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云志一斧了结了李金、李银,虽是偷袭,却也声势惊人。只听厉吼连连,有五条人影自魔教队伍中越众而出,抢上隘道。

  凌云志目光一转,笑道:果然是你们!三尖两刃、五方煞神!

  那五方煞神三高两矮,与李金、李银本是二十几年的交情,这时见到老友惨死,早已气红了眼。五人之中,三个高个儿陈展、陆锦程、魏传宗各挺长枪,两个矮个儿周志远、许戈平却使地趟刀,一路滚来。他们这阵法有个名堂,唤做三尖两刃二郎刀,乃是十七年前血莲花亲创,动手时五人趋避自然,攻守结合。当年五方煞神严加操练,这才在昔日的大剿杀中不仅全身而退,更力斩白道高手二十余人。

  五人随血莲花隐居关外,十年的时间,已将这二郎刀阵法完善改进,其威力更甚于以前两倍不止。这时扑出阵来,报仇心切,直接用上了杀着。但见寒光闪闪,三杆长枪,两上一下,直刺凌云志两肩小腹。这三枪来得又快又齐,实在难以抵挡。本来最好的应对便是向后撤两步,寻隙反击,哪知凌云志却猛地向前一冲,往左斜剌里避过了右肩小腹的两枪,却被扎向左肩的一枪在右肩上一扫,身子一晃,脚下踉跄便跌出了崖外。

  哪知便在此时,那地趟刀许戈平刚好抱刀滚到,凌云志身子正向左倒去,左腿弯曲,右脚却还在崖上,这时抡开了一脚踢去,登时将那许戈平连人带刀,兜心踢飞。许戈平惨叫一声,身子倒飞正撞在陈展的怀里。陈展如遭巨石一击,撒手扔枪,抱着许戈平连退两步,哇地吐出一口鲜血,这才站住。

  这一边,凌云志已借这一脚之力将身子拉回,恢复了平衡。在这不容交睫的一刹那,陆锦程、魏传宗的长枪还未及收回,周志远已滚到了凌云志的身后,三尖两刃二郎刀的阵法,头一次遇着了这样的情势。

  这二郎刀阵法,取长短相随,高下相成之意,本来是招招强攻,攻敌所必守的打法。每每敌手在长枪威逼下,向后一退,正凑上地趟刀的杀着,向下接下刀招,上边的长枪就又已有了回力,再度攻来。这道理虽然简单,但却实用有效,尤其在这狭窄得不足旋踵的所在,本来应是十拿九稳地奏效。谁知,竟给凌云志闪出崖外,在千钧一发之际踢飞许戈平,硬生生地插入到阵中心来。

  远可枪挑,近有刀劈,这不远不进的中间有了敌人,几个人却实在难以应对。才一愣神,凌云志已向内一逼,抬右臂夹住双枪,左手大斧一抡,自上而下,一斧劈断双枪。斧势不停,身随力转,凌云志的身子以左脚为轴啪地一转,大斧势头不衰,由下而上地翻起。那周志远正待回身,登时被这一斧剖为两半。

  这时那两截断枪方才落地,却见鲜血嫣红,原来是陆锦程方才收手较慢,给那一斧削去了右手拇指。

  只一斧,只一个旋身,周志远死于非命,许戈平伤重难治,陈展呕血,陆锦程废了右手,魏传宗没了兵刃。交手一个半回合,五方煞神二死二伤,无坚不摧的二郎刀竟在须臾之间输了个一败涂地。

时间提醒:2018-10-16 11:58:24 (新的一天新气象!)
登陆×

没有账号注册一个忘记密码?