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百里听得李太平言道,那凌云志要以一人之力掂量血莲花的斤两,不由又惊又怒,拍案道:胡闹!胡闹!少年人不知天高地厚,这不是拿自己的性命当儿戏么?站起身来,招过一个家丁,道:速速飞鸽传书华山紫云观。便说魔教东来,务请三庄主及华山方真人过来一趟!那家丁领命去了,葛百里这才回身,对李太平道:请跟我来!

  两人便离了大堂,由葛百里在前边带路,急匆匆赶到了后花园的棋室。

  中原武林太平了十年,三友庄虽执武林牛耳,但太平日子过久了也不免松懈。三人之中,葛百里痴于琴,莫三生痴于游,二人虽沉溺于自己的嗜好,终究还没断绝人间烟火。平素庄中事务、武林纷争,他们倒也偶尔过问。惟独这大庄主沈放迷于黑白棋道,竟已成痴,平日寝食皆在自己的棋室之中,除了棋友来访,谁敢去扰他清净,误了他打谱复局,他必要大发雷霆。只是这一回魔教东来,凌云志独留关外,兹事体大,葛百里才不得不去捋这虎须。

  啪啪啪,门里静了片刻,蓦地炸响一声吼:谁!没人告诉你们不许来这儿么?葛百里垂手道:大哥,是我。您得出来了,魔教的人要来了!

  啪哗啦啦一阵响,竟是里边的人打翻了棋盒,不用想也知道,必然满地跳的、滚的都是玉石棋子。直到一切声音静下来,才有一人拉开门闩,道:终于来了么

  只见开门这老者,岁数当在六十以上,一头花白的须发,乱蓬蓬地顶着。满面皱纹,气色晦暗,一双眼中更是布满了血丝。来到门外,给阳光一打,身子一晃,几乎站立不定。葛百里连忙扶住老人,道:大哥。出来的正是大庄主沈放。

  沈放沉着脸,两眼微眯,道:魔教来了?这消息确实?葛百里忙引见道:侠少盟会李太平少侠亲自送信,想来不会错。

  沈放打量打量一旁的李太平,这时李太平才见这颓靡老者眼中白刃一般的目光。

  却听沈放哼道:侠少盟会?李太平?没听说过你怎么布置的?后一句,却是又在向葛百里问话了。葛百里道:还没来得及布置,刚派了人去华山请老三和方真人去了。

  沈放推开葛百里的手,自顾自向前走去,口中道:那哪儿够?再派人,去终南山请全真教援手嗯,双龙镖局西北分局的孟闯、楚山雄也是好手还有长安子龙金枪许都请来,都请来!魔教是那么好对付的么?

  葛百里答应一声,待要吩咐下去,却听李太平道:沈大侠有所不知,现下全真教已然式微,三年前三大弟子争夺掌门之位,自己人斗得元气大伤,恐怕难有强助。而双龙镖局的孟镖头早退休了,楚镖头也已于年前护镖牺牲。所以现在去双龙镖局求援,要请的名号,须得是金锏虎吴伯喜和稳走八方骆笑生。而至于长安子龙他已经举家搬往江南半年有余了。

  他这一番话说来,竟将沈放所列英雄尽数勾除,半分不留脸面。沈放老脸泛红,恼羞成怒,喝道:你知道得倒清楚!李太平拱手道:晚辈忝居为侠少盟会消息掌管,武林中事多多少少还是要清楚些。

  沈放冷笑道:那照你这么说来,我们今日便没有援手了么?李太平笑道:那自然不是,以您二位的面子,吴镖头和骆镖头二者必来其一;全真教虽不能指望,但丐帮戚长老近日应该就在长安;长安子龙虽已不在,但近年来长安四公子的名号却只有比他更响亮。四家能来一家,我们的实力便只会比沈大侠方才所望更加厚实。

  一问一答,二人竟是针锋相对。葛百里眼见大哥面子上要挂不住了,连忙圆场道:大哥,咱兄弟隐居江湖十年,这后浪推前浪、新人胜旧人,可不容小觑呀。

  沈放冷哼一声,自顾自往前走去。李太平对着葛百里抱抱拳,聊表谢意,两人也往前行去。却见这李太平。一路上东张西望、赏花看鸟,显得颇为悠闲。葛百里不由有些奇怪,心道这般浪荡人物如何能担。

  未几,三人又来到议事厅中。这回沈放居中坐了,葛百里、李太平分左右作陪。小童奉上茶来,葛百里这才有机会,将方才所闻一一向沈放说明。沈放听了,半晌无言。

  葛百里等他的意见,却见李太平正闲得无事,抬起衣袖以指弹灰,终于按捺不住,问道:李少侠似乎对此事并不担心,难道说胸有成竹,早有应对之策?李太平闻言,把袖一抖,抬眼微笑道:我不是说了,我大哥留在玉门关外了。有他在那儿,想来魔教多半讨不得便宜。

  他这话说得轻描淡写,却让一旁苦思良策的沈放勃然大怒。便是葛百里,也不由对这少年的不知天高地厚、有勇无谋大感失望。

  只听沈放道:李少侠不会以为凭令兄一人之力,便可以挡住魔教上万教众、几百高手吧?李太平抚掌大笑,道:若是一个一个地来,我大哥自然不是敌手。就算每个人都伸长颈子来等着他砍,恐怕也能累死他。可若是天时地利人和尽在,想要以一人之力逼退魔教,却也并不是什么痴心妄想之事。

  葛百里闻言,心中一动,问道:何谓天时?

  我大哥血气方刚,血莲花年老体衰,是为天时!

  葛百里、沈放听得悚然一惊。他们本在这片刻之间已想到了能在时间上加以利用,创造以少胜多的条件,哪知这少年人竟一口报出如此对比,登时心头大震。虽刚烈如沈放、机变如葛百里,竟也一时无言以对。二人眼望这少年飞扬跋扈的神采,心中蓦地涌起一阵悲伤,又涌起一阵厌恶。

  一时间两人心中百味杂陈,一个问题隐隐约约浮上眼前:在这年轻后辈的眼里,自己是否也已因为老迈,而变得无用了呢?在这一瞬间,两位昔日叱咤风云的武林名宿,竟给李太平扑面而来的年轻气息扰得患得患失、心神不宁起来。

  过了良久,葛百里才将心绪稳住,接着问道:何为地利?李太平正色道:玉门关外十五里,有鹰愁崖下羊肠路,虽只十里,却颇为险要。其宽不能三马并辔,若在此处拦截,则魔教万数教众全然没有用武之地。我大哥所要面对的,不过是魔教有数的几个高手而已。

  葛百里目光一转,道:何谓人和?

  魔教于关外隐忍十年,励精图治,无数新人天纵奇才,其实力只有比以前更强。可是此次东来,血莲花却被仇恨迷住双眼,矢志报仇,元老尽出,新锐的一代,却多数留在了回疆。如此一来,我大哥劲敌大去,这般损益互相消长,便是人和!

  葛百里听得怦然心动:可是尽管如此,魔教高手怕仍是人多势众啊!

  李太平嘿声冷笑,道:人多势众?我看未必。魔教队伍行走,自然是以黑白财神李金、李银开道。我若是大哥,必会先将此二人一举诛杀,藉此立威。黑白财神一死,够分量出手的,还有几个啊?

  葛百里倒吸一口冷气,眼望沈放。沈放也已愣住,半晌才道:若果真如此,则还能动手的不过十人死了黑白财神,那接下来的,便该是三尖两刃二郎刀五方煞神动手了!

  李太平轻啜香茗,道:不错。

时间提醒:2018-01-21 14:25:20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