股脑儿地说来,葛百里心中更乱,一时六神无主,顺口问道:你回来了你大哥呢?

  李太平的脸上突然便有了笑意,笑容从他的嘴角漾起,他往后一靠,仰在椅上,悠然道:他?他留在玉门关外,想要掂量掂量血莲花的斤两。

时间提醒:2018-04-21 19:24:07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